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六十四章複雜的工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四章複雜的工藝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少俠想要買什麼槍?什麼價位?」

「你們這裡,有寶器么?」林銘開口問道。

「寶器槍?」夥計沒想到這少年語出驚人,一把寶器槍的價格,少說都要一萬兩黃金,好的動輒兩三萬兩,這少年有那麼多錢?

其實林銘確實沒這麼多錢,不過他可以預定一下,然後把錢籌出來。

「少俠,我們店裡沒有寶器級的槍,要是要寶器級的刀劍,倒是有很多。」

「這樣么……」林銘稍感失望,沒想到神兵堂也沒有寶器槍,這寶器槍也太少了。

那店員說道:「這寶器級別的槍,數量太少,但是需求卻並不小,兩個月前店裡倒是有一桿,但是早就被預訂,而後賣出去了。」

「哦?據我所知,天運國的武者很少有用槍的吧,這寶器槍很搶手?」

「嗯,很搶手,武者是很少用,不過……軍隊會用到,一些將軍會買寶器槍,但是因為寶器級的槍太少,所以甚至有些戰功赫赫的將軍,也沒有寶器槍,少俠想要在天運國買到寶器槍,很難。」

原來如此,林銘心中立刻明白了,槍是軍隊中最好用的兵器,自古以來,但凡出名的將領,八成是用槍的,其餘的兩成,也是用大關刀,方天戟等等這些類似於槍的長兵器,而憑藉刀劍出名的,還真沒有幾個。

行軍打仗,經常要馬戰,這時候刀劍就顯得太短了,所以就要用到戟、槊、槍、矛這些兵器,而槍和矛又是用的最多的,一槍在手,就算是陷入亂軍當中也能殺進殺出,一丈長的大槍,一次圈殺就是十幾條人命,這是劍、刀、斧之類的兵器望塵莫及的。

所以橫掃千軍是槍獨有的招式!

因此天運國的將軍,即便他們修武的時候用的是劍,參軍后,也要學槍。

「也罷,這寶器級別的槍,以後再說,要買不如買個好些的,好槍的價格很可能要幾萬黃金,我現在也沒那麼多錢,以前花的錢都是從木易先生那裡拿的,我做出來的銘文符雖然價值不菲,但是也不清楚木易是不是真的用的了這麼多,這些日子麻煩木易已經不少了,幾萬兩黃金不是個小數目,不能再向他要了。何況,一些製作精良的槍也不會到差哪兒去,尤其我現在武道修為還不高,給我寶器也很難發揮出威力來。」

這樣想著,林銘道:「那算了,給我看看其他槍吧,要好槍。」

「好的,少俠稍等。」店員說著轉過身,從樟木箱中拿出一條六分粗細的槍桿,這槍桿通體烏黑,長有七尺。

店裡出售槍的時候,往往是槍桿和槍頭分開出售,槍桿存放在樟木箱中防蠹防腐,槍頭則浸在桐油里保存,保證時刻光亮。客人到時根據自己的喜好,挑選合適的槍桿和槍頭,組成一桿成品槍。

「少俠請看。」店員將槍桿遞了過來。

林銘將這槍桿掂在手中,其重量大概有三十斤,顯然並非金屬打造,隨手一用力,這槍桿彈性十足,林銘毫不懷疑,如果把這槍桿崩成滿月型而後放手,直接可以抽碎一頭野獸的頭骨。

這種槍桿,雖然不是金屬的,但是抽在人身上造成的傷害比金屬桿還有過之。

「這槍桿多少錢?」林銘問道。

「一千二百兩黃金。」

饒是林銘早有準備,聽到這價格也是暗暗咋舌,單單一個槍桿就這麼貴,要知道,一件普通的刀劍寶器也不過幾千兩黃金。這槍,還不是寶器。

那夥計看出了林銘的驚異,解釋道:「這是烏絲木做的,選用長了幾百年的上好烏絲木,在山泉水裡泡七七四十九天潤脹,而後下油鍋炸上三天,炸掉烏絲木木屑和短木纖,只留下最堅韌的木纖骨架,混著金木蠶的蠶絲擰出來的,最後表面再纏上金木蠶蠶絲織成的布條,在桐油中浸泡三年製作而成的。」

「無論是烏絲木還是金木蠶蠶絲,都是刀劍難傷的珍貴材料,再加上各種特殊工藝,這槍桿絕對不會在戰鬥過程中被斬斷,甚至可以抽謀劍,少俠完全可以放心。」

這夥計熱情的介紹,林銘聽的心頭一跳,這一根不起眼的槍桿,製作過程竟然這麼複雜,而且金木蠶蠶絲雖然不如天蠶絲精貴,但是用上這麼多也絕對價值不菲,而烏絲木也是十分昂貴,何況是幾百年老樹。

而且這生產過程中還有次品,比如油炸火候沒掌握好的,烏絲木有節的,都是不行的,而且槍桿要筆直如尺,凡是不直不均的都是次品,要淘汰掉的,這又使得槍桿的價值增加了不少。

無怪會這麼貴,這樣一桿槍,普通百姓不吃不喝操勞一輩子也買不起。要是這種槍落在了民間,那完全就可以當傳家寶一樣,世世代代傳下去。

夥計道:「槍最貴的地方就是杆子,槍好不好,八分看杆子,兩分看槍頭,這槍頭製作工藝簡單一些,一般好的槍頭也就幾百兩黃金,少俠就算選雲紋鑌鐵做成的槍頭,也不過八百兩,總價不會超過兩千兩。少俠覺得怎麼樣?」

林銘把玩著這槍桿,頗有些愛不釋手的感覺,這槍桿彈性和韌度暫且不說,手感絕對是一流。

可惜,太輕了!

「還有重點的么?比如,幾百斤重的槍。」

「哦?」夥計心中微驚,幾百斤重的槍,起碼要幾千斤的力氣才能舞的風生水起,這少年,有這麼大力氣么?

不過疑惑歸疑惑,夥計還是拿出了一桿純玄鐵打造的槍桿,這槍桿也是六分粗,七尺長,重量四百多斤,這夥計顯然也是練過,雖然拿的有些吃力,但是好歹還是拿出來了。

「這槍桿,八百兩黃金。」

玄鐵雖然貴,但是純玄鐵槍桿製作工藝簡單,所以金屬的槍桿,反而便宜。

「少俠輕點,很重的。」店夥計有些不放心的把玄鐵槍桿遞給林銘,可沒想到林銘結果它來如同接一根木棍一般,十分輕鬆。

這讓那店夥計眼皮微微跳了跳,這少年,好大的力氣!簡直是人形凶獸埃

林銘把槍桿拿在手中掂量了一下,問道:「還有更重的么?」

更重?還要更重的?

那夥計呆了呆,說道:「更重的也有,不過價格很貴。」

「沒關係。」林銘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稍稍亮了一下懷中的金票,他現在身上還有八千兩黃金,只要不是寶器級別的槍,再貴都買得起。

那夥計看到那一疊金票微微一愕,這麼厚一沓金票,果然是有錢的主兒!他恭恭敬敬的說道:「少俠請跟我來。」

說完,那夥計徑直去了二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