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九十二章回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二章回絕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呼1在朱炎回到住處之後,一團火焰在朱炎面前燃燒,是十皇子楊振送來的傳音符,讓他晚上到親王府。

朱炎聽得出,十皇子的聲音很不滿!

朱炎當然知道十皇子見他是為了什麼,當林銘公然挑戰他的那一刻,探子必定將場中的情況報告給了十皇子。

拉攏林銘?真是異想天開!

朱炎一伸手將那尚在燃燒的抓成了灰燼,十皇子還未說完的話也變了聲音,戛然而止。

朱炎給自己倒上了一杯酒,仰頭喝下,他的目光從平靜變得森冷。

「還有一個月,你們難道都以為,林銘已經贏了?」

……

林銘回到住處后,也收到了傳音符,同時來自十皇子和當朝太子兩方勢力。

其中太子的那一份,赫然來自木易。

在傳音符中,木易道喜了一番,而後就是邀請林銘去太子府小聚一下。

至於十皇子的,則是說要請林銘看一處莊子,同時有一份人階中品的秘籍也想請林銘前來一觀。

這兩封傳音符,其實已經違背了七玄武府的規矩,武府規定,弟子在校期間,任何勢力不可打擾,有專門的法陣監視外界傳進來的傳音符,但是現在關乎到兩位皇子爭奪皇位的大事,武府自然也會適當的通融一下。

「兩方勢力,竟然同時想要拉攏我……我現在樹敵太多,自己實力又弱,在七玄武府內倒還安全,可是若是出門的話,未必不會遭遇暗殺!雖然我可以杜撰出一個師父來,但虛無縹緲的東西未必有威懾力,暫時加入一方勢力,倒也能保護我。木易對我有恩,太子也幫過我一次,欠下一份情,加入他們倒是不錯的選擇,而這十皇子,似乎是朱家進宮的那位娘娘生下的皇子……」林銘雖然不關心政治,但是對朱家的情況還是有所了解的,十皇子正是朱炎的表兄,朱家就是攀上了這門關係,才日漸勢大,飛黃騰達的。

十皇子一方,林銘不可能加入,直接回絕!

至於木易的面子,林銘絕對要給,然而卻不是現在……

「感謝太子殿下的盛情邀請,只是林銘已經許下一月之期,分秒必爭,恕不能如期赴約,一個月後,上門叨擾。」

在太子東宮,木易收到林銘的傳音符,他摸了摸鬍子,笑著說道:「林銘說一個月之後,上門拜訪。」

「哦?這林銘,還真是努力,一個晚上都捨不得么?」

木易道:「殿下不知,習武之人,講究心思純凈,林銘現在一心追求武道極致,心無雜念,進境速度飛快,然而若是來赴宴一次,心性難免受到一些干擾,想要調整回去,恐怕要一兩天的時間。」

「原來如此,難怪林銘的修為進展這麼快,他的武道之心佔了很大一部分原因吧?」

「不錯,一般武道之心弱的,取得了一定成績,得到各方勢力的拉攏,就很容易在財富美色中沉迷,這種人,難成大器!不過林銘的實力進展快,不單因為武道之心,還因為他背後有一個強大的師父。」

當初林銘讓木易為他作為銘文師的身份保密,但是卻並沒有讓木易為他有一個強大的師父這件事保密。

事實上,以現在林銘的影響力,即便公開他銘文師的身份,也不會有什麼危險了,反而會加重他的籌碼。莫說林銘現在有太子和木易的保護,僅僅七玄武府天才弟子這層身份,就已經是一個極大的威懾了。

「對了,這林銘的師父是哪方高人?」太子目光一下子亮了起來。

木易看到太子的神色,清楚他存了什麼心思,笑道:「殿下不要指望這人了,我猜這位前輩至少是先天大成,甚至可能已經超出了先天境界,那已經是我們無法理解的高度了,他不可能插手俗世的事情。」

「超出先天1楊林心中猛然一震,「在先天之上,還有什麼境界?」

木易苦笑一聲道:「我也不知,武道一途,從先天開始,對我們這種無門無派,自學成才的武者來說已經完全是一團迷霧,根本不知道該如何去探索,先天之後是什麼境界,我並不清楚……」

楊林輕呼一口氣,道:「老師不必妄自菲薄,無門無派能達到這樣的成就,已經是奇才了,只是,我有一點不明,若林銘有這樣強大的師父,他為什麼還要來七玄武府?」

木易道:「這我也疑惑,不過武道到了先天,我便完全不懂,也許想要修鍊到武道更高境界,需要在凡塵之中歷練本心也說不定,所以林銘才會來到天運城。」

「嗯,不管能不能拉攏到林銘,我至少要與他成為朋友,下個月林銘來,我必然親自迎接,以客卿之禮相待1

……

「這林銘,竟然拒絕我1

雲親王府書房,十皇子楊振收到了林銘送回的傳音符,面色頓時沉了下來,「朱炎,你做的好事,為了一個女人,得罪如此強敵,你真讓我失望1

朱炎站在下首,沉默無語,他當初將蘭雲月搶到手的時候,林銘還是個小人物,任他怎麼對付都輕而易舉,搶一個小人物的女人,能有什麼過錯?誰又能預料到,林銘會這麼快的成長為一個強敵。

當然,這種事他沒有解釋,也不需要解釋,楊振今天找他來就是為了發火的,朱炎很清楚,他現在的地位,包括朱家的地位,都是因為眼前這個十皇子而得到的,十皇子就是他的主子,在他面前,他無法反抗。

「我借用你們朱家的力量,是想你們輔佐我登上大統,不是讓你們添亂的!本來我有十足的把握拉攏到林銘,可是現在1

「朱炎,你跟著我是要做大事的!只有愚蠢之輩才會為了女人而斷送江山!那個蘭雲月,你休了吧1

十皇子說到這裡,朱炎的眉頭微微一皺,「殿下,即便我休掉蘭雲月,也不可能緩和我與林銘的關係,您認為,林銘會原諒背叛,再與蘭雲月在一起么?我與林銘的爭鬥,因蘭雲月而起,但是現在,卻已經與蘭雲月無關了。」

「不需你來說教我,我當然知道!林銘確實不會再要蘭雲月,但是你休掉她,是一種向林銘示弱,道歉的表現,只有這樣,我們才可能坐下來談!只有這樣,我才有可能以我優厚的條件打動他!沒有永裕只有永遠的利益,我為他選出姿色更勝蘭雲月,像小貓一樣聽話的美女,給他巨大的財富和頂級功法,他如何能不為我效力?太子能給他的,比起我來不值一提1

「讓我向林銘示弱?」朱炎嘴角抽動,拳頭也微微握緊,讓性情素來高傲的他示弱,比殺了他還難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