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五十三章挑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三章挑釁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林家雖然底蘊豐厚,一個家族想要長久發展,必須集中財力,家族產業只能傳給嫡系,否則產業越來越分散,不用幾代,就分的七七八八,那家族也名存實亡了。

林銘所在的支系是庶出,而且隔了幾代,不可能分到產業,只能負責經營打點,林銘從小到大,跟林家嫡系子弟沒有太多接觸,所以根本不認得這兩兄妹。

林武道:「前幾天才知道這次武府考核的第一名是我林家子弟,我們幾個林家子弟都吃驚壞了,真是沒想到啊,而且最難得的是,林銘你還是出身分家,在沒有什麼資源支持的情況下取得這成績,真是讓我等慚愧的很埃」

這時,林楓苑也插口道:「這次族弟你拿到考核第一的消息已經傳回家族了,連家主都驚動了呢,這可是個了不起的成績,家主已經見了族弟的父母,那酒樓也送給族弟的父母了,說是感謝他兩位老人家為林家培養了一個人才呢,等到族弟回去,恐怕林家上下都要為你接風洗塵呢。」

聽了林武兩兄妹的話,林銘呆了呆,沒想到會發生這一系列的事情,對於林家,林銘倒沒有太多的歸屬感,至於接風洗塵,他更是沒有太多興趣。

不過林銘卻知道,父母絕對很希望得到這份榮耀,做父母的,哪一個不希望兒女風光,衣錦還鄉?

而且父母傳統觀念濃重,一直希望著能光宗耀祖,蔭蔽子孫,而七玄武府考核第一這個榮譽,確實值得林家祖祖輩輩驕傲了,天運國上上下下,人口七八千萬,七玄武府考核第一,相當於中狀元,甚至為此立牌坊都不誇張。

意識到這些,林銘心中倒是產生了一種滿足感,能讓父母開心,自然是做子女的所希望的。

林銘說道:「我初來七玄武府,人生地不熟,能遇到兩位族兄,族姐感到特別親切,以後還要承蒙照顧。」

「哈哈,族弟客氣了,以後有什麼難處儘管開口,愚兄我的武力雖然有限,但是家族在天運城的資源還是能調用一些的。」

「那就謝謝了。」

兩人交換了傳音符印記,就在這時,教室中突然安靜下來,一個聲音道:「授課長老來了。」

林銘抬頭望去,見到一個身穿白袍,手持厚厚書本的老者緩步走進了講武堂,老者的真元波動要比木易等人明顯弱了一層,大概為凝脈期。

在青桑城,凝脈期武者已經相當少見,而進了七玄武府,凝脈期武者卻比比皆是,林銘這一路看來的七玄武府老師都在凝脈期以上。

老者將手中的書放在案桌上,緩緩的說道:「從今天起,我負責為你們講學,包括體術,劍術,攻擊技巧,修鍊技巧,防禦技巧,逃生技巧,真元和武道的基礎等等,現在開始授課。」

老者的開場白非常簡練,而後他便開始從體術講起,老者的基礎知識非常豐富,一些本來很簡單的動作,他都能總結出不少實用的技巧,比如舊力用盡新力未生之時該如何躲避攻擊,暫避鋒芒,比如在空中騰空的時候如何強行扭轉身體,比如在被對方壓著打的時候如何反擊。

這些技巧都不是功法,但是若是運用的好了,會大大提高武者的戰鬥力,這相當於是經驗豐富的武者跟實戰菜鳥的區別。當然,真正想要將這些技巧融合在戰鬥中還要大量的實戰才行。

這課程足足上了一個時辰,老者這才收拾起書本,說道:「今天的課到這裡了,這次通過考核的新生請留下來,領取你們的真元石。」

「真元石?」林銘微微一怔,他聽說過這種東西,這種石頭天生蘊含真元,可以用作驅動法陣。

這時,林武說道:「族弟,這真元石可是好東西,吸收裡面的真元,能加快修鍊,而且,真元石里的真元要比靈藥里的純凈,煉化起來也容易的多。」

「是啊,以族弟考核第一名的身份,能夠領到的真元石有十顆呢。」林楓苑也附和道,言語中明顯有羨慕的意味。

「哦?這真元石很珍貴?」

「嗯,其實我們天運國也有真元石的礦藏,不過都要上繳給七玄谷,真元石在大宗門裡其實很多,只是很少流傳下來,所以在天運國能買到的真元石很少。」

在這方圓數十萬里,皇權要屈從於七玄谷,力量決定一切,不足為奇。

「族弟快上去領吧,以後你定下排名石的排名,每月還可以領至少一顆。」

林銘來到真元石領取處,果然領到了十顆真元石,這真元石看起來像是有很多雜質的水晶一般,並不透明。

一顆真元石的重量為一兩,經過標準的稱量和切割,林銘將靈魂力沉浸其中,果然在裡面感受到了純凈的真元。

繼林銘之後,王硯峰也領到了真元石,數目卻少了一半,只有五顆,後面的到了地之堂的普通弟子,那就只有兩顆了,而至於人之堂的,只有一顆。而且他們領了這一次后,若是日後無法進入地之堂,那就再沒這個待遇了。

林武道:「族弟,我們難得見面,一起去喝一杯,如何?」

林銘稍稍猶豫,抱歉的說道:「我想在排名石的考核開始前儘可能提升一些實力,至於喝酒的事情,改天我請族兄族姐。」修鍊銘文術需要大量的時間,再加上武道的修鍊和上課,林銘可謂分身乏術,睡覺的時間都在調息運功。

「哈哈,族弟真是勤奮,難怪這等年紀就有這成就,好的,那麼我們改天再聚。」

林銘告別了林武兄妹,獨自離開講武堂,走到岔道口的時候,他發現王硯峰和兩個生面孔的男子站在一起,王硯峰眉頭緊鎖,顯然與兩人的關係不太好。

「喲!這不是王家的的天才王硯峰么?哎呀呀,嶽麓城精英賽第一名呢,《九道真言》劍法大成。嘿嘿,我以為多了不起,怎麼輸給了一個練體二重的小子呢?真是給我們嶽麓城丟臉埃」一個青年陰陽怪氣的說道,看他的年紀大概十**歲,練體三重巔峰修為,此時這人懷抱一把長劍,一臉的倨傲之色。

王硯峰臉色頓時沉了下來,「柳明相,你這柳家的賤子,也有臉在我面前叫囂!吃了那麼多珍奇異葯,考核卻未進前十,就算一頭豬被你們柳家那麼養著,也比你強1

「嘿!你說我是豬,很好,那麼我們比比如何?看你能不能把我踩在腳底。」柳明相不屑的說道,臉上掛著一絲戲謔的笑容。

王硯峰聲音一滯,拳頭猛然握緊,對方是練體三重巔峰,而且在七玄武府修鍊了兩年,真的比起來,他並無把握。

不過,饒是如此,王硯峰也不想退縮,他用腳趾頭想也知道,今天他要是不應戰,這柳明相必將四處宣傳,說他膽小如鼠,《九道真言》徒有虛名,「柳明相,你真是不知道臉皮為何物了,天賦不如我,拿年齡來壓我了?十八歲對我十五歲,好的很1

「笑話!在戰場上你被人殺了,還要考究一下誰的年紀大么?別說廢話了,你到底敢不敢比?」

「有何不敢1王硯峰冷哼一聲,雖然明知道對方在激自己,但是因為他高傲的性格,他依然應戰,他不能挫了銳氣,折了武道之心。

「好,我們就按照武府的規定來比,既然要比,自然要有點賭注,你不是剛領了五顆真元石么?就拿它來當賭注吧。」

賭注!

王硯峰咬了咬牙,他也不傻,立刻明白,今天柳明相故意挑釁就是為了這五顆真元石來的!

這是蓄謀好的!

可是,即便明白這些,王硯峰也不會退縮,五顆真元石,就算輸了他也輸得起,何況,他不一定輸!

「賭就賭1

林銘遠遠的看著一幕,微微搖頭,對方顯然算準了王硯峰的性格,不過話說回來,對方都挑釁到家門口了,若是王硯峰在這種情況下真的怯了,那麼他的損失恐怕更大,避而不戰,忍氣吞聲,這是修武的大忌。

修武不但練體,也是修心,修心講究的是隨性而為,快意人生,要是處處隱忍,修鍊都會受阻。

這王硯峰,恐怕要輸了,那兩人都是高手,練體三重巔峰,又在七玄武府修鍊這麼久,戰鬥力恐怕比起一般的練體四重武者都要超過不少,這等實力,連林銘對上也沒有一絲一毫的把握。

「這柳明相雖然囂張,但的確是高手,而他旁邊那個青年似乎更是深不可測,兩個人任意一人我對上都沒可能贏,七玄武府真是虎藏龍。」林銘在心中自語,這也正常的很,進入七玄武府的哪一個不是天才,如此天才,年齡比他們長,又在武府享受這麼多資源,修鍊這麼久,要是這都打不過新生,那真是白修鍊了。

這事跟林銘無關,他轉身離開,剛走幾步,一個聲音突然在背後響起:「喲!這不是本次考核的第一么?林銘是吧!幸會幸會。」

雖然說的客套話,但是聲音裡面的挑釁意味實在過於明顯。林銘眉頭微皺,轉頭望去,卻見說話的是與柳明相一起挑釁王硯峰的那個實力深不可測的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