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一百零五章滔滔江中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五章滔滔江中索!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雖然我會因此被嚴懲,也總比r后被林銘幹掉要好得多1

「何況,死去的天賦就不是天賦了,七玄武府不至於為了一個死去的天賦弄死我,再加上十皇子的暗中幫忙,我能夠最多落一個開除武府,發配充軍的下常 」

而充軍對朱炎來說根本不算什麼。至於開除,雖然惋惜,但是能殺掉林銘,相對值得!

這是本人殺林銘的獨一的時機!

可是,真的能殺得掉林銘么?

朱炎心中沒底。

「我還剩下最強的一招武技,可是這一招對身體的負荷極大,往常我只能發揮出六成的威力,若是我不顧一切的催動出十成的威力能夠損傷身體經脈,r后使得這些經脈更難被打通,成為我打破凝脈期的妨礙,不過事到如今,也管不了這麼多了1

朱炎的臉上閃過一絲猙獰,他將身體的真元催動到極致,手中的赤炎劍隨之發出了凄厲的嗚吟聲。

「朱炎要養精蓄銳了1

「好恐懼的真元力!恐怕鍛骨境的武者也沒有這麼恐懼的真元1

自從得知林銘參悟出了《粉身碎骨拳》后,再也沒有一個人疑心朱炎的實力,朱炎可以與這般妖孽的林銘打了這麼久,曾經是了不得了。

感遭到朱炎身上隱隱的殺氣,林銘嘴角泛起一個弧度,要拚命了嗎?奉陪到底!

從一末尾交手到如今,林銘不斷在蓄勢!

他的每一擊雖然用了全力,但是在氣勢上卻都有留手!

招式用老,氣勢不絕,這就是在戰役中蓄勢的關鍵所在!

如今林銘將一切的氣勢全部灌注到貫虹槍中,就等得這最後一擊!

「明天這一戰,是我人生中第一個重要的戰役,朱炎,也是我人生中第一個重要的對手,在七玄武府考核武道之心的幻境關,情y關便是我心中的破綻,明天,我在朱炎使出最強的殺招時分擊敗他,來補全我完美的武道之心1

林銘重重的踏前一步,穩固的地磚在他腳下轟然爆碎,林銘右臂平展,貫虹槍橫陳,擺出了拙樸無華的鐵橋攔江式。

但是就是這樣一個複雜的起手式,林銘做出來后卻給人一種蒼莽淳厚的感覺,那紫烏s的貫虹槍沉穩如鑄,它就彷彿滔滔大江中的鐵索,聽憑江流洶湧,卻無法動搖它分毫。

他強任他強,鐵橋攔大江!

「是《根底槍訣》的起手式鐵橋攔江1

「天啊,終於又一次見到了林銘師兄的鐵橋攔江式了1一個比林銘年歲還小半歲,只是勉強進入了人之堂的小女生興奮的握緊了拳頭,小臉由於衝動為悄然蒼白。

對許多人之堂的低階弟子來說,林銘和他的鐵橋攔江式就是一個傳奇!

人之堂的不少低階弟子都是平民出身,身家微薄,在七玄武府由於是底層弟子,也選不到什麼像樣的功法,雖然他們也有著七玄武府弟子的光環,但是他們對未來卻不抱太大的希望。

但是林銘,異樣平民出身,卻仰仗著一套《根底槍訣》,用鐵橋攔江式擊敗了地之堂的高手張蒼!

這是一個奇觀!

古樸無華的鐵橋攔江式,落在林銘的手中,變得沉穩如山,勢不可擋!任何華美的武技,只是一槍擊破!

一力破萬巧!

七玄武府能用《根底槍訣》對抗朱炎絕招的,也只要林銘一人了!

面對林銘的鐵橋攔江式,朱炎的臉s變得史無前例的凝重。

這是別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交手,他絕不會由於林銘用的是《根底槍訣》就輕視他一分一毫,對這種悟xng妖孽的人,什麼功法到了他手中都能夠化腐朽為神奇!

「喝1朱炎暴喝一聲,他下身的絲衣竟是由於火焰屬xng的真元凝聚起來所帶來的灼熱之氣而被烤焦,化成撲簌簌的碎片掉落上去。

朱炎隨手一撕,下身衣服如紙片普通被撕碎,顯露一身健美的肌肉,由於真元的高度負荷,他的**呈現出妖異的紅s。

手中的赤炎劍灼灼熄滅,朱炎能感覺到體內尚未開發的經脈被火焰真元損毀,疼痛如針扎,但是這種疼痛感,卻反而帶給了朱炎嗜血的興奮。

「去死1

朱炎的身體從極靜形狀下猛然暴起,呼呼的火焰在空中化成一道幻影,朱炎雙手持劍,高高舉過頭頂,身體脊柱后彎,猶如一張繃緊了的弓,火焰真元在朱炎身後聚集,化成了殷紅如血的赤s紅蓮,在空中悄然綻放……

「紅蓮煉獄1

空間彷彿一剎那黑了下去,這一株詭異的紅蓮彷彿吞噬掉了光線,不但包含了真元之火,而且會聚了太陽的熾熱!

面對朱炎的必殺一擊,那一瞬間,林銘卻心靜如水,他的耳朵彷彿得到了一切外界的聲響,無論是火焰的灼燒聲,還是觀眾的喝彩呼籲聲。

他的視野中,只剩下了朱炎,他的心中,只剩下了貫虹槍!

將會聚的氣勢全部灌注到貫虹槍中,淳厚的真元猛烈的震動起來,林銘一槍刺出,彷彿一座山嶽砸了上去!

「轟1

林銘的槍與朱炎的紅蓮煉獄激撞在了一同,震耳y聾的爆鳴聲,彷彿天雷轟鳴,真元的劇烈碰撞激起了剛猛的衝擊波,隨著的聲響,演武場的穩固地面爆碎開來,大片大片的地磚被掀飛。

「呯1一個被紅炎包裹著的人影如炮彈普通倒飛出去,猛地砸在演武場附近的立柱上,隨著嚓一聲,岩石立柱被攔腰砸斷!

這人影正是朱炎,他此時曾經渾身浴血,蘇醒在地,生死不知。

而林銘也不難受,他在剛才恐懼的撞擊中受了傷,身體倒飛出十幾丈的距離,不過他在空中應用貫虹槍穩住了身體,最終撐著槍桿落在了地上。

他體內氣血翻湧,一股逆血簡直要衝口而出,但是被林銘運轉《混沌真元訣》,壓了下去。

「好強的一擊,要不是我學會了在打鬥中蓄勢,將一切的氣勢積存上去留作最後一擊,剛才那一擊恐怕敗的會是我,最少也是與朱炎兩全其美!光是撞擊的餘波就打破了我體內震動真元的守護,讓我差點吐血,這還是由於我真元練臟曾經大成,否則剛才的撞擊必定傷了內臟,讓我重傷。」

「朱炎的最後一招似乎是拼了命,透支了體力,他這次的傷一定不會輕了。」

……

「滋滋滋……」

零星的火焰兀自熄滅,全場一片死靜。

登峰造極的一場戰役!哪怕兩個鍛骨境巔峰的武者交手都不會這麼劇烈!

這朱炎曾經是一個絕頂天賦,但是林銘卻照舊越級半階,將他擊敗了!

「朱炎死了沒?」

「最後一招朱炎相對是在拚命,紅蓮煉獄根本就不是朱炎能用的了的,他透支了真元。」

「拼著透支真元損害修為,朱炎也要贏這場比賽,他執念真夠深的,可是即使這樣,朱炎也失敗了,這林銘真是恐懼1

在場的眾人不乏高手,自然看出了兩人最後交手的狀況。

甚至幾個武府的長老還看出了,朱炎在最後的攻擊中蘊藏了殺心。

「我真是奇異,林銘就算悟xng好,天資不好,也不能夠提高這麼快,他的修為這兩個月來躥升了整整一階,怎樣辦到的?」

「這個……彷彿是由於林銘領悟了某種武意。」

「武意?那是什麼東西?」

「唔……我也是聽說的,詳細是什麼我也不清楚,應該很兇猛的吧。」

兩個人之堂的低階弟子在有意的交談,但是他們的說話卻被一個排名石排名前五十的老弟子聽到了,他登時瞪大了眼睛,「你們剛才說什麼?武……武意?林銘,領悟了武意?」

「是埃」那低階弟子一臉茫然。

「你聽誰說的!?」

那天之府的弟子一下子衝動了起來,倒是讓這低階弟子嚇了一跳,面對天之府排名前五十的弟子,他們還是感覺到了一些壓力。

「這……這事情彷彿是守護瀑布寒潭的謝冬師兄說的……」

「謝冬……」那天之府弟子咽了一口口水,謝冬雖然沒有達到凝脈期,但是在七玄武府當了這麼多年的執事,見識普遍,不能夠無的放矢。

這林銘,居然領悟了武意!

悟xng妖孽,武道之心高人一等,同時還具有武意!

真是太可怕了*—

這時分,七玄武府的醫護人員匆匆上場,為朱炎上藥,而林銘則走下了演武場,他經過了剛才的一戰也曾經是真元耗盡了,如今的他,戰役力直降了幾個檔次,恐怕普通的練體三重武者都敵不過了。

可是,林銘身上的那股隱而不發的弱小氣勢,以及他所展現出來的弱小實力和妖孽的悟xng,卻讓眾人感到了陣陣的壓力。

這是對強者的畏懼之心。

林銘下台時,附近的人紛紛退開,即使是那些成名已久的武者,也是恭敬的讓開,而那些以林銘為偶像的低階弟子,對林銘的崇拜則愈加狂熱了。

「林銘先生!祝賀了1太子楊林躍了起來,熱情的打招呼,而且他言語之間,還拿捏著一份恰如其分的禮敬,既顯示出了他對強者賢士的尊崇,也沒有折了身份。

.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