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四十五章破九道真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五章破九道真言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王硯峰渾身真元流轉,不等林銘站穩身體,已經大喝一聲,三尺長的劍身上亮起出一道道光亮的符文,這些符文一共十道,其中九道青色是王硯峰的真元凝成,最後一道,則是銘文師銘刻所留下的。

「《九道真言》劍法,這是王家上任家主戰功封爵之後,先皇賜給嶽麓城王家的傳世絕學,這王硯峰憑藉練體三重初期的修為將《九道真言》練到了幻化九道符文的境界,雖然只是最低級的青色符文,但也確實了得了1

觀看戰鬥的長老自然見識廣博,一下子便說出了王硯峰武技的來歷和境界。

「《九道真言》只有使用寶器才能施展,世家子弟確實不一樣,有這樣的家傳武學,又能早早的配上價值幾千兩黃金的寶器,這起點就比其他平民武者高多了。」

「林銘危險了,他一個平頭小子,肯定不會武技,拿什麼來擋《九道真言》?」

在比武場上,林銘望著王硯峰劍上的青色符文,雙目灼灼,修習銘文術之前,首先要修鍊靈魂法訣,凝聚控制靈魂力,林銘修習的是頂尖靈魂法訣《太一靈魂訣》,憑藉這個,林銘對寶器中的真元流動極為敏感,只要一個靈魂念頭延伸過去,就能清楚的捕捉到。

「這王硯峰用出的武技我雖然能感受到,但是我對武技不太了解,根本不知道破綻在哪裡,不過如果論銘文術和寶器,這整個天運國恐怕都沒有人比我懂得更多,我能很清楚的找出這寶器中的真元流動不圓融的地方……」

林銘正在思索,而就在這時,王硯峰已經手持長劍沖了上來,他上來就用家傳武學《九道真言》是打算在幾招之內解決林銘,以此立威。

真元貫注長劍,發出尖銳的呼嘯之聲,這就是寶器的好處,一旦貫注真元,可以大大提高招式的氣勢和威力,面對這等威勢,沒有寶器的武者往往生出無力抵抗之感,因為他們若是以兵器正面抗衡很可能把兵器弄斷了!

「林銘,受死1

王硯峰一聲暴喝,九道符文上的青光瞬間綻放,長劍勢如破竹的斬向林銘的肩膀,林銘目光一凝,雙腳猛踏地面,身子如同閃電一般閃出。

「轟1

王硯峰一劍斬在地面上,火星四濺!這青石地面經過陣法加持,堅硬如鐵,可是即便如此,依然被王硯峰斬出半尺長的一個口子來,可見這一擊威力之大。

一擊未中,王硯峰毫不沮喪,反而哈哈大笑,「林銘,你跟我比速度么?想不到你不但天生神力,速度也快,可惜!你不會身法武技1

「論速度,你豈能跟我相比1王硯峰腳步一動,身子竟然拉出了一串隱約模糊的殘影。

「七絕步!王家的身法武技1

「這是王家的家傳絕學之一,七步之內,神出鬼沒,速度趕超鬼神,大世家真是讓人嫉妒1

「武器受制,武技受制,身法也不及,這一戰還怎麼打?」

在眾人議論的時候,王硯峰連踏七步,瞬間出現在了林銘的身側,寶器上九道符文青光再現,一劍斬向林銘的手臂!

七玄武府的打鬥中不許殺人,否則會被校方制裁,所以王硯峰斬向了林銘的手臂,雖然這一劍不會致死,但是卻可以讓林銘的手臂齊根而斷,即便有上好的療傷葯接骨續筋,這手臂廢了大半,以後修為大損。

陰毒的一劍!

王硯峰嘴角泛起一絲獰笑,你不是天才么?我就斬斷你的天才之路,看你還跟我爭什麼,他對這一劍勢在必得,也想不出半點自己會輸的理由,然而就在這時,林銘大喝一聲,猛一個轉身,一拳砸出!

平平實實的一拳,帶著將近三千斤力量,毫無花哨的砸了出來。

「呯1這一拳正中王硯峰的劍脊,那正是林銘之前發現的寶器中真元流轉的不圓融所在!

長劍揮動的速度何其之快,想要打到這一點難度可想而知,要不是融合了林銘數年來千萬刀的解骨,在無數骨骼筋肉中遊刃有餘所練就的精準攻擊,即便他憑藉對銘文術的了解感知到這不圓融的一點也是沒用。

那一瞬間,王硯峰只覺突然一股暴戾的真元傳來,生生的截斷了他寶器中的能量流動,若說他貫注在劍中的真元如蛇一樣,而這一拳就如一柄柴刀斬在了蛇的七寸處,攔腰截斷!

怎麼?

真元一滯,王硯峰血脈一陣上涌,而就在他還沒弄明白怎麼回事的時候,林銘飛起一腿,踢向了王硯峰的腦袋。

數年如一日對著鐵樹樹樁的苦練,鐵線草的刻骨之痛所淬鍊的樸實腿法,配合《混沌罡斗經》修鍊出來的恐怖力量,在這一擊中完全爆發出來!

林銘的腿如同龍尾一樣抽下,王硯峰到底也有幾分本事,在氣血翻滾之時,還硬生生的用手臂擋住林銘這一腿。

然而當林銘的腿踢在王硯峰小臂上的時候,王硯峰只覺得彷彿是一根粗大的鐵棍砸在了上面,砸的他手臂一麻,幾乎失去了知覺。

王硯峰心中大驚,這是什麼怪力!

電光火石的變化,讓在座的長老心中大驚,剛才這一拳絕不是那麼簡單!那些只看熱鬧的考生看不出什麼,但是他們都是後天境界的高手,自然捕捉到了剛才那一拳的奧秘!

這個林銘,怎麼可能做到這一點?

被這股大力直接掀飛,王硯峰剛剛耗盡的一口氣還沒提上來,卻發現視野中的林銘瞬間放大。

不好!

「七絕步1王硯峰腳踏七絕步,身體完全違反物理規則,硬生生的橫移出去,躲過了林銘的一拳,而在這急停變向之中,再加上之前的氣血翻湧,王硯峰終於控制不住體內躁動的氣血,嘴角溢出了血絲,此時王硯峰心中已是驚駭莫名,當初在玲瓏塔,他的《九道真言》威力大打折扣,不得已在闖到第四層於兩頭凶獸同歸於盡,要是能用寶器的話,他自信輕鬆闖到第五層,甚至在第五層還能殺掉幾隻凶獸,可是即便自己這樣的實力,竟然反被林銘所逼?難道當時林銘在第五層都能大殺四方?

他引以為傲的《九道真言》完全被擊破,這讓王硯峰感到了深深的屈辱,然而這時候卻已經不是想如何去報復的時候了,林銘如跗骨之蛆,再一次沖了上來!這一次林銘用的是短刀攻擊!

「我剁碎了你的刀1

因為之前一口真元用盡,現在剛提起一半來,王硯峰根本就沒有時間施展《九道真言》,只能將一半的真元全部貫注到手中的寶器里,憑藉肉體力量和寶器的鋒銳來抗林銘的這一擊,他已經料定,自己這一劍斬下去,林銘必然要收刀,否則刀就會被剁碎。

然而他沒想到,林銘根本沒有收刀,任憑這一劍斬在了剔骨刀上!

「呯1

隨著清脆的響聲,在這樣狂猛的真元碰撞中,剔骨刀被斬成數塊碎片!

「喝1

王硯峰還沒來得及吃驚,林銘已經大喝一聲,一拳擊在那剔骨刀爆成的碎片團上。

「噗1碎片如同暗器一般四射開來!

如此近距離的暗器怒射,王硯峰就算有七絕步也根本躲閃不及!

「啊啊啊啊!1

王硯峰慘叫一聲,他的肩膀、小腹、大腿同時被一塊碎片擊中,鮮血四射,那塊肩膀的碎片更是貫穿了王硯峰的肩胛!

接著林銘毫不客氣的飛起一腳踢在王硯峰的胸口,王硯峰吐出一口血箭,肋骨瞬間斷了幾根,身子如斷了線的風箏一般倒飛出去!

「住手1

在林銘踢飛王硯峰的一瞬間,徐長老如同獵豹一般飛起,他身後的椅子直接被真元沖成了渣。

徐長老如同風一般衝進比武場,一把接住了受傷不輕的王硯峰,立刻從身上取出一個藥瓶,給王硯峰上藥,他與王硯峰的父親是故交好友,自然要對故人之子照顧一些,而且王硯峰被傷成這樣,他很難交代。

上好葯后,徐長老面色陰沉的抬頭望向林銘,「你這小子,年紀輕輕,下手這麼狠1

徐長老這一句話,用上了真元,每個字迸出來都如鋼珠落地,氣勢十足。

面對一個後天高手的壓力,林銘目光一凝,暗自運轉《混沌真元訣》抵住這份壓力,他面無表情的說道:「你說我狠毒,那麼什麼是不狠毒?是不是王硯峰剛才要斬斷我的手臂,我就該伸出去給他斬?若是我那一拳偏了,手臂被斬斷,你會不會上來說王硯峰狠毒?」

「好!你還敢頂嘴!?」徐長老猛然踏前一步,身上爆發出一股殺氣,這股殺氣爆發出來,讓人感覺徐長老就如同一個擇人而噬的猛虎,隨時會撲過來。----各位求收藏啊,點擊「加入書架」,收藏本書,這對一本作品來說至關重要,各位輕輕一點,蠶繭動力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