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二百七十五章突破凝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五章突破凝脈!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突破?哼,只是真元達到了鍛骨滿溢,鍛骨和凝脈期還有一個不大不小的瓶頸,要貫通經脈才行,哪會這麼快?」琴宗的老嫗撇了撇嘴,林銘身上發生的奇越多,她就越不爽。

鍛骨期到凝脈期的瓶頸,每個武者都無法避免的要面對,根基不好的武者往往會卡在這裡十幾年,甚至幾十年的時間,而這麼長時間,也意味著他們武道之路的終結。

對宗門天才來說,凝脈期瓶頸自然不是問題,不過想要突破,耽誤幾個月,或者小半年的時間也極為正常。

對一直在與時間賽跑的年輕天才們來說,幾個月的時間已經彌足珍貴了。

琴宗的老嫗,這時候對林銘早就嫉妒的冒火了,尤其林銘還破了她們琴宗的風玄八音。

史宗天摸了摸鬍子,沒有接話,他也覺得林銘不可能這麼快就破開凝脈期瓶頸。只是剛才一瞬間,他感覺林銘的真元有流入經脈的趨勢,但很快就被林銘硬生生的遏制住了。

「這小子,心可不小,想必他這一路突破,都是真元滿溢后,自然突破的,這樣做基礎最紮實,當然耗費的時間也最多。」

即便在七玄谷,也只有少部分天才會這麼做,否則只會耽誤大量的時間,得不償失,林銘只是平民出身,能有這等眼界,難能可貴。

史宗天道:「就算是有凝脈期瓶頸。也最多阻擋林銘小半年的時間。他在十六歲半的時候突破凝脈期是穩的,十六歲半的凝脈期,呵呵,這個成績放在四品宗門也算不錯了。」

「只是『不錯』而已。」琴宗宗主特別咬重了不錯兩個字,「據老身所知,劍宗的姜薄雲達到凝脈期不過十六歲零六個月,我琴宗的無心稍晚兩個月,十六歲零八個月,也不會相差太多。」

「哈哈,薄雲和無心自然也是不錯的。」史宗天知道這個老太婆極好面子。肚量又不大,也就順著她說了。

他看重林銘的地方不在於林銘的修鍊速度,剛滿十六歲鍛骨巔峰,也就是六品中等天賦的水準。算不得多妖孽,他看重林銘的地方,在於林銘的悟性,靈魂天賦,雷之元氣契合度,還有他那種神奇的真元和體質。

「謝謝留手。」

林銘對琴無心說道,剛才他頓悟足足十個呼吸的時間,這段時間林銘除了護體真元外完全不設防,如果琴無心趁機施展風玄八音的話,林銘必然重傷。

輸掉比賽還不算什麼。如果是被打破了頓悟的狀態,影響了對規則的感悟和修為的提升,那才是損失慘重。

琴無心道:「你我無冤無仇,我自然不會做這等惡毒的事情,既然你已經結束了頓悟,那麼我們的比賽可以有個了結了。」

「嗯,好1

林銘一抖手中的重玄軟銀槍,他此時也是迫切地希望驗證新練力如絲的威力。

「呼——」

一萬股震動真元興奮的嗚吟著,連重玄軟銀都在微微的顫抖。

「風玄八音——雙擊1

琴無心猛然一撥琴弦,久經醞釀的雙重風玄八音呼嘯而出。這一招,她還是首次在實戰中使用。

一來雙重風玄八音會消耗很多真元,二來琴無心以往面對的對手往往一上來就拚命地往她身邊沖,很少給她時間積蓄真元,至於那些沖不到她身邊的。不需雙重風玄八音一樣可以擊敗。

琴音乍響,種種聲音席捲而來。風吟之聲,鳥鳴之聲,海嘯之聲,雷霆之聲……

或低沉,或高亢,或輕微,這其中的聲音遠遠不止八種,彼此撞擊疊加之後,紛亂無章!

林銘始終閉著雙眼,虛空中的一切都逃不出他的感知。

「有一半以上的聲音並不蘊含真元!雙擊風玄八音,總共十六重殺機,其餘的,全部是沒有攻擊力的清音而已。」

長槍橫掃而出,帶著一萬股震動真元的呼嘯之聲!

「蓬蓬蓬蓬蓬1

鐵騎突出,銀瓶乍裂!

音符破裂的巨響震顫著整座擂台的守護光幕!

林銘這次沒有運用巧勁,而是以絕對強大的力量,一路橫掃,長槍如龍,勢不可擋!

只是一槍,擊碎五道音符。

第二槍,再破四道!

四槍之後,十六道蘊含殺機的琴音被林銘悉數刺破!

「一萬股震動真元的練力如絲,威力竟然遠不止強了一倍1林銘心中也是極為震驚,這一萬股真元還是剛剛分化,尚未成長起來就已經強大到這種程度,等成長起來,想必威力還能大大提升。

在神域大能的記憶中,練力如絲可以一直分化到千萬股,億萬股,那時候再配合八門遁甲,道宮九星,威力又會達到何種程度?

「轟1

林銘破開全部的琴音,一槍直刺琴無心頸間!

風聲呼嘯,青蒼真元撕裂大氣,長槍未到,琴無心卻已經可以感覺到氣勁打在頸間的強烈疼痛感。

蘊含了風之意境的重玄軟銀槍速度達到了極致,琴無心一動未動,眼見著長槍刺來。

力道猛然收斂,林銘的槍驟然停下,槍身兀自震顫,青蒼真元嗤嗤的閃動著,寒光森森的槍尖距離琴無心修長的玉頸不足半寸距離!

森寒的槍芒,細膩的肌膚,森冷殺戮的力量之美和絕代佳人的卓約之美一瞬間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力量和柔美的針鋒相對,別有一番奇異的美感。

林銘手持貫虹槍槍尾,心中有些驚訝,雖然自信這一槍琴無心躲不開,但他也沒想到琴無心連動都不動一下。

「你不躲?」

「既然躲不開。何必去躲?」琴無心恢復了她那雲淡風清的表情。面對寒芒肆意的長槍,她連眼睛都沒眨一下。

即便是琴宗第一弟子琴無心,也不善近戰,一旦被對手近身,基本就輸了,琴實在是無法作為近戰武器來使用。

林銘收起長槍,不禁讚歎道:「琴姑娘好氣度,得罪了。」

琴無心長袖一拂,將懸空的長琴抱起,這麼多年來。琴無心也從來不將琴收入須彌戒,而是時刻抱在懷裡,這樣的做法與劍宗背劍有異曲同工之妙,都是為了增加自己對琴的感悟。

「林銘勝1

隨著裁判的宣布。在場觀眾忍不住紛紛感嘆,林銘太強了,連琴心大成的琴無心也輸了,除了姜薄雲、木鼓卜域和歐陽明三人,再無人能與其爭鋒!

這時候,賭局為林銘開出的賠率已經達到了一賠六,與歐陽明等同!

對這些,林銘並沒有過多在意,他回到選手區就選了一個安靜的角落,撐起一層隔音結界。

「杏軒。來我這裡一下。」林銘對觀眾席上的秦杏軒招了招手,用真元傳音說道,隨著兩人關係越來越熟識,林銘已經不再見外的稱呼秦杏軒為秦小姐了。

「嗯,好的。」

秦杏軒很高興的走了過來,林銘的連勝並不讓秦杏軒意外,讓她意外的是每次戰鬥林銘都會展現給人一種新的,出人意料的能力。

事實上,與琴無心和姜瀾劍的對決,林銘都沒有取得壓倒性的勝利。然而就是他展現出的這些神奇的能力,讓林銘的勢頭一路長到與歐陽明分庭抗禮的程度。

「杏軒,幫我護法,我準備打坐修鍊。」

第九輪結束之後,正好是午休時間。足有一兩個時辰的休息時間,林銘得到了許多感悟。想要第一時間消化,同時,他鍛骨期的真元也在不斷的滿溢,有種急欲破骨而出的感覺。

將這股真元強行壓制下來,林銘只感覺渾身骨骼酥癢發脹,恨不得立刻就突破凝脈期。

「護法?你是要……」秦杏軒有些詫異,不知道林銘要做什麼。

「突破凝脈期1林銘平靜的說道,曾幾何時,突破凝脈期就是他的畢生追求,而現在,只是剛滿十六歲,他就已經走到了這一步,而且是真元自主滿溢的完美突破!可是真到了這一天,他已經完全平靜了,因為他見識過了牧千雨的天才,區區凝脈期實在不算什麼!

「突破凝脈期?」秦杏軒驚住了,「你……你的經脈已經貫通了?」

「嗯。」

林銘點點頭,不再浪費時間,午休的時間雖然不短,但也不寬裕,而且感悟的靈感稍縱即逝,他甚至來不及去靜室,只是布下隔音結界就開始打坐運轉真元,

在空靈武意的加持下,林銘很快進入空冥忘我的狀態,任憑周圍環境紛亂,他卻絲毫不受影響,真元從骨骼中突破,如開閘的洪水一般湧入經脈之中,源源不絕!

「這小子……難道……」在廣場大殿之上,史宗天一直關注著林銘,眼見著林銘走到一個偏僻的角落,開始打坐運轉真元,他猛然一驚,真元破骨而出,流入經脈,這分明就是在突破凝脈期!

「是凝脈期!這麼快就突破了……這麼說他的經脈早就貫通了,只是一直壓抑真元,不到鍛骨滿溢不想突破1

史宗天何等眼力,一眼就看出了林銘的情況。

琴宗老嫗一張滿是皺紋的老臉頓時變得極為難看,她剛才還斷言林銘絕對不可能就此突破凝脈期,還不到半柱香功夫,林銘竟然就開始打坐突破,這簡直是在打她的臉。

「剛滿十六歲的凝脈期,在七玄谷是幾百年來的唯一一個!就算放在神凰島這等四品宗門,也是頂尖的了1劍宗大長老也是無比驚訝。

「這小子,前途不可限量啊1

「哈哈,有姜瀾劍和這小子在,我七玄谷可能要迎來一個盛世了。」

周圍長老紛紛議論,而他們對林銘的評價越高,琴宗宗主的臉色就越難看。

就在這時,史宗天突然咦了一聲,「不對,這小子好像是……領悟了一種武意!?」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