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十四章實力的提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四章實力的提高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林銘一邊維繫著符文中的真元,一邊調用《混沌真元訣》加快真元的吸收速度,這一心二用,直接導致林銘錯誤不斷!

當連續錯誤五次,報廢了五份材料之後,林銘終於意識到,他可能無法完成這次繪製了……徒勞努力了半天,林銘終於無奈的切斷了真元的供給,於是,那一連串懸浮在半空中的神秘符文再也不受能量的束縛,彷彿煙火一般爆炸在半空中,留下了一連串絢爛的光彩。

看著這美麗的光彩,林銘的心在滴血,這可都是錢啊!雖然料到了第一次可能會失敗,但是一下子損失幾十兩黃金,林銘可洒脫不起來,唯一值得慶幸的是剛才沒有用到天蠶絲,這種最昂貴的材料沒有被浪費。

他的材料大概只夠十次使用,也就是說,如果十次之內他沒辦法成功,他就賠的身無分文了。

十次之內就想成功,這要是被其他銘文師聽了,直接會認定這是在天方夜譚,第一次學習銘文術,別說想在十次之內繪製成功一份完整的銘文,就算是十次繪製成功一筆簡單的紋路都不可能!

林銘收起材料的殘渣,開始回憶總結剛才犯下的錯誤,他繼承了那位前輩大能的部分記憶不假,但是他所有擁有真元量實在與那位前輩大能相差太遠,以至於連一份簡單的銘文術都無法支持下去。

當然,雖說這份銘文術在那位前輩的記憶中是非常簡單的,可是放在天衍大陸,依然是繁雜無比的精品銘文術,一旦繪製出來,它的效果即便是銘文大師都會為之震驚。

總結出失敗原因后,林銘開始想對策,想要在短時間內提升體內真元的量是不可能了,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盡量減少失誤,畢竟每一次失誤都是對真元的浪費,若是失誤的少,不但節省材料,而且也能節省真元。

這樣想著,林銘暫時又放棄了材料,僅用真元開始一遍又一遍枯燥的練習。

林銘的想法很簡單,真元不要錢,耗費光了只要運行幾遍《混沌真元訣》就好,不但毫無損失,還能順帶練習《混沌真元訣》,還有比這更完美的事情么?

只要不花錢,那他就沒什麼好怕的了,如果練習一百遍一千遍不行,那麼自己就練習一萬遍十萬遍,十萬遍不行,那就幾十萬遍!直到讓繪製符文的過程烙印成身體的本能,如此一來,他不信還會失敗!

……

天運城,元帥府——

天運城最宏偉的建築群有兩個,一是皇宮,一是元帥府,整個元帥府坐落在天運城的西北角,東西三里長,南北千步寬,其中假山瀑布,迴廊花園,水榭樓閣不計其數。

此時,在元帥府的藏書閣中,一個身穿長袍,鶴髮童顏的老者提著一個金絲鳥籠,而在他旁邊,站著一個身穿白衣的安靜少女,這少女正是秦杏軒。

「哦?有這樣一個人?連你都甘拜下風?」

「嗯。」秦杏軒點點頭,她身邊的老者便是她的師父,天運城最出色的銘文師木易先生。

秦杏軒記憶力十分好,她將於林銘當時所有的對話完全複述出來,老者聽了之後面色漸漸凝重,原本他還以為是秦杏軒說不如那少年只是自謙,現在看來,是果真不如,而且那少年的知識過於豐富,不像是天運國這一脈,很可能是其他銘文術更發達的地方過來的。

介紹完對話后,秦杏軒詳細描述了林銘隨手繪製基礎紋絡的情景,那種一氣呵成的感覺她是沒辦法做出來的。

「以真元繪製基礎紋路,毫無停頓,而且還能在瞬間的繪製中把握好能量的輕重……是這樣嗎?」木易十分驚訝。

「嗯,他話符文的時候給我的感覺就是行雲流水,至於那些能量輕重的把握……就像是……像是烙印在他的腦海中,形成的本能一樣,這種程度,杏軒望塵莫及。」

「嗯……」木易深吸一口氣,想形成這種所謂的本能沒有千百萬次的練習是不可能的,這小子,從娘胎就開始練習銘文術了么?

「你確定他只有十五六歲?」

「確定。」秦杏軒肯定道。

「了不得!了不得1木易嘖嘖稱嘆,「小小年紀,能有這番造詣確實讓人吃驚,這少年的天賦是我生平僅見!不過……我更好奇的是他身後的師父到底是誰……」木易摸著白須,腦海中在思考著天運國,乃至附近數個國家中,有什麼隱世不出的銘文宗師。

然而想了想,卻終究沒有想到可能的人選,論銘文知識,他自認為算得上是頂尖了,整個天運國,乃至鄰國倒是有不少與他旗鼓相當的,但若說穩勝他的就不見得有了。

木易說道:「我想不出有誰會教出這樣出色的徒弟,若是沒猜錯,那少年身後的神秘師父可能來自於宗門……」

「宗門?」秦杏軒心中一驚,天衍大陸無比廣闊,其中有很多傳承了數千年甚至上萬年之久的大宗門,這些宗門的底蘊厚實的難以想象!

遠的不說,就說距離天運國最近的宗門——七玄武府的本家——七玄谷,其中擁有的高手就多的不可想象。

十二年前,七玄谷的長老來到天運國,連皇室見了都要畢恭畢敬,秦杏軒的老師木易先生放在天運國中自然是頂尖的銘文師,可是到大宗門之中,那就沒什麼稀奇了。

木易道:「杏軒,下次若是見到這人,一定要留下他,我要親自見見他。這個少年不簡單,即便他有來自大宗門的師父,能在這個年齡學到這種程度也讓人感覺不可思議。還有,對這少年客氣一些,他身後的師父也許是整個天運國都惹不起的高人,一定不能唐突了。」

「是,老師。」

-------------------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林銘一張又一張的將日曆頁撕下,這些日子,林銘每天都在練習銘文術,各種符文已經不知道練習了多少遍,早已經爛熟於心。

日以繼夜的使用靈魂力,讓林銘的精神非常的疲憊,他的雙眼總是布滿血色,真元也長期處於油盡燈枯的狀態,但是得到的好處也是十分明顯的,林銘發現,除了銘文術的進步外,他的感知力也變得越來越敏銳。

現在他依然在大明軒做一名解骨手,即便拿過一隻完全陌生的二級凶獸,林銘也能在解骨的過程中,敏銳的感知到刀鋒的每一分力道變化,從而從容的避開筋骨,一刀下去行雲流水,皮肉結實的二級凶獸,林銘只需要一炷香功夫便能肢解完畢!

對這樣恐怖的速度,大明軒的工作人員起初是驚愕的不敢相信,後來見的多了都已經麻木了,現在林銘在大明軒地位超然,上班時間隨意,下班時間隨意,薪水卻豐厚的不次於幾個大廚。

對這樣的待遇,沒有哪個員工不服氣,而林銘雖然擁有特權,卻依舊保持每天兩個時辰的解骨,這對他來說是一種修鍊,解骨無論對靈魂力運用還是力量的運用都大有好處。

然而漸漸的,林銘想工作兩個時辰都沒的工作了,因為大明軒沒那麼多凶獸!是的,庫房中的存貨已經全被林銘切完了……當負責廚房的蘭姐看到冰庫房中所有的凶獸都變成了整齊的肉塊碎骨,而且每塊大小也均勻一致后,蘭姐直接無語了。

這傢伙,簡直就是一部機器!

就這樣,在第一個月最後的十天時間裡,林銘重新準備好材料,開始了又一次的銘文繪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