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十六章受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六章受挫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拍賣行有著極其嚴格的審核流程,尤其是對民間流出的拍賣品,更是嚴上加嚴,否則拍出假貨來,拍賣行的名譽就毀了。

接待林銘的是一個中年男子,確切的說,是這位中年男子把林銘給攔了下來,「這位先生,請問有什麼事嗎?」

林銘雖然穿了寬大的袍子,但是他的身高還是相較成年男子矮上了幾分,再加上他並不成熟的嗓音,自然沒可能在這樣一個閱人無數的拍賣場執事面前遮掩他只是一個十五六歲少年的實事。

所以林銘乾脆用原本的聲音說道:「我來鑒定銘文符。」

「哦?」中年男子有些懷疑的看向林銘,「我可以看看你的銘文符么?」事實上,這男子的態度已經很好了,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來拍賣行鑒寶,而且還是價格動輒上千兩黃金的銘文符,這種情況怎麼看都有些惡作劇的嫌疑。

林銘拿出銘文符后,中年男子看到那跟草紙成色差不多的劣質符紙就微微皺眉,這顯然是市面上賣的最低級符紙,一兩金子十幾張,雖說符紙本身並不能影響銘文的質量,但是銘文師何等身份,自然不可能用這種低級符紙了,他們用的往往是十幾兩金子一張的高級符紙,這樣才能襯得起他們價值千金的銘文符。

不過,感受到那銘文中隱隱散發出的能量,中年男子還是確定,這確實是一張完整的銘文符,而不是惡作劇,他看了林銘一眼,問道:「可有銘文師公會出具的憑證文書?」

林銘搖頭。

「好吧,跟我來。」

中年男子帶著林銘來到拍賣行的鑒定室中,負責鑒定的是一位看上去五六十歲的黑衫老者,林銘注意到,在老者胸前有一個牌子,上面寫著高級鑒定師。

這黑衫老者拿過這張銘文符后自然也注意到這銘文符是用劣質符紙做的,不過他並沒有流露出什麼鄙夷的神色來,而是平靜的戴上了白手套,而後便投入到認真仔細的鑒定工作當中,顯示出了良好的職業素養。

不過鑒定只是開始了一會兒,老者便面帶異色的抬起頭,看了看林銘,又看了看這張銘文符,最終,他說道:「如果我沒看錯,繪製這張銘文符的人實力不超過練體三重,是吧?」

銘文符上會遺留下製作者的真元痕,鑒定師通過這些痕可以大致判斷出製作者的武道等級,林銘繪製出的銘文符,真元等級自然很低,老者判斷出練體三重還是因為林銘修鍊《混沌真元訣》,真元相較同級武者更加凝厚的原因,要是知道這銘文符只是眼前這個只有練體一重的十五歲小子繪製出來的,估計要驚的下巴掉在地上了。

林銘知道這點沒法抵賴,只能點頭。

老者深吸一口氣,嘖嘖稱嘆,「江山代有才人出,區區練體三重修為就能繪製銘文符了,讓人驚訝1

一般來說,銘文大師都是有些年紀的武者了,大多數是鍛骨境以上,不少甚至突破了凝脈境,更有甚者是後天境的武者。

練體三重的恐怕只是銘文術學徒,一個銘文術學徒因為機緣偶然,繪製成功一個完整的銘文符不稀奇,但是一連繪製四張相同的銘文符,就讓人驚愕了。

林銘聽到老者的讚歎,本以為這份生意差不多成了,然而沒想到老者話鋒一轉,說道:「雖然是一份完整的銘文符,但是如果製作者只是一名銘文術學徒的話,我們無法肯定其增幅效果,你要知道,銘文術學徒一般真元總量有限,很難完成繁雜的銘文繪製,如果銘文符的增幅效果在一成以內的話,是沒什麼價值的,這種銘文符,我們不能拍賣,一旦其品級不過關,有損拍賣行聲譽。」

銘文符只能用在上了品級的寶器上面,因為只有上了品級的寶器,才能被武者貫注真元來戰鬥,而銘文是通過改變改良真元的流動方式,才能增幅寶器的戰鬥力。

所以,能夠被銘文的最低也要是人階下品,而人階下品的寶器,價值普遍在幾千兩黃金以上!

寶器可不是一般人裝備的起的東西,即便大家族的子弟,也要等修為到了易筋鍛骨期,才有可能得到一件寶器。

比如當初王義高,雖然家世不錯,但因為本身修為有限,用的也不過是一把品質精良的青鋒劍,這柄青鋒劍可不是寶器,價值不過兩百兩黃金而已。

寶器的銘文次數是有限的,基本上只是一次,也就是說,一次銘文之後,不可再銘文,試想,誰會買了一件幾千兩金子的寶器,而後使用質量難以保證的銘文符來銘文呢?

所以銘文術學徒做出來的銘文符是沒有市場的。

林銘料到了這個結果,他說道:「我可以只拍賣三張銘文符,剩下的一張用來做實驗。」

銘文符成品製作出來后,不銘刻到寶器上很難實驗其結果,即便是製作者自己,也只能大概推測出增幅會在幾成到幾成之間。

很多時候購買銘文符的武者也是在拼運氣,所以大師級的銘文符作品非常受歡迎,因為他們有信譽保證,而名氣不顯的銘文師做的銘文符卻往往無人問津,沒有人會買一張效果未知的銘文符,拿自己的寶器冒險。

鑒定師道:「這個自然可以,不過,實驗用的寶器需要你自己提供。」

林銘一聽,頓時無語了,一件寶器價值幾千兩黃金,拍賣行不可能隨隨便便的拿出幾千兩黃金的東西作為實驗道具。

當然,若林銘本身是銘文術大師就不同了,因為大師有信譽保證,拿出寶器做實驗也不會虧,而且這種人,拍賣行也樂得交好,適當付出一些自然值得。

林銘最富裕的時候也不過八百多兩黃金,上哪兒去弄實驗用寶器?

他沒有再做糾纏,也沒有說什麼,相信我,我一定不會讓你們提供的寶器蒙受損失之類的話,他知道這樣說也不會有任何意義,鑒定師不會相信他的,歸根結底因為這銘文符的真元波動太弱了。

就這樣,林銘帶著他的四張銘文符轉身離開了天運城官方拍賣行。

……

「抱歉,我們需要銘文師公會提供的證明,或者是銘文大師本人提供的文書……」

在天運城交易會,採購師在看到林銘是一個十幾歲的少年後,根本都沒有給這四張銘文符一個鑒定機會,直接拒絕了林銘。

這還是態度好的,後來林銘到了一些私家店鋪,這些人的態度更差。

能賣的了銘文捲軸的交易店鋪,那絕對是大商會的下轄店鋪,店鋪往往有五六層,內部裝修奢華,氣勢恢宏,至於東西的價格自然是貴的離譜了,動輒數百兩,上千兩黃金,這種店鋪的店員掌柜,也是非常傲氣的,若是財神爺過來,自然是客客氣氣的,好茶好水的招待,要是搞推銷的,或者是窮人上門,不掃地出門就不錯了。

他們有的人根本懶得搭理林銘,有的則不耐煩的揮手驅趕。

「哪來的小孩子,別在這裡搗亂,耽誤做生意。」

「趕緊走吧,這地方不是你這個年紀的小孩子該來的地方,哎……哎,那位客人,有什麼需要嗎?進來看看……」

「小朋友,別在這裡逗我發笑了,你這是草紙畫的吧,一張草紙上畫一團小火苗,你以為這就是銘文術吧,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