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一百一十三章十皇子的決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三章十皇子的決斷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十皇子這時,也注意到了蘭雲月,他本以為蘭雲月是侍女。但是注意到蘭雲月身上精緻的衣著,顯然自己判斷錯了「你是蘭雲月?」蘭雲月猛然回過神來,給十皇子行了一禮「民女蘭雲月,見過雲親王殿下。」十皇子上下打量著蘭雲月,冷哼道:「好一副楚楚可憐的清純模樣!怪不得林銘都為你著迷,真可惜,若是林銘對你還有舊情的話,你會有很大的利用價值,而現在看了你只會讓我心裡添堵。」十皇子說話毫不留情面,這讓蘭雲月面色微微一白,一個女孩子怎麼經得起被這麼說。

「你出去吧1十皇子對著蘭雲月一擺手。

蘭雲月咬著嘴唇,強忍著眼眶中的眼淚,躬身告退。

蘭雲月走後,十皇子又讓左右退下,最後房間里只剩下十皇子和朱炎兩個人。

十皇子看了朱炎一眼,冷冷的說道:「你想報仇么?」朱炎沉默,然而他因為指甲嵌入肉中,已經在流血的拳頭卻已經回答了十皇子。

「很好,林銘即將成為七玄武府的核心弟子,你該知道七玄武府在天運國意味著什麼,你報仇的機會,很渺茫1

「不過,渺茫也是有機會,林銘不可能一直呆在七玄武府,只要他出來,就有機會暗殺!你的實力不夠,可以找強者,我會暗中為你提供便利,提供金錢寶物,只要報酬足夠,就會有一些自由強者會心動,這些自由強者居無定所,身份難查,七玄谷也奈何不了他們。」

「但是!我會在明面上,跟你斷絕一切來往朱家也會將你逐出家族!朱炎,我希望你能理解朱家已經跟我捆在了一起,我必須要繼承皇位,否則無論是我,還是朱家都將遭受滅頂之災1

朱炎的心狠狠的抽了一下,與十皇子劃清界限,甚至被逐出家族!

他當然知道十皇子為何這麼做,他暗殺林銘是有風險的!一旦被七玄武府知道,十皇子就完了朱家也完了!

所以斷絕英系!

這樣即便自己暗殺林銘失敗,被七玄武府得知也與十皇子和朱家沒有任何關係!

而且朱家和十皇子這麼做,在明面上是對林銘示好,將與林銘敵對的自己驅逐出去,這麼狠的一步棋,在外界看來是朱家和十皇子的讓步。

為了示好林銘,壯士斷腕,在林銘看來,恐怕也不好繼續與十皇子為敵了!

甚至,十皇子還可以從太子那方將林銘爭取過來,至少不要讓林銘徹底投向太子一方。

雙管齊下!好一個如意算盤!

然而自己的政治前途卻就此葬送了!失去了家族,失去了勢力,自己什麼都不是,只是一個流浪的復仇者。

而且一旦失敗,他就會付出生命的代價!

可是,他沒有選擇的權力!

對家族來說犧牲他一個庶子換取家族利益,那是絲毫不需要猶豫的事情。

「朱炎,事情發展到這一步,這是唯一的辦法!我不可能因為一個林銘就認輸,皇位我必須爭而朱家也要保存自己。」

「可是林銘,他太可怕了,如果他真的成了七玄使或府主我沒有半分希望,林銘要麼拉攏要麼除掉,你的事情,我已經跟母親說過了,她也同意了,明天或今晚,你就可以啟程了,你可以安全的籌備暗殺的計劃,我希望你不要再次讓我失望1「如果你成功,又沒有留下把柄,那我登上皇位后,等局勢穩定下來,我會給你你想要的1給我我想要的么?朱炎心底冷笑,恐怕真的到了那個時候你反而會殺人滅口吧!

兔死狗烹,鳥盡弓藏,何況十皇子生性多疑,除了他自己誰也不相信。他怎麼能容忍抓著他把柄的自己留在身邊,寢食難安?暗殺七玄武府的核心弟子,這個罪名足夠十皇子被七玄谷賜死!

失敗,我是死!

成功,我也是死!

錄奪了我的榮華富貴,毀掉了我的前途,還要要我的命。

楊振,你夠狠!

還有我的好姑母,這主意也有你的參與,為了兒子爭皇位,對你的侄子下如此狠手,很好!

我朱炎的命運,要我自己把握!

朱炎眼睛中閃過一絲寒光,他立誓,要將這所有算計他的人,得罪他的人,全部殺光!

力量,我要無窮的力量,殺掉林銘!殺掉楊振!主宰一切!掌握眾生生死!

「嘩1十皇子帶著他的護衛,推開門,大步離開了朱家分部,蘭雲月坐在大廳中,看著十皇子的人離開,茫然不知所措。

朱炎牟在的室房門虛掩著,留下的一條縫彷彿野獸咧開的嘴一般,蘭雲月根本沒有勇氣踏入那個房間,可是她大九法離開,只能在大廳中茫然的等待著。

大概過了一刻鐘,朱炎從房間中出來,蘭雲月條件反射的站了起來。

朱炎隨手一甩,一張薄薄的紙向蘭雲月飛來,蘭雲月下意識的接過來一看,竟是他們訂婚的契約書。

「撕了吧。」朱炎隨口說道。

「什……什麼?」蘭雲月的手僵在了那裡。

「我們的婚約解除了,我從煌,在開始,被驅逐出朱家。」

「驅逐驅逐出朱家?」蘭雲月完全怔住了,怎麼會如此?

朱炎道:「你跟我訂婚,無非是看中了我的身份、權勢、金錢,現在,這些我已經沒有了,你跟著我,己經沒有任何意義,這張訂婚契約,也只是一個笑話了。」

朱炎說完,手指一彈,只聽「嚓1的一聲,蘭雲月手中的契約書被真元切成了碎片!

那一刻,蘭雲月頭腦一片空白,在天運國,女孩訂婚後被休,這是一件恥辱的事情,再嫁會受到影響,大戶人家娶妻絕對不會娶這種女人,就算收,也不過是做妾而已。

「你可以走了。」朱炎已經完全冷靜了下來,他說完便轉身離去,再也沒有看蘭雲月一眼,此時他心中已經充滿了仇恨,原本那個朱炎已經死了,他又怎麼可能有心思照顧蘭雲月的感受。

從朱家分部中出來,蘭雲月茫然的走在大街上,結束了與集炎徹底結束了……

她突然發現,自己心中竟然沒有被拋棄少女該有的難過和絕望,反而有一種松出一口氣的感覺。

隨著那一紙婚約的破碎,那無比壓抑、疲憊的日子也隨之結束了……………,

深秋的夜風露水很重,吹在身上冷颼颼的,天運城的夜晚依舊繁華喧鬧,紙醉金迷的青樓,紅燈籠高高懸挂,燈火闌珊之中,艷女的胭脂之氣隔著十丈遠都清晰可聞。

看著這喧鬧的世界,蘭雲月突然笑了,一種近乎解脫的笑容,她想起兒時與林銘一起在草地上玩的竹蜻蜓,想起下雨天他們一起出去采小野hu,踩著滑溜溜的石頭過小溪,白生生的小腳浸在清涼的溪水中,若是粘上了點污泥就會有小魚兒游在腳背上輕輕的咬著,痒痒的感覺…因為在酒樓長大,他很小的時候就會做好吃的飯菜,抓野雞,采野菜,摘野果,用土燒的陶罐烹制各種別出hu樣的美食,自己病了的時候,他會跑上幾里路取了山上的清泉水熬了葯粥送來然而……都已經回不去了。

蘭雲月不知何時,臉上已經流滿了淚水,她後悔,並不是因為林銘如今成了天運國最耀眼的新星,她錯過了成為鎮國元帥,甚至是七玄使夫人的機會,而是後悔她為了奢華和虛榮而丟掉了那最簡單,最純真的幸福。

她漫無目的的走著,單薄倩瘦的身體裹著樸素的青紗連體長裙,在大紅燈籠的照耀下,拖出迷濛而孤單的影子,她就如同深秋季節里那在寒風中飛不動了的青蝶。

她不想再回七玄武府了,以她的天資,失去了珍貴藥材的支持,此生也不會太高的武學成就。

她也不想回青桑城,她沒臉回去,她不知道如何去面對自己的父母,面對街坊鄰里。

而且,最重要的,她不想再見到林銘了,無法再見林銘正坐在雪龍馬的馬車中,完全不清楚朱炎和蘭雲月的命運變化以及針對他的一切。

他當然知道自己與朱炎的仇已經不可化解,也猜到日後朱炎可能會伺機報復,然而他卻不可能殺掉朱炎,朱炎好歹也是七玄武府的正式弟子,誰殺他就相當於是挑戰武府的權威。

「林大人,請下車。」馬車停下來,一個太子府內侍恭敬的對林銘說到。

林銘撩開馬車的門帘,他本以為太子會約他在太子府的書房見面,沒想到竟然出了天運城,來到了大周山山腳,這裡距離七玄武府倒是不遠。

下了馬車,林銘發現,馬車停在了一處府邸之前,這府邸並不奢華,但是裡面卻建的極為雅緻,處處小橋流水,假山迴廊,看起來卻不像是府邸,更像一處園林。

「呵呵,林兄弟,這宅子,喜歡么?」「嗯?」林銘微微一怔,已經隱隱猜到楊林想幹什麼了,他想將宅子送給自己。

若是收了這宅子,自己也便成了太子一派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