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十七章蘭雲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七章蘭雲月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就這樣整整一天,林銘走了兩家拍賣行,一家交易會,除此之外,還有五家大家族設立的寶物交易樓,結果一無所獲。

無奈的回到了大明軒,林銘嘆了一口氣,沒想到,出售幾張銘文符都如此困難。

不過這點挫折、嘲諷對林銘來說不算什麼,練功中遇到的苦遠勝這些千百倍,他都熬過來了,至於嘲諷,更是無所謂,即便是朱炎的當面嘲諷,而且是圍繞著蘭雲月、家世、修為這些敏感點,也不能影響林銘的武道之心。

將銘文符收起來,林銘開始修鍊《混沌真元訣》,雖然他這一個月來,主要心思都放在了銘文術上,但是他每天都會抽出時間來修鍊《混沌真元訣》,如今,他的《混沌真元訣》已經摸到了第一重的門檻,而本身的修為已經達到練體一重巔峰。

練力九石,拳破鐵木,這就是練體第一重練力巔峰的標誌。

九石就是九百斤,這是練體第一重的巔峰。然而林銘現在的力量已經不啻千斤,這《混沌罡斗經》帶給他的,而且如今,這力量還在增長,而林銘卻還停留在練體第一重。

一套《混沌真元訣》修完,林銘又開始了解骨,現在林銘的解骨功夫已經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二級凶獸已經明顯不能滿足他的修鍊要求了,然而大明軒的三級凶獸卻是鳳毛麟角,林銘想切也切不到,如此一來,林銘想了一個辦法,他開始用刀背解骨!

普通解骨手,即便用利刃、斧頭、砍刀等等無所不用其極的手段解骨,也往往要大半天才能肢解一頭二級凶獸,而林銘卻破天荒的用足有三分厚的刀背來解骨,這一切,果然吃力了很多,那刀彷彿是陷入了泥沼中的鋤,每進一寸,都要用出極大的力量。

這逼迫著林銘不斷的挑戰體能極限,同時掌握用力的技巧。

以前每天的解骨任務林銘一頓飯工夫就可以輕鬆完成,現在,兩個時辰都做不完,而且解骨結束后,林銘又是練得滿頭大汗。

不過,這效果確實不錯,林銘將切好的肉塊收拾起來,若是大明軒的解骨手知道林銘用刀背完成了二級凶獸的解骨,恐怕他們不會認為林銘瘋了,而是多半會以為自己瘋了。

一夜的修鍊之後,林銘筋疲力盡,他沒有去操心銘文符的事情,直接上床睡覺。

……

一夜深度睡眠,林銘天蒙蒙亮便早早起來,照例去大周山那處林間空地上練拳,一口氣打完一整套拳法,東方才泛起了魚肚白,這時候,一個身穿白衣,個頭不高的胖少年從樹林中鑽出來,「銘哥,你昨天為什麼向我打聽哪裡出售收購銘文符,你不是真的畫出銘文符了吧?」

來者正是林小東,昨天林銘問他這問題的時候,他想也沒想就回答了,可是事後他越想越不對勁,林銘該不是畫出銘文符了吧!

雖然林小東對銘文術了解的不多,但也確定林銘在這種情況下不可能畫出正確的銘文符,這畫出來的十有八九是劣質品,到時候去交易會推銷,搞不好被人當成騙子打一頓。

林銘笑了笑,點頭道:「是的,畫出來了。」

林小東心中一緊,「你拿去那些地方賣了?」

「嗯,不過沒能賣出去。」

沒賣出去是意料之中,那些人又不是傻子,林小東上下打量了林銘一番,不太放心的問了一句,「銘哥你沒被打吧?」

林銘頓時啞然,這林小東想象力真夠豐富的,他笑道:「我確實畫出了銘文符,又不是騙子,怎麼會被打?」

他說著便拿出了那四張這一個月來他精心繪製的銘文符,想讓林小東放心。

不過林小東哪裡懂,他看到這四張銘文符后,臉上的表情僵了半天,這些銘文符的賣相實在是……慘不忍睹啊!

雖然他就猜到林銘的銘文符會是次品,但是這也太次了吧,這紙張又粗又黃,整的跟廁所用紙似的,傻子才會買啊,以前林小東也見過幾份銘文符,哪張不是光潔照人,色彩明亮,你就算山寨也山寨的像一點埃

林小東臉上醞釀了好一會兒才擠出了一點乾澀的笑容,他沒好意思再打擊林銘,不過想到幾百兩黃金的材料,就換成了這麼幾張廁所用紙,而且看著面積上一趟廁所都不夠,林小東心裡頓時又抽痛起來,這可真是糟蹋錢埃

林銘看林小東的表情變化就大概猜到了他在想什麼,他乾脆收起了銘文符,沒有解釋什麼,對林小東根本解釋不清。

「我說銘哥,以你的勤奮和天賦,突破凝脈期早晚的事兒,何必去搞這些呢?」林小東好言相勸。

林銘笑了笑,沒有說什麼,林小東說的沒錯,即便不做這些,他也必然踏入凝脈期,甚至後天、和傳說中的先天也不是太難。

可是修武一途等於與天爭命,時間不等人,若是不能在年少時期快速提升境界的話,以後的修鍊會越來越難!

不靠任何丹藥、靈物,僅憑自身修鍊,固然基礎紮實,但是必然耽誤大量的時間,這些時間,林銘耗費不起。

所以他需要利用銘文術來賺錢,走捷徑。

他說道:「小東,你先回去吧,我還有點事。」

「幹嘛?你不是又要去賣那些符紙吧?」

林銘笑道:「這事你別操心了,我心裡自然有數。」說話間,林銘已經掠出數十米的距離。

「靠1林小東看到林銘已經消失的身影,只能無奈的罵上一聲,他知道,林銘決定的事情,他是無力改變的。

雖然林銘心志堅定,但是很多事情並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

整個天運城雖然店鋪林立,但是真正有資格出售銘文符的店鋪並不多,再加上幾間拍賣行和交易會,滿打滿算不會超過三十家。

不到三十家店鋪加上拍賣行,林銘如今已經造訪了大半,無一例外的被拒絕了,銘文術學徒偶爾運氣好便能製作出成品銘文符,這種東西沒有太大使用價值,誰也不會浪費自己寶器的唯一一次銘文機會。

不過林銘雖然有些失望,但卻沒有被這挫折打擊到,是金子總會發光的,他需要的只是時間而已。

「想要我們寄賣這東西?你開什麼玩笑,你小小年紀不好好用功修鍊,盡想些歪門邪道,你這東西根本賣不出去,走吧,走吧,別在這耽誤我們做生意。」

百寶堂的一位掌柜不耐煩的揮手,私家店鋪的態度總是比拍賣行差很多,林銘也不以為意,收了銘文符轉身要走,而就在這時,他卻看到了一張他極其熟悉,也極為美麗,但他卻十分不願意看到的臉。

在他身後不遠處站著兩個身穿鵝黃色衣裙的女孩,其中一個正是幾個月前失約與他,隨同朱炎去了七玄武府的蘭雲月。

蘭雲月也是剛來一會兒,她看著林銘手中四張蠟黃色的粗糙符紙,回想著掌柜剛才的話,面露複雜之色。

蘭雲月並沒見過銘文符,就算見過,也不會把這些粗糙的符紙跟銘文符聯繫到一起,她猜測林銘在倒賣物品……一些沒什麼本錢,但又了解市場的小販會在低端交易會上收購一些東西再倒賣出去,從中賺一些差價,這種工作利潤微薄,而且也不怎麼光彩……

也是……林銘的家境本來就不算富裕,要支持他練武的開銷,同時他又一個人在天運城,衣食住行都要花錢,他當然缺錢了,所以才會想一些辦法賺錢……

想到這裡蘭雲月嘆了一口氣,她不知道在這種場景下該說什麼話,她感覺說什麼都會傷到林銘的自尊,可是她又不能裝作沒看到林銘。

就在這時,那掌柜看到了蘭雲月,頓時滿面堆笑的迎了上來,那笑容對比之前對林銘的簡直判若兩人。「小姐,來買點什麼呢?昨天您買去的劍還好用么?對了,昨天陪您一起來的那位少爺怎麼不見呢?」

很顯然,掌柜口中的少爺就是朱炎了,而看到那掌柜諂媚的笑容,林銘用腳趾頭想也知道,上次朱炎陪同蘭雲月來的時候這位掌柜大賺了一筆。

蘭雲月沒有想到這掌柜會在這個時候提起朱炎,這讓她更加尷尬,她很想解釋一下她跟朱炎不像你想的那樣子,可是話到嘴邊她又覺得蒼白無力,她也不是小孩子,她很清楚,她早晚有一天會嫁入朱家,雖然她不喜歡朱炎,但是為了那些她想要得到的東西,她屈從了命運,選擇了背叛……

尷尬了好一會兒,蘭雲月低聲道:「好久不見了……你還好嗎?」

「還好。」林銘平靜的應了一聲,事情已經過去,他不想在去想那些了。

還好?若是還好的話,又豈會在這裡見到你呢?一個十五歲的少年,受著修鍊的痛苦,同時要為生計奔波,受盡旁人冷眼……這真的是還好嗎?

蘭雲月知道林銘的倔強,可是看到林銘現在這個樣子,她不得不勸道:「你就沒有想過回去嗎……」

「回去?呵呵,你在勸我放棄習武吧?」

「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想說,武道傷身,要是沒有足夠的錢買藥草的話會落下殘疾的……」蘭雲月嘆了一口氣,目光落在林銘手中的符紙上,又道:「靠倒賣小物品賺到的錢不可能支持練武需要的錢,我不想你練壞了身體……我知道你不願意聽,可是我真的不想你以後都只能躺在床上……」

聽到蘭雲月的肺腑之言,林銘笑了笑,說道:「謝謝你的忠告,不過我不會放棄武道的。」

他拿起手中那四張強力符,指著粗糙符紙上那一團絢爛燃燒的火焰,說道:「武道如同這團火焰,習武之人被火焰灼燒,其中的苦痛、危險不計其數,堅持不下來的人化為灰燼,堅持下來的人則浴火重生,哪怕我只是一隻弱小的飛蛾,我也會毫不猶豫的沖入這團火焰中,去搏那萬分之一希望的涅槃成凰的機會,更何況現在,我已經不是飛蛾了……」

林銘說完這段話,便淡淡一笑,收起了符紙,平靜的離開,只留下一個孤獨,但卻挺傲的背影……

……

林銘大步離開百寶堂,飛蛾撲火,這是他的武道之心,他會堅守自己的武道,一直到涅槃成凰的那一天。

-------求收藏,請點擊加入書架,這對作者來說很重要,謝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