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一百零二章萬眾矚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二章萬眾矚目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明天,這演武場卻聚滿了人,這些人各個都是了不得的人物,他們要麼是七玄武府的天賦,天運國武界的各路英豪,要麼是天運城的王公貴族,各大家族和政壇下風雲人物。

林銘做七玄武府百年一遇的天賦,這個光環,足以吸引多數武者的關注,而朱炎又是七玄武府一流高手,他代表著未來進入七玄武府前十名的絕頂天賦。這兩個人的交手,意味著天運國年輕一代最頂級的交手了。

假設光是這樣,這一戰還不至於讓天運城的王公貴族,政壇下風雲人物會聚於此。

他們不屬於武者的圈子,不管林銘和朱炎有多強,也跟他們沒太多關係。

他們會關注這一戰,是由於這一戰背後的政治意義!

林銘與朱炎的一戰很早就傳開了。

誰都知道,十皇子的母親容妃娘娘是出自青桑城朱家,而這朱炎卻極有能夠成為朱家的掌舵人,朱炎毫無疑問是十皇子的人。

而這林銘,他在一個月前拒絕了十皇子的籠絡,隱隱的傾向了太子,而且據牢靠音訊,這林銘與朱炎關係不怎樣樣,反而與當朝太子的教員木易先生是忘年交,憑這一點,這林銘,r后十有仈ji會是太子的人!

這一戰,是林銘和朱炎的比賽,同時也意味著太子和十皇子的比賽,這些年,太子和十皇子的爾虞我詐曾經停止了許多場,而這些爭鬥,簡直都是太子輸!雖然說大多數爭鬥,不會真正傷及太子的元氣,但卻毫無疑問會弱了太子的氣勢!

誰都知道十皇子有奪嫡之心,太子在這種狀況下屢屢受挫,就會給人形成一種暗示,那就是太子不如十皇子,如此一來,支持太子的人不免人心惶惶,越來越少,而十皇子,卻反而權利越來越大!

不少王公貴族明天來看這場比賽不是為了看林銘與朱炎的比賽,而是要看十皇子和太子的比賽!一朝天子一朝臣,誰能早r料到龍脈歸屬,誰就能在皇位爭鬥中獲取最大的益處!

由於這些王公貴族的到場,演武場上出現了專門維持次序,保護大人物安全的高手護衛。

由於重要人物太多,那些七玄武府人之府的弟子反而被擠的遠遠的,這讓他們腹誹不已。

林銘早已到場,他靜靜的立在空蕩蕩的演武場中,身子如貫虹槍普通挺得筆直。

面對五湖四海投來的目光,以及如此多的重要人物,林銘閉目冥神,心靜如水。

一場戰役,在單方實力差不多的狀況下,戰役時的形狀就變得非常重要,甚至可以影響到一場戰役的勝負。

武者最好的形狀便是在戰役前心如止水,毫無邪念,但是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一場戰役往往牽扯到嚴重的意義,普通武者又怎能真的靜下心來?再加上各方面要素的干擾,所以很少有武者能做到心如止水。

但是林銘領悟了空靈武意,做到這一點,對他來說易如反掌。

此時距離商定的工夫還有兩刻鐘,就在這時,一個尖銳的嗓音突然響起,那是宮中太監特有的聲響——「太子駕到1

眾人皆是一驚,演武場zhngyng的林銘也睜開了眼,太子殿下居然也來了!

隨著「」的洪亮馬蹄聲,數匹雪龍馬出如今眾人的視野中,為首的青年女子,頭戴紫金冠,身穿錦龍袍,腳蹬麒麟靴,此人星眸秀眉,天庭飽滿,面如冠玉,舉手投足間帶著一股與生俱來的尊貴氣息。

這女子正是太子殿下。

而在太子一側,則是一個身穿青衫的老者,他臉上掛著溫暖的淺笑,但是本身卻給人一種深不可測的氣勢,這人正是太子的教員,元帥府客卿木易先生!

「太子殿下1

「木易先生1

看到這朝野中兩位風雲人物聯袂而至,在場人登時生出敬畏之心,為兩人讓出了一條路。

木易望著林銘,笑著點了點頭,林銘也淺笑回禮,對木易,林銘一直抱有幾分好感。

無獨有偶,半刻鐘后,十皇子云親王駕到!

這雲親王的容貌與太子有幾分相似,只不過他的容貌愈加剛毅,雙眉如劍,斜飛入鬢,在他印堂之上,模模糊糊有一團紫氣,隱藏在皮膚之下,這便是傳說中的紫氣東來,是王者之氣!

在雲親王的身邊,有一身體細長的錦衣青年,此人正是朱炎。

十皇子看到林銘,哈哈一笑,「林小兄弟,來得真早啊,第一次見面,幸會1

他的聲響中氣十足,卻並無傲氣,聽上去非常的舒適。

林銘心中暗道,「這十皇子倒也是個人物,我當初拒絕了他,他卻並不記恨,表面上照舊與我談笑自若,彷彿之前的事情根本就沒發生過似的。」

「林小兄弟似乎與朱炎有什麼誤解,我天運國武者從來以會武處理仇恨,我想,兩位都是人中俊傑,無論有什麼誤解與不快,今r一戰之後,不妨坐上去談談,也許能化干戈為玉帛?」

化干戈為玉帛?恐怕朱炎恨不得食我肉,寢我皮吧?

林銘明白十皇子這麼說,只是不想與本人為敵,他向十皇子行了一禮,說道:「沒想到雲親王殿下也來觀看在下的比賽,榮幸之至1

林銘言語間不驕不躁,卻並沒有正面回應十皇子,十皇子只是笑了笑,便不再做聲。

這時朱炎翻身下馬,漸漸的走演出武場,他早在看到林銘的時分,就一眼確認,對方在這一個月又有打破!

練體三嚴重成!

朱炎感到了壓力,但卻沒有感到絲毫的不測,當初林銘將應戰期限定為一個月時,朱炎就料到林銘會在這個一個月內有驚人的提高,他顯然是領悟了某種武意。

朱炎走到演武場的另一側,與林銘遙遙對立。

此時,距離決戰還有一刻鐘!

人群之中的蘭雲月遠遠的望向站在台上的林銘和朱炎,心中猶如打翻了五味瓶,悲歡離合咸一同湧上心頭。

她是最最不情願看到這場戰役的人,這場戰役,無論誰勝誰負,都像是在她心頭捅了一刀!她耳邊彷彿照舊回蕩著朱炎一個月前的那句話,「他讓我……休掉你1

她不敢去想一旦朱炎輸掉后,她r后將要面對的生活,但是她卻沒有懊悔的時機了…………

雖然林銘和朱炎都曾經到場,但是戰役卻沒有第一工夫末尾,朱炎閉目冥神,在調整本人的形狀。

對他來說,林銘是一個可怕的對手,他必須在戰前將心態調整到最佳,發揮出十二分的實力!

僅僅半年前,林銘還是一個微乎其微的大人物,就算林銘越階擊敗了王軍主之子王義高,在朱炎看來卻也不值一提。

在朱炎眼裡,王義高這等不成器的紈根本不配稱之為武者。

朱炎從沒有想過,居然會有這樣的一天,他與林銘站在一個演武場上,在天運城如此多的重要人物,甚至包括了太子和雲親王之前決戰!

而且,林銘的實力,曾經成長到要挾他的地步!

以致於,他為了明天這一戰,苦修了一個月,甚至拼著根基不穩而服用了一些快速提升實力的珍貴丹藥!

在面對戰役之時,他還要靜下心來,如臨大敵的用一刻鐘的工夫來調整形狀!

這是一場他輸不起的戰役!

這場戰役的勝負,不但關乎到朱炎的出路,還關乎到朱炎作為武者的尊嚴,以及作為男人的尊嚴!

r晷的指針yn影漸漸偏移,在工夫到了午時三刻的那一瞬間,林銘陡然睜開了眼睛。

「工夫到了1

「錚——」

一聲長吟,貫虹槍出匣,猶如一條紫烏蛟龍普通,落在林銘手中兀自顫動不已!那一刻,林銘還未戰,氣勢曾經釋放出來,在場眾人,即使修為高過林銘的,居然也感到了一股有形的壓力!

「這氣勢……真的練體三重的武者釋放出來的?」

「這林銘太強了,僅僅氣勢就讓人有些喘不過氣的感覺1

七玄武府的弟子們心中皆驚,林銘的實力的太猛了!一個月不見,他又上一個台階!

朱炎深吸一口吻,漸漸的拔出寶劍,他手中的這把劍,是人階下品寶器中的極品,名為赤炎,曾經跟隨他多年,他與此劍心意相通!

面對林銘,他不能夠指望過對手弱,只能求本人的力氣更強!

「呼——」

一聲輕響,朱炎的劍竟是燃起了肉眼可見的火焰!

本質化的真元,距離凝脈期武者真元化形的地步也只是一步之遙,普通只要鍛骨期大成的武者才能做到這一步,而朱炎,僅僅初入易筋境,就曾經做到了!

林銘和朱炎,還沒交手,只是幾個隨意的動作就曾經表現出了他們作為頂尖天賦的弱小實力,這是一場龍爭虎鬥!

整個演武場上千人沒有一絲聲響,落針可聞,人們紛紛屏住呼吸,專心致志的望著場中那兩個身影,生怕錯過了什麼。

.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