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二百七十八章戰局明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八章戰局明朗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火焰之力源源不斷的被邪神種子吸收,林銘渾身青蒼真元鼓盪,火焰之力在經脈中流動時有著極強的灼痛感,不過也只是灼痛感而已,有生生不息的青蒼真元守護,林銘的經脈強韌無比,還不至於被這一點火焰灼傷。

當初,林銘可是在牧千雨和元磁石胎的幫助下吸收了紫蛟神雷,那是地階下品的雷靈,如今面對人階中品的火精,林銘已經完全可以自主對付了。

當然,林銘也只是吸收一些深淵之火,火岩羅體內的火精,林銘是不會去動的,那等於跟七玄谷陣宗翻臉,即便有牧青虹撐腰,他也不能做得太過。

火精生生不滅,即便被林銘抽走了大量火焰之力,也只需用一些火系材料補充就能重新增長回來,七玄谷這麼多年來搜刮積累了無數資源,一點用來滋養火精的火系材料根本九牛一毛都算不上。

足足十息的時間,林銘一桿長槍撐住深淵之火的炎龍,一步未退,這期間,火岩羅拼了命的向火精中灌注真元,連吃奶的力氣都使出來了,可是林銘完全不為所動!

火岩羅的臉色要多難看有多難看,他無法接受這個事實,他也想過這場輸給林銘的可能性不小,他以為林銘會憑藉速度躲開他的深淵之火,近身用槍招擊敗他。

這種結果,他勉強可以接受,畢竟火岩羅也明白,如果拋開火精,他的個人實力不見得比方啟強多少。

然而他萬萬沒有想到。林銘面對他的火精,不閃不避,一桿長槍就攔了下來,而且一攔就是足足十息之久!

火岩羅的真元不要錢似的向火精中灌進去,這麼一會兒的功夫,他已經消耗掉了四成真元,可是林銘就像一座大山一樣。任憑他如何努力也不可撼動!

「這不可能!這是人階中品的深淵之火,就算以我六品火之元氣契合度,也是服用了大量的寒冰神泉。又坐在寒玉床上,在父親的幫助下才勉強吸收,他竟然一桿槍就擋下來了1

火岩羅心中充滿了頹敗感。這就好比一個象棋高手跟一個圍棋高手下棋,結果象棋高手不但圍棋被人家殺得慘敗,就連象棋也輸了。

最打擊自信的事情,莫過於如此了。

在大殿之上,陣宗宗主火炫的臉色也是極為難看,火岩羅是他的兒子,天資相當出眾,他在兒子身上可謂不惜血本。

投入這麼多的資源,本來指望著火岩羅在總宗會武上大放異彩,沒想到在林銘面前。簡直如同小孩子對成年人一樣,毫無反抗之力。

「林銘的體制……好像有什麼特殊之處?」史宗天感覺到深淵之火的火焰之力不斷的湧入林銘的體內,而後如泥牛入海,無影無蹤了,難道是因為那青蒼真元的原因?

他說話的時候。眼睛不禁瞥向牧青虹,想要從對方表情上找出些什麼信息來,在史宗天看來,牧青虹對林銘的了解絕對比自己透徹。

然而他卻發現牧青虹也是一臉不可思議地望向林銘,顯然擂台上的這一幕也是充滿不解。

史宗天心裡頓時平衡了。

「呼——」

擂台之上,火岩羅終於停止了無謂的攻擊。真元一斷,深淵之火立刻熄滅掉了。

此時林銘腳下除了一小塊被青蒼真元護住的地方,其餘一圈地磚全部都被熔化成了暗褐色的岩漿。

「我……我認輸1

火岩羅咬著牙吐出這三個字,七玄谷親傳弟子骨子裡帶著一股與生俱來的高傲,火岩羅這一戰輸得太慘,讓他一時難以接受。

「承讓。」

林銘內視自身,邪神種子中的火精增長得並不是特別多,雖然深淵之火的品級很高,但畢竟只是火焰,對火精的增幅較為有限。

不過,林銘這次選擇硬抗深淵之火,不單單是為了吸收火焰之力焙煉火精,更是為了驗證一件事情。

當初在南疆,林銘面對火蚩掌教時,因為實力差距太大,他對火蚩掌教的火焰攻擊毫無辦法,別說是吸收了,就連抵擋都很難。

現在他實力大漲,他要驗證一下邪神種子對火焰之力的壓制能到何種程度。

「火蚩掌教的不滅聖火火精,與火岩羅的深淵之火火精品級相差無幾,我既然能擋得下火岩羅的攻擊,那麼再次面對火蚩掌教,應該不會像上次那樣毫無還手之力,這次總宗會武之後,我便再去一趟南疆,了結恩仇1

當初在黑水沼澤,林銘差點死在火蚩掌教的手裡,有仇不報不是他的風格,何況,火蚩掌教與娜氏姐妹也有殺師之仇,娜氏姐妹對林銘有恩,如果不是她們,林銘便進不了巫神塔,甚至早就死在了雷霆山,這個仇,他於情於理都要幫她們報了。

當然還有非常重要的一點,那就是火蚩部落的不滅聖火,林銘現在邪神種子中,雷靈已經成型,而火精卻還是弱小無比,如果得到這不滅聖火,他的實力又會提升一大截。

「不管火蚩部落還是火蚩掌教,都是殺戮無數,作惡多端,除掉這種人,也算是替天行道了1

林銘決定會武之後,先去一趟霍羅國天池山,用天池水浸浴身體,將實力鞏固一下,之後便遠走南疆,尋找火蚩掌教做個了結。

林銘走下台的時候,聽到觀眾席上響起一連串清脆悅耳的歡呼聲。

「林師弟好棒1

「林師弟,做得好啊1

「林師弟,你好帥1

前面的喊聲倒還沒什麼,最後一句「林師弟,你好帥」不知道被哪個大膽的女孩子當眾喊出來,聲音清亮無比,林銘當場就囧了。

天運國民風保守,林銘雖然隱隱的猜到某幾個女孩可能對自己有意,但也從來沒人說出來,更沒經歷這等場面,他轉頭望過去,見到為他歡呼的正是琴宗的少女們。

清亮悅耳的歡呼聲,成片妙曼婀娜的身影,還有那些鶯鶯燕燕的嬉笑聲,讓林銘一時無所適從。

在琴宗少女的一旁,一個個煉器宗弟子如同斗敗了的公雞一般。

他們剛剛還說什麼勝負是五五之數,在琴宗弟子面前揚言琴無心不如火岩羅,可是琴無心面對林銘時至少過招了不短的時間,而火岩羅只是一招就敗了……

這讓他們恨不得找一個地縫鑽進去,琴宗少女們自然不會放過這個奚落他們的機會,一邊為林銘歡呼,一邊對陣宗弟子們冷嘲熱諷。

在琴宗少女的歡呼聲中,林銘有些尷尬地走到選手區,正迎上了從觀眾席走過來的秦杏軒,「杏軒,有什麼事嗎?」

「嗯,我想你中午忙著修鍊,也沒有吃午飯,距離下一輪比賽還有不短的時間,要不我們去吃些東西吧?」

林銘微微一愕,這才想起秦杏軒為他護法,也沒有吃任何東西,便點頭道:「好的,確實也有些餓了,今天中午辛苦你了。」

「沒什麼辛苦的。」秦杏軒嫣然一笑,輕輕地拉了林銘的袖子,雖然只是拉袖子,對秦杏軒來說也是極為親密的舉動了。

一手拉著林銘,秦杏軒轉頭望了一眼觀眾席上的琴宗少女們,臉上帶著一絲示威的笑容……

……

賽程進行到現在已經過半,保持全勝的人只剩下林銘、木鼓卜域、歐陽明和姜薄雲四個人,可以說,不出意外的話,前三名就在他們當中產生。

第十三輪,張彥召對琴無心。

張彥召的血浪刀氣被琴無心的琴音輕易擊散,而面對琴無心的無形無質的清音攻擊,張彥召連感覺都感覺不到,根本就不知道怎麼擋,輸得毫無懸念。

緊接著,木鼓劫戎對姜瀾劍,結果也是沒什麼懸念,姜瀾劍的劍太快了,五招就分出了勝負,劍刃直指木鼓劫戎的咽喉,自始至終姜瀾劍甚至風之意境都沒用,其實除了與林銘的那一場對決,姜瀾劍還未用過風之意境。

第十四輪,火岩羅終於對上了琴無心,結果可想而知,面對琴無心無形無質的風玄八音,火岩羅僅憑深淵之火根本無法抵擋,歸根結底,火岩羅本身實力有限,單憑深淵之火攻擊太過單一,變化不足,很容易被人針對,當然,如林銘那般,一桿長槍直接扛下了深淵之火的事情沒有再發生過。

琴無心連戰連勝,第十六輪,她又以壓倒性優勢戰勝了幻宗的幻小蝶,幻小蝶幻化出的一百零八幻影,被琴無心以琴音悉數擊破!

人們本以為這一對並成為七玄谷的絕代雙驕天才少女實力相差的不多,沒想到竟會如此。

很多人不禁在想,如果琴無心不是遇到了林銘,哪有那麼容易輸。

如此一來,林銘的實力極限愈發撲朔迷離起來,甚至很多人覺得,他不見得會輸給姜瀾劍和木鼓卜域太多,甚至有那麼一線可能競爭第一!

戰局愈發明朗,前四基本鎖定為林銘、木鼓卜域、歐陽明和姜薄雲四人,爭第五的則是姜瀾劍和琴無心。以前被看好有希望競爭前五的張彥召和火岩羅全部被淘汰。

太陽漸漸西沉,今天的賽事結束,決賽只剩下明天一天,只有十場,到時一切自會揭曉。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