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四十九章明佛採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九章明佛採蓮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好強的靈魂力。」林銘心中微驚,即便是木易的靈魂力都不如眼前這老者凝練,當然木易是主修武的,銘文師只是副業,而眼前這老者大概是專職的銘文師,對這些專職銘文師來說,修武只是為了增加壽命讓他們有更多的時間研究銘文術而已,這樣的人,在銘文術上的造詣十分可怕。

林銘駐足看了一會兒,忽然發現身邊的林小東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那名少女,一副豬哥相,看到林小東的樣子林銘頓時大感頭疼,他用胳膊肘頂了林小東一下,林小東這才一個機靈緩過神來,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就在這時,林銘察覺到少女的靈魂力出現了一絲波動,而後她面前那層層疊疊絢爛的銘文符就彷彿沾上了火星的煙火,「蓬」的一聲爆開,化成五顏六色的火花四射出去。

少女呆了呆,沮煽諂,「爺爺,我又失敗了。」

原本閉目養神的老者睜開了眼,笑道:「雨涵,你已經做得很好了,這樣下去,再過個一年半年你就能拿到銘文師認證了。當初爺爺拿到這個認證的時候已經是十八歲了,你大概十六歲就可以了,最遲十七歲。」

這女孩正是銘文師公會的銘文術天才汪雨涵,而她身邊的老者就是她的爺爺,銘文師公會的會長汪璇璣。

「嗯……可是,我大概是比不過秦杏軒了,她比我還小半年,可是在銘文術上的成績已經跟我不相上下了,而且我這幾個月來,銘文術的進步明顯減慢了,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

天才總是要相互比較的,汪雨涵自認在武道方面,無論如何也追不上秦杏軒,但是銘文術是她的主職業,她不想輸。

在汪雨涵和汪璇璣談話的時候,接待小姐恭恭敬敬的走過去,說道:「會長。」

「嗯,什麼事?」

接待小姐猶豫了一下,指了指林銘說道:「那個少年要進行銘文師考核。」

「嗯?」汪璇璣一怔,有些驚愕的打量了林銘一番,只有練體二重的修為,年齡也不過十五六歲的樣子,居然要考銘文師?

「你叫什麼名字?多大了?」汪璇璣問道。

林銘稍稍猶豫,他沒想到這老人就是銘文師公會的會長,以這會長的身份不可能覬覦自己什麼,只要不露出銘葯、銘身這些天運國從來沒有的銘文技能就沒問題。

林銘要防的是那些會為了幾萬兩黃金鋌而走險的宵小之輩和不法之徒,至於汪璇璣和木易這等人物只會把林銘當成一個銘文術的天才晚輩罷了。

這樣想著,林銘如實道:「林銘,十五歲。」

聽到十五歲的年齡,汪雨涵一雙美眸在林銘身上連轉了好幾圈,這少年難道也是個天才?年齡比自己還小,修為也不高,不是來消遣他們的吧?

不過銘文師公會不提供材料和寶器,所以也不會有人花上幾千兩黃金來這裡搗亂,那就是腦殘了。

「材料和寶器要自己準備,這你知道吧?」

「嗯,知道,我想向銘文師公會購買。」林銘說著拿出一張紙,在紙上羅列出了一串材料名稱。

林銘選擇了「強力符」的簡化版,簡化版不需要天蠶絲,符文也簡單了許多,但是增幅效果自然要差一些,也沒有銘文之技。

他的目標只是通過考核,並不需要多麼驚世駭俗,而且強力符涉及到一些天衍大陸銘文術體系中完全沒有的新東西,這些林銘也不想暴露。

「就這些材料了,謝謝。」林銘將清單遞給接待小姐。

接待小姐用眼神請示了一下汪璇璣,見對方點頭,她說道:「好的,請問你用什寶器呢?」

「就用劍吧,對了,我銘文之後的寶器還屬於我吧。」

「那是當然,寶器和材料本來就是考核者自己出錢買的,請跟我去挑選一件寶器吧。」

「嗯,好。」

在林銘走後,汪雨涵仍然望著林銘消失的背影,喃喃的說道:「爺爺,這個少年才十五歲,居然來考銘文師,若是給他考了銘文師的話,連秦杏軒也會被比下去的。」

汪璇璣笑道:「銘文師不是那麼好考的,不過這少年敢來考銘文師,肯定有幾分本事,他大概不是天運城的人,可能是某個隱士大師的弟子,因為天資出眾,自持甚高,所以十五歲就來考銘文師,想著橫掃我天運城年輕一代的銘文師天才,以此立威,不過,呵呵,不是那麼容易的。」

汪璇璣說著點燃了一張傳音符,傳給了平時負責銘文師考核的兩個銘文大師,讓他們一起過來。

汪雨涵咬了咬嘴唇,低聲說道:「嗯,我不會輸給他的,也不會輸給秦杏軒。」

……

銘文師公會有專門用來考核用的寶器,林銘隨意的挑了一下,選了一把非常不錯的長劍,道:「就這把吧。」

這把劍價值三千六百兩黃金,是這寶器庫比較貴的寶器了。接待小姐有些驚訝,一般來參加銘文術考核的武者都會選擇比較次的寶器,這少年卻選了這麼貴的,看來要麼是家境富裕的不像話了,要麼就是胸有成竹。

林銘有自己的打算,既然要用到寶器,那自然不能浪費了,高級寶器配上不錯的銘文術也能賣個好價錢。

「我們的寶器一旦出售可不能退換了。」接待小姐不太放心,專門囑咐了一句。

林銘抽出四張金票,笑道:「這我當然知道。」

「嗯,那麼隨我來吧。」付款結束之後,接待小姐帶著林銘回到考核地點,自己便離開了。

重回銘文室后,林銘發現銘文室中多出來了兩個人,一個四五十歲,身穿青色長袍的中年人,還有一個笑眯眯的,看起來很和藹的胖老頭。

這兩位,是銘文師公會負責銘文師考核的考官,汪璇璣平時不管考核,不過這次,他很有興趣看一下。

「可以了么?」汪璇璣問道。

「嗯。」林銘點點頭,將長劍放在銘文石台上,銘文術用到的材料也一一鋪開,這銘文師公會的材料,大多數都是加工好的,倒不用林銘研磨、提純、融化等等。

那身穿長袍的中年人深深的看了林銘一眼,面無表情的說道:「考核的時間限制為兩個時辰,連續失敗三次,失去資格,若是最終製作出來的成品無法讓寶器增加到兩成以上的威力,也算失敗。」

「我明白了。」

「好,那麼開始吧。」中年人逆轉了一個沙漏,流沙悄無聲息的流逝著。

林銘閉目養神了片刻,將體內真元運轉到最佳狀態,而後伸手一招,一小團藍色的汁液彷彿有靈性似的跳到林銘的手心。

只是這簡簡單單的招手,在場眾人立刻感受到了那少年包裹著藍色汁液的濃郁靈魂力。

「這靈魂力……恐怕有五品天賦了。」汪璇璣心中暗驚。

「怪不得十五歲便來考試,有幾分本領。」中年人緩緩點頭。

汪雨涵抿了抿嘴唇,她自然也注意到林銘的靈魂力,她在心中喃喃自語,「五品靈魂天賦嗎?與我一樣。以前勁敵只有秦杏軒一人,現在,又多了一個1

五品天賦十分罕見,一般來說,武者的靈魂天賦和習武天賦不會相差太大,但是靈魂天賦一般要低於習武天賦,因此,高品級的靈魂天賦尤為難得,若說五品習武天賦在天運國是十年一見,那麼五品靈魂天賦就是二十年,三十年一見了。

汪雨涵的修武天賦只有四品,但是靈魂天賦卻反而比習武天賦還高,這也是繼承於她爺爺的原因。

汪雨涵的五品中等天賦絕對是幾十年一見的銘文師天才了,加上有汪璇璣從小手把手的教導,現在汪雨涵的銘文術與天賦超她一籌的秦杏軒相差無幾,只不過汪雨涵年紀稍長一點而已。

林銘當然沒有五品靈魂天賦,不過因為他使用的法訣是來自神域的《太一靈魂訣》,所以靈魂力不但凝實厚重,而且如臂指使,所以才會讓眾人有這種錯覺。

若說最開始的靈魂力只是讓汪璇璣等人驚艷,那麼接下來林銘的動作就讓兩人不可置信了。

當藍色液滴落到林銘的指尖時,他的手指竟然拖出了一連串的殘影,液滴在這種殘影中被拉成了一條亮麗的藍色光線,猶如深夜中劃過天空的流星一般。

只是幾次眨眼的功夫,一個繁雜的銘文符便繪製完畢。

汪璇璣深吸一口氣,而那笑眯眯的老者臉上的笑容也凝固了。

「明佛採蓮1

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林銘的這手如行雲流水一般的動作,在銘文師界內有一個專門的名詞,叫「明佛採蓮」,明佛是古代神話中的千指佛,傳說此佛有十手千指,每年明佛宮殿後花園中的睡蓮結子,明佛只要一次就可以采出上百顆蓮子來,所以宗教典籍上有「明佛採蓮」這說法,而銘文師引入這個詞,用以形容宗師級銘文師在繪製銘文符時,因為速度過快所留下的厚實指影。

當然,單論速度,一些武道等級高的銘文師可以更快,可是想在這樣超快的速度中維繫靈魂力的穩定,並且準確而均勻的將銘文材料化成銘文符卻是難如登天,這種指影,沒有超凡的悟性和紮實的苦功是不可能練出來的!

這少年才多大?就算打娘胎里就開始練習銘文術,也不會有這麼嫻熟的指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