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一百一十四章楊林的禮物(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四章楊林的禮物(求月票)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林銘對皇權爭鬥完全沒有興趣,不過太子和木易對他有恩,在七玄武府考核之日,若不是太子的傳音符,林銘不但參加不了考試,還可能被整的很慘甚至殘廢。

林銘是個知恩圖報的人,忘恩負義不符合他的本心,若是這麼做了,他自己的本心便不會通達。

他直言問道:「殿下可是想我助你?」

楊林沒有想到林銘開門見山,他笑道:「林兄弟真是快人快語,那我也就有話直說了,如今的天運國,正是皇位更替的時候,有可能繼承皇位的人,就是我和十弟,我被推到了太子這個位置,已經是騎虎難下,如今,我母后、妹妹的命都已經與我連在了一起,我必須去爭,我知道如林兄弟這樣的武者最不喜歡的就是宮廷之中的權謀鬥爭了,這點林兄弟大可放心,若是林兄弟真的願意助我,我也不會讓林兄弟做任何事情,林兄弟只需支持我便可以,以林兄弟這七玄武府准核心弟子的名號,已經能讓我受益匪淺,退一萬步說,即便我繼承皇位失敗,我十弟他也絕不敢動林兄弟分毫。」

林銘道:「太子殿下誤會了,我並不是怕十皇子的報復或暗殺,只是我日後恐怕不會留在天運國。」

「哦……這樣。」楊林心中輕嘆一口氣,林銘果然是志向高遠,就如同秦杏軒一樣,這小小的天運國,容不下他。

林銘道:「殿下,不過我可以保證。除非是離開天運國太遠,否則奪位之爭時,我會盡量趕回來的助殿下一臂之力。」

楊林喜道:「如此太感謝林兄弟了1

楊林帶著林銘參觀了整座宅子,這其實算是一座莊園。宅子後面有附屬的上百畝耕地,還有養家畜、家禽的場子,養魚蝦的魚塘,這麼大一座宅子,裡面的家盯護衛、丫鬟的開銷完全可以自給自足,而且還有富餘。

在宅子的室中,還有這一些金銀細軟,桌子上的檀香木盒裡。則擺著整整齊齊的真元石,這些真元石顏色純凈,顯然品質上等,粗略一數。有一百顆之多。

這些真元石,即便林銘天天練功時都使用,也夠用上半年了,顏色純凈的真元石,蘊含的真元量要比普通真元石多出一倍來。

這一份禮。算是相當厚重。

在這盛放真元石的盒子一旁,林銘發現了一枚古樸的戒指,那戒指看起來像是古銅打造的,但是卻隱隱散發著淡淡的真元波動。

「嗯?這是……」

林銘目光鎖定在戒指上。靈魂力探出,他感覺出了這枚戒指的不同尋常。

楊林笑道:「林兄弟好眼力。這是一枚人階下品的須彌戒,是我的老師木易先生送給林小兄弟的。」

「須彌戒?」林銘心中一呆。他曾經聽說過這種戒指,裡面自帶一方不穩定的小千世界,可以存儲東西,說是不穩定,其實也能存在數百年之久,之後這空間就會破碎坍塌,裡面的東西便可能會毀壞。

須彌戒根據其中小千世界的大小,穩定程度,可以分為很多品級,眼前這須彌戒雖然只是人階下品,但其價值卻抵得上人階中品的寶器,因為打造須彌戒實在太過困難。

武者想開闢空間談何容易,即便只是開闢一方只能存在幾百年的不穩定空間,也是十分不易,所以真正內部空間巨大且又穩固的極品須彌戒,其價值不可估量。

「木易先生送我的?」

「嗯,說起來,老師得到這須彌戒還是因為林兄你,當初,你剛入七玄武府的時候,七玄武府徐長老與王硯峰的父親是舊識,他不滿意你得新生第一名,於是木易先生就與他打賭,賭王硯峰和林兄誰先進入天之府。結果林兄先入天之府,那徐長老輸了,這須彌戒就是賭注了。」

「原來是這樣,我記得徐長老,當初我擊敗王硯峰后,這徐長老上台找我的麻煩。」

「是的,就是他,所以這須彌戒林兄大可收下,就當是那徐長老的賠禮了。」

「那,請殿下代我謝謝木易先生了。」林銘猶豫了一下,便收了起來,既然已經決定助太子一臂之力,他也便不再矯情,何況,這須彌戒對他來說確實有用,以後存放銘文術的材料就方便多了。

「呵呵,林兄先別急,這須彌戒中有一件東西,林兄可以嘗試著把它取出來,只要靈魂力深入須彌戒中,便可以了。」

「哦?」林銘按照太子所說的,將靈魂力深入到須彌戒中,果然能感覺到裡面有一件衣服一樣的東西,將它取出來一看,那是一件紫金色的背心軟甲。

這軟甲似乎是由某種金屬絲線編織成的,摸上去質地柔軟,與皮革差不多,在軟甲之上,有數道猩紅的血符,血符繁雜神秘,鮮艷的耀眼,林銘略微注意,發現這些血符竟是完全滲透了金屬的紋理之中,成為了軟甲的一部分。

這些血符顯然是在軟甲做成之後寫上去的,卻可以力透金屬,擁有這種筆力的人絕對是高手中的高手。

楊林道:「這軟甲名為紫金軟甲,軟甲本身為人階中品寶器,而這幾個血符則是精通符篆的後天巔峰高手,耗費自身精血寫下的,能夠削弱真元的攻擊。」

「嗯,削弱真元的攻擊?」林銘有些驚訝,真元是一種能量,可以在體內流轉,也就很容易穿透軟甲,這軟甲竟能削弱真元的攻擊,而本身又是人階中品寶器,其價值可想而知。

楊林道:「林兄如今地位敏感,恐遭暗殺,我就將這件軟甲贈與林兄,這軟甲,即便是一般的後天高手,也很難破開。不過話雖這樣說,這軟甲也頂多是擋下一次偷襲,拖延一下時間,若是正面對上後天高手,即便林兄就算穿了軟甲也沒有意義。」

雖然後天高手破不開這軟甲,但是並不代表穿著軟甲的林銘會沒事,後天高手的全力一擊打在身上,那隔著軟甲傳遞來的攻擊力道便足以讓人內臟破裂了,何況,這軟甲只是削弱真元攻擊,無法完全阻隔。

這軟甲價值連城,楊林將它送出來可是下了血本了,林銘略微猶豫,還是決定收下來,現在,他確實身份敏感,有這件軟甲,也算是一個護身符了。

「謝殿下。」

「呵呵,林兄客氣了,是我要謝林兄才是,我能拿出的東西,也就是這些了,說實話,我十弟雲親王能拿出的東西,要比我好的多。」楊林很坦然的說道。

林銘隨太子一起走入內室,這便是莊子里的主房了。

這主房裝修十分奢華,中間擺著一張一丈多寬的紅木大床,足夠四五個人一起睡了。

此時,四個丫鬟已經為林銘鋪好了床,恭恭敬敬的站在大床的四個角落,這四個丫鬟,年齡應該都在十五六歲之間,一個比一個長得標緻,顯然經過細心的挑眩

丫鬟一般是貧苦人家的女兒,從小就賣出去,一些長得漂亮的就會被挑選出來,重點培養,甚至教她們琴棋書畫,將來供給王公貴族。

丫鬟買來,身子也是屬於主人的,可以任意臨幸,尤其是負責照顧主人起居的通房丫鬟,那就等於侍妾了,這種丫鬟負責府里的內務,平時除了主人室的鋪床、清掃、侍寢,不用干別的活,月錢和地位都很高,是外院的丫鬟艷羨的位置,很多人想擠也擠不進去,畢竟對她們來說,能成為侍妾甚至是姨娘就是最好的結局了。否則被轉賣嫁人,想遇到好的人家相當困難,所以多數時候,丫鬟聽說要被轉賣,往往哭的死去活來。

四個丫頭看到林銘的到來,心中都有些惶恐不安,呼吸都有些紊亂了,管家早就告訴了她們眼前的這少年是誰,如今天運國最耀眼的新星,七玄武府的百年天才,甚至可能成為核心弟子的人物。管家專門關照過,今晚上用心伺候著,要將一切做到無微不至,若是能給這林公子留下個好印象,這一輩子就算是有出頭之日,麻雀變鳳凰了。

所以這一晚,對她們來說十分重要,作為丫鬟,能給這樣帶有傳奇色彩,相貌也好的少年做通房丫鬟,已經是幾世修來的福分了,床褥她們已經鋪過了無數遍,半點摺子都沒有,屋子裡的傢具、帳子、香爐什麼的全是新的,地面打掃的光可鑒人。

林銘看到這四個水靈的丫鬟,再看這清一色的上好紅木傢具,焚著昂貴香料的紫金檀香爐,蠶絲天鵝絨織成的衾被,不禁感慨富貴人家生活的舒適和享受。

楊林道:「林兄弟若是累了,今晚便可以在這裡休息,我也會陪同林兄弟住在這裡,我睡客房。」

林銘知道,楊林這麼做是為了讓林銘放心,不用怕暗殺,作為當朝太子,楊林手下當然有高手護衛,否則十皇子根本不需暗殺林銘,直接殺掉太子那就萬事大吉了。

林銘看了一眼那四個唯唯諾諾如小白兔一般的丫鬟,看到她們眼中希冀又惶恐的神色,微微搖頭,對楊林道:「不了,我還是回七玄武府。」

「嗯?宅子不合林兄心意?」

「那倒不是。」林銘微微一笑,說道,「這裡的生活太舒適奢華,還是七玄武府清靜的日子更適合苦修。」

這月票真心是不求不行的各位擔待些,有一張求一張,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