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一百零一章決戰之日到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一章決戰之日到來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不過洪熙心中更驚,他這一擊雖然沒用真元,但**力氣全部用了出來,林銘卻能正面擋住!

洪熙早就知道林銘力氣驚人,但是沒想到,他達到練體三嚴重成之後,力氣居然又飆升了這麼多,恐怕不下五千斤了!這簡直是野獸級的體制!

雖然心中詫異,但是洪熙手上的動作卻沒有絲毫停滯,趁著林銘被一槍震退,他借勢欺上,連出三槍,這三槍輕而易舉的封死了林銘的一切閃避線路,林銘只能舉槍再擋!

「當1又是一記硬拼,洪熙一槍劈在貫虹槍的槍桿上,紫烏彈鐵鍛打成的槍桿被洪熙的大力壓成了一張彎弓!

林銘腳步一沉,右腳竟是墮入了土壤之中,勉強用貫虹槍彈開了洪熙的長槍,但是洪熙卻在空中一個倒翻,長槍在空中畫出一個完美的弧線,從腹下一穿而出,直刺林銘的咽喉。

這一槍來的太快太突然,加上之前林銘由於兩次硬拼,一口真元用盡,胸中氣血翻騰,終究沒能擋下這一槍,被洪熙一槍點在了咽喉正心。

那一刻,林銘可以清楚的感到冰冷的槍風刮的他頸部皮膚生疼,但是洪熙卻是在一瞬間突然收槍,槍尖停在了距離林銘喉管半分處,並未傷及林銘半點。

好jng準的力道控制!

饒是知道洪熙不能夠一槍刺到底,在槍風刮到皮膚時,林銘還是瞬間呼吸停滯,這如電光普通刺來的槍真實太嚇人。

三招,僅僅三招,林銘便敗了!

洪熙收起長槍,說道:「林銘,雖說我壓制了真元,但卻沒有壓制**力氣,你能堅持到第三槍曾經遠勝同級武者,你這力氣真是逆天了,恐怕有五千多斤了吧1

「五千三百斤。」林銘照實答覆。

「五千三百斤!嘖嘖,同級武者被你甩開了十八條街,你這份力氣來練槍真實太適宜了,練劍反而糜費了!不過,剛才你接我三招卻不是你的最好程度,你剛才的封擋少了槍招中最重要的一種東西——氣勢1

氣勢!

林銘悄然一怔,的確,他剛才的氣勢被洪熙凌厲的槍招給壓倒了!

「你在與張蒼的對決中,運用最根底的鐵橋攔江和蛟龍出海一槍破開了張蒼的落霞斬,這就是由於你槍招中帶著的那股風起雲湧的氣勢!可是剛才,由於我的槍招太快,你根本來不及蓄勢!是的,你的槍招氣勢雖強,可是卻有個致命弱點,那就是發動起來太慢了1

「朱炎可是用劍的!他在劍法上的造詣很高,攻擊極端凌厲,你若是一旦被他壓制住,那麼他一招比一招快,你的氣勢根本就積存不起來,到時分你會被他帶入到節拍中去,最終落敗1

洪熙不愧是七玄武府的教官,很快就指出了林銘又一個弱點。

的確,再好的招式,來不及發動,也是無用!

「你如今要學會在攻擊中蓄勢!你可曾聽說過,有些武技是一整套的,比如某某十八掌,某某九劍之類的?」

林銘點頭。

洪熙道:「一整套的招式,往往要從第一招最弱的末尾打起,一招一招的往後打,一招比一招強!你能夠會問,這麼費勁幹什麼,為什麼不一下去就打出最後最強的一招?其實不是他們不想打,是打不出來,這就是一個蓄勢的成績,他們需求在末尾的招式中,把勢氣積存起來,最終在最後一招完全迸發,這就是在戰役中蓄勢1

林銘恍然明悟,「我懂了。」

「想學會在戰役中蓄勢很複雜,戰役就行了,從明天末尾,除了吃飯睡覺,其他工夫我們都要過招,我看看你能堅持多久1

十地利間,林銘末尾了地獄般的實戰訓練。

洪熙雖然說是除了吃飯睡覺,其他工夫我們都要過招,但是根本就沒想過林銘能夠堅持上去。

雖然練臟期的武者氣血悠長,心肺有力,但也不能夠長工夫維持這樣的劇烈戰役,但是他很快就發現,他再一次低估了林銘。

這林銘,簡直就是個人形永動機,他的耐力好的離譜!

他的真元比同級武者凝厚的多,而且純凈非常,簡直可以說是生生不息!

就算是修鍊了七玄谷不傳秘籍的秦杏軒也沒有這麼誇張吧?洪熙無語,他只能將這種狀況歸結到林銘的空靈武意和天生神力上。

一口吻激戰了整整八個時辰!

連洪熙也是大汗淋漓,他的戰甲衣服早就脫了扔在了一邊,赤膊上陣,而林銘此時也渾身是汗,大口大口的喘息著,他呼出的熱氣,吹到空氣之中便能構成一個小氣旋,連飛近林銘身體的落葉都會被吹開。

洪熙自然留意到了這個現象,這小子,氣息這麼長,難怪耐力這麼好,他的肺是風箱么?

「洪教官,再來1林銘雖然累的要死,但是目光中卻閃爍著戰意,僅僅一地利間,他的提高就非常驚人,最末尾他只能接洪熙三槍,如今,他卻可以跟洪熙鬥上七八招不敗,甚至有一次,他接了十招!

這可是凝脈期武者的攻擊!

在這樣的打鬥中,林銘終於末尾漸漸摸清戰役中蓄勢的方法,若說以前林銘對敵都是靠著勝人一籌的力氣和凝厚的真元成功,那麼如今,他在戰役技巧方面也較氯ァ

「好!再來1洪熙也被林銘激起了熱血,這一天的戰役,雖然林銘的實力遠弱於本人,但是他還是打的淋漓盡致!

……

一連十天,林銘每天除了吃飯睡覺都與洪熙對戰,仰仗著初入二重的《混沌真元訣》和吐氣如旋,吸氣如渦的弱小恢復力,林銘每天都能堅持上去。

從最末尾只能堅持三招,到後來能堅持二十多招,林銘的氣勢運用越來越純熟,一槍刺出氣勢隨槍而發,甚至槍招用老,氣勢也不絕!還可以在下一次槍招中持續積聚,越來越強!

同時,林銘的身法也有了長足的提高,《根底步伐》並不是什麼高深的輕功,它的動作非常複雜,但是林銘卻硬生生的依託他強悍的體制,讓本人的速度漸漸追上洪熙的動作。

「轟1

在延續積聚了二十招的氣勢之後,林銘一槍劈出,帶著江河滔滔的大勢,劈向了洪熙,槍風所過之處,飛沙走石!

「好槍1洪熙舉槍迎擊,但是雖然擋下了這一槍,卻被林銘這一槍上包含的弱小氣勢和震動之力震的前進了一步。

這是林銘,第一次震退洪熙!

練臟期震退凝脈期,即使洪熙壓制了真元,這個成績也足以讓人驚悚!

更何況!洪熙還不是普通的凝脈期武者!

「林銘,如今什麼事情發生在你身上,我都不會詫異了。」洪熙哈哈一笑,收起了長槍,「這就是十地利間,要是一個月的話,我恐怕就要在槍招中用出更多的真元力才能將你擊敗了。」

雖然洪熙如此稱讚,但林銘也沒有自滿,他清楚,對武者來說,修為越高,真元就越重要,用真元和不用真元,差距很大,尤其凝脈期武者,體內經脈全部打通,真元暢流無阻,真元攻擊才是他們最強的攻擊手腕。洪熙若是用出全力的話,三招之內他必死無疑。

他說道:「我與教官差得遠,若是洪教官仔細起來,我能擋下一招就是極限了。」

「嘿!你小子,還想仰仗練臟期的實力對養精蓄銳的凝脈期巔峰的武者?能把壓制了真元的凝脈期武者震退就曾經很不錯了,你還不滿足?」

聽洪熙這樣說,林銘也笑了,的確,他如今修為太低了,比凝脈期差了三個境界!而且武者的境界,越到後來越難打破,實力差距也就越大!

洪熙道:「明天就是你跟朱炎的對決,明天就到這裡吧,你好好休息一下,將形狀調整好,要是輸了,我可不饒你。」

林銘笑道:「後來我應戰朱炎的時分的確沒有把握,可是跟洪教官練了這麼多天,我把握就大多了。」

「嘿,算我沒白教你1

林銘如今實力練臟期大成,對朱炎初入易筋期。

只是半個境界的差距,但是在頂尖天賦之間的戰役,半個境界的差距曾經了不得了,何況朱炎還在七玄武府中比林銘多呆了兩年半的工夫。這些工夫里,他可是長工夫運用七玄武府的七大殺陣!

朱炎,相對是個可怕的對手,他代表著七玄武府僅次於凌森、拓苦、張冠玉這三人之外的絕頂天賦*—

工夫流逝,很快到了一個月之後,這是林銘離開七玄武府的第六十四天,明天,也是林銘與朱炎決鬥的r子,戰役的地點便是七玄武府的演武常

在七玄武府,一些觸及到七玄武府的秘密和傳承的地方,比如藏書閣、七大殺陣、萬殺陣、小巧塔等,都屬於禁地,不允許外人進入。當初十皇子和太子的人可以進入萬殺陣所在的山谷觀看排名戰,也是由於後台太硬才能遠遠的觀看。

出了上述地方之外,七玄武府的其他地方卻管的並不是很嚴,比如公開課的聽課館、武府廣場等等,當初林銘就借了一張聽課證進入琴府的公開聽課館查過材料。

像這些地方,只需通行證,或許貴族身份,便可以進入。

演武場也在此列。

武府弟子偶然舉行比武,也常有人到演武場旁觀。

而明天,這演武場卻聚滿了人,這些人各個都是了不得的人物,他們要麼是七玄武府的天賦,天運國武界的各路英豪,要麼是天運城的王公貴族,各大家族和政壇下風雲人物。

.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