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三十三章測力考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三章測力考試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七玄武府的測力考試點一共有二十個,考試開始后,便排成了二十條長隊,如此一來,廣場上倒是不那麼擁堵了。

二十個測力石碑樹立在七玄武府的大門口,一會兒,石碑上面亮起的數字將會決定在場考生的命運。

這時,一個約莫三四十歲的美婦走上了考試台,「大家好,我是測力考試的考官之一,下面,我向大家宣布一下本次七玄武府考核的概況,考核一共分為三個部分,全部通過為合格,考試結束時,考官將會根據考生的三輪成績,年齡,以及天賦評選出前十名,獲得考核的獎勵,本次考核,第一名獎勵,紅金龍髓丹1

一個紅金龍髓丹說出來,場下考生,包括世家子弟都紛紛驚嘆,咋舌,一些實力弱的,紛紛流露出惋惜和鬱悶的表情,因為他們註定不可能拿到第一,獎勵越高,他們就會越鬱悶,而一些實力強的,都是兩眼放光,摩拳擦掌,彷彿這紅金龍髓丹就是為他們準備的似的。

林銘這些天也讀了一些關於丹藥的書,對於紅金龍髓丹也有所了解,這種丹藥只有葡萄大小,是用紅金龍的龍骨骨髓,混合各種珍貴藥草熬制而成的。可以大大改善體質,提高修為,甚至幫助武者突破瓶頸。

紅金龍當然不是真龍,只是一種有著一些亞龍血脈的凶獸,不過雖然如此,能跟龍扯上關係的凶獸沒有一個弱的,一般的後天高手都不是對手!

而天運國的後天高手本來就不多,而且這種葯也根本沒人會煉製,所以天運國不出產紅金龍髓丹!

毫無疑問,這葯是七玄谷流出來的,七玄谷為了每年為了篩選天才,都會發放一些丹藥到各大直屬學府中,作為獎品來吸引天才來參加考核。

也許對七玄谷來說,紅金龍髓丹不算太過珍貴,但是放到天運國,那絕對是有價無市的東西,連大世家的實權人物都會為此眼紅。

美艷婦人並沒有給場下或興奮或鬱悶的考生們討論時間,她繼續說道:「本次考核二三名,可以獲得一顆金蛇赤膽丸,其餘四到十名,每人十顆聚元丹。」

金蛇赤膽丸是百年赤金蛇的蛇膽煉製而成,這種蛇膽呈赤金色,所以得名,雖然金蛇赤膽丸不如紅金龍髓丹,但也絕對是難得一見的珍奇藥材。

不過到了四到十名的聚元丹,那就下了一個檔次了,倒不是說聚元丹差勁,關鍵看跟什麼相比,這聚元丹二百兩黃金一顆,十顆才兩千兩,而前面的兩種丹藥,一萬兩黃金,甚至幾萬兩黃金都未必買的下。

豐厚的獎勵讓自持天才的考生們興奮無比,一個個似乎都迫不及待的要上場一試身手了。看著這些躍躍欲試的少年少女,一個身穿錦衣,腰佩玉帶的少年輕蔑的笑了一聲,在這少年身旁,還有一個同樣穿著綢緞的隨從。

隨從諂媚的笑道:「這些人真是不自量力,這紅金龍髓丹已經是少爺的囊中之物了,就憑他們也想染指?」

少年微微一笑,打開一個摺扇搖了兩下,並未說話,他便是嶽麓城的王氏家族的天才王硯峰,四品天賦,如今修為練體三重初期,曾經拿下了嶽麓城精英賽第一名,要知道,嶽麓城可是一座大城,這個第一名是相當有分量的。

台上的美艷少婦繼續說道:「下面開始第一輪考核,測力關,請參加測試的武者用全力攻擊石碑,石碑亮起的光柱,一寸代表一百斤的力量,亮起一尺,也就是力量一千斤為合格!每人有三次機會,只要一次合格便好。下面,請看一個示範,凌森,你來。」

美婦說話間,一個身材消瘦,面色冷毅男子走上了台。

此人身穿一身黑色戰甲,背後背了一把三尺長刀,雖然是大白天,但是這人一上台便讓人感覺周圍溫度驟降了幾度。

「是凌森1

「七玄武府天之府的大師兄1

這凌森顯然名氣很大,林銘並不知曉他,便問一旁的林小東道:「凌森什麼人?」

林小東平時修鍊不怎麼上心,但是對收起情報八卦極為熱衷,他嘖嘖了兩聲,說道:「這凌森是七玄武府天之府的大師兄,也就是天之府最厲害的那個,年齡二十歲,四品天賦,練體四重巔峰,他去年就進入天之府了,而後主動要求去邊境戰場廝殺了一年,如今的戰鬥力很難估計,有人說他很快就要進入練體五重了。」

二十歲的練體五重嗎?林銘稍稍吃驚,一般武者在三十歲以前跨入練體五重鍛骨境就已經很了不得了,而且這凌森渾身殺氣四溢,顯然在邊境戰場殺過不少人,這種人在同級武者中必然是高手中的高手。

凌森隨意走到測力石碑前,他很討厭這種示範,但是每此考核讓天之府的大師兄示範都是慣例,旨在讓敲打一下這些自認為是天才的考生們,讓他們明白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凌森隨意的站在石碑前,也不見他做什麼準備活動,右手一揮,只聽得「呯1的一聲,測力石碑猛地一震晃動,光柱狂跳,最終穩定在四尺九寸上。

四千九百斤!

場中一片驚愕讚歎之聲,這凌森似乎還沒用全力,如果用上全力的話,肯定要超過五千斤!

看到這個成績,林銘也是眼皮微跳,這個凌森的力量幾乎是自己的兩倍!

林小東道:「沒什麼驚訝的,他是天運城年輕一代最強的幾個人之一,要是打不到這個成績才值得奇怪。」

林銘道:「年青一代最強的幾個人之一?難道秦杏軒贏不了他么?」

林小東聳聳肩,說道:「秦杏軒的實力多少我也不知道,不過秦杏軒學的非常駁雜,而凌森專學殺人技,真的生死搏殺的話,我看秦杏軒未必能贏,而且別忘了,秦杏軒只有十五歲,而凌森都二十了。」

聽到林小東這樣說,林銘微微點頭。

練體期六重境界,越往後,力量的差距越大,凝脈期武者的力量差不多為八千斤,林銘距離這個境界還十分的遙遠。

「考核開始1這時候,台上的中年美婦發出了測力考試開始的命令。

少年考生們一個個躍躍欲試,摩拳擦掌,然而真的接觸到測力石碑,卻出現了不少的落選者。

「九百斤,八百五十斤,八百五十斤,三次不合格!下一個1

「九百五十斤,九百斤,九百斤,三次不合格,下一個1

不少被刷下去的考生已經勉強達到了練體二重,如果他們是巔峰狀態,也可以打到一千斤,然而巔峰狀態並不是時時都有的,加上考試一緊張,往往只能打出八九百斤,自然會被淘汰。

「一千斤,合格。」林銘所在的隊伍誕生了一個合格者,那位合格者因為高興而激動的握拳喊了一聲,其實他也明白,雖然勉強合格,但是第二輪還是很可能被刷下來,不過他能以十六歲的年紀通過七玄武府考核的第一輪也是一個榮耀了。

「一千三百斤,合格1

「九百五十斤,不合格1

一份份成績出來,失敗者垂頭喪氣,黯然離開,而成功者或是激動無比,或是處之淡然,對一些天才來說,通過這個測試是理所當然。

就在這時,一條隊伍突然發生了一陣不小的躁動,林銘側目望去,卻見一個身穿青麻衣的高個少年站在了測力石碑前,正在蓄力準備攻擊。

林銘正好奇這人是誰,便聽到有人在議論道:「這是東水城的孫平,練體三重的修為,實力很強。」

那些議論尚未停止,孫平便出手了,隨著蓬的一聲,測力石碑上的光柱猛地一震顫動,停在了兩尺三寸上。

「兩千三百斤1

第一次有人過兩千斤,人群中發出一陣驚嘆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