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二百七十一章偷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一章偷師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姜瀾劍一臉驚色,剛才那一瞬間,林銘明明用出了風之意境,而且隱隱的,比他的風之意境境界更高!好似觸摸到了風之本源一般!

這怎麼可能?

整個比武場鴉雀無聲,幾個呼吸的時間后,嘈雜的議論聲轟然而起。

「林銘竟然也懂風之意境?怎麼會這樣?」

之前向周圍人解釋過領悟風之意境有多難的七玄谷劍宗弟子感覺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整個七玄谷二十六歲以下的年輕一代,領悟意境的人不超過一隻手,而且都是十九、二十歲以後領悟的,林銘才十六歲,又是出身三十六國,他在誰的指導下領悟了風之意境?難道是無師自通?

「哈哈,你還說我們三十六國弟子不能領悟風之意境,現在怎麼樣1周圍三十六國弟子有種揚眉吐氣的感覺,之前被中間這個傢伙以大城市人對鄉下人說話的口吻鄙視了一通,他們心裡早就窩著一口火了,然而他們之前也不懂風之意境是什麼,更不知道林銘領悟了沒有,只能閉著嘴聽人家吹噓。

現在,終於可以還回來了。

「區區風之意境,連七玄谷弟子都能有五個人領悟,對林銘來說又算得了什麼。」

「說不定林銘原本還沒有領悟風之意境,是看到姜瀾劍施展風之意境后才領悟的,領悟這種東西,對林銘來說也就是半柱香的事兒。」

「對,對埃要不然林銘怎麼拖著這麼久沒結束戰鬥,一定是想從姜瀾劍身上參悟風之意境1

一名弟子的突發奇想,立刻迎來的了很多認同,在他們心目中,風之意境雖然聽起來很厲害的樣子,但對近乎無所不能的林銘來說,頓悟一下差不多就搞定了。根本不算什麼。

聽到這個言論蔓延開來,七玄谷劍宗弟子苦笑一聲,也懶得去和他們爭辯了。他們以為風之意境是大白菜么,想吃就吃?

在七玄谷大殿中,幾大長老都有些一時接受不了的感覺。見過天才的沒見過這麼天才的。

意境他竟然也領悟了,好像沒有什麼林銘不會的!

劍宗大長老無奈的搖頭,「林銘不但領悟了風之意境,而且境界很高,可嘆瀾劍還將風之意境作為自己的底牌,沒想到卻是班門弄斧了。」

史宗天沉默不語,姜瀾劍已經是天才中天才了,風之意境也足以作為殺手,可惜姜瀾劍的對手是林銘。

看著這些長老臉上驚嘆的表情,牧青虹臉上的笑容越來越盛。她感覺林銘簡直就是一個挖掘不盡的寶藏一般,總能給人帶來新的驚喜。

如果說,諸如紫蛟神雷這些東西可以靠機緣得到,個人修為可以靠天材地寶來提升,那麼林銘本身就對風之意境和槍道的領悟。還有他的武意,那就要純粹依靠個人的悟性和武道之心了,什麼機緣都幫不了他。

一個在槍道、意境、武意、靈魂力四大方面同時取得驚人成績,同時個人修為在同齡人中頂尖,還具有高品級雷之元氣契合度,區區鍛骨期修為吸收了紫蛟神雷。體內疑似有上古蠻獸血脈。

林銘的存在,簡直已經超出常理了。

牧青虹心中暗道:「即便是千雨,對林銘也沒有完全了解,林銘,比千雨想的還要出色!這等天才,我神凰島是不會放過的。」

擂台之上,姜瀾劍長嘆一聲,「林銘,你的天賦是姜瀾劍生平僅見,這場對決,我恐怕已經輸了,不過不到最後的一刻,我不會放下手中的劍1

姜瀾劍說著劍鋒一抖,直指林銘。

「好,我也想與你戰個痛快。」林銘哈哈一笑,姜瀾劍的話正合了他的心意,他需要在與姜瀾劍的切磋中,繼續感悟風之意境。

「驚鴻一劍1

姜瀾劍再度出劍,狂風呼嘯,林銘的槍招也融入了風中,在風之意境的加持下,林銘出槍的速度達到了一個恐怖的程度,只聽一陣陣銳利的長槍破風聲,漫天都是槍影!

如果硬要說林銘的槍法有什麼弱點,那就是攻速慢!

其實這也不能算缺點,槍本來就偏向於重兵器,講究的是以勢壓人,以力破巧,不可能像劍那樣將速度發揮到極致。

所以林銘之前面對姜瀾劍鋪天蓋地的劍光時,只能依靠震動真元來擋。

而現在,有了風之意境的加持,他的槍卻不見得比姜瀾劍的劍慢多少!

「叮叮叮叮叮叮叮1

短短的幾個呼吸的時間,林銘和姜瀾劍不知道過招多少次,槍劍擊撞,林銘的速度竟然沒有落入下風!

甚至周圍的風也開始更多的聽林銘的號令,凝成風刃向姜瀾劍攻去!

七玄大殿上的長老越看越是心驚,原本就看出林銘在風之意境的領悟上很高,現在發現,卻還是低估了他,在持續的戰鬥中,林銘的風之意境越來越純熟,已經遠不是姜瀾劍能夠比擬的了。

「無法想象他是怎麼參悟的1劍宗大長老感慨。讓一千二百斤的重玄軟銀槍跟上劍的速度,林銘的風之意境,不可思議。

「我怎麼覺得……林銘好像在戰鬥中不斷的進步,你們有沒有發現,林銘在模仿瀾劍的招式1

「嗯!?」

一個長老不經意說出的一句話,滿座皆驚!

姜瀾劍的驚鴻一劍可以將劍身藏匿在風中,林銘同樣將槍身藏匿在風中。

姜瀾劍凝聚風刃攻擊,林銘也是如此。

姜瀾劍讓劍氣與風融合,只要風不散,劍氣不散,林銘也將槍芒融入風中,無處不在!

「他在學瀾劍的招式。」

「天,難道說……他之前根本就沒領悟風之意境,是在與瀾劍的交手中領悟的?」

「不可能,再天才也不會如此,他一定是早就領悟了,但是卻沒有師父教導,所以他光是憑藉逆天的悟性領悟了風之意境,卻不懂得如何運用到攻擊之中,現在從瀾劍身上找到了靈感,無師自通而領悟的風之意境都要超過瀾劍這麼多,這個少年,太恐怖了1

在擂台之上,勝負已經明朗,九成以上的風之力都為林銘所調遣,姜瀾劍能夠催動的風之力不足一成而已。

「轟1

硬接了林銘一次攻擊,姜瀾劍連退十幾丈遠,擦了一下嘴角的血絲,他收起手中的長劍,說道:「我認輸。」

「謝謝1林銘抱了抱拳,他沒有禮貌性地說承讓,而是說謝謝,自然是感謝姜瀾劍教會了他將風之意境運用到攻擊中的方法。

神域大能的記憶零碎無比,很少有一個完整的體系,林銘雖然領悟了風之意境,但是運用方面卻缺失了,如果不是姜瀾劍,他還會空守寶山不自齲

「林銘勝1

隨著裁判長老的宣布,不少七玄谷弟子倒抽冷氣,姜瀾劍也敗了!

琴心大成的琴無心,掌控了火精的火岩羅,他們兩人,能否阻擋林銘連勝的腳步?

林銘轉身下場,目光正好與姜薄雲對上了,在紛亂的人群中,姜薄雲的目光就彷彿兩道劍芒,想不注意都難。

姜薄雲微微一笑,林銘也微笑回禮,不過心中卻是微微一凜。

雖然贏了姜瀾劍,但是林銘並不輕鬆,這一戰,他除了雷火殺和紫蛟神雷外,所有的底牌都用上了,青蒼真元,風之意境,邪神之力,練力如絲。

所有招式盡出,卻還受了傷!

姜瀾劍的絕殺劍技太強,不是林銘不想躲,而是實在躲不開。

可以說,如果不是臨陣偷師,學會了將風之意境用在攻擊中,奪走了姜薄雲對風的控制,林銘要贏這一戰,並不輕鬆!

如今,看到姜薄雲的微笑,林銘心中突然想起,從開賽到現在,他從來沒在姜薄雲臉上看到驚愕驚慌的表情。

這除了因為姜薄雲劍心大成外,恐怕也是因為他絕對的自信!

不管是見識了木鼓卜域的融元境界,還是看到了自己層出不窮的底牌,又或是火岩羅震驚全場的火精,姜薄雲始終雲淡風輕。

那是一切盡在掌控之中的感覺。

那麼……姜薄雲的底牌是什麼?他自信的倚仗又是什麼?

一個姜瀾劍,劍宗第二弟子,已經實力強大如此,姜薄雲作為親傳弟子,他的實力極限又會在哪裡?

林銘重重吐出一口氣,他發現如果直接對上姜薄雲,他贏得把握並不大!

紫蛟神雷攻擊力毋庸置疑,可是戰鬥並不是看誰的攻擊力強,誰就能贏的。

論攻擊力,姜瀾劍尚不及張彥召。

可是張彥召卻贏不了姜瀾劍!

因為在他血王三殺用出來之前,他就已經輸了!

那麼自己僅憑紫蛟神雷,能贏姜薄雲么?

紫蛟神雷是強,但如果打不到姜薄雲,那就沒有任何意義。

而姜薄雲的劍,會比紫蛟神雷慢么?自己能否躲得開?

林銘在心中經過一番推演,卻發現只要姜薄雲的劍快到了一定境界,再領悟一種不是風之意境的其他意境,自己就會輸!

除了紫蛟神雷外,林銘還有雷火殺,可是雷火殺因為火精的弱勢,威力不見得比紫蛟神雷強太多,而且消耗大,發動慢,還不如紫蛟神雷實用。

「我還是太小看七玄谷親傳弟子了,以姜薄雲的天資,放到四品宗門應該也是不錯的了,況且,他比我年長三歲1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