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二十九章挑翻重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九章挑翻重騎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朱炎沉吟一聲,摸了摸無名指上的戒指,說道:「王老弟,天運城是你的地盤,你認識什麼高手沒?最好是練體四重甚至練體四重巔峰的。」朱炎料想林銘就算根基再紮實,也不可能對付練體三重巔峰的高手,自己越級找一個練體四重的,穩穩收拾掉他。

王義高道:「練體四重的高手我倒是認識很多,可是……他們都是我父親或者我哥哥的親衛,因為上次的事情,我父親已經下了命令,他們根本沒人聽我的。」

練體四重的人可不是大白菜,一般來說,這種人都已經三十多歲,而且要麼是大人物的護衛,要麼身居要職,以王義高的能耐,請他們動手對付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可不太容易。

朱炎想了想,對王義高說道:「這次七玄武府考核,維持治安的是趙明山吧,他好像受過你父親的提拔。」

王義高一愣,點頭道:「是這麼回事,趙哥平時挺關照我的。」

朱炎口中的趙明山是天運城捕快大隊的隊長,捕快大隊與護城軍是兩個體系,捕快大隊負責治安,而護城軍負責維護皇族統治,鎮壓叛亂。

「嗯,我知道了……我有一個辦法,可以讓你弄殘了林銘,出這口惡氣……」朱炎掀開帘子,通過一點點縫隙,如毒蛇一般盯著林銘,臉色陰沉的說道。

…………………………………

七玄武府的考核分為三個部分,分別是測力關、幻境關、玲瓏塔。

上午要進行的便是第一部分:測力關。

練力是練體的第一個階段,也是武道的基礎,練力不紮實,以後談什麼練肉、練臟、易筋、鍛骨都是白搭。

所以,力量對武者來說十分重要,而且測力考試相對簡單,只要一個測試器就行了,只要短時間內就可以淘汰大量的報名者。

因此這麼多年來,測力一直是七玄武府考核雷打不動的第一環節。

測試器是一個一人高的特製石碑,上面有一道真元石粉末做成的光柱,一拳打在石碑上,以光柱亮起的高度來判斷一個人的力量,一寸高度就是一百斤,打夠一尺,也就是一千斤為合格,否則淘汰。

而練體第一重巔峰的標誌是練力九石,拳破鐵木,也就是說,一般練體第一重的武者最多九百斤的力量,很難通過考核。

林銘早在練體第一重時,力量已經超過了千斤,現在的力量更是達到了兩千六百多斤,這自然是《混沌罡斗經》帶給他的,力量是林銘的優勢之一,他不但要過關,而且要爭取第一。

在廣場上,測試還未開始,林銘便在官道旁的石台上打坐調息。

就在這時候,突然一陣急促的聲音響起,「閃開,都閃開1

林銘睜開眼睛,卻見在官道上,一個二十多歲的男子策馬狂奔,他身穿甲胄,手中拿著一根長達兩米,粗如兒臂的騎士槍,此時他正一邊揮槍驅趕官道上的人群,一邊使勁的揮動馬鞭。

「」的馬蹄聲清脆入耳,本來就有些擁擠的官道上一時間雞飛狗跳,林銘微微皺眉,七玄武府考核日,天運城會專門派捕快大隊來維持秩序,怎麼會容許有人在人群中縱馬疾馳?

很快林銘就注意到,此人雖然氣勢洶洶,手中騎士槍大開大合,但是卻沒有碰到任何人,看來這人的武技不錯,騎術也十分精湛。

林銘本來就坐在路邊,根本不用起身,可是就在這時,他突然發現那個騎馬的男子陰險的一笑,手一抖韁繩,胯下的戰馬不留痕的轉了個方向,隱隱對著林銘靠攏了過來。

林銘臉色一沉,他瞬間明白了,這人是沖著自己來的!

馬速越來越快,那馬上男子不但穿著戰甲,而且光是他手中那桿粗如兒臂的騎士槍就不下百斤,加上馬匹衝刺的力量,一槍揮過來絕對能掃倒一堵牆!

就在男子距離林銘不足十米的時候,他手上的長槍赫然泛起了一層十分不明顯的土黃色光芒。

武技!

真是瞧得起我,居然還動用了武技,林銘目光冰冷,右手微張,《混沌真元訣》快速運轉起來,林銘的感知力瞬間提到了極致,在他眼中,那桿長槍的速度似乎突然慢了下來,聒噪的馬蹄聲也消失了。

就在那男子到達林銘三米之內時,林銘突然從盤坐狀態一躍而起,而後他做出了一個讓馬上男子始料未及的動作,林銘並沒有閃避,而是伸出雙手,對著那長槍狠狠的抓來!

百斤長槍,加上馬匹衝刺的力量,可以將大樹掃斷,居然用手去抓!?

在長槍落下的一剎那,林銘渾身真元貫注到雙拳雙腳中,右腳猛然向後一踏,在石台踩出一個深深腳窩,而後雙手迎上,兩千六百多斤的力量瞬間爆發!

「起1

林銘一聲暴喝,手臂抓住長槍猛然一舉,那馬上的男子只覺得一股大力傳來,他竟然連人帶槍被林銘直接從馬上掀飛了出去!

男子感覺一陣天旋地轉,耳邊風聲呼呼作響,下一刻,他直接被背後狠狠一痛,體內五臟六腑彷彿錯位了一般,他就這麼撞在了一棵大樹上,男子喉嚨一甜,直接吐出一口血。

林銘扔掉了手中的百斤長槍,重新盤坐下來,這男子只有練體二重的實力,雖然藉助了馬匹的力量,但是相較修鍊《混沌罡斗經》的林銘還差了一大截!

周圍不少人看到林銘這一翻一掀之威,都是暗暗咋舌,把全力衝刺的騎士從馬上掀下來,這簡直是人形怪獸埃

朱炎也在馬車上遠遠的看著這一幕,臉色愈發陰沉,王義高這個飯桶,找的人也是酒囊飯袋!借馬匹之力還被人家一招掀飛。

不過好在這種結果他已經有預料了,只是沒想到林銘的反擊動作會這麼乾淨利落。

就在這時,一群嘈雜的腳步聲響起,「怎麼回事,當街打人?」

林銘抬眼一看,卻是王義高帶著一群小嘍趕到了現場,他心中冷笑,顯然這是早就策劃好的了。

王義高看了一下被林銘甩出去的男子,心中咯一下,這份實力實在讓他心中打鼓,不過想到身後有人撐腰,王義高的底氣又足了起來,他咬牙切齒的望向林銘,惡狠狠的說道:「林銘!你這混蛋,一而再,再而三的出手打我的手下,我本來已經說了不跟你計較,但是這次,你欺人太甚1

「上!都給我上!打死了我負責1王義高很有英雄氣概的大手一揮,可是,他身後的那一群嘍竟沒有人動!包括發出命令的王義高本人。

打死了你負責?開玩笑,是被打死了你負責吧!

這些嘍大多數都是練體一重,少數幾個練體二重的,而且還都是同級別武者中墊底的一類,林銘剛才一把掀翻騎士的情景歷歷在目,衝上去不是找死么?

林銘淡笑一聲,道:「怎麼,時隔三個月,你手下的這群嘍還沒升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