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二百七十六章淬髓境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六章淬髓境界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武意?

隨著史宗天一句話,在場長老都是心中大驚,仔細看,林銘確實是進入了一種奇異的狀態,周圍的一切都不能對他造成任何影響,這種狀態,與典籍上描述的輔助武意極為吻合。

武意這種東西,可遇而不可求,它與武者本身天賦好壞完全沒有關係,它很可能出現在一個普通人身上,甚至出現在一個廢柴身上。

天才可以通過篩選優良基因的方式定向培養,可是武意卻不行,七玄谷年輕一代的眾多天才中,尚沒有一個人擁有武意。

「居然領悟了武意……這個傢伙真是走了狗屎運,祖墳上冒青煙了1琴宗老婦咬著牙,瞪著一雙老眼,胸口像青蛙一樣起伏,她已經氣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從三十六國突然冒出來一個鄉下小子,打敗了她的愛徒不說,還破了她們琴宗的核心功法風玄八音。

最氣人這個傢伙居然在戰鬥中突破了,現在又展現出了武意,狠狠地打了她的臉。她感覺現在琴宗現在完全成了林銘天才的襯托,這讓一向心高氣傲的她怎麼受得了。

史宗天沒有在意琴宗宗主的反應,只是有些憂心的看了牧青虹一眼,現在他心情極為矛盾,一方面他希望林銘更加出色,一方面又擔心神凰島挖人,可謂是患得患失。

牧青虹笑而不語,她早知道林銘打通了全身經脈,並不存在鍛骨到凝脈的瓶頸。但也沒想到他能這麼快突破。

「剛滿十六歲的凝脈期,比千雨當初晚了八個月,這個速度已經極為難得了,不知道將來這小傢伙能走到什麼程度。」

牧青虹心中充滿期待,牧千雨的火系天賦,牧冰雲的冰系天賦,再加上林銘的雷系天賦。三個絕世天才橫空出世,在不久的將來,足以影響南天域的局勢。甚至震懾那個潛藏在南海中的龐然大物……

……

第九輪比賽結束,午飯時間到了,打坐中的林銘依舊沉浸在空靈武意之中。秦杏軒自然也不會擅離職守地去用餐,對武者來說,幾頓飯不吃,幾天不睡覺都不會有大礙。

姜薄雲也沒有離開,他懷抱寶劍,以一個隨意的姿勢坐在選手區的椅子上,遠遠地望著林銘。

「凝脈期了……」姜瀾劍坐在姜薄雲一旁,默默的說道。

「嗯……」姜薄雲點點頭,有天賦的武者在實力相近的戰鬥中很容易突破,很多天才參加總宗會武就是沖著這個機會來的。

「越來越有趣了。本以為,林銘只是能讓我認真對待,現在的話……」姜薄雲沒有說下去,一雙星目中閃動著濃濃的戰意。

「你覺得他可能贏你?」

「說不好1

姜瀾劍微微一愕,在他心目中。姜薄雲向來自視甚高,很少把同齡的對手放在眼裡,這次他對林銘的評價高得出奇了,姜瀾劍道:「我與他交過手,雖然我不敵他,但也不是毫無還手之力。我的風之意境絕殺讓他受了點輕傷,可是面對你,我的風之意境絕殺,連你的衣角都沾不到……」

「呵呵,這些差距,有時不能說明問題,你沒有發現,他經歷了與你和與琴無心的戰鬥后,實力在不斷的增強?」

「發現了……不過我還是不認為他的這些進步能夠彌補他與你的差距,包括他現在突破凝脈境也只是剛剛突破,實力的增長比較有限。」

「等著看下去就知道了,如果不出意外,木鼓卜域會在我之前與林銘交手,木鼓卜域的實力不容小覷,這個傢伙古怪的很,即便是我,也不敢說十足把握贏他!林銘與木鼓卜域一戰之後,他的極限在哪裡,就可以看出來了。」

時間流逝,林銘的突破逐漸進入到關鍵階段,真元從皮肉中流入內臟,在從內臟中流入筋肉骨骼,又從骨骼中匯入經脈,沿著經脈運轉到全身四肢百骸,反哺筋肉內臟,如此便形成了一個循環。

讓真元在經脈中流動起來,在體內形成循環,這就是凝脈期與鍛骨期最大的不同,如果說真元在**骨骼內臟中流動,如同馬車跑入灘涂泥沼中,那麼真元在貫通的經脈中流動,那就如同快馬跑在寬敞的大道上,兩者不可同日而語。

這樣的循環進行了幾個周天之後,林銘突然心中一凜。

「嗯?這是……」

那一瞬間,林銘分明的感覺到有那麼微不可查的一絲真元鑽入了骨骼深處,匯入了骨髓之中。

真元淬髓!

林銘心中狂喜!

《混沌罡斗經》是神域經過千百萬年的積累而匯總出的練體功法,這套功法雖然在神域不算多珍貴,但絕對是練體階段最完善,最高級的功法,沒有之一!

天衍大陸的練體功法只有六重境界,練體六重凝脈之上便是聚元期,也就是後天和先天,這已經脫離了練體的範疇,轉而向真元修鍊和靈魂修鍊過渡了。

而《混沌罡斗經》在凝脈之上,還有淬髓,真元入髓,之後開啟八門遁甲,道宮九星,直至拳破青天,腳裂大地,傾力一吼如雷劫降世,全力一擊則月毀星沉!

這樣誇張的記憶描述,林銘雖然相信,但潛意識裡總有些擔心。

他擔心凝脈期之上的淬髓境界是否真的可能達到,自己修鍊的《混沌罡斗經》是否會有所缺失,甚至在想天衍大陸和神域的人會不會體制不同,根本無法達到淬髓境界?

如今林銘踏入凝脈期后,終於感覺到有一絲真元進入了骨髓之中,這讓他怎能不激動?

如果真能開啟八門遁甲,道宮九星的話,林銘即便放棄踏入後天、先天,單修練體,也足以成為一代強者大能。

在這一絲真元之後,林銘嘗試著繼續催動真元淬髓,然而任憑他怎麼催動,真元只是停留在骨膜之上,再也無法進入骨髓了。

一直到最後,真元破骨結束,也不過只有那麼微不足道的一絲真元進入了骨髓之中。

嘆了一口氣,林銘心中微微搖頭,「果然如《混沌罡斗經》中記載,想要淬髓,必須要極品的洗筋伐髓丹藥,去除體內的後天濁氣才行,這個過程到底有多難我還不知道,不會比後天跨入先天還難吧……」

「極品丹藥……到底要多極品才能被神域大能稱之為極品丹藥?入天丹行不行?」

林銘心裡完全沒底,即便他馬上要成為七玄谷的核心弟子,入天丹這等級別的丹藥也不是那麼好弄到的,一顆入天丹的價值難以估量,而且還是有價無市。

「這次我如果拿到第一,會得到一枚入天丹的許諾,待我達到後天巔峰才會兌現,我要提前要出來才行,否則等後天巔峰還不知道要多久……」

這樣想著,林銘睜開了雙眼,他已經正式踏入凝脈期。

「林銘,你真的突破了。」秦杏軒一直守在林銘身邊,寸步未離,這樣重要的時刻自然不能讓人來打擾林銘。這種被林銘信任的感覺,秦杏軒還是很喜歡的。

「剛剛突破,修為還未鞏固,實力不見得會增加多少。」林銘說著,不經意的瞥見觀眾席上的姜薄雲,對方笑了笑,遠遠的點了一下頭,算是打過招呼。

林銘也微笑回禮,心道:「這個姜薄雲,目光如同利劍一般,彷彿將人看透了,他不是不了解我的實力,而是大致猜測到我的實力卻還有這種自信,我之前太小瞧他了。」

此時,午休時間剛剛過去,參賽選手正在入場,絕大多數人入場的時候都會看林銘一眼,其中有羨慕的,有敬畏的,有欽佩的,也有嫉妒的。

原本林銘就已經很強了,如今更進一步,更加變態。

下午的比賽正式開始,截止到現在,全勝的人只剩下林銘、火岩羅、木鼓卜域、歐陽明、姜薄雲五個人,戰鬥進行的極為慘烈,高手的碰撞頻頻發生,如姜瀾劍、琴無心這樣的絕頂高手,都紛紛沉沙折戟。

第十輪第五場,幻小蝶對火岩羅,幻小蝶各種招式盡出,幻象紛呈,然而火岩羅只是穩打穩紮,催動全身真元,召喚火精攻擊和防守。

人階中品的火精,在火岩羅周圍形成一道道火網,所有的幻象全部被深淵之火破開!

火岩羅一步步逼近,幻小蝶招式無效,最終還是敗了。

觀眾發出一陣陣驚呼,尤其是陣宗弟子,更是興奮激動。

「哈哈,大師兄太厲害了,又贏了!我們煉器宗這次有很大希望衝擊前五1

「那當然,咱們大師兄可是僅存的五名全勝選手之一,你也不看看其他四個人都是誰,姜瀾劍和木鼓卜域就不用說了,絕對變態級的,其他兩個林銘和歐陽明也是牲口級的,咱們大師兄實力不比他們差,人階中品火精在手,誰能阻擋?」

幾個煉器宗說得興緻勃勃,一旁的琴宗少女聽了不樂意了,「你們什麼意思?我們師姐要不是碰到了一個變態,絕對也是全勝到現在,合著你們的意思是我們師姐不如火岩羅了。」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