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二百六十九章林銘對姜瀾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九章林銘對姜瀾劍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姜瀾劍也沒有想到他與林銘之間的一戰會來得如此之快,這一戰,他很期待,可以說,林銘是所有的的對手中,姜瀾劍最希望交手的一個!

倒不是因為林銘最強,在姜瀾劍看來,林銘的實力大概是穩前五,爭前三,可是林銘對槍道的理解,卻讓他心悸,甚至比姜薄雲對劍道的理解毫不遜色!

姜瀾劍期待著在與林銘交手的過程中,增加自己對劍道的領悟!

「我們上場吧,這一戰,我期待已久,我會全力以赴。」姜薄雲充滿戰意的望著林銘,腳步一動,已經出現在擂台之上。

林銘也展開金鵬破虛身法,身影彷彿瞬移一般出現在了姜瀾劍面前十丈遠處。

所有的觀眾,都屏息關注著這場劍道天才和槍道天才的對決。

相比以後林銘與姜薄雲的戰鬥,顯然林銘與姜瀾劍的戰悖因為兩人展現出的實力相差不多。或許目前看來林銘風頭更勝一些,但是姜瀾劍也未暴露出他的底牌。

秦杏軒下意識的握緊雙手,在所有的種子選手中,姜瀾劍她接觸的最多,數次近距離接觸,她能清楚的感覺到姜瀾劍的強大,那種感覺甚至在她的老師木易先生之上。

也就是說,姜瀾劍放在天運國至少相當於後天中期的高手。

姜瀾劍不過十九二十的年紀,她的老師木易卻已經一百多歲了,這等差距。可見一斑。

想起大半年前,自己陪同老師在大明軒見林銘的情景,秦杏軒感慨萬千,她萬萬沒有想到,那個時候見到的少年,不足一年的時間,成長到比她老師還強的地步!

姜瀾劍一抖手中的長劍。一股鋒銳之氣肆意而出,好似他站在一座高聳入雲的山峰上一般,崢嶸的劍氣鋒芒。橫掃世間。

「嗤嗤嗤1

林銘能清楚的聽到姜瀾劍的劍氣刺破自己氣勢的聲音,相對林銘沉穩如山的氣勢來說,姜瀾劍的劍氣顯然更有攻擊力。

「驚鴻一劍1

姜瀾劍出劍了。速度快得難以想象!他的身影化成了一連串的幻影,劍光幾乎凝成了一條細線,隱匿在了空氣的間隙之中,化成無形。

那是高度壓縮的真元,速度快得讓人驚悚!

怎麼擋?

林銘目光一凝,他的視野中同樣消失了劍光,但是他還有感知,還有身邊的風向他傳遞著信息。

金鵬破虛!

林銘瞬間消失在原地,他腳下的地磚四分五裂!

「嚓嚓嚓1

姜瀾劍一轉身,連出三十六劍!

他的劍光。每一道都如細線一般,凝練到了極致,實質化的真元高度壓縮在劍氣中,銳利無匹!

不但如此,姜瀾劍出劍的角度也極其刁鑽。根本無法猜測他出劍的軌跡,如羚羊掛角一般,無跡可尋!

觀眾席上的張彥召看到這一幕重重地吐出一口冷氣,姜瀾劍傾注到劍光上的真元並不強,甚至很弱,可是經過高度壓縮。凌厲無比。

他的血王三殺攻擊力確實強大到讓人心驚,可以一刀爆碎擂台,力壓後天後期的高手!

單論攻擊力,姜瀾劍絕對不如自己,可是關鍵是以姜瀾劍的速度會給自己這個機會么?

血王三殺雖然蓄力時間很短,但依然要差不多一息的功夫,對高手來說,一息足以發生很多事情!

當時林銘是站在擂台上等自己出招的,如果姜瀾劍在那一瞬間搶攻到自己面前,那會如何?

想到是自己面對姜瀾劍這樣無處不在的劍光,張彥召暗自捏了一把冷汗,通過一番假想推演,他發現自己一旦被這樣的劍光籠罩,必敗無疑!

「我太小瞧七玄谷的親傳弟子了,本以為我能爭一爭前五名,現在看來,光是姜瀾劍我就對付不了,想進前五,難!林銘的打法跟我差不多,以氣勢壓人,兵器又是重兵器,並不擅長速度,他能怎麼擋?」

姜瀾劍的攻擊沒有驚天動地的感覺,但卻快到了極致,且鋒銳無匹。這與張彥召的攻擊是兩個極端,張彥召想不出林銘有什麼辦法擋下姜瀾劍的劍,難道林銘的連勝要到此終止了么?

張彥召心中一瞬間的想法,也是大多數七玄谷長老心中的想法,劍宗號稱七玄谷最強宗門,絕非空穴來風,劍之道,凌厲,詭變,急速,這些,全部在姜瀾劍手中被發揮到了極致!

擂台上的林銘連退十幾丈,就在退到擂台邊緣,退無可退的那一刻,他出槍了,依舊蘊含著天地大勢,面對姜瀾劍的劍,他就算用出暴雨梨花槍,也追不上這鋪天蓋地的劍光,可是林銘還有另一種應對的辦法。

當初林銘面對朱炎時,對方的劍,也是快到極致的打法,可是依舊被林銘擋了下來,朱炎出三四劍,林銘只出一槍,靠的就是練力如絲,浩瀚的震動真元直接盪開了朱炎的大部分劍光。

姜瀾劍的實力,自然遠非朱炎能比!凝鍊到極致的劍光,足以突破震動真元,可是如果在震動真元中加入真龍之力呢?

那一瞬間,林銘的真元變成了純粹的青蒼色!

生生不息的青蒼真元噴薄而出!

「叮叮叮叮叮1

姜瀾劍的無數劍光全部傾瀉在了槍芒之上,那一瞬間,姜瀾劍只感覺他的一劍彷彿刺在了一座大山上,林銘的槍附著的真元帶著一股厚重沉穩的震蕩,而且生生不息,任憑他的劍光如何凝練,也無法刺穿!

「蓬蓬蓬1

姜瀾劍的劍光,硬生生被震散了!

浩瀚如潮水的青蒼色真元,源源不斷地向姜瀾劍湧來,任憑他的劍光如何快,如果多,最終全部被這浩瀚的真元擋下,若是一般人用這種手段來防禦,早就被姜瀾劍以點破面,可是林銘的青蒼真元,卻是生生不息,不可撼動!

這種巨大的阻力,讓姜瀾劍覺得自己的劍彷彿是陷入了泥沼中的魚,速度大降!

「嗯?我的心跳!?」

姜瀾劍心中大驚,一瞬間,他只覺得自己的心跳節律都被這潮水一般的震動影響了,渾身血液彷彿要逆流一般,體內經脈中的真元也完全紊亂了起來,這是怎麼回事!?

「破1

林銘又是一槍刺出,姜瀾劍倉皇擋下了這一擊,連退十幾步,體內氣血一陣翻滾。

姜瀾劍面色一變,「是震動之力?你領悟的意境么?」

「意境?」林銘微微一怔,他因為修鍊金鵬破虛,倒是領悟了風之意境,其餘的意境,他完全不懂,而且也沒有時間去參悟。

將青蒼真元融入到練力如絲中,效果好得出奇,自己這還只是初步融合了逆鱗之血而已,如果發揮出逆鱗之血的全部威力,想必會更強,難怪巫神稱逆鱗之血列為巫神聖地所有寶物中最珍貴的一種。

突如其來的變化,讓觀眾一片茫然,他們剛才只見姜瀾劍發出了凌厲無匹的劍光,卻被林銘一槍逼退,根本不清楚發生了什麼。

張彥召更是雲里霧裡,他本來都以為林銘可能要敗了,卻不清楚為何有這種變故。

「姜長老,剛才是怎回事?」不但是觀眾不明所以,許多長老也沒能看出玄機來,震動之力,如果不親自去感受,光憑眼力很難看出來。

姜長老便是劍宗的大長老,姜瀾劍就是他一手帶起來的。

「是一種意境。」

姜長老開口道,所謂意境,就是某種自然之力法則的運用,毫無疑問,剛才林銘那一槍中蘊含了一種法則,就是這種法則,瓦解了姜瀾劍的攻勢。

「意境?一個十六歲的孩子就領悟意境,運用法則?這小子的悟性也太驚人了吧!瀾劍也沒有領悟意境吧!?」

「領悟了,可是卻是不如對方1姜長老沉聲說道,姜瀾劍的天賦已經十分驚人了,如果不是姜薄雲更出色,親傳弟子必然是姜瀾劍。

姜瀾劍比林銘年長這麼多,而且是在自己手把手的指導下,才勉強觸摸到了意境的門檻,意境就是法則之力的運用,法則之力是宇宙的本源力量,想要參悟,談何容易!

從這一點來看,林銘要比姜瀾劍出色得多!

擂台之上,林銘微微沉吟,他的震動之力,要真說是意境,倒也沒錯。

練力如絲可以說是震動法則,以及人體無數細小單元內部法則的融合,天衍大陸絕大多數的武者,甚至不知道人體是由無數細小單元構成的,更枉論參悟這些法則了。

「林銘,你給我的驚訝太多了1姜瀾劍深吸一口氣,體內真元悄然發生了變化,他的氣勢也變得飄忽不定,難以捉摸。

姜瀾劍已經觸摸到了風之意境的門檻,在劍宗大長老的指導下,姜瀾劍意境將風之意境融入到自己的劍招之中,本來這是他壓箱底的底牌,現在,卻不得不打出來了,其實即便用上風之意境,姜瀾劍也毫無把握,林銘簡直如同一彎深不可測的潭水一般,無法估測到他的極限到底在哪裡。

「風之意境1

姜瀾劍的劍光從剛開始的凝聚成線,陡然散開,劍氣如風,無影無蹤!

林銘卻眼睛一亮,風之意境!?

風之意境可以這麼用么?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