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八十九章逆天的成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九章逆天的成績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六十二?」

「我的天1

在所有人的注視之下,林銘兩個略顯簡單的字體,插在一群名字當中,卻是如此的刺目!

六十二名!

僅僅第二次考核,殺進了前七十二!而天之府一共七十二人,這意味著林銘的實力,已經夠到了天之府!

十五歲,進入七玄武府才一個多月,修為練體三重初期,進入天之府!!

一百年來,曾經三四個武者在第二輪考核進入了前百,可是若論第二輪考核就進入天之府的,卻是從未有過的事情!

所有參加考核的學員,包括各皇子的探子都瞪大眼睛望著排名石,慕容紫不可置信的捂住了小嘴,而那些探子們竟然忘記了第一時間點燃手中的傳音符。

逆天了!

這絕對是一個超過了凌森、拓苦、張冠玉的妖孽!

「不……不可能啊!他明明四柱香多一點就被彈出來了,按道理也就是前百名的樣子,怎麼可能排名這麼高?」一個天之府排名七十多的武者喃喃自語的說道,林銘的上位,意味著他們當中很有可能有一人被擠出天之府。

「是不是萬殺陣的排名石弄錯了?」

「怎麼可能,那是先天高手刻下的幻陣。」

「就算是先天高手刻下的,也可能出錯的……」有些人不服氣,沒有誰願意被擠出天之府。

「都閉嘴吧,排名石不可能出錯,林銘在四柱香殺進前七十二,是因為他在萬殺陣中的殺敵速度比同級的武者快的多1

開口的是負責萬殺陣的執事,此人也是七玄武府畢業,如今已經突破凝脈期。在七玄武府既是執事,也是老師。

比同級武者快的多?

聽到這名執事的判斷,周圍人紛紛倒抽冷氣,在萬殺陣中,敵人鋪天蓋地的襲來,一波接一波,一波比一波強大,其中的考核者被殺的喘不過氣來,巴不得能夠放緩速度,盡量少殺,藉機恢復真元,因此一般考核者在萬殺陣中殺敵速度都差不多,所以人們才會根據武者進入萬殺陣的時間長短來判斷可能的排名。

像林銘這種殺法,無疑更消耗體力,死的更快!

真是個變態!

此時,慕容紫依然捂著小嘴,無語了良久,才對白靜雲說道:「靜雲姐,你說對了,這林銘就是頭牲口,不知道吃什麼草料長大的……」

她很清楚這個排名的意義,在排名石六十二名之前,大概有十一二個學員今年年底就會畢業,也就是說,林銘即便原地踏步,他都能在年底進入前五十,而前五十又是一個飛躍了。

何況林銘怎麼可能原地踏步,說不定,他到年底就會殺入前三十,成為自己的競爭對手!

白靜雲撲哧一笑,「小姑娘家,積點口德,你是嫉妒人家吧。」

「哼,我怎麼會嫉妒他,看來本姑娘以後也要認真一點了,我才不會被他超過呢1慕容紫揚了揚小拳頭,她之前確實貪玩了點,當初武道之心的考核,慕容紫的成績一塌糊塗,險之又險的才過關了。

「媽的,發什麼呆!快點報告太子殿下,靠了,這成績瞎了我的狗眼1太子殿下手下那領頭的灰衣人狠狠的給了獃獃望向排名石的手下一個爆栗!

「是,是,馬上就報告。」那被敲了腦袋的小弟急急忙忙的說了一段信息,而後點燃了手中的傳音符……

與此同時,十皇子的人也燃掉了傳音符,他們當中那個領頭的人看著竹林中四個太子的手下,臉上露出不屑的笑容。

「一群白痴,還在做這些徒勞無用的掙扎,這次必然是我們殿下贏,太子能拿出什麼垃圾東西?為了這個林銘,殿下專門準備了一套人階中位的秘籍和一件極品寶器1

此時,太子楊林正在東宮之中,與太子太傅木易先生下棋。

「呵呵,殿下想什麼呢?這一招棋可是錯了埃」木易笑著落下一子,這一子一落,楊林棋盤左下角的一塊成了死棋,失地慘重。

楊林笑著搖頭,「老師,我跟你下棋就沒贏過,早輸,晚輸,區別也不大。」

「哈哈,話可不是這麼說的,即便實力不及,也不能輸了骨氣和鬥志,棋場如戰場,技不如人戰死依舊是英雄,而投降后被擒殺,那就是恥辱了。」

「老師教訓的是。」對木易,楊林沒有絲毫太子的架子,在天運國,一個後天中期的高手,即便國君見了都要禮讓三分,何況現在朝野動蕩,木易是楊林最重要的倚仗。

「說說吧,什麼心事?」木易放下了手中的棋子。

楊林道:「今天我去看父皇,他的身體似乎又不如前了……」

「嗯……」木易微微沉默,他知道楊林在擔心什麼,皇位更替,老皇上因為身體原因,恐怕沒有太多威懾力了,這時候就要看各皇子自己的本事了,十皇子云親王野心勃勃,未必肯安安穩穩的做個親王,而楊林論個人武力和手中掌控的勢力,都要比雲親王差了不少,一旦爭起來,未必能贏。

而爭皇位這種事,一旦失敗,下場可想而知,楊林現在已是太子,不想爭也要爭,否則他命都保不住!所以這些日子,楊林一直憂心忡忡,而且還不敢在手下面前表現出來。

木易道:「殿下,我剛說過,棋場如戰場,決不可輸了骨氣和鬥志,殿下若是信心不足,麾下臣子也會惴惴不安,一朝天子一朝臣,這些人決計跟了殿下,那就是交出了身家老小的性命,若是殿下輸了,以雲親王的狠辣,未必不會進行一次朝野的大清洗,到時候……」

木易沒有說下去,自古皇位更替,常常伴著殺戮和血腥,這時候,親情、友情都成了一個笑話。

楊林嘆道:「我自然知道,所以這幾年來,我一直強打著精神,莫說這些跟著我的人,就是我母后、妹妹的命,也是與我連在了一起,母後年近五十,妹妹年方二八,要是我輸了,不知她們母女的命運該有多悲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