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二百六十八章深淵之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八章深淵之火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我……認輸……」

第四輪比賽,林銘面對的對手很乾脆的選擇了認輸,進入決賽場,認輸的事情已經比較少了,就算面對幾大親傳弟子,明知不敵也會象徵性的打一打,很多弟子純粹是想見識一下親傳弟子的實力,跟他們過過招。

至於林銘,在總宗會武之前可謂名不見經傳,大家也沒有太多跟他過招的興趣,便不想自取其辱了。

林銘輕鬆獲勝,之後輪到方啟出場,這一場,方啟終於結束了自己的霉運,對上了一個實力不強也不差的弟子,他以壓倒性的優勢獲得了勝利。

方啟幾乎是以最快的速度結束了戰鬥,他似乎在以這種方式來向觀眾宣布,不是我弱,而是我運氣不好,之前遇上的兩個傢伙實在太變態。

一場接一場,要麼是實力懸殊的對決,要麼是兩個相對較弱選手的對決,沒有太多看點。

本以為第四輪比賽會毫無波瀾的結束,可是在最後一場,卻出現了一場比較驚爆的比賽,「火岩羅對木鼓劫戎1

兩個人一路打到現在,都是全勝。

火岩羅是煉器宗的親傳弟子,而木鼓劫戎是傀儡宗的第二弟子。

親傳弟子和第畝躍觶觀眾們反倒更看好木鼓劫戎!

火岩羅雖然是親傳弟子,可是煉器宗和陣宗,歷來就是七大宗門中戰鬥力最弱的兩個宗門,人的精力和時間有限,過多的投入到煉器和陣法中,不可避免的會影響到自身實力。

在多數觀眾眼中,火岩羅跟方啟半斤八兩。

而反觀木鼓劫戎,雖然是第二弟子,可是人家出自詭秘強大的傀儡宗。又有木鼓卜域珠玉在前,木鼓劫戎的實力想必也是強得離譜!

這場比賽,單獨開設了賭局,給火岩羅開出的賠率是一賠三,木鼓卜域只有一賠一點四。

比賽一開始,木鼓劫戎便拿出三具傀儡,其中兩具是屍體傀儡,最後一具則是由材料做成的機械傀儡。

三具傀儡夾攻。火岩羅很快便險象環生。

木鼓劫戎桀桀的怪笑著。他雖然沒有達到融元境界,但是對付一個煉器宗的弟子還是綽綽有餘。

幾招之間,火岩羅已經被逼到了死角!

「煉器宗還真是弱啊,連我都打不過,更何況是我師兄?我送你上路1

「噗噗噗1機械傀儡四隻手臂抽出明晃晃的長刀,而其他兩具屍體傀儡也運轉全身真元。從三個角度攻向被逼入了死角的火岩羅!

已成必殺之局!

千鈞一髮之極,火岩羅的瞳孔中閃過一道炫目的紅光,那是火的顏色!

「深淵之火。爆!1

「轟1

火岩羅的身體彷彿爆炸了一般,千百條赤紅火蛇從他身體中衝出,直撲三具傀儡而去!

恐怖的熱浪爆發開來。三具傀儡直接被火焰沖飛,其中兩具屍體傀儡瞬間被燒成了焦炭,最後一具機械傀儡也燃起了赤色的火焰!

連同火岩羅腳下的擂台石磚,也融化成了岩漿!

木鼓劫戎愣住了,這怎麼可能!?

相距十幾丈遠。他都能清晰的感覺到那赤紅色火焰的灼灼熱浪,如同海潮一般,延綿不絕,他毫不懷疑如果自己撤去護體真元的話,他的衣服就會瞬間燃燒起來!

這是什麼火?

難道是……火精?就算是一般的火精,也沒有這麼強的威力,除非是——高品級火精!!

這個火岩羅,區區凝脈巔峰修為,居然吸收了高品級火精?

此時,觀看比賽的觀眾都是一片獃滯,其中有不少對火精了解的很多。

「天!深淵之火,人階中品火精1

「而是是人階中品火精中頂尖的一級,這種火精,最少要後天巔峰的高手才能吸收啊1

「火岩羅怎麼可能吸收的了?」

七玄谷的弟子一片議論,尤其是煉器宗的弟子,眼睛都紅了!

火精可是他們夢寐以求的東西,別說是人階中品火精,就是最次的人階下品的火精也是他們可望而不可即的!

「別羨慕了,羨慕也沒用,火岩羅的父親是煉器宗的宗主,這人階中品火精,一定是煉器宗宗主用特殊手法打入火岩羅體內的,比如讓火岩羅提前服下壓制火精的寒冰神泉,再坐在寒玉床上吸收,這樣的話,有可能將火精的吸收需要的修為級別降到後天初期,火岩羅雖然只是凝脈巔峰,但是資質驚人,火之元氣契合度更是達到了六品,後天初期的修為限制,難不倒他。」

「寒冰神泉?天!那種東西我只是聽說過,據說一小瓶要五六萬真元石!只是為了讓火岩羅提前幾個境界吸收深淵之火就被用掉了,太奢侈了吧1

「別埋怨了,誰讓你沒有個好父親,再說,火師兄的天賦擺在那裡,就算同樣的資源分給我們,我們消受得起么?恐怕直接被深淵之火的火精燒死了1

「唉,那是人階中品火精啊!我這輩子是不指望了,我的偽火精連五百年都沒焙煉到!我以後能有一枚人階下品火精就知足了……在七玄谷大殿中,劍宗宗主笑著對火岩羅的父親火炫說道:「老火,這次你可真是下了血本埃」

他早就知道火岩羅吸收了火精,但並不知道是人階中品的深淵之火。

「別提了,為了讓這個不成器的兒子吸收深淵之火,我可是折騰了足足大半年的時間。」火炫雖然口中說得不滿,但他那滿臉的笑容顯然沒有半分不滿的意思,顯然對這個兒子十分滿意,尤其這次他在總宗會武上又一鳴驚人,雖然想拿下第一還有困難,但是在前五中佔據一個名額卻是輕而易舉,甚至有那麼一線希望衝擊前三。

對不以戰鬥技能為主的煉器宗來說,能有這個成績已經相當不錯了。

「我聽說,岩羅有六品火之真元契合度吧?」說話的是劍宗大長老。

火炫滿臉紅光,微露得意之色,「六品中等,差強人意。」

拋開家世不談,火岩羅以凝脈巔峰的修為能吸收人階中品火精,這本身也說明了他天賦驚人!如果不是他的六品天賦,火炫投入再多的資源都是沒用。

擂台之上,傀儡身上燃燒的火焰竟然難以撲滅,木鼓劫戎眼看著那具機械傀儡已經被燒毀了大半。

要知道,這構成傀儡的主體材料是堅硬且耐火的紫煙木,放在玄鐵岩漿中都不會變焦一點,卻被深淵之火瞬間點燃。

至於傀儡的骨架,用的是可以打造人階上品寶器的庚金,就算是需要彈性的連接處也是用的重玄軟銀,卻被現在卻被熔化掉了許多,這人階中品火精的威力,可見一斑。

這豈不是意味著,很多武者的寶器如果沒有真元保護,就會被這深淵之火熔化掉?

「火岩羅是吧,我記住你了1木鼓劫戎將毀掉大半的機械傀儡收入了傀儡口袋,一雙禿鷲一樣的眼睛灼灼的盯著火岩羅。「這一場,我認栽,下一次,我會連本帶利的討回來1

火岩羅濃眉一皺,冷聲道:「輸了還這麼拽,你以為你是誰?」

「哼1木鼓劫戎冷哼一聲,轉身下台。

火岩羅還想說什麼,突然發現台下的木鼓卜域冷笑著望著自己,一雙眼睛如盯住獵物的毒蛇一般。

火岩羅只覺的身上湧起一股寒意,不過轉念一想,自己有深淵之火,未必就怕木鼓卜域,燒了他的傀儡,看他還打什麼!

這樣想著,火岩羅的底氣足了起來,毫不畏懼的與木鼓卜域對視。

傀儡宗最是護短,火岩羅毀掉了木鼓劫戎三具傀儡,大大削弱了他的實力,這個虧,木鼓卜域會為他討回來。

「火岩羅勝1

隨著裁判長老的宣布,台下響起了歡呼聲,雖然許多煉器宗弟子多少有點嫉跡但畢竟火岩羅天賦擺在那裡,他們也是口服心服,現在火岩羅作為他們煉器宗的親傳弟子戰勝強敵,自然值得歡呼。

尤其煉器宗素來弱勢,這一次一鳴驚人,怎麼都有些揚眉吐氣的舒暢感。

「這次決賽,真是**迭起,之前的木鼓卜域和林銘出盡了風頭,這次輪到我們煉器宗了1

「嘿,有了人階中品火精,火師兄的實力大漲,應該能壓下林銘、幻小蝶和琴無心,就是不知道比起木鼓卜域和姜薄雲會如何?就算不敵,也是保前五,爭前三。」

「這下我們煉器宗露臉了。」

在選手區,林銘摸著下巴,他沒有想到火岩羅拿出一個人階中品火精引起了這麼大的轟動。

「看來,火精和雷靈比我想得還要珍貴,如果沒記錯的話,牧千雨說過紫蛟神雷的品級是地階下品……幸虧牧青虹來了七玄谷,否則我怕是不能使用紫蛟神雷了,現在有牧青虹為我撐腰,我可以無所顧忌,展現出的實力越強,得到的資源也會越多1

林銘正想著,突然聽到裁判宣佈道:「第六輪第一場,林銘對姜瀾劍1

姜瀾劍?林銘猛地一驚,竟然這麼快就遇到了姜瀾劍!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