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五十五章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五章戰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林銘開口道:「你不必激我,激我沒意義,我只問,賭注是什麼?」

「族弟,別答應他1這時,林楓苑也開口了,面對張蒼,她氣勢顯得有些弱。

林銘擺擺手,示意自己有數。

「自然是真元石,若是你輸了,那十顆真元石歸我,若是我輸了,嘿嘿,我付你二十顆1

「好,剛才你說讓我選時間地點吧,我就選演武場,至於時間,定在一個月之後的午時三刻。」

「一個月?」張蒼一愣,沒想到林銘把時間定的這麼靠後,不過不管多久都是沒用,以他那三品的爛天賦,時間拖得越久,他與自己的差距反而越大。

「好,一個月就一個月,讓你多活兩天。」張蒼像看**一樣看著林銘,到底是年輕氣盛的愣頭青,這就沉不住氣,迫不及待的給自己送真元石。

張蒼和柳明相得意的笑著離開,留下林武在搖頭嘆氣,「族弟,你太衝動了,新人來七玄武府都是自信滿滿,可是那些老人哪一個不同樣是天才,而且又在七玄武府學習這麼久,這張蒼……哎,不說了,就當十塊真元石買個教訓吧。」

林銘笑道:「今天謝謝武兄你為我出頭了,不過我不能避而不戰,否則弱了氣勢,本心不順暢,對我的修鍊也不利。」

林銘將稱呼從族兄改成了武兄,也算是認可了林武,這林武人不錯,這種時候為自己出頭需要勇氣的。

林銘說完這話,注意到了依舊站在一旁沒走的王硯峰,此時,王硯峰正看著自己。

發覺林銘望過來,王硯峰道:「祝你好運。」

「呵呵,你也是。」因為這次站在了同一立場,面對共同的敵人,兩人的關係倒有所緩和。

「我不會輸,即使暫時輸掉的,我以後也會贏回來!不管是柳明相,還是你1王硯峰說完這句話便轉身,大步離去,林武的話王硯峰也聽見了,他已經意識到,自己可能很難戰勝柳明相了。

可是王硯峰的武道,可以打敗他的**,卻不能打敗他的本心,他不可能不戰而逃。

「這王硯峰有一顆不服輸的心,天資也好,以後也許會是一個人物,不過想要進入宗門,卻還是差了不少……」天衍大陸廣闊無邊,芸芸眾生不計其數,想要追求武道極致,實在太難太難!

這時,林銘突然想起了什麼,「對了,武兄,這種賭鬥往年也經常發生么?這種事,一般是新人吃虧吧?難道武府沒有相應的制度?」

林武道:「沒有,武府只規定不準故意致人傷殘,不可致人死亡,至於其他的,一切聽之任之,所以在七玄武府,各種爭鬥非常厲害,七玄武府大概也樂意見到這樣的爭鬥。不過,雖然如此,欺負新人,贏新人的真元石的事情還是不多見,這會落下非常不好的口碑,一般有威望,顧忌自己名聲和家族名聲的人不會這麼做的。」

「哦?這麼說柳明相和張蒼的人品口碑都不怎麼樣了?」

「柳明相一直都是個無賴,不過這張蒼……他其實是個狠人,曾經在軍隊里呆過,殺過不少人,他的人品不好說,他從不在意口碑什麼的,做事肆意而為,跟你賭鬥也不稀奇。」

「是嗎……這張蒼認識朱炎么?」

「朱炎?據我所知,張蒼跟朱炎是戰友,他們一起參過軍,你問這個做什麼?」

林武並不知道朱炎跟林銘的矛盾,故而有此一問。

「沒什麼。」林銘輕呼了一口氣,他自然不想跟林武提起那些事情。

原來是這樣,自己還奇怪朱炎毫無動作,原來這張蒼便是朱炎找來的,朱炎果然不會讓他安安生生的來七玄武府,可是七玄武府畢竟是七玄谷的下轄武府,而七玄谷,是凌駕於方圓數十萬里所有國家皇權之上的龐然大物,因為七玄武府是天運國中的超然存在,即便是皇室,也動不了七玄武府一分一毫。

只要自己身處七玄武府當中,朱炎就拿自己沒辦法,就算是後天高手,都不敢來虎藏龍的七玄武府行兇,所以朱炎就只能通過符合七玄武府規定的途徑,找人賭鬥,便可以暗中下黑手,重傷自己,打擊自己的武道之心。

讓實力高出自己一大截,又同屬於地之堂的張蒼來碾壓自己,正是最合適的人眩

不過,他也要碾壓的了才行!

林銘深吸一口氣,慢慢的握緊了拳頭。沒想到這朱炎竟然也參過軍,無怪他能以練體三重巔峰的實力進入天之府,這份實力,毫無疑問比張蒼還要強!

也好,這樣才有意思。

林武察覺到林銘神色的輕微變化,開口道:「兄弟,你不是跟朱炎有矛盾吧?」

林銘點頭,「算是吧。」

「這……」林武聽了這話有些擔憂,「兄弟,我不是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這朱炎在練體三重巔峰的時候擊敗了天之府排名七十二的一個弟子,成為了天之府的學員,而那名弟子的實力是初入練體四重1

林銘心中微微一怔,七玄武府初入練體四重的弟子可不比外面,那實力絕對是一等一的,卻依然被朱炎以練體三重巔峰的實力擊敗,可見朱炎的強大。

「天之府固定為七十二人,一般來說,實力突破練體四重就有實力進入,進入的條件就是擊敗天之府任意一個學員,之後便能進入天之府,而那名被擊敗的學員則被淘汰,天之府的人哪一個不是精英,能以練體三重巔峰的實力,越階戰勝這些精英的,都是人中之龍,這朱炎絕對是一個硬茬,兄弟,你要是跟他作對的話……」

林銘笑笑,說道:「謝謝武兄的忠告。」

林武道:「嗯,最好儘快化解掉這矛盾,這朱炎在朱家地位也非常高,雖然他不是嫡長子,但是實力太出眾了,日後未必不能繼承家主之位,你可要知道,朱家現任家主的女兒是嫁入了皇宮的。大丈夫能屈能伸,對武者來說,忍字訣也是很重要的,必要之時,賠禮道歉也不丟人,化干戈為玉帛也算皆大歡喜了。」

「嗯,我明白。」林銘笑了笑,只是隨便聽聽,他當然清楚朱炎在朱家的地位,否則他也沒本事將蘭雲月弄進七玄武府了,這種事,至少要朱炎那個當娘娘的姑姑出面才行。

「沒什麼事,我先走了。」通過這短時間的接觸,林銘明白了林武的為人,他屬於凡事瞻前顧後,考慮很多的類型,這種性格倒也不是不好,但是若是習武的話,便會少了銳氣,難有大成績,也無怪他會有一個那麼難聽的綽號了。

不過林武為人倒還不錯,值得一交。

「該說的我都說了,兄弟你小心些吧,那十顆真元石,不行就算了,我們林家也不缺錢,這些東西雖然少,但也還是買得到的,日後兄弟你受到家族器重,一些真元石不算什麼。」

林銘心中好笑,點頭道:「我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