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三十五章碧玉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五章碧玉台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所謂武道之心,並非是大忠大賢,大正大義,武道跟正邪無關,武道之心其實就是武者立志求武的決心。

練武是與天爭命,其中有各種苦難、危險、誘惑,若是心智不堅,很容易丟了武道之心,放棄習武,從而前功盡棄。

有些人練武只為了榮華富貴,聲色犬馬,這種武道之心在武道境界的前期倒也沒什麼,但是一進入武道後期,他們的動力就會喪失大半,因為只要凝脈期已經足夠錦衣玉食,坐擁美女,天運國有不少武者,就是因為凝脈期封爵這一紙諭令,雖然費盡千辛萬苦突破了凝脈期,卻抵擋不住奢靡美色的誘惑,終生止步於此。

幻境一關不看修為,只看武道之心,林銘對此有十足信心,即便沒有得到魔方,他也有十二成把握安度這一關。

此時,通過第一關的武者有大約一半的人,淘汰者離場之後,整個廣場寬鬆了很多。

可憐的林小東也已經失去了資格,只能留在官道上了。

林銘回身看了一下林小東,雖然人不少,但是他還是一眼看到了對方。

林小東也看到了林銘,對林銘豎起了大拇指,林銘笑了笑,正欲回頭之時,卻是目光一滯,他在官道上的人群中,發現了一個躲躲閃閃的少女身影,女孩穿了一聲鵝黃色長衫,頭上戴了一頂貴族少女常帶的天鵝羽帽,正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悄悄的看向自己。

林銘瞬間認出了這個女孩,正是蘭雲月。

林銘目光只是稍稍一滯,便收了回來,他知道,如果對視的話只能徒增蘭雲月的尷尬,就當沒看見吧……

林銘現在心中並沒有責怪蘭雲月什麼,畢竟兩人之間只是約定,而沒有到談婚論嫁的程度,蘭雲月只是做出了一個普通女孩可能會做出的選擇。

此時,躲在人群中的蘭雲月並不知道林銘已經發現了她,對今天到底要不要來,蘭雲月心中掙扎了許久,她實在不想見到林銘,可是心中隱隱的又有幾分牽挂,想知道他過的到底好不好。

想起兩個月之前,林銘拿著幾張劣質符紙在店面中推銷的場景她就感到幾分心酸。

靠一個並不富裕的出身來支持自己的習武,本身又不是驚艷的天才,微薄的積蓄,要用來租房、吃飯、買葯,可以想象那種拮据程度,買葯只能買痛入骨髓的鐵線草,而即便是這種鐵線草,恐怕都支付不起,如此身上就會留下暗傷。

想到這裡,蘭雲月會覺得心疼,她確實喜歡林銘,喜歡他的堅強和執著,喜歡兒時實力弱小的他站在一群大上幾歲的壞孩子前面保護自己時帶給她的那種感動和安全感。

可是,這些感動終究無法代替某些東西。

她是個漂亮的女孩,氣質出眾,天資也好,家境雖不是世家,但也殷實,這樣的女孩不可避免的會有一種優越感,就像高貴的孔雀一般,這樣的她無法說服自己安於平凡的生活,嫁給林銘,做一個酒樓的老闆娘,短短二十年青春,而後垂垂老去,她最珍愛的容顏就這樣不復存在了……

她不想,真的不想。

所以,她選擇了朱炎,因為朱家不但動用皇室的關係讓她進入七玄武府,朱炎還承諾給蘭雲月弄到足夠的珍貴丹藥,讓她進入凝脈期,凝脈期的誘惑,蘭雲月根本無法抵擋。

今天一上午,蘭雲月都有些魂不守舍,她本來不想來,可是終究沒能說服自己,下午她來了,本以為林銘會落選,她想著,只要落選,林銘就該回家了,回家平平安安的生活,這樣她就能鬆口氣,放下心,卻不想,她看見林銘站在了合格者的隊伍。這讓她驚訝同時又擔心。

驚訝的是林銘竟然以三品天賦和並不出眾的家世在十五歲突破了練體二重。

擔心的是林銘有這種成就肯定是付出了她無法想象的努力,那麼他的身體上留下了多少暗傷,會不會三十歲就殘廢……

……

上午主持第一關考核的美婦再度出現,她大致看了一下人數,還不算太差,在立秋的考核中還算可以了,「大家請跟我來,去碧玉台。」

大約八九百少男少女,跟隨者美婦浩浩蕩蕩的進入了七玄武府的大門。

七玄武府依山而建,裡面沒有高大建築,而是延綿不絕的精緻樓閣,這些樓閣經過精心設計,線條流暢,與周圍山清水秀的環境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讓人讚歎。

一行人大概走了一盞茶功夫,在他們面前出現了一片碧綠的湖泊,那湖泊翠綠如翡翠,表面沒有一絲波瀾,靜的出奇,湖泊周圍栽滿了垂楊柳,此時剛剛入秋,有不少垂柳落下葉子,但是讓人稱奇的是,這麼多葉子卻沒有一片葉子飄入湖中。

在這碧綠大湖的中央,有一片漢白玉砌成的玉台,玉台與岸有九曲石橋相連,儼然一處人間仙境。

林銘發現,在距離玉台幾十米遠的地方,有一處湖心亭,在湖心亭中擺了一方石桌,石桌上有茶水乾果,此時,正有幾個中年人,幾個老者還有一個少女坐在石桌周圍,饒有興緻的望向這裡。

那裡面竟然有秦杏軒和木易先生。

林銘微微一怔,他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木易發現林銘望向他們這裡,微微一笑,而秦杏軒也露出了一個友好的笑容。

林銘微笑回禮,他隱隱的感覺到,陪著木易的其他幾人也不簡單,其中幾人的氣息不見得比木易弱。

這些人都是高手!

林銘想的沒錯,這些人有幾個是木易的朋友,天運國朝廷的客卿,除此之外,還有七玄武府的長老,每年兩次的新生考試,他們都會來觀摩一下,看看有沒有好苗子。

他們看的主要是天賦和武道之心,每年報名考試考生的天賦早就附在資料里了,根本不用測,他們早就看過了。

這次考生的天賦算是差強人意,最強的有四品上等。

五品天賦在天運國可謂是十年一遇,沒有也正常,四品上等就很不錯了,其他的四品也湊合,三品就次了一些。

第一關測力沒什麼好看的,所以這些武府的長老們就沒有到場,而天賦他們看過了,這次來便是看看這些考生中有沒有武道之心特別堅挺的人。

「都上去吧,守住本心,保持靜坐,堅持五關,便可通過。」美艷婦人又說話了。

考生們魚貫走上九曲石橋,他們此時心裡都有些打鼓,第一關測力考試他們其實心中都有底了,一般考生都知道自己的極限力量是多少,除了那些剛好壓線的會心裡忐忑,怕發揮不出巔峰水準,其他的早已經心裡有數,過就是過,不過就是不過,所以沒有太過緊張,而這次的幻境考核,他們卻緊張了。

這幻境他們當中不少人以前根本沒試過,裡面到底怎樣的情景是一點底也沒有,聽說這一關的淘汰率是三關中最高的,會達到九成。

十中存一!

要知道,他們可都是同齡人中的佼佼者,若是小城小鎮出身的,很可能是那整個城鎮的同齡武者中最出色的,從小就聽著神童天才的名號長大的,可是就這麼一群人,來到這幻境考核關卻要被淘汰這麼多!

這一關很可怕!

「在玉台上坐定,十息時間后,考核開始1美婦說道,雖然相隔距離很遠,但是她的聲音卻清楚的傳到了每個學生的耳中,這份真元傳音的功夫可比朱炎深厚多了。

林銘懷疑,這個美婦是一個凝脈期武者。

走到玉台上,林銘隨意的忘了一眼遠處圍觀的人群,果然在其中發現了蘭雲月的身影,她倚著一棵柳樹,依然望著林銘這裡,絲毫沒覺得自己會被發現。

林銘嘆了一口氣,不再去看,盤膝坐在玉台上。

中秋佳節,祝大家節日快樂,加更一章,求一下推薦票票和收藏,看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