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二百八十六章決賽的帷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六章決賽的帷幕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很多人懊悔當時沒有買林銘獲勝,觀眾席上的眾人們眼力有限,姜薄雲展現出驚人實力的時候,他們就覺得姜薄雲贏面大,木鼓卜域展現出融元境界和真元力場的時候,他們又覺得木鼓卜域能贏。

現在,木鼓卜域被林銘幹掉了,他們又轉而支持林銘了。

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冷冷的道:「戰鬥還沒打,誰也說不定,林銘未必能贏姜薄雲1

「嗯?」

「木鼓卜域最恐怖的地方就在於他的防禦力,可偏偏林銘的攻擊力更超後天巔峰高手,所以他正好克制木鼓卜域,可是姜薄雲不同,他最恐怖的地方在於攻擊力和速度,如果林銘的那一招打不到姜薄雲,那麼輸的人絕對是林銘1

此人一說,眾人紛紛覺得有理。

高手之間,相互克制,木鼓卜域和他的傀儡速度都不快,對林銘來說,這就像是一個絕好的靶子。

可是姜薄雲不同。

他的劍快到極致!身法快到極致!攻擊凌厲到極致!

這是一個與木鼓卜域完全不同類型的高手,如此一來,決賽結果似乎又一次變得撲朔迷離了……

在眾人議論的時候,林銘也在假想自己與姜薄雲的戰鬥,他曾經一度對自己有十足的信心,可是到現在,他一直沒能見識到姜薄雲的真正實力,也不知道姜薄雲自信的資本究竟是什麼。

「可惜我現在火精弱小,否則。有雷火配合,對姜薄雲就會容易多了……」

林銘現在邪神種子中的火精,雖然相較以前強大了不少,但卻沒什麼本質的增強,還是最低階的人階下品。

通過這些日子對火精的焙煉,再加上一些資料的搜集,林銘總結了不少經驗。

一般武者的火精。比如南疆火蚩掌教的不滅聖火,煉器宗火岩羅的深淵之火,等級都是定下來的。永遠無法升級。

搜集各種珍稀材料來焙煉它,也只是會讓火精比同級的其他火精強大罷了,不會有質變。

這就好比養了一條獵狗。天天好肉好骨供著它吃,確實可以讓它長得更強壯,但是狗再怎麼強壯有力,也永遠不會變成虎。

可是更高階的火精卻不同,比如地階火精,一開始就是乳虎,剛獲得的時候,不經過焙煉,它自然不如成年的獵狗,可是虎終究是虎。哪怕每天喂它爛肉,等它成長起來,也絕不是狗能夠對付的了的。

林銘現在的火精,就算放在土狗里,也是最弱一級的。可是它卻可以一路的成長,發生本質的蛻變,將來它卻可以變虎成龍,爆發出恐怖的力量。

而想讓它發生質變,只能讓它吞噬火精。

剩下的,即便是頂級的火系材料——朱雀之羽。也只能在同一個級別上增加火精的威力,不能讓火精升級。

因為這一點,林銘從牧千雨的聖獸坐騎火兒那裡騙來的朱雀之羽大部分還保留著,沒有捨得使用。

在林銘思考著他與姜薄雲的戰鬥力優劣時,在廣場大殿之中,幾位七玄谷長老正關注著林銘,議論紛紛。

剛才的比斗,給他們的震撼太大了。

不光是史宗天,還有幾個長老也注意到那根盤龍鋼針,那不像是實物,而更像是能量凝集而成的東西。

劍宗大長老一雙深邃的眼睛光芒閃動,低頭沉吟了一會兒,緩緩的說道:「如果老夫沒有老眼昏花看錯的話,那應該雷之元氣凝成的法器……這種東西,即便是先天境界的雷系強者也未必能有,無法相信,一個凝脈期的少年,能擁有這種東西……」

「姜長老,你莫不是以為那枚鋼針是林銘那小子自己凝出來的?笑話1琴宗宗主冷哼一聲,顯然是不屑於姜長老的說法,「一個凝脈期的小孩子,就算天才到頂點,也不可能凝成純能量的武器!那需要無比凝厚的真元,以及超凡的雷之元氣契合度,才能將提純雷系能量,將元氣壓縮成武器,就算林銘的天賦夠了,他的真元也絕對不夠,否則他還用在這裡比武,直接可以坐在大殿上來,我把位置讓給他1

琴宗老嫗的聲調有些冷意,連續被林銘打臉,她對林銘實在沒有任何好感,而且不管林銘加入什麼宗門,都不不可能加入她的琴宗,加入別的宗門,那就相當於多了一個勁敵,心中明白這些,琴宗老嫗對林銘的印象就更差了。

姜長老微微一笑,林銘不會加入琴宗,但是極有可能加入劍宗,槍和劍有許多想通之處,雖然那些劍譜練不了,但是許多運轉真元的功法卻可以通用,而且劍宗的資源也是最豐富的。

如果那樣的話,劍宗就會有姜薄雲、姜瀾劍和林銘三大天才了,想到這裡,姜長老臉上的笑容更盛,他摸著鬍子說道:「即便不是林銘自己凝出來的,他能驅使一件先天級的元氣武器,也是極為了不得的事情。」

「運氣好罷了!無非是撞大運得到了某位先天高手的傳承!獲得這樣機緣,自然可以在一段時間內突飛猛進,可是過了這一段時間,那就泯然眾人了。」

就在琴宗宗主冷嘲熱諷的時候,牧青虹突然冷冷的插話道:「機緣在天衍大陸不知有多少,然而能得到它們的人卻寥寥無幾,他們缺的不是運氣,而是能力和膽識1

牧青虹清楚林銘的紫蛟神雷是怎麼來的,當初他以鍛骨期修為直闖雷霆山,甚至還闖了蛟龍洞穴,得到了元磁石胎,這等魄力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這也是牧千雨極為欣賞林銘的地方,天衍大陸天才無數,可是真正的大能級強者卻寥寥無幾,光有天賦遠遠不夠,還要悟性、膽識和堅韌的武道之心。

牧青虹地位超然,她這一句說出來,琴宗老嫗立刻不說話了,史宗天笑著圓場道:「青虹仙子說的是,機緣只留給有準備的人,每一份機緣都伴隨著與收穫相應的危險!獲得機緣和殞身而亡,只在一線之間。」

在幾位長老議論的時候,台上的戰鬥已經打了好幾場了。

火岩羅對張彥召,兩個攻擊力頂尖的高手相碰,最終還是火岩羅的火精更勝一籌,破掉了張彥召的血王三殺,這讓觀眾們紛紛驚嘆,深淵之火的威力恐怖至此,如果不是林銘釋放出的那閃電攻擊,深淵之火絕對當得上本屆總宗會武威力最大的招式了。

之後方啟對木鼓劫戎。

失去了金光陣旗的方啟本來已經差不多在十一人中墊底了,然而木鼓劫戎也不強多少,他在之前與火岩羅一戰中,被火岩羅一口氣燒掉了三具傀儡,實力大損。

兩個人現在可謂是難兄難弟,經歷了一番廝殺之後,木鼓劫戎艱難的獲勝,這一場勝利,基本奠定了木鼓劫戎第十名的成績,而方啟只能屈居十一了。

第二十三輪,張彥召對幻小蝶,本來人們更看好張彥召,然而比賽卻往往出人意料,在幻小蝶層出不窮的幻術之下,被晃花了眼睛的張彥召一炮打空,結果被幻小蝶反擊落敗。

如此一來,第八和第九基本也定下了,攜血浪刀參加總宗會武的張彥召,最終只是拿到了第九,這個成績比張家長老預料的差了許多,只能說,這屆總宗會武的絕頂天才太多了。

在第二十四輪結束之後,裁判組臨時決定,將林銘、琴無心、姜瀾劍、姜薄雲、木鼓卜域、歐陽明六人之間的比賽延後三天,其他比賽照舊進行。

因為六人之間交手威勢浩大,需要修復擂台的守護法陣,同時姜瀾劍重傷,木鼓卜域的傀儡嚴重損毀,大大影響了兩人的戰力,繼續打下去他們難以發揮出最強的實力,所以做出這樣的決定。

對這個決定,林銘倒是無所謂,剛才,木鼓劫戎也毫無懸念的敗在他的手上,十一個對手中,他沒有交手的人只剩下了一個,那就是姜薄雲!

這也是最後的決戰。

三天的時間,林銘被七玄谷專門安排在了一處建在地脈之眼上的靜室中。

地脈之眼,是地底元氣的噴薄口,這裡的天地元氣濃度是七玄谷其他地方的兩倍,與天運國相比那就更是天差地別了。

同時,林銘吃的飯食也是頂級靈谷靈菜,這些飯食中蘊含的天地元氣,要比南華樓的食物中的更加精純,林銘懷疑這一頓飯的價值怕是要在一百真元石以上,換成黃金那就是十萬兩,一頓飯吃掉十萬黃金,太子府一年的開銷,吃幾頓飯就沒了,這在以前林銘簡直無法想象。

飯食免費供應,林銘自然是敞開了肚子吃,七玄谷搜刮這麼多資源,他吃得心安理得。

這三天里,林銘沒有外出,一直在房間中打坐修鍊,在空靈武意的支持之下,碧靈丹的藥力,甚至包括靈食中的天地元氣都被他一絲不漏徹底吸收,凝脈初期的修為更加鞏固。

三天時間悄然過去,打坐了一整夜的林銘緩緩睜開雙眼,在那一瞬間,他眼眸中有一道雷霆閃過。

今天便是最後決戰的一天,而林銘的賽事只有一場,那就是對戰姜薄雲。

推薦一本書,網游之大禁咒師,書號……作者:一目盡天涯。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