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二百七十二章時代的主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二章時代的主角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姜瀾劍回到自己的位置上,默默的看著林銘,對身邊的姜薄雲說道:「林銘也許會加入劍宗,如果不出意外,他以後很可能會成為劍宗第一弟子,甚至是七玄谷年輕一輩第一人1

「可能。」

姜薄雲淡淡的應道。

「你不擔心?」姜瀾劍轉頭望向姜薄雲,似乎想從對方的眼睛中尋找到些什麼。

「我擔心什麼?」

「擔心他搶了你的位置,搶走你的資源,你現在是七玄谷年輕一輩里最有發展潛力的,也是劍宗百年來的第一天才,在此之前,總宗和劍宗幾乎都在不惜一切代價地培養你,可是如果林銘來了的話……」

姜瀾劍說的是事實,一百個人中,九十九個會有這種擔心,七玄谷的資源是有限的。

姜薄雲笑了,「搶走我的資源?哈哈,瀾劍,你認為一個旋丹境的頂級高手是能用資源堆出來的?」

姜薄雲這樣一說,姜瀾劍愣了一下,沒錯,用資源可以堆出一個凝脈武者,後天武者,甚至如果不惜砸上幾十顆入天丹,足以可以堆出一個先天高手,可是真正的旋丹大能,沒有聽說誰是靠資源堆出來的。即便是他們這些所謂的天才也想達到旋丹境界,也艱難無比!

姜薄雲道:「如果一個武者,一心指望得到更多宗門的資源,那麼他的武道之心就落了下乘,這種人。不會有大成績!我是一個劍客,我相信的只是手中的劍,而不是宗門提供的資源!何況,七玄谷不過是一個三品宗門,論資源,我們又比得過誰?比得過神凰島?還是比得過孔雀山?」

「在凝脈期,我們都是天才。實力堪比後天中期,後天後期的高手,聽起來了不起。其實那些被我們比下去的後天高手一輩子都只是後天而已,他們不會踏入先天,等到我們進入了先天後。跟我們相比的,都會是先天高手,他們在凝脈期的時候與我們一樣,都是同齡人中的天才1

「大家都是天才,如果我們就此泯然眾人,無法脫穎而出的話,那我們還拿什麼來衝擊旋丹?」

「我的目標很明確,那就是追求劍的極致,我不怕有人做我的競爭對手,恰恰相反。我怕的是沒有人做我的對手!如果真的有一個冠絕天衍大陸的絕世天才出現在我身邊,那麼我追上甚至超過他的腳步,我就會成為這個時代的主角之一1

姜薄雲言語間,帶著一股睥睨天下的氣勢,姜瀾劍聽得也是心情微微激蕩。姜瀾劍本身資質已經非常好了,可是對姜薄雲,這個與他年紀相仿,卻一直領先他一步的師兄,姜瀾劍可謂心服口服。

他說道:「師兄說得沒錯,能有一個強大的對手。對劍客來說,是求之不得的事情1

……

自林銘和姜薄雲一戰後,比賽暫時沉寂了下來,第六輪,沒有值得關注的交手。

第七輪第五場,張彥召對方啟,方啟布下了九轉青光陣,卻被張彥召的血王三殺撕裂,方啟再度敗北。

方啟也是毫無辦法,陣宗就是打陣地戰的,而張彥召的攻擊力在全場所有選手中都是數一數二的,簡直是一個超級炮台,在血王絕殺——天地崩面前,他的九轉青光陣跟蛋殼一樣脆弱。

第八輪第三場,張彥召對姜瀾劍。

論攻擊力,張彥召自然要超過姜瀾劍,然而攻擊力再強,發揮不出來也是沒用!

姜瀾劍的劍氣凝聚成一條條細線,真元高度壓縮,一瞬間發出幾十劍,劍氣如織,密集如網!

這種高度壓縮的劍氣極為凌厲,而且難以被消磨。

姜瀾劍連風之意境都沒用,就已經打得張彥召狼狽不堪了。

他的劍如同毒蛇一般,每次都刺在了張彥召的真元薄弱處,根本就不給張彥召凝聚真元的機會。

張彥召有力使不出來,面對密集如雨的劍氣,他應接不暇,連續被劍氣擊中。而他想攻擊姜瀾劍,卻只能斬碎一道道虛影,連姜瀾劍的衣角都碰不到。

「嗤嗤嗤1

張彥召袖口,褲腳全部被劍風切開,這顯然是姜瀾劍有意留手,否則他甚至能斬下張彥召的手腳。

嘆了一口氣,張彥召收起刀,再打下卻也沒意思了,姜瀾劍已經給自己留足了面子,打下去只是自取其辱罷了。

「我認輸。」

「承讓。」姜瀾劍抱了抱拳,轉身離去,雖然出劍次數多,但是他根本就沒有消耗真元,反而張彥召一刀刀地劈出大量真元,已經氣喘吁吁了。

差距太大了!

在與姜瀾劍交手之前,張彥召就猜測自己多半要輸,可是他沒想到,連姜瀾劍連風之意境都沒用就贏了自己了!

「根本就不是一個等級的,彥召輸得不冤。」張家長老也只能嘆氣,在姜瀾劍與林銘交手的時候,他還感覺不出姜瀾劍的強大,現在與張彥召一比,這實力差距就太明顯了,張彥召連對方的底牌都逼不出來。

難以想象,林銘竟然是將這樣的強者打得毫無還手之力。

第八輪第十場,姜薄雲對傀儡宗第二弟子木鼓劫戎,這是一場毫無懸念的比賽,別說木鼓劫戎已經損失了三具傀儡,就算他所有的傀儡完好無缺,也沒有人認為木鼓劫戎有半分可能贏姜薄雲。

姜薄雲連劍都沒出,只用劍指就破開了木鼓劫戎的護體真元。

「姜薄雲勝1

裁判宣布的時候,在場觀眾都是倒吸一口冷氣。

雖說木鼓劫戎戰力折損了不少,但好歹也是傀儡宗的第二弟子,傀儡宗可不是弱宗,他們的第二弟子比起陣宗和煉器宗的親傳弟子有過之而無不及。

這一點從木鼓劫戎與火岩羅的那一戰就可以看出來了,起初,木鼓劫戎將火岩羅打得毫無還手之力,要不是火岩羅突然用出火精來,結果必然是木鼓劫戎勝。

如此強大的木鼓劫戎,面對姜薄雲時,卻連對方的劍都逼不出,實力差距太大了。

「太強了,姜薄雲戰到現在,還沒出過劍呢,只用劍指就已經橫掃一切對手1

「劍宗本來就是七玄谷最強的宗門,姜薄雲又是劍宗這一百年來最出色的弟子,他的實力已經超出我們想象了,拋開姜薄雲不談,光是姜瀾劍的天賦,就趕得上劍宗往屆的親傳弟子。這一屆七個親傳弟子中,半數不如姜瀾劍!從姜瀾劍擊敗張彥召那一戰就看出來了!人家連風之意境都沒用就贏了1

「沒錯,姜瀾劍會輸給林銘,只是因為林銘太強,絕不是姜瀾劍弱,我看姜瀾劍這次比賽前六是穩的,至於林銘,有可能進前三1

……

姜薄雲走下擂台時,正看到木鼓卜域桀桀怪笑著望向自己。

姜薄雲和木鼓卜域,毫無疑問是這次總宗會武最大的奪冠熱門,上屆大放異彩的歐陽明這次完全被他們兩人比下去了。

「姜薄雲,你能耐得很,我倒你的劍能藏到幾時1姜薄雲連劍都不用就擊敗了傀儡宗的第二弟子,落了傀儡宗的面子,這讓木鼓卜域極為不爽。

姜薄雲笑道:「藏不了多久了,不過……你還是別關心我了,關心一下自己比較好,對上林銘,你那些玩具有可能會壞掉。」

「林銘?嘿嘿!你以為我與那個姜瀾劍一樣沒用?」木鼓卜域冷笑一聲,「姜薄雲,你我一戰,但願你還有底牌,否則,你連逼我全力出手的資格都沒有1

姜薄雲只是笑笑,不再說話,達到了融元境界的木鼓卜域確實是一個強敵,但是他卻隱隱地感覺,林銘帶給他的威脅更大!

……

第九輪第一場,幻小蝶對木鼓卜域!

當小巧玲瓏的幻小蝶笑吟吟的站在擂台上時,觀眾都以為這會是一場激烈的戰鬥,即便林銘也存了藉此機會看看木鼓卜域更多實力的想法,而沒想到的是,裁判宣布比賽開始后,幻小蝶嫣然一笑,很乾脆地說道:「我認輸1

全場觀眾啞然,林銘也極度無語,即便是七大親傳弟子中最差勁的方啟,對上木鼓卜域都象徵性地打鬥了一番,讓木鼓卜域展露出了他的融元境界。

幻小蝶起碼比方啟強很多,卻絲毫不顧親傳弟子的顏面,一上來就直接認輸。

本以為一場精彩的比賽看不成了,觀眾難免有些失望,不過他們的失望很快就過去了,因為又一場重量級的比賽開始了。

「第九輪第三場,林銘對琴無心1

琴宗一直都是七玄谷中一個十分低調的宗門,人數也不多,但是琴宗的弟子並不弱,相反他們攻擊方式詭異,很難對付。

琴無心為人也很低調,人們只知道她小小年紀,已經琴心大成,但具體實力是多少,卻沒多少人清楚。

林銘對琴無心同樣一無所知,不過他卻大致清楚琴心大成的意義。

當初,琴子牙在後天巔峰時服下入天丹衝擊先天境界,就是因為琴心差了一籌,功虧一簣。

而後琴子牙走遍深山幽谷,花費足足十年的時間,才將琴心練至大成!

琴子牙原本就是一個琴師,在琴道上的造詣十分出眾,如果不是修鍊太晚了,他怕是早就踏足先天,可是即便如此,琴子牙卻用了足足十年時間歷練琴心,與琴無心一比,差距之大,讓人驚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