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三十六章林銘的武道之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六章林銘的武道之心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坐下之後,他發現這玉台雖然像是漢白玉砌成,但是沒有絲毫寒意,反而如羊脂玉一般溫潤無比,仔細看,能發現玉台上刻有各種繁雜的紋路,顯然這是陣紋。

這個大玉台就是一個幻陣,據說這幻陣是大宗門七玄谷的幾個先天高手刻下來的,其中幻境與實景無異。

不過林銘並不擔心,幻境畢竟是幻境,只要守住本心,任你幻境無邊,我自巋然不動!

這一刻,林銘坐在白玉台上,心境前所未有的空明。

隨著十息時間一到,林銘只覺得周圍一陣強光閃過,所有的考生都不見了,視野所見,林銘只能看到自己。

這是一片無邊無際的草原,舉目望去,無邊無際,就在這時,一群猛獸從一人高的高草中竄了出來,直衝林銘而來。

數十頭猛獸,竟然都是林銘以前解骨過的一級凶獸,奔跑起來草屑震動,氣勢滾滾。

林銘面不改色,直等這些猛獸撲來。

「呼1

猛獸穿體而過,林銘安然無恙,然而在猛獸穿體的那一瞬間,林銘確實感受到了一股很強烈的衝擊感和威壓,雖然他明知道這是幻象,但是無法擺脫這種感覺,彷彿一種來自靈魂的恐懼。

這就是幻陣的效果么?明知道是幻象,卻依然容易迷失在裡面,而一旦迷失,就不知道這是幻象了。

那樣的話,幻象成真,若是殺人幻象,便可以直接讓人在幻境中死去。

在林銘安然度過第一關的時候,玉台上卻亮起了十幾道白光,轉眼間,有十幾個人被傳送出了玉台,跌在岸上,那些人無一例外的臉色蒼白,眼皮顫抖,他們都迷失在了幻境里,而一旦迷失,就會幻想出自己被野獸撕成片片碎肉斷骨吃下的場景,而後越來越怕,終究心神失守,被傳了出來。

亭子上的幾個七玄武府的長老看到這十幾個人微微搖頭,幻境第一關試膽,練武一途,危險重重,連這麼點膽子都沒有,還練什麼武?

「木易,你認識的那個小傢伙夠厲害的,瞬間就過了。」亭子中的人知道木易和林銘認識,但木易並沒有提林銘在銘文術上的成就,這是林銘的囑託

木易只是說林銘是故人之後,這次考核來看看這小輩成長的如何了。

之前負責第一關考核的美婦也出現在了湖心亭中,因為林銘第一場考核表現過於出眾,她也注意到了林銘,她發現林銘只是瞬間皺眉,而後便恢復平靜。

而反觀其他人,有的緊咬牙關,有的面色猙獰,顯然他們在幻境中跟那些凶獸打了起來,現在正陷入苦戰。

在幻境中,信心越足,執著心越強就越強大,反之則越弱小,這些與凶獸苦戰的人倒是有膽,不過沒有像林銘那樣心中無畏,穩如泰山的坐在地上,任憑野獸向自己撲來,堅守本心,幻象自破。

「怪不得你專門來看這小子,他的武道之心很不錯,跟凌森有的一比了。」又有一個老者說道。

木易只是笑了笑,林銘順利通過第一關他一點也不意外。

秦杏軒也在暗中比較,雖然林銘的天賦遠不如自己,但是武道之心卻堅定的讓人驚訝,當初她過第一關可是費了一番手腳,而林銘只用了幾息時間。

此時林銘已經到了第二關。

第二關,場景大變,林銘瞬間來到了殺機四溢的戰場,周圍屍山血海,殘劍斷戟,白骨森森。

在這樣的戰場上,突然吶喊聲四起,遠處頓時煙塵滾滾,在林銘的左右兩方突然出現了身穿重甲,手持長槍的兩支重騎兵部隊,這兩支軍隊竟然要對沖,而林銘恰恰坐在他們衝殺的正中央。

千軍萬馬一起衝殺吶喊的氣勢直衝雲霄,而林銘堅守本心,動也不動,第一次經歷幻象是因為措手不及,他內心還有那麼一點點波動,這次他早有準備,將心神守的死死的。

其結果是,那千軍萬馬還沒衝殺到就已經化成飛灰,幻象再破!

「嗯?又破了?還是沒破?」一個長老看向林銘,有些不可思議,這小子竟然連眉頭都不皺一下,要不是看到林銘坐下陣紋發出的淡淡光芒,他都以為幻陣失效了。

「這小子不簡單啊,不知道他能多長時間破關,如果能趕上凌森的話,那就讓人驚喜了。」

幻境五關,一般人全過要一個時辰,這十年來成績最好的便是天之府的凌森,用了一炷香時間過關,這讓七玄武府的長老大感吃驚,因為除了凌森,其餘人基本最快都要小半個時辰。

凌森本人無欲無求,幾乎是一個冷血殺手,常言道無欲則剛,這種人練起武來是最可怕的。

凌森也驗證了這一點,他年僅二十歲,便以四品下等的天賦,成為了天之府的大師兄,許多四品上等天賦的人都被他遠遠的甩在了後面。

「現在還不好說,難的在後三關。」一個老者摸著鬍子說道,「凌森的記錄不是那麼好破的。」

此時,在幻象中,林銘已經到了第三關,千軍萬馬陡然消失,林銘周圍的場景驟變,來到了一處雕欄玉棟的大房中,四處暖帳輕紗,熏香醉人。

而在這些粉色的輕紗中,赫然有十幾個妙齡少女在翩翩起舞,這些少女體型婀娜窈窕,容貌閉月羞花,她們跳著跳著,竟然紛紛寬衣解帶,向林銘緩緩走來,一時間整個房間中春色無邊,豐胸香臀,玉腿藕臂充斥了林銘的視野,鼻息之間,儘是誘人的體香。

在那一瞬間,林銘確實感到了心中突然升起的一股燥熱,身體血液流速加快,但是他很快就將這燥熱壓下,再次堅守本心。

然而那些少女卻並沒有馬上消失,反而卻像是不高興了,紛紛撿起了衣服嬌嗔著退去,周圍場景一變,成了一處溫馨的居室,居室面積不大,靠牆擺著一張紅木床,在床上坐著一個身穿大紅花布襖子,肩披銀線天鵝絨羽衣,頭戴碧玉雕花簪子的女子,這女子約莫二十五六歲,只是隨意的坐在那裡就透露著一股雍容華貴的氣質,而看她的容貌,雖然帶了幾分成熟的嫵媚,但分明有著蘭雲月的影子!

蘭雲月……

林銘心神一震,這是十年後的蘭雲月?

「乖,不哭。」蘭雲月輕聲哼著兒歌,在床上有一對一兩歲的嬰兒,竟是龍鳳胎,看那嬰兒的容貌,分明與林銘有幾分相似……

似乎知道林銘望過來,那一對嬰兒睜開黑漆漆的大眼睛,脆生生的笑著,天真無忌的童音迴響在林銘耳邊,直入心靈。

蘭雲月也微笑著看向林銘,朱唇輕啟,「林銘哥,很晚了,睡吧。」

那一刻,看到蘭雲月和那一對嬰兒的笑容,林銘武道之心似乎出現了一點動搖,妻子,兒女,富裕而又溫馨的家……

曾經,這樣的生活不正是自己想要的?

現在已經得到了,可以停下來了……

這個念頭突然產生,讓林銘突然驚醒,他猛咬舌尖,疼痛讓他的心神瞬間恢復清明。

周圍場景驟變,蘭雲月和嬰兒都消失不見了。

看著空蕩蕩的黑暗,林銘捏了把冷汗,險些!迷失了!

想到剛才夢中的幻影,林銘輕嘆一口氣,過去了,已經過去了!

也許,曾經自己心中隱藏了這樣的念想,但都已經過去了……

「過去了嗎?」

一個飄渺的聲音從身後傳來,林銘睜眼一看,一個身穿羽紗,手提長劍的少女出現在自己身後,少女氣質出塵,驚為天人的容貌中帶著一份颯爽的英氣。

「秦杏軒?」

林銘愣住了,這女子分明是秦杏軒,只是年長了一些,大概二十歲出頭的樣子。

「既然過去了,那麼你與我雙修,我們一起去探索武道,如何?」秦杏軒說著身上的衣服化成碎縷消失,一時間完美卓約的身材盡收林銘眼底,她就這樣緩緩的向林銘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