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二百八十五章勢不可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五章勢不可擋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爆炸宣洩出的能量實在太強,林銘的衣衫多處碎裂,胳膊和腿上都受了不同程度的傷,這還是因為他的青蒼護體真元強悍,本身**防禦也強大,所以才抗下這樣的攻擊。

至於木鼓卜域,他的防禦力要比林銘強大得多,然而縮身在赤金龜傀儡中,他卻要比林銘更加狼狽,在肆意的能量流中,他連人帶赤金龜一起被掀飛了,重重的撞擊在擂台的邊緣,摔得像一個被人翻過來四腳朝天的烏龜,連手中的武器都掉光了。

在擂台中央,恐怖的爆炸力將昨天晚上才剛剛修好的擂台地磚完全撕裂,而火邪神則渾身崩裂,半死不活。

至於另外兩具傀儡,也是被炸的身體破碎,巨鱷傀儡尾巴斷裂,至於蜘蛛傀儡,八條長腿斷了五條。

台下響起一陣陣抽冷氣的聲音,「火邪神這就完了?」

「無法相信,一年前我親眼見過木鼓卜域出手,那時候的火邪神就差不多能比得上筍玉國七玄武府的副府主了!一年之後火邪神身上多出了紅色戰甲,估計力量強大了很多,竟然一招就敗了……不……應該說是直接被廢掉了。」

「太可怕了,連守護光幕都被炸碎了,這還是人么?」

「林銘到底用的什麼攻擊?是單純的雷霆之力么?」

在場眾人都有修為在身,在爆炸發生的那一瞬間,他們自然感覺到了無比強大的雷霆之力,而且那麼粗的一條紫色電光直衝天際。只要眼睛不瞎都看得見,只是他們卻無法相信林銘釋放的雷霆之力能造成這麼恐怖的破壞力。

就在這時,天空中響起了雷電轟鳴之聲,抬頭望去,竟有電光閃爍,彷彿夏日暴雨天的雷雲一般。

毫無疑問,這是剛才那衝天而起的電光造成的。能讓雷霆之力沖入天際之中,長久的存在與雲層之間,這雷電的強度讓人驚嘆!

木鼓卜域這才從一堆碎石中翻過身來。他一雙深陷眼窩中的眼睛不可置信的看向林銘,嘴唇都在抽動。

不可能!他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強大的攻擊!?

「。」

隨著幾聲輕響,幾塊赤金龜龜甲的碎片剝落下來。顯然在剛才的衝擊中受到了創傷,以至於出現了裂紋。

「連赤金龜都碎了1

木鼓卜域倒吸一口冷氣,真元力場是法則等級的傳承,竟然也沒能擋下林銘的一擊。

這是何等恐怖的招式!就算是後天巔峰高手中的佼佼者也不過如此吧!

「能發出這樣的攻擊,這小子一定是用出了某種秘術,絕對不會有太多次的!而我的真元力場還沒有被破,不會再怕他的攻擊……」木鼓卜域這樣想著,心中稍稍安定了下來。

「廢掉了我這麼多傀儡,甚至包括了火邪神,我必定讓你付出代價1

木鼓卜域咬牙切齒。嘴角泛起一絲陰狠和猙獰,每一具傀儡對傀儡師來說都極為珍貴,蜘蛛傀儡和巨鱷傀儡嚴重損毀,火邪神報廢,赤金龜輕傷。這一連串的損失下來,木鼓卜域的心都在滴血。

打造傀儡需要傾注大量的時間精力,還要各種珍貴難得的材料,這些傀儡,木鼓卜域損失不起,尤其是那火邪神。木鼓卜域耗費了大量的心血和代價,現在被林銘打得報廢,簡直像是斷他手足一樣。

抓起他的四樣兵器,木鼓卜域恨不得將林銘千刀萬剮。

就在這時,木鼓卜域眼皮一跳,他看到林銘屈指一彈,一根紫色的鋼針出現在手心,滴溜溜的亂轉。

嗯?

「剛才,好像這小子就是以這根鋼針為道具,發出了那麼恐怖的攻擊?」

木鼓卜域無法肯定,從外表來看,這根紫色鋼針並無稀奇之處。

「不管那次恐怖的攻擊是不是這根鋼針發出來的,他都不可能連發,我根本用不著畏懼1

木鼓卜域這樣想著,驅除了心中的畏懼感,四樣兵器都被他抓在了手裡,木鼓卜域全神貫注,想著只要這枚鋼針飛來,他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其擊落!

而在大殿之上,史宗天看到盤龍鋼針再度出現時,驚得直接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這……這是!?」

他自是眼力非凡之人,第一次林銘拿出盤龍鋼針時,他沒有過多的注意,這一次,他刻意用靈魂力探查了一番,可是他的靈魂力剛剛延伸到鋼針邊緣,就被壓縮到恐怖程度的雷霆之力給彈開了!

「怎麼會……竟然能彈開我的探查?」史宗天心中大驚,他可是先天至極的修為,怎麼會被一個後輩拿出來的小小鋼針彈開感知,那麼強的雷霆之力,難道那鋼針根本是雷電化形凝成的雷電能量體!?

史宗天正想繼續探查,而這時候,林銘手指一甩,盤龍鋼針已經厲嘯著飛了出去!

木鼓卜域如臨大敵,這鋼針他預感到不簡單,不過他手中的四樣兵器可全部都是頂級的人階上品寶器,而且經過了特殊的傀儡符文銘刻,與他本體真元想通,幾乎是為他量身打造的兵器。

有這四件花費大代價打造的特質寶器在手,木鼓卜域就不信擋不下一根小小的鋼針,林銘就算在天才也不過是三十六國的平民而已,他又怎麼可能弄到品級超過自己的寶器?

「給我破1木鼓卜域大叫一聲,四隻手揮舞著寶器一擊攻擊向盤龍鋼針!

鐮刀、長劍、鐵釘、重鎚,四樣兵器,每一樣都比盤龍鋼針大上千百倍,完全不成比例的對撞,即便所有人都清楚林銘實力深不可測,但也沒有想過這一根鋼針會迸發出多大的威力。

然而,當木鼓卜域的四件寶器同時擊中盤龍鋼針的時候,讓人始料未及的一幕發生了!

「轟隆!1

彷彿平地響起一個驚雷,恐怖的紫光衝天而起!幾十條粗大的電蛇肆意狂舞,縮在金龜殼中的木鼓卜域像是一個馬球杆打飛的馬球一樣瞬間被擊飛!

在場觀眾頓時一片獃滯,怎麼會這樣?

來不及反應,一個聲音在這時突然響起,「小心爆炸餘波1

因為先前擂台守護陣法已經爆碎,失去了光幕的保護,紫色的爆炸氣勁夾雜著忽閃的電芒肆意從擂台中衝出!

一個個臨近的弟子驚呼出聲,拼了命催動護體真元來抵擋這氣勁餘波,他們可都不是弱者,可是即便如此,卻也被紫光餘波撞的氣血翻滾,渾身酥麻。

幾個修為不足鍛骨期的武者甚至受了傷。

「太恐怖了,光是真元餘波就有這種威力,正面面對該有多強?」

選手區的張彥召揮刀擋下一道真元餘波,感受到這氣勁的力量,張彥召心中苦笑一聲,喃喃自語道:「可笑我還以為自己雖然實力排不進前五名,但論攻擊力卻冠絕全場,可是現在與林銘比起來,我哪怕是用出血王三殺中威力最強的血王絕殺天地崩,也根本無法與之相比。」

爆炸餘波過去,觀眾席上一片凌亂,人們此時心中不禁都有一個想法,被正面擊中的木鼓卜域究竟怎麼樣了?

一時間,人們紛紛轉頭望去,卻見此時木鼓卜域已經連人帶龜殼一起砸入了石牆之中,身體深陷碎石堆里,一動不動了。

看到這一幕,人們的喉結不禁狠狠的抽動了一下,這麼恐怖的撞擊,就算有赤金龜防禦,可是光是衝擊力也能把人給震散架了吧?

太可怕了。

隨著一陣岩石滾動的聲音,木鼓卜域從碎石堆中爬了出來,不得不說,這個赤金龜的防禦力十分強悍,即便在盤龍鋼針的第二次攻擊之下,它竟然也沒有爆碎,只是又多了許多裂紋而已。

可是,即便赤金龜防禦力再強,它卻防不住電擊,防不住衝撞之力帶來的巨震,木鼓卜域此時身體多處被燒焦,五臟六腑都被震得錯位了。

「……」

又是一些赤金龜的碎片滾落,真元力場已經岌岌可危。

木鼓卜域是徹底害怕了,眼前這個林銘簡直就是一個變態,這種非人的攻擊竟然能夠連發!

雖然第二次攻擊威力弱了很多,但也絕對能比得上一般水平的後天巔峰高手全力一擊。

如果再打下去,恐怕赤金龜就要完蛋了,那樣的話,木鼓卜域的戰鬥力就會降低到低谷,損失也會大得不可想象。

木鼓卜域雙目赤紅的盯著林銘,那目光似乎恨不得將林銘吞了,可是他最終只能咬牙道:「我認輸1

傀儡師可以多線作戰,形成立體攻擊體系,相較普通武者有很大的優勢,可是缺點也很明顯,那就是一旦傀儡損毀,修補起來會非常麻煩,不像一般武者,吃點高效療傷葯就好了。

「木鼓卜域竟然認輸了……」

「恐怖,林銘竟然能把木鼓卜域逼到這一個地步,我看姜薄雲根本就打不過林銘啊1

「我也覺得姜薄雲沒什麼希望了,他大概也就跟木鼓卜域一個水平吧……」

一個七玄谷弟子一拍大腿,懊惱道:「早知道當時我就買林銘贏了,哪怕只買十顆真元石,現在也掙得盆滿瓢滿了1

感謝若葉櫻吹雪,軍的累積萬賞,謝謝。

-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