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一百零七章情慾一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七章情慾一關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以林銘如今在天運城中的影響力,自然有很多權利想對林銘示好,但是由於七玄武府的規矩,除非林銘出了武府,或許是他本人自動聯絡,否則這些權利一概不可打擾武府弟子的修鍊。

台下的湖水靜謐而翠綠,猶如一塊龐大的翡翠普通,此時已是深秋,湖邊的垂楊柳已是一片金黃,秋風一吹,枯掉的柳葉便如金色飛蛾普通紛紛揚揚的飄落上去,但是讓人稱奇的是,這些葉子卻沒有一片飄入湖中。林銘盤坐的碧玉台正是七玄武府考核武道之心的幻陣所在,除了每年立春立秋兩次考試,這裡從來不對武府弟子開放。但是林銘如今地位特殊,所以被特許在這裡感悟武道之心。

在七玄武府退學考核之時,林銘過碧玉台幻境,他的心境破綻出在**關,在**關,林銘看到了十年後的蘭雲月,她穿著雍容華貴,哼著兒歌,哄著她與林銘的孩子入睡。當時,林銘看到這一幕情形,險些迷失了。

雖然林銘心知曾經與蘭雲月再無糾葛,日後隨著他追求武道巔峰,也不會再與蘭雲月有何交集,但是蘭雲月的背叛,卻是他心裡的一個結。

所謂「結」就是心中念頭不通達的地方,武道一途,不但是修鍊**,也是修身修心,考究隨性而為,快意恩仇。否則,若是日夜苦修,承受習武的寂寞和痛苦的同時,在生活中卻又要處處隱忍,飽受欺凌,那麼習武又有何用?不如做一個凡人。

武者有傲心,一次不算重要的比武戰勝,並不會挫了傲心,可是某些事情,比如當初蘭雲月背叛了林銘,跟隨了朱炎,這種事卻是狠狠的傷了林銘的傲心,即使他武道之心再強,也不可避免的在心中留下「結」。

這就是凡人常說的一個「氣」字,氣順了,念頭通達,心境酣暢,真元自但是然的流轉無阻,經脈也容易貫串。而反之,「氣」不順了,念頭受阻,心境抑鬱,真元不但不流轉,反而淤積在體內,構成一口肝火,所謂怒火攻心,不但沒的修鍊,而且還傷身傲心太強的,甚至被活生生氣死的都有念頭不通達,心裡不舒適,武道修為往往會受制,甚至在打破關鍵瓶頸的時分,這個「結」還會化為心魔,讓武者的意志迷失,永遠的沉浸在幻象執念之中,最終走火入魔,變成白痴。

處理「結」辦法只要一個,那就是仰仗本人弱小的實力,毀掉這個結,斬斷心魔。讓念頭通達,氣息順暢,真元暢通無阻比如此次比武,朱炎被林銘擊敗,尊嚴丟盡,身受重傷,經脈受損,日後打破凝脈期都要遭到影響。

此事讓朱炎的傲心嚴重被挫。他想要翻身,雇傭高手暗殺林銘也是沒用,必須有朝一日,他仰仗本身的實力打敗林銘,如此才能了卻心魔。但是這對朱炎來說曾經是不能夠了,莫說他這次身受重傷,嚴重影響日後的修為,就算他沒事,當前也只會與林銘越差越遠。

相反,林銘這次在朱炎最強的形狀下將他擊敗,算是了卻了這個心結,他的武道之心也隨之再次完善,雖然達不到完美的地步,但是他這次經過幻境關考核的工夫卻再次延長,只用了半柱香的工夫。這個工夫,只要凌森的一半。

從武道幻境關中醒來,回想起剛才**關的閱歷,林銘面露乖僻之色,他果真沒有再夢到蘭雲月,可是卻依然夢到了秦杏軒,甚至還夢到了幾個林銘心中根本沒有太多印象的女孩,比如他在銘文師公會遇到的銘文術天賦少女汪雨涵,還有在七玄武府琴府查閱材料時遇到的刁蠻大師姐。…。

不過,這兩個女孩在林銘的夢境中只是一閃而逝。林銘清楚,**關出現的女子並不一定就是本人心中喜歡的,而也會是能激起他心中潛在**的。

**不但包括了情,也包括了欲,人的本質便是動物,動物的存在只為了兩個目的,一是生活下去,一是繁衍後代。生活下去,就要吃東西,繁衍後代,那就是**,所以聖書記載:「食色,性也。」這是生命寫在每個人骨子裡的天分,因此而演化出了心底各式各樣的潛在**,有些**完全粉碎了道德底線,**關就是能將這些本來微乎其微的**有限放大,最終讓考核者迷失在外面。常言道,壁立千仞,無欲則剛,但是人非天地山川,不能夠無欲無求。

很多人習武就是為了滿足本人的**,由於**的執念,習武一日千里,但是後來卻有由於**得到了滿足,習武的動力驟然下降。這本來就是一個矛盾的進程。有些武道宗師,為過**一關,甚至揮刀自宮,所以某些神功典籍,在開篇就會寫出「欲練此功,必先自宮」之類的話語,這類功法大成之時往往要過**關,而若是心中有**,就會在過心魔的時分走火入魔,沉淪美色幻境,成為白痴。

由於這些道理,一些宮中的太監,練武反而進境飛速,就是由於他們沒有**,精元緊鎖體內,全部轉化成了力氣和真元。林銘心中也明白這些道理,也不再去執著這**關了,從古至今,還從沒聽說過有誰的武道之心沒有一絲一毫的破綻。

在碧玉台上靜心打坐,林銘運轉《混沌真元訣》,很快進入了空靈武意,身體進入毫無看法的形狀,林銘體內的真元末尾自行運轉起來,運轉速度越來越快,運轉線路也越來越完美,林銘完全以一個旁觀者的身份,感受著體內真元的活動,這速度又快了幾分林銘心中一喜,由於武道之心的完善,他的空靈武意又進一步,修鍊速度再次提高,在這樣下去,他距離《混沌真元訣》第二重小成也相去不遠了。

一口吻讓真元自主運轉了三個時辰的,林銘睜開眼睛,天色已晚,他想起太子之前的約請,便點燃了一張傳音符,傳給了木易……天運城,太子府——此時太陽剛剛落山,太子府的門前張燈結綵,豪華的馬車排成了一條長龍,各方身穿盛裝的天運城名流全部會聚於太子府,地面上鋪著上百米長的紅地毯,上百個穿著清涼的侍女們,端著精巧的食物、茶點、水果穿越在眾多的主人之間,優美雋永的音樂隨意的流淌到大廳中的每一個角落。

明天,太子楊林在太子府舉行了一場浩蕩宴會,雖然太子府稱這次宴會只是複雜的堂會,但是明眼人都清楚,這次宴會有著嚴重的政治意義,而本次宴會的主角正是如明天運城風頭最盛的林銘。

為了這次宴會,太子府顯然精心的清整過,府內的園藝剛剛修葺,青石地磚被打掃的一乾二淨,光可鑒人,府內的清泉也換了清水,在月光下碧波粼粼,煞是美觀。「南武侯到」隨著一聲傳報,一個身穿錦袍,身體悄然發福的中年人在隨從的跟隨下走入了太子府的正廳。此人雖然身體顯得臃腫,但是他走動之間卻步履顛簸,呼吸平均,略顯慵懶的眼神中,偶然會透顯露一股讓人心悸的精光。…。

這中年人正是天運國十大將軍之一的南武侯,天運國總共有幾十位將軍,但是真副手掌大權,在軍隊中有著極大聲望的,卻只要十人,這十人全部被封公封侯,而南武侯正是十人中最年輕的一個,如今六十九歲。

「南武侯,他居然也來了?」楊林聽到這傳報,心中大喜他雖然送了南武侯請柬,但卻也只是盡一下禮儀而已,根本沒有想過南武侯真會來。雖然楊林名義上是太子,但是他在野中的威勢卻是不如十皇子楊振。如今皇位更替之際,等到老皇帝駕崩,皇位落入誰之手誰也說不準,這就是站隊的關鍵時分了,跟對了人,此生榮華富貴,一步登天,跟錯了人,那就墜入深淵,萬劫不復。

但是,真正態度明白的,往往只要兩位皇子手下的心腹,或許是如朱家那種早就和十皇子綁在一同,不可分割的家族。其他大多數曾經有了足夠地位的人則會採取中庸的態度。他們曾經飛黃騰達,根本不需求借皇位更替來發家,做好中庸之道,不傾向任何一方才是最明智的選擇,這樣無論誰上位,他們的地位都不會遭到影響。

尤其軍方,更是如此,自古以來,皇位之爭,軍方若是介入就會變得極為敏感,所以十大將軍普通不會參加皇子舉行的宴會,由於在當天早晨就會有探子將宴會狀況彙報出去。

雖然十皇子並不會就此認定一切參加宴會的人都是傾向於太子的人,但他卻會為這些人記上一筆,未來真的奪位之爭,即使這些人沒有插手,十皇子登上皇位當前也不會重用他們,一朝天子一朝臣,職位有限,人才眾多,誰會不重用本人的心腹?所以明天南武侯會來,真實是楊林的不測之喜。

不過太子也清楚,明天南武侯來赴宴多半是存了卻識林銘的心思,南武侯也是七玄武府的弟子,年輕時分是一個武痴,林銘這種人他當然想結識。「這林銘,還未成長起來就有了這般召喚力,要是他情願幫我,我想繼位就會順利多了。」

——關於更新工夫,當前清晨不再更新,半夜十二點以前,早晨八點以前,保底兩章,如有加更,工夫不定,請各位訂閱和月票支持,更新不會讓大家絕望,感激beehard蜜蜂和阿SEM的萬賞,這時分的萬賞非常珍貴,非常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