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二十八章陰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八章陰謀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每年立秋、立春,便是七玄武府招生考核的日子,這一日也是天運國少年修武者最重要的日子。

對他們來說,七玄武府就是龍門,越過之後即可一步登天。

進入七玄武府,資源還在其次,主要是傳承功法。

傳承功法是千百年來,無數修武前輩積累下來的經驗總結,若是沒有這些經驗,想自己一個人慢慢摸索武道,根本就是痴人說夢。

而市面上出售的傳承功法都是大路貨,真正的精品只會藏在宗門和宗門的下轄武府中。

出現這種情況,一來是因為宗門對傳承功法的掌控非常嚴,一旦發現有門內弟子將功法泄露出去,輕則廢去修為,重則直接處死。

二來,是傳承功法很難複製抄錄,武道一途,玄之又玄,其中很多感悟,行功路線,真元匯聚技巧是無法用言語描述出來的,所以真正的精品功法沒有用書本記錄的,也就無法抄錄。

用來記錄功法的載體一般是玉簡,一個小小的玉簡中蘊含著各種玄妙的信息,甚至一個功法演示圖中都蘊含著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意境在裡面,想要把一部功法的玄妙刻在玉簡中,非精通此項功法,且功法大成的人很難做到,而且要花費很大的時間精力。

功法未成的人,即便拿到玉簡也無法抄錄複製,這就好比錢莊發行的金票,雖然看起來只是一張紙,但是誰也無法照著這金票畫出來一張一模一樣的去花銷。

所以記載精品功法的玉簡少之又少,在市面上完全絕跡,這也就是使得想考七玄武府的少年武者如過江之鯽,然而苛刻的入選比例,使得每年都有大量武者落眩

林銘本身擁有極品練體功法《混沌罡斗經》,自然看不上七玄武府的傳承,不過他還是要進入七玄武府,倒不是為了蘭雲月,對林銘來說,自從將人生目標定為追求武道極致后,蘭雲月的事情已經很難在他心中引起波瀾了。

林銘要進入七玄武府首先是因為需要七玄武府的修鍊資源,這裡的資源不是丹藥、藥草,而是一些特殊的練功地點,這些特殊練功地點通過陣法布置、或者是先天形成的奇異環境,讓人在其中練武事半功倍。

另外就是武技,武技對練武者來說至關重要,直接跟武者的戰鬥力掛鉤。

林銘一個武技都不會,他融合的那記憶碎片只是那位前輩大能的一點點記憶而已,其中關於武技的記憶少之又少,只有三四個,還是殘缺的。其實武技殘缺倒沒什麼,畢竟是神域的極品武技,哪怕殘缺也不是天運國的武技可以比擬的。

然而可惜的是這三四個武技林銘壓根不知道要什麼境界才能修鍊,先天肯定是不靠譜了,因為林銘記憶中,這幾個武技中最弱的一個都可以隨意開山裂地,別說用來殺人了,就算是用來毀滅天運國都不是太難。

這種武技跟現在的林銘顯然半毛錢關係都沒有。

所以林銘需要通過這次考核,進入七玄武府,而且要拿到一個好成績,因為每年七玄武府考核的前幾名都有豐富的獎勵。

或是丹藥,或是寶器,而且這些丹藥寶器往往都是七玄武府的本家——三品宗門七玄谷流出來的,在天運城可是有錢也買不到的。

所以即便是世家子弟,對這獎勵也是垂涎三尺,林銘自然也會動心,以前他實力低微,通過考核就已經謝天謝地,自然無緣獎勵,而現在,林銘對這獎勵卻勢在必得!

立秋當日,七玄武府前的廣場上已經是人山人海,因為人數過多,考核將從清晨開始,一直到日落時分,持續一整天。

林銘與林小東因為感到人多沒有進入廣場,而是在官道上,雖然這裡人少,但是林銘耳邊還是充斥著各種議論聲。

「據說這次考核強手不少,其中有個嶽麓城精英賽第一名的王硯峰,十五歲,四品天賦,修為已經踏入練體第三重初期。」

「不是吧,這麼變態,這不是穩入七玄武府么?他立春考試的時候怎麼不來?」

「我猜人家的目標是天之府呢,一進武府就入天之府,多霸氣1

「天之府絕對不可能,這些年除了秦杏軒沒聽說誰一進七玄武府就到天之府的,天之府最低修為要求是練體三重巔峰,裡面主流的都是練體四重,這王硯峰還不夠看,我看他拖這麼久是想拿考核第一,得到獎勵。」

天之府嗎……

林銘在心中喃喃自語,說起來半年前朱炎便是憑藉著練體第三重巔峰的修為進入了天之府,毫無疑問,朱炎的實力是同級別武者中的佼佼者,絕對不是王義高那樣的酒囊飯袋能比的。

林銘正想著,突然感覺背後有一道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有人觀察自己?

在雜亂的人群中,落在每個人身上的目光都有很多,一般人根本不可能發現別人的有意窺視,而林銘自從修鍊《混沌真元訣》后,感知異常敏銳,即便在這樣繁雜的目光中,他還是感覺到有一道目光的陰冷和不同。

他裝作不經意的轉頭,在那道目光發源之處有一輛藍布尼子馬車,而林銘望過去時馬車的門帘正好放下。

林銘心中冷哼一聲,還沒考試就有人算計自己了礙…

此時在馬車中,坐著一個錦衣少年和一個面色陰沉的青年,正是王義高和朱炎。

「這……這傢伙不會發現我們了吧。」王義高上次被林銘打怕了,雖然嘴上一直叫著報仇,可是真的對上林銘他就心虛,那次三招敗北對他的自信心是一個嚴重的打擊。

朱炎冷聲道:「別疑神疑鬼的,這麼多人,除非他背後長了眼睛,這傢伙,竟然突破練體二重了1

練體二重和練體一重的差距不小,十五歲能夠達到十分不易,尤其林銘還是出身一般的家庭,天賦只有三品。

「我看這傢伙八成是修鍊過度,要不然哪有那麼快,就連我也才是十六歲才跨入煉體二重,這傢伙八成是透支身體,不顧身上留下的暗傷,哼哼,這種情況過個幾年肯定殘廢。」

王義高惡毒的詛咒著,朱炎打心裡瞧不起這傢伙,有那麼多靈藥支持,十六歲才跨入煉體二重也好意思說,而且戰鬥力弱的一塌糊塗,要不是他父親是天運城護衛軍的軍主,朱炎才懶得理會他。

朱炎道:「要是按常理說,他不可能達到這境界,透支身體,早晚殘廢,不過,他要是有一千兩黃金支持,就不一定了……」

聽到朱炎這樣說,王義高一張臉頓時漲得通紅,他本以為朱炎不知道那次賭鬥的事情,想不到他已經知道了。

該死!真他媽丟人丟到姥姥家了。

朱炎沒有理會王義高,他臉色有些陰沉,一般來說,十六歲以下的少年,若是修為超過練體二重,便有一些可能進入七玄武府。許多大家族的弟子便是這樣進去的,對他們來說,在高級藥草藥液的支持下這並不算太難。

對此,七玄武府並不介意,畢竟家世等同於天賦,是武者實力的一部分。不管是憑藉真本事成為高手的也好,還是用藥堆出來的高手也好,反正都是高手,都能壯大七玄武府的實力和影響力。

用靈藥堆出來的高手都有一定希望進入七玄武府,更何況林銘的戰鬥力顯然要超過同等級的其他武者,進入的可能性自然更大了。

朱炎絕對不希望林銘進入七玄武府,他倒不是怕林銘超過他,作為一個天才,朱炎對自己有絕對的自信,即便林銘越級打敗了王義高在他看來也沒什麼大不了,畢竟王義高初入練體二重,而且本來戰鬥力就差。

他自信會永遠把林銘踩在腳底下,但是,林銘進入七玄武府必然會在蘭雲月心中激起波瀾。

本來蘭雲月就對林銘舊情不忘,如果讓他進入七玄武府那還得了?朱炎喜歡蘭雲月,這種喜歡一半是因為他為蘭雲月的氣質和容貌所折服,另一半則來自於他對美好事物的佔有慾。他絕對無法容忍蘭雲月心中有另外一個男人。

可是,朱炎雖然因為家族是皇親國戚的原因,在七玄武府有點關係,可是武府考核這種事情是公開的,不可能死卡著林銘不讓他入學,如此一來,只有一個辦法了……讓他參加不了考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