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十九章木易的疑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九章木易的疑惑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天運國尚武,軍方更是如此,每三年便會舉行一次大比,選拔優秀人才擔任軍中要職,同時也能帶動尚武風氣。

參加大比的高手要求三十歲以下,練體三重以上,每次大比參加者都會達到數千人,經過層層選拔,經過三輪比賽,最終排出前五十名。

現在就是最後的第三輪比賽,參賽者經過層層淘汰只剩下五十人,這五十人將會通過比試留下最終排名。

這是最後一戰了,參加戰鬥的選手都使出了看家本領,整個演武場斗的如火如荼。

不過,最開始的比賽沒有引起軍方高層的過多關注,場上對戰的人要麼兩個人實力都不怎麼樣,要麼就是實力相差懸殊。直到第二十場比賽,人們才精神一震,包括秦霄都很在意這次比賽的結果。

這場比賽雙方,一方是將軍的兒子,年齡二十九歲,修為鍛骨巔峰,這些年此人征戰中屢立戰功,實力極強,而且他本人身上有兩件寶器,一把重劍,一件戰甲,那把重劍還附上了銘文大師的銘文,戰鬥力非同小可。

而比賽另一方,則是一個平民出身的戰士,名為鐵峰,此人天賦不算出眾,但是修鍊刻苦的讓人咋舌,而且上戰場悍不畏死,敢拼敢殺,如今積累的戰功比那將軍之子還多,現在,鐵峰也是鍛骨巔峰。

兩名戰士在這個年齡有如此修為已經非常難得了,尤其他們都經過戰場的廝殺,日後進入凝脈期的可能性很大,絕對是軍中棟樑。

聽到裁判宣布兩方比賽者后,一個身穿銀甲的將軍面露欣慰的笑容,上場比賽的便是他的兒子。

「哈哈,老李,你兒子這次給你長臉了。」秦霄笑著說道,這位銀甲將軍是他的老部下了。

「大帥寒磣我了,我這兒子從小在藥罐子里泡大的,現在跟人家一個平民小子一個境界,實在不爭氣。」銀甲將軍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臉上的笑容還是掩飾不住,顯然對這個兒子極為滿意。

「嗯,這鐵峰能有現在的成績確實不錯,不過今天這場戰鬥他很難贏。」

秦霄這麼說,是因為兩人的功法和寶器差距。

銀甲將軍的兒子有兩件寶器,而且經過了銘文大師的銘刻,而這鐵峰平民出身,根本弄不到寶器。

這種戰鬥看起來不公平,但是天運國的比武歷來是這樣的,寶器被認為是戰士實力的一部分,在戰場上,因為寶器的差距,被敵人殺掉了,你能不能去理論說不公平?

軍隊不可能配給戰士人手一件寶器,那麼戰士的寶器就要自己準備,這時候,家世就成了戰士本身實力的一部分,而且是相當重要的一部分。

當鐵峰上台,拔出背後的戰刀時,秦霄輕輕的咦了一聲,他對傻道:「木易先生,這鐵峰手中的戰刀似乎也是寶器?」

木易摸了摸白須,點頭道:「確實是寶器,不過是一件殘品。」

「哦,殘品?」木易說完后,秦霄也發現了那戰刀缺了一角,確實是殘品。

木易道:「殘品寶器的威力相較完整的寶器自然差了很多,而且鐵峰只有一件,李奇卻有兩件,兩人修為相當,但是鐵峰修鍊的功法不如李奇,這場戰鬥鐵峰還是要輸。」

秦霄道:「雖然是輸,不過這鐵峰能弄到一把殘品寶器也很不易了,若是這場戰鬥他撐下二十招的話,可選入軍武堂,重點培養。杏軒,這場戰鬥你仔細看看,你也即將進入練體五重,雖然你修鍊的是女子練體法訣,但是萬法相同,仔細看看他們的戰鬥,會有幫助的。」

秦霄最後一句話是對秦杏軒說的,秦杏軒乖巧的點頭道:「是,爺爺。」

隨著裁判的一聲令下,戰鬥開始了,那名為李奇的戰士一上來就展開猛攻,想要儘早結束戰鬥,畢竟他佔了功法寶器的優勢,要是不能早點拿下戰鬥太說不過去了。

他使出了李家家傳絕學五嶽重劍,這種劍法出劍如山倒,氣勢博大無比,一般修為差的直接就被氣勢壓倒了,即便修為不錯的,遇到這樣排山倒海的攻擊也難以支撐的住,往往被沉重的攻擊壓垮。

李奇手中的重劍一揮,演武場上空掀起了狂風,他手中的這柄寶器重達五百二十斤,用來施展五嶽重劍簡直是天作之合,若是對方的武器品質不過關,只要觸碰一次,武器便會直接斷裂!

鐵峰眼看李奇一劍砍來,臉色前所未有的凝重,他當然知道李奇這一招的厲害,他腰部一沉,腳扎馬步,雙手握住他那把殘破的戰刀,渾身的真元如洪水一般洶湧的灌入手中的戰刀上!

面對李奇的重劍,他必須全力迎敵!

然而在真元灌入戰刀的那一剎,鐵峰心中微微一怔,嗯?真元的流動似乎……比以前順暢了很多!

李奇得到這把戰刀已經有幾個月,在此之前,他將真元灌注其中,那感覺就像是在堵塞的溝渠中注水一樣,戰刀只能吸收很少的真元,甚至會浪費掉很多,而這一次,這戰刀彷彿如一個漩渦,有多少真元便吸多少真元,吸收順暢無比,且毫無停滯感!

怎麼會這樣?

鐵峰已經來不及細想,李奇的重劍就在眼前,他暴喝一聲,一刀斬出!

他用的軍隊大路貨的人階下品武技千軍殺,對上的是李奇家傳人階上品武技五嶽重劍,刀劍相交,只聽得「轟1的一聲巨響,真元碰撞的衝擊波爆發開來,擂台鋪地的青石在一剎那粉碎,李奇倒飛出三四丈,而鐵峰也倒退了十幾步!

勢均力敵!

鐵峰大口喘氣,看著手中的重刀,滿臉不可置信之色,之前他從未跟李奇交手,只是聽說過李奇的大名,剛才交手一招,他才明白李奇的可怕,若是以前,他很可能受一些輕傷,可是剛剛,自己竟然神奇的把那一劍擋下來了!

他很清楚,這不是自己的實力提高了,而是這戰刀突然發生了某種變異……難道是昨天的銘文符?

鐵峰對銘文術完全不了解,只知道它能增強寶器的威能,在鐵峰看來,那大概就是增加刀劍的鋒利程度,他昨天銘文之後在大樹上砍了幾刀,也沒覺得鋒利多少,本來還心中失望,他從沒想過,這銘文術能改善他的戰刀對真元的利用!

那不是只是一個學徒級的銘文符么?怎麼這麼厲害?鐵峰雖然不懂銘文符的價格,但心中也絕對明白,如此強悍的效果,絕對不會只是一百兩黃金就能買下來的!

剛才一次對撞,李奇同樣不好受,他很驚訝對方竟然能擋下自己的重擊而且絲毫不落下風,這對手很可怕!

「不錯1秦霄毫不吝嗇的稱讚道,「以殘破的寶器和普通功法擋下李奇的五嶽重劍,這鐵峰很不錯,木易先生,你覺得呢?」

木易摸著白須,眉頭微蹙,雖然論實力他與秦霄相差無幾,但是他是一個銘文師,對寶器的了解要遠勝過秦霄,剛才的那一瞬間碰撞,他看的清楚,鐵峰手中的殘破寶器絕對不見得比李奇手中的重劍差,那因為灌注真元迸發出來的光芒讓人心悸!

怎麼會這樣?看那殘品寶器的品級似乎也不高,難道是銘文術?

---撒花求收藏,請點擊加入書架,收藏本書,非常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