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五十章材料到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章材料到手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很快,汪璇璣發現眼前這少年的很多繪製手法都不是天運國的銘文師流派所有,他的一些手法看起來更為複雜,但是卻無比流暢。

「這個少年的師門不是天運國的流派1中年男子說道。

「嗯,而且,這流派恐怕比我們要進步許多。」

一道又一道的彩光在半空中綻放,交織相錯的光線軌跡在眾人的虹膜上留下了一道道亮麗的殘影,汪雨涵屏住呼吸,全部的靈魂力都投注在那一個又一個的銘文符中,仔細的感受裡面的每一分能量變化。

在繪製銘文符時能量輕重的細微變化是最難把握的,一不小心就會失敗,可是這種變化在那少年的手中卻彷彿本能一般精準無誤,那些繁雜絢麗的銘文符,恰如畫家手下的寫意花鳥,展翅欲飛。

若說一開始,汪雨涵還存了怕被這少年超越,希望他考核不過的心思,那麼到後來,她已經徹底嘆服了,心中反倒希望著這份完美能夠繼續下去,不要出現哪怕一絲一毫的缺憾。

這種心態,就彷彿樂師渴望聽到天籟神曲,畫師渴望看到傳世珍畫一般,也只有這種心態,才能讓人擯棄一切雜念,去追求某一領域的極致。

看到這神情專註,一絲不苟的少年,汪雨涵似乎突然明白,自己為什麼近日來銘文術修為的增長越來越慢,那正是因為她太過在意秦杏軒,怕這個年紀小她半歲的少女追上她的腳步。

而現在,看到林銘手下完美的銘文術,她突然明悟了,這片大陸廣闊無邊,天才多如恆河沙數,自己為了天運國第一銘文天才的虛榮而去在意秦杏軒是否超過自己沒有任何的意義。

她要追求的不是甩開秦杏軒,而是超越她自己,她要追求的不是天運國第一銘文天才,而是銘文術本身的極致。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林銘身前的銘文符越來越多,層層疊疊的銘文符在半空中一明一暗的閃爍著,猶如有生命一般的呼吸律動。林銘如今繪製強力符已經是輕車熟路,練體二重巔峰的修為更是讓林銘有足夠的真元來支持全過程的繪製,不必再如幾個月前那樣苦苦堅持。

今天,林銘繪製的格外順利,他全身心都投入到銘文符的繪製中,幾乎忘記了這是一場考核。直至他繪製完全部的銘文符,數十個繽紛絢爛的銘文符號依次閃過光芒,而後在林銘的靈魂力牽引完美的合為一體,最終凝結成了一個一寸見方的火焰符號。

林銘這次沒有抽出符紙,而是直接拿起桌上的長劍,手指一指,銘文符便宛如一個印章一樣重重的落在長劍上,隨著「哧哧」的聲音,劍身上多出了一道神秘古樸的符文,它的樣子宛如熊熊燃燒的火焰一般。

完成了。

看著林銘手中的長劍,汪璇璣心中稱嘆,那落在劍身上的火焰符文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一股氣勢,若是靈魂力沉浸,便能感受到真元在其中流轉,彷彿呼吸一般。

汪璇璣可以肯定,這是一個完美的銘文符,只不過繪製它用的是練體二重的真元,不知道這銘文符的增幅能力到底能達到幾重?

銘文符增幅寶器不是增幅寶器的鋒利程度,而是增幅其中的真元運轉,若是銘文符在符紙上,沒人能判定它的增幅到底是多少,若是被刻在了寶器上,那麼經驗豐富的銘文大師可以在寶器中注入真元,通過控制真元流經或者不流經銘文符,來感覺出銘文符對寶器的增幅到底有幾成。

汪璇璣將長劍提在手中,真元貫注其中,閉上眼睛仔細的感知,片刻之後他睜開眼睛,雖然心中早有準備,他還是大吃一驚。

這銘文符的增幅達到了三成兩分,這是大師級的水準!

「三成兩分的真元增幅……」汪璇璣驚嘆道。

「哦?」中年人眉毛一挑,將長劍接了過來,一般初次低級銘文師能將銘文術修鍊到兩成增幅已經很不容易了,這少年竟然能做到三成兩分,要知道,銘文符的增幅一旦超過兩成,每進一步就會格外的艱難。

這中年人當考官很多年,對銘文符的評定比汪璇璣還准,很快他得出了更精確的結果,「三成兩分到三成三分之間。」

放下長劍,中年人重新打量著林銘,這小傢伙哪裡冒出來的?莫非宗門弟子?可是宗門的弟子為何會到天運城這個小地方的銘文師公會申請銘文師驗證?

「恭喜你,林銘,你通過考核了。」汪璇璣說道。

「謝謝會長。」

「嗯,那麼你是否願意加入我們天運城銘文師公會?」汪璇璣也就是隨口一問,在他看來,這種名門子弟不可能屈居於天運城銘文師公會,十有**要婉拒,可是沒想到林銘卻點頭道:「我願意。」

「哦?」汪璇璣眉毛一挑,「你要加入我們銘文師公會?」

「嗯,我就是為了這個才來參加考核的。」

「這樣……」汪璇璣心中奇怪,不理解林銘的做法。

「嗯,不瞞會長大人,我加入銘文師公會是想賺積分買材料。」

買材料?需要積分買的材料毫無疑問是珍稀材料,能用到珍稀材料的銘文術通常十分繁雜,那麼是這個少年用?還是他的師父用?

他師父必是前輩高人,那種人就算找材料也不會用到天運城銘文術公會這樣一個小地方吧?

汪璇璣在一時間想了很多東西,他沉吟片刻,說道:「你若是將這把劍賣給銘文師公會,我可以出三千積分來購買。」

林銘一怔,旋即大喜,他正發愁完成任務,沒想到汪璇璣直接開出用三千積分換這把劍的提議,他之前看過那些珍奇藥材的價格,三千積分可不是一個小數目,足夠他將所有要用到的靈藥符材料買下來了。

「這會長老者要買我的劍恐怕是存了研究一下的心思,不過銘文術繁雜無比,即便精心傳授都很難學會,想要通過已製成的銘文符研究出一些奧秘更是難上加難,他買這把劍,恐怕也悟不出什麼東西。」這樣想著,林銘說道:「太感謝會長大人了,我正缺積分。」

「不必客氣,若是他日令師來到天運城,歡迎他來我們天運城銘文師公會做客。」汪璇璣為林銘開出這麼優厚的條件,一是為了研究一下那把長劍,二也是想拉攏林銘,有機會結識林銘背後的神秘師門。

………………

「四級凶獸的血液一兩,一千一百兩黃金,一百五十積分。」

「天青花花籽十二顆,六百兩黃金,八十積分。」

「龍血草汁液一兩,六百兩黃金,六十積分。」

……

負責銘文師公會珍稀材料銷售的人是一個看上去四五十歲的中年婦人,她對照著林銘列出的清單,一邊讀,一邊報價,每報一個,她都會停下來看林銘一眼,這小傢伙,買這麼多珍奇玩意兒,到底想幹什麼?

林銘列出的材料有幾十種,其中有幾種珍貴的材料,比如那四級凶獸血液,就那麼一小瓶就頂的上一件寶器,要是出了銘文師公會在市面上買至少要三千兩黃金,還不一定買得到。

若是在半年前,這些東西都是林銘想都不敢想的。

黃金很快累加到一萬兩以上,積分也用去了差不多兩千積分,林小東看著這不斷往上漲的數字,聽著那啪啪撥動的算盤聲,剛開始是心驚肉跳,後來直接麻木了。什麼叫花錢如流水,他可算是見識到了。

「總價一萬兩千黃金,兩千一百積分,確認購買么?」中年婦人按下了算盤,又問了一遍林銘,即便是天運城德高望重的銘文宗師也不會一次性買這麼多珍惜材料,這小傢伙是怎麼回事?他哪來那麼多積分?

「嗯,確認購買。」林銘掏出了金票和積分卡。積分卡上只有一個卡號,通過這個卡號便可以查詢到積分記錄。

「好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