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十三章銘文開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三章銘文開始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喂,你這傢伙,給我站住!你知道她是誰么?」大師姐有些發飆了,雖然秦杏軒臉上的異樣很不明顯,但是她還是察覺到了,秦杏軒是她最要好的閨中密友之一,她自然見不得秦杏軒委屈。

這男的太可惡了,別說是秦杏軒,就算是琴府隨便挑出一個姑娘,還不是隨便招招手,一大群男人就屁顛屁顛的就跑過來了。

這傢伙竟然拒絕的這麼乾脆,有沒有搞錯!

林銘心中叫苦,他當然知道秦杏軒的身份,不過這時候自然不能說了,他有意避開了這個話題,說道:「大姐,我真有事,不騙你。」

「你叫誰大姐呢?我懶得跟你計較,你有什麼事,我派人幫你去辦了1大師姐掐著腰攔在林銘前面,一副你不答應我就不放你走的架勢。大師姐的家世雖然不如秦杏軒,但是也是京城數得出的世家,差遣下人在天運城辦點事跟吃飯喝水似的簡單。

林銘無語了,這也太霸道了吧,他說道:「我的事情是修鍊,這幾個月都沒時間。」

大師姐還想說什麼,這時秦杏軒說道:「讓這位同學走吧,也許是他老師叫他呢。」

在秦杏軒看來,林銘年紀輕輕有這樣的成就,自然離不開刻苦的學習修鍊,他老師給他安排近乎苛刻的修鍊內容也很正常。

聽到秦杏軒這句話,林銘如獲大赦,說實話,雖然他心智相較同齡人成熟一些,但是同時應付兩個美女,他也不輕鬆,尤其這兩個美女實力都要超過他,而且背景都能壓死他。

林銘正欲離開,這時,秦杏軒笑了笑,說道:「我叫秦杏軒,若是什麼時候同學修鍊閑下來,可以去元帥府找我,隨時歡迎。」

林銘腳步一滯,報出了自己的名字:「林銘。」

而後林銘便大步離開,秦杏軒並不知道林銘的「銘」字如何書寫,是林明?還是林鳴?如此簡單的兩個字,天運城有太多重名者了。

----------------

從七玄武府回來,林銘心中已經確定了天運國做琴的天蠶絲就是自己要找的天蠶絲,只要確定了,那就好辦了許多。天蠶絲屬於琴藝範疇,以武道為主題的交易會很難買到,林銘只能讓林小東委託家族代為購買。林家作為一個稍有底蘊的大家族,弄到天蠶絲並不難,當然,需要按市價付費。

從書籍介紹中,林銘對天蠶絲的價格有了大致的了解,天蠶絲一尺的價格價值二十兩黃金,聽起來沒有貴的離譜,其實這是因為天蠶絲又細又輕,要是摺合成斤來算,那就誇張了,萬兩黃金未必買的下一斤來。

林銘現在只有七十兩金子,天蠶絲只能買三尺。在交易會上,林銘用了八百兩金子買下一大堆材料,可是六十兩金子只買三尺天蠶絲,三尺天蠶絲的重量微乎其微,可見其昂貴。

林銘將日曆貼在床頭,一張一張的撕,他打算在第一個月在修鍊的同時達到銘文術小成,另外兩個月購買丹藥瘋狂修鍊,一舉踏破練體二重,甚至達到練體二重巔峰。

以煉體二重巔峰的實力,不說勝過朱炎,至少不會在朱炎手下吃虧。

在用真元練習了千百遍之後,林銘終於開始正式練習操作銘文材料,銘文師最開始的經驗都是用燒材料的方式積累的,林銘燒不起,他必須用這一堆區區八百兩黃金的材料成功的繪製出至少一張完整的銘文符。

學習銘文術不但要悟性、好的老師,強大的財力支持,而且還需要出色的靈魂力。

因為在銘文過程中,要以靈魂力來控制銘文符號中能量的結構,林銘的靈魂力小時候就已經測過了,也是三品。

三品靈魂力外加三品武學天賦,對非武道世家來說,林銘的天資算是不錯了,當然也算不得頂尖。

武者在練體階段,用到靈魂力的地方並不多,林銘這是第一次運用,他按照無主靈魂記憶中的靈魂法訣開始運轉精神之海中的靈魂之力,將其調動起來。

靈魂力每個人都有,但是想調用它卻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這需要靈魂法訣,需要日復一日的修鍊,很多銘文師好不容易背熟了各種符號和基礎理論,但是學習靈魂法訣的時候,總是入不了門,靈魂力動用不了,材料便無法使用,結果連燒材料的資格都沒有。

林銘運轉靈魂法訣之後,立刻感受到來自記憶深處的熟悉感,這套法訣,那前輩大能生前必定使用了無數次,這種熟悉感即便精神烙印都消失,也依然保留在了無主靈魂當中,這讓林銘省去了太多的力氣,對林銘來說,絲毫不需要為入門發愁。

他輕輕的一伸手,無形的靈魂之力便牽引起一旁早已經調製好的天風草汁液,隨著林銘意念的變化,一滴天風草汁液在林銘的控制下出現各種形狀,時而被拉成細絲,時而凝聚成晶瑩的液滴。

這種得心應手,如臂使指的感覺讓林銘驚嘆!要知道,在《銘文術入門》上曾經說過,想要學會靈魂法訣,悟性好的人需要一個月時間,悟性差的人苦練半年都未必有結果。

每一位銘文大師都有自己的靈魂法訣,靈魂法訣自然也有優有劣,銘文大師們對此敝帚自珍,即便對弟子都未必傾囊相授,因為這靈魂法訣的優劣直接影響到靈魂力的運用程度,對銘文師來說非常重要!

毫無疑問,那前輩大能記憶中的《太一靈魂訣》是最頂尖的靈魂法訣,即便天衍大陸的銘文宗師與之相比也相差甚遠!

再加上林銘本身對這靈魂法訣的無比熟悉,他三品的靈魂天賦完全可以當四品,甚至五品來用!

這些都是那無主靈魂留下的寶貴財富,五指輕輕捏了一個印訣,一股真元打入到這一滴天風草汁液當中,而後林銘的手指凌空虛划,隨著指尖流光閃過,那滴融合了真元的天風草汁液迅速的形成了一個漂亮而神秘的符文。

符文比小指甲還小,但是其中卻蘊含了複雜的能量變化,同樣一個符文,因為細微的紋理差別,能量強弱差別,靈魂力本身的差別等等各種差別,一萬個銘文師會做出一萬種不同的符文,其中總有個優劣好壞,林銘不知道自己做的這個符文到底如何,不過他自己是滿意了。

他開始繪製下一個符文,狄木根之精華,只用半滴,林銘迅速的結印,牽引著融合了真元的液體凝聚成符文,然而在符文即將成形的一瞬間,林銘的靈魂力出現了一個極小的波動,導致持續輸出的不足,而後只聽嗤的一聲,那半滴暗褐色的液體化成了飛灰……

林銘暗嘆可惜,這麼點精華液就需要一斤狄木根才能提取出來,幾兩黃金就這麼瞬間沒了,這可是普通人數月的收入。

可以想象,那些初學銘文術的學徒們靈魂力的穩定程度必然不如自己,失敗是正常的,要是成功了反而是奇了。

一眨眼就是幾兩黃金,一天耗費個幾百兩就跟玩似的,銘文術實在燒錢!

有了一次失敗的經驗,林銘愈發小心,隨著他手指的快速結印,一個又一個的銘文不斷的從指間跳出來,當然也常有失敗的時候,不過林銘的失敗次數在不斷的減少。

林銘快速的繪製著,然而很快他就發現,自己的真元有些不支了,練體一重的修為太弱,即便有《混沌真元訣》在撐著,又有《太一靈魂訣》這樣的頂尖法訣控制靈魂力,但還是不足以完成這樣長時間的繪製。

隨著真元供給的不足,林銘的符文繪製再也無法如剛才那般寫意,失誤也隨之增多起來,而每一次失誤,也是對真元的額外浪費。

真元越來越少,林銘的銘文繪製過程才不過進行了一半,然而他卻有難以為繼的感覺,體內的真元被迅速抽空,一個不留神,林銘感覺大腦一陣眩暈,隨之在他面前飄動著的一團繁雜的符文也跟著劇烈震動起來,險些自動潰散了!

林銘大吃一驚,急忙穩住了真元,剛才一瞬間,他手心的冷汗都下來了,這一團亂七八糟的東西可是價值幾十兩黃金。

就沖這些金子,也得堅持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