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二百七十九章最後一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九章最後一天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入夜,月上柳梢,漫天清輝。

七玄谷的夜空格外的乾淨,如同水洗過的一般,在地脈的支持和封山大陣的禁錮之下,這裡的天地元氣格外濃郁,修鍊起來事半功倍。

林銘獨自坐在房間之中,一隻手拿著一顆龍眼大小的藥丸,藥丸通體碧綠,晶潤如美玉一般,這正是天運國七玄武府珍藏的碧靈丹,當初琴子牙許給林銘擊敗拓苦后得到的獎勵。

即便是對七玄谷總宗弟子來說,碧靈丹也是難得的丹藥,比之前林銘得到的紅金龍髓丹珍貴得多。

所以林銘在與王武對決的時候,曾以碧靈丹和凈體靈液為賭注,引得王武的心動,輸給林銘一個天池名額,這種丹藥,霍羅國七玄武府的存量也是寥寥無幾。

不過即便是再珍貴的丹藥,也不可避免的存在丹毒,服用之後,還要煉化雜質,清除丹毒,繼而鞏固修為,這是一個極為繁瑣的過程。

當初林銘得到碧靈丹時突破凝脈在即,為了讓根基更加紮實,林銘沒有服用碧靈丹來突破,而是等待真元滿溢,自然突破。這樣的突破,才能稱得上是完美。

一口吞下碧靈丹,林銘跳進浴桶之中,開始打坐調息。

這些天,他吃得都是蘊含豐富天地元氣的靈谷靈菜,平時修鍊則是浸浴在濃郁的天地元氣中,體內積累了大量的真元,如今又吃下一顆碧靈丹,林銘只覺得體內骨骼一陣陣酥麻,真元暴漲,源源不斷的流入周身經脈之中。

他的凝脈期修為,在不知不覺中慢慢鞏固著。

水汽升騰,整個房間都蒙了一層濃重的白霧,清冷的月光從窗戶外灑進來。給這些水霧平添了一層冷意。

一連數個時辰,林銘耐心的催動著體內真元完成一個又一個的循環。

由於林銘修為進一步提高,真龍之血與林銘的結合更加緊密,現在不需林銘刻意催動,他的真元也會帶一股青蒼之色,這種青蒼真元就如同蒼翠的松柏一樣充滿旺盛的生命力。不單單在氖焙蚰芴逑殖鑾嗖哉嬖的強大,平時修鍊時,這青蒼真元似乎也能潛移默化的滋潤林銘的身體。讓他的經脈變得更加堅韌。骨骼更為緻密結實。

直到深夜時分,林銘才完成了碧靈丹的吸收,他的凝脈初期修為已經完全鞏固,接著,林銘又拿出一個小瓷瓶,拔開瓶塞。瓷瓶裡面盛放著一種晶潤黏稠的綠色液體。

這是凈體靈液,擊敗凌森后得到的獎勵,凈體靈液專門用於清除體內丹毒。與碧靈丹配合使用,效果格外的好。

當然,凈體靈液也只是起到一個輔助作用。真正要徹底煉化丹毒,還要靠林銘自己才行。

林銘並不著急,他只是凝脈初級,距離後天境還有遙遠的距離,有的是時間來清除丹毒。無論火精還是雷靈,都是聊絕好手段,不至於根基不穩。

房間的中的霧氣愈發濃郁,林銘靜坐水中,完成著一個又一個的周天循環……翌日清晨,天蒙蒙亮,持續數日之久的總宗會武終於進入了最後一天。

今天將是決賽中的決賽。

十輪比賽,最受關注的一共十一人,分別是林銘、歐陽明、姜薄雲、木鼓卜域、姜瀾劍、琴無心、火岩羅、張彥召、幻小蝶、方啟、木鼓劫戎。

這十一人將在十輪比賽中發生頻繁的碰撞,其他選手則都成了陪襯。

林銘到場的時候才五更時分,廣場上的人很少,只能看到模糊的影子。

此時,姜薄雲已經抱劍靜立在選手席上,雙眸緊閉,一股股若有若無的天地元氣匯入他的身體中,而後又徐徐流溢出來,完成著一個個循環。

林銘遠遠地看著,暗中觀察著每一股天地元氣的流動,心中暗道:「姜薄雲確實是半步後天的修為,如果他真的邁入後天期的話,沒有理由壓制修為到現在。」

在此之前,林銘一直懷疑姜薄雲已經踏入後天期,只是如自己一樣,壓制著修為沒有突破,所以他才會如此的自信,可今天觀察姜薄雲修鍊,他分明是半步後天的修為。

「不管如何,今天一戰便會看到他自信的來源究竟是什麼了。」林銘自語著,這時,姜薄雲感覺到了林銘的注視,睜開了雙眼。

一時間,姜薄雲的目光穿透了清晨的黑暗,彷彿夜空中閃亮的星光一般,他對林銘微微一笑,說道:「清晨日出之前,天地元氣最為濃郁,尤其在七玄谷更是如此,第一縷陽光從天邊射出時我劍宗稱之為紫日東升,所謂紫氣東來就是如此了,吸收這股氣,對修鍊大有好處。」

林銘道:「七玄谷確實是修鍊聖地,謝謝姜師兄告誡了。」

「不客氣,你遲早也會進入七玄谷的,如果你願意的話,可以加入劍宗,歡迎之極1

姜薄雲由衷的說道,林銘卻是微微怔了一下,邀請自己加入劍宗?他也不怕自己分走了他的資源?看姜薄雲的神情,分明是誠心邀請,沒有作偽的意思,而且他也毫無作偽的必要。

「這個人,可真是自信1林銘心中暗嘆,他預感到如果姜薄雲不隕落,必成一代劍道宗師。

廣場上的人越來越多,當第一縷陽光照在大殿廣場上時,裁判站起身,高聲道:「比賽開始,第十九輪第一場,姜薄雲對琴無心1

此言一出,全場的氣氛頓時高漲起來,第一場就是重量級的比賽,琴無心的實力有目共睹,雖然沒有人認為琴無心能贏,但至少能逼出姜薄雲的實力。

林銘也對這場比賽拭目以待,他至今為止都對姜薄雲一無所知。

比賽還未開始,琴無心就已經拉開了三十丈距離,姜薄雲的劍太快了,如果距離不夠琴無心甚至根本來不及發出琴音就已經敗了。

「比賽開始1

隨著裁判的宣布,琴無心第一時間用出風玄八音,面對姜薄雲,她沒有任何私藏,一上來就全力以赴,琴無心清楚,如果自己不第一時間用絕招,那麼連用的機會都沒有了。

風玄八音無形無質,千變萬化。

在場選手,除了林銘之外,很少有人能捕捉到風玄八音的攻擊軌跡,這就是琴宗的可怕所在,連攻擊都看不見還怎麼打?

姜薄雲十指連彈,在虛空中凝成一道道劍光指影,依舊是劍指,只聽「嗤嗤嗤嗤」的如同錦帛被洞穿的聲音,隱匿在虛空中的風玄八音全部被擊破!

琴無心心神一顫,她早就料到風玄八音會被姜薄雲破掉,但也沒有會這麼容易,對方依舊只出了劍指。

輕易破掉風玄八音,姜薄雲並指為劍,一道劍光直射琴無心而來,這一劍快到了極致,琴無心緊咬銀牙,右手猛然拉起琴弦,只聽一聲裂帛之音,數道琴音直射出去,與劍光對撞在了一起。

「嗤嗤嗤1

劍光連破三道琴音,與最後一道琴音對撞,終於消散掉了。

一道掌劍連破三道琴音,琴無心輕吐一口冷氣,收起琴,抱在了懷裡,清冷地說道:「我認輸。」

姜薄雲微微一笑,「三年不見,琴師妹進步驚人,恐怕不出兩年,我再對上琴師妹,怕是也要全力以赴了。」

琴無心是所有親傳弟子中年紀最小的一個,只有十八歲,比姜薄雲小了一歲半,論天賦,她在親傳弟子之中僅次於姜薄雲,更在姜瀾劍和歐陽明之上。

琴無心認真的看了姜薄雲一眼,一字一頓的道:「至少那時我會逼你出劍1

「自然!其實今日你已經破了我的掌劍,若繼續戰下去,我怕是也要出劍了。」

琴無心轉身下台,裁判宣布姜薄雲勝。

一時間,場上觀眾一片抽冷氣的聲音,早就料到這場比賽會是姜薄雲勝,但也沒想到他會勝得如此輕鬆,舉手間破了琴無心的風玄八音,連劍都未出,親傳弟子之間的差距,比他們想象的大得多。

「姜薄雲太強了!這誰還能贏他,連對琴無心都贏得這麼輕鬆,林銘和歐陽明根本那就不是姜薄雲的對手1

「如果姜薄雲全力以赴,林銘和歐陽明恐怕不出五招就會敗了1

「是啊,連木鼓卜域都怕是不成了,我本來還以為木鼓卜域達到融元境界后,能夠壓姜瀾劍一頭,現在看來,能逼出姜薄雲的底牌就不錯了。」

……

觀眾議論紛紛,林銘心中也是吃驚不已。

就像林銘不斷的讓姜薄雲驚訝一樣,姜薄雲同樣在不斷的給林銘驚訝,在決賽之前,他們都像是一座漂浮在海上的冰山,展露在別人面前的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姜薄雲與琴無心之後,是幾場不太重要的對決,接下來又是一場驚爆的比賽,林銘對歐陽明。

這是一場觀眾期待已久的對決,一方是上一屆總宗會武排名第三的歐陽明,另一方則是本屆總宗會武最大的黑馬林銘,這場比賽可謂撲朔迷離。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