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四十三章不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三章不服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可是就在這時,木易開口了,他笑眯眯的說道:「不知我跟徐長老賭一下如何?」

「嗯?」徐長老心中一驚,他沒有想到木易在這個時候開口,而且看對方笑呵呵的表情,似乎信心十足的樣子。

這一瞬間,徐長老的信心有點動搖了,莫非這林銘真有什麼自己不知道的底牌?不過他實在想不出三品天賦的他,憑什麼勝得過四品上等天賦的王硯峰。再加上他已經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把話說出去,已經騎虎難下,於是,徐長老咬了咬牙,說道:「好,木易先生要賭什麼?」

木易笑道:「這場打賭只是隨性而為,莫要傷了和氣,我就賭一件人階中品的寶器好了。」

人階中品的寶器!還叫隨性而為?

徐長老嘴角抽動了一下,木易做了這麼多年銘文師,要說家當可是在場所有人中最豐厚的。

咬了咬牙,徐長老道:「好,我賭上一件人階下品的須彌戒。」

須彌戒是一種存儲寶器,可以隨身攜帶一方獨立空間,存貯物品,這種寶器因為難以煉製,所以價值要比同階的寶器高出幾倍來,人階下品的須彌戒大致頂的上一件人階中品寶器了。

「好的。」木易很爽快的答應了。他始終笑的很隨意,給人一種一切盡在把握之中的感覺。

林銘第一名,這件事算是定下來了。

不過考核進行了整整一天,現在時間已經晚了,成績還要明日下午宣布,而且除了林銘的第一之外,其餘第二到第十名也要根據考生的考核成績,年齡以及本身天賦決定,這也需要七玄武府長老們的討論才能拍板。

「杏軒,我們去跟林銘打個招呼吧。」木易說著站起身,林銘雖然已經醒來,但是木易與七玄武府的長老們同坐,林銘自然不好冒然上前。

「嗯。」秦杏軒點點頭,木易和七玄武府一干長老們談話的時候,秦杏軒出於後輩的禮節總是很少插口,一直安靜的坐在一旁,但是真的說起在七玄武府的地位來,秦杏軒卻是與這些武府長老們平起平坐的。

因為秦杏軒是七玄武府屈指可數的幾個核心弟子之一,將來,不出十二分意外,她會進入七玄谷,成為一名正式的七玄谷弟子。

這可是莫大的榮耀,要知道,即便是七玄武府天之府實力排名第一的大師兄凌森,也沒什麼希望被七玄谷選中,除非他能在短時間內達到練體巔峰——凝脈境。

可是短時間內突破凝脈境談何容易,凌森現在二十歲也不過是練體四重巔峰而已。

當晚,林銘與木易暢談一番,便回到七玄武府為考核通過的考生準備的室中打坐調息。

一夜無話。

第二天下午,風和日麗,在七玄武府的比武場上,雲集了不少七玄武府的重要人物,通過考核的五十三名考生也全部站在其中。

今天是宣布成績的日子。

經過一晚上的討論,成績單已經定下來了。

當林銘走到比武場上的時候,周圍人頻頻望向他,有嫉妒的,有感慨的,有佩服的,林銘出名了,玲瓏塔第五層的成績甚至使得一些天之府的資深學員都暗暗關注他。

「恭喜了。」這時,一個略微陰冷的聲音響起,林銘循聲望去,卻見王硯峰雙手抱胸站在不遠處,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樣子,「你運氣不錯,三品中等天賦就闖到了第五層啊,不得了,不得了1

王硯峰說話的聲音很大,周圍的人自然聽到了,他們聽到三品天賦都十分驚訝,雖說三品天賦也算是百里挑一,但是在這七玄武府,那就非常一般了,本以為林銘最少也是四品上等天賦,沒想到卻只有三品中等,這是怎麼回事。

周圍人議論紛紛,王硯峰面帶笑意,他昨天專門讓手下查過林銘的天賦。

「你叫林銘是吧,我不知道你小時候走狗屎運吃了什麼天材地寶,不過你以為憑藉這個你就能壓在我頭上那你就是白日做夢了!你不過是運氣好一點,到了第五層,你以為你的戰鬥力會強過我么?天生神力對付玲瓏塔笨重的凶獸時候好用,對付人,哼,直來直去的蠻牛招式,你能打得到人么?」

其實昨天在玲瓏塔,王硯峰一樣殺死了第四層的兩頭鐵甲熊,但是他自己也拼的重傷死亡,所以被傳了出來,這讓王硯峰非常的憋屈,只要再堅持一口氣,他也能進入第五層了。

只要進入第五層,那就是同等的成績,王硯峰可不會認為,林銘在第五層能有什麼建樹,雖然他得知林銘堅持了半刻鐘的時間,但是王硯峰認為,自己要不是受傷太重,哪怕只剩下一成的真元,只逃不戰,一樣也能堅持半刻鐘,甚至一刻鐘都沒問題。

自己錯就錯在在第四層太過急功近利,結果使出了拚命的招數,要是當時慢慢磨死那兩頭熊,就不至於受重傷了。

而且最重要的一點,在玲瓏塔的時候王硯峰不能用寶器!

一旦沒有寶器,王硯峰的家傳絕學《九道真言》威力就會大減,也導致他攻擊力大降,所以過關才的這樣吃力。

而若是武者之間的比斗,那是不會禁寶器的,寶器跟丹藥一樣,屬於家世帶來的優勢,家世也是武者實力的一部分。

王硯峰摸著自己的佩劍,望著林銘,面帶輕蔑之色。

「若是讓我使用九言劍,殺你如殺雞1他心中自言自語,並沒有把話說出來,「我怎麼會輸給你!將來更不用說,哪怕現在,我也穩勝1

空氣中瀰漫著一股火藥味兒,林銘沒什麼反應,也沒有辯駁,他不想引起衝突,也懶得理會這個王硯峰。

「站住,我家公子跟你說話呢,耳朵聾了,沒聽見?」王硯峰身邊有個隨從頤指氣使的說道。

這隨從說話比主人還難聽,林銘腳步一頓,冷冷的回身看了那人一眼,道:「這裡是七玄武府武者的比武場,你一個連練體一重都不是的奴才是怎麼進來的?」

「你……」被罵是奴才,那人因為憤怒羞辱而臉色漲的通紅,按照規定,他確實沒有資格進來。

眼看氣氛要鬧僵,就在這時,太上一個七玄武府的長老上台說道:「安靜一下,下面公布成績。」

眾人自然安靜了下來,那奴才也只能咒罵幾句,不做聲了。

那長老拿了一張成績單,說道:「本次考核的成績,從考生三輪考試的成績,年齡,天賦,三個方面因素考慮,經過長老們商議,現在定前十名如下,第十名,周正陽,獎品十枚聚元丹;第九名……」

考試成績從後面向前面公布,那長老的聲音不緊不慢,一直到公布到第二名……

「第二名,王硯峰,獎品金蛇赤膽丸一枚,第一名,林銘,獎品紅金龍髓丹一枚。成績公布如上,恭喜大家,若是沒有異議的話,下面有請孫長老頒獎。」

「等等!我有異議1王硯峰舉起了手。七玄武府的徐長老是他父親的好友,他其實早就知道了成績單,這次舉手也是徐長老叫他舉的。

「嗯?你有什麼異議?」負責宣讀名次的長老皺了皺眉。

王硯峰笑了笑,走上廣場前面,朗聲說道:「據我所知,林銘的天賦為三品中等,我的天賦為四品上等,剛才長老說了,最終排名從考生三輪考試的成績,年齡,天賦,三個方面因素考慮,但是這些成績都是參考而已,最後的決定權在長老的手裡,主觀因素太大,我不服。」

對王硯峰來說,紅金龍髓丹是絕對不能放棄的,有了這枚丹藥,他自信能在十八歲之前突破練體四重,而後在二十歲之前達到練體四重巔峰,這樣的實力,不見得會輸給天之府的大師兄凌森。

要是如此,他在家族的地位將再也無人可以動遙

這時候,孫長老冷哼一聲站起身,「你是質疑長老會的評定結果?」他這一聲冷哼附帶了真元,哼出來只覺得周圍的溫度驟降幾度,首當其衝的王硯峰承受不住壓力,身子連退幾步。

「孫司蕃,你這是以大欺小么?」徐長老也是站了起來,他本來就跟孫司蕃不合。

這時王硯峰道:「孫長老息怒,我沒有質疑長老會的決定,只是我覺得不公平,在考核的第三輪,我一樣擊殺了第四層的兩頭凶獸,只是因為急於分出勝負,受了致命重傷,所以才沒能踏入第五層,若是我稍微穩一下腳步,也可以達到第五重。」

「所以,我不服,我不認為自己的實力比林銘差1

「你到底想怎麼樣?」

「很簡單,我想與林銘打一場,若是我輸了,甘拜下風,若是我贏了,那麼第一歸我1王硯峰說到這裡猛然轉向林銘,挑釁道:「林銘,你敢不敢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