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一百一十九章暴雨梨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九章暴雨梨花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林銘將鎧甲固定在銘文台上,而後他退後一丈遠,手持貫虹槍隨意的抖了個槍花,在場所有人都注意著林銘的動作,想知道他到底要幹什麼。

要說真的用蠻力毀掉寶器中的銘文符紋理,那也是用刻刀一類的最好用,因為紋理細密如蛛網,林銘拿這麼一桿大槍,怎麼可能用的順手了。

就在這時,林銘出槍了,手腕一抖,對準那銘文符,猛地一槍刺出,可以清楚的聽到槍刃破空的呼嘯聲,不但如此,這一槍還蘊含了一股一往無前的氣勢,彷彿萬馬奔騰,一股殺伐之氣隨之鋪面而來。

這一槍,就是鋼板也能輕鬆刺穿!

那中年人眼皮一跳,下意識的就想出言制止,而就在這時,林銘瞬間收槍,氣勢也瞬間收斂,槍尖恰好點在了鎧甲之上,然而卻沒有刺入分毫。

中年人的話隨之卡在了喉嚨里,他瞪大眼睛盯著林銘的槍尖,心中大驚,這是怎樣變態的力道控制能力?

一槍刺出,帶著萬馬奔騰之勢,然而卻可以瞬間收斂,連氣勢也不溢出一點來,槍尖驟停的位置分毫不差,要知道,這可是紫烏彈鐵打造的重槍,重量不下八百斤,這少年是誰?

這個年齡就有這份實力的,絕非無名之輩!

不過這少年雖然槍法驚人,可是他想幹什麼?一槍刺出,槍尖點在鎧甲上就驟然停止,這樣的一槍。根本沒有破壞到寶器中的紋路,這樣對銘文術能有什麼幫助?總不會是炫耀他的槍技吧?

林銘這一槍,別說是那中年人,連汪璇璣也沒看明白。他同樣只是驚嘆於林銘的槍法,不過因為早就知道林銘的身份,所以也沒有太過意外。

這時,林銘再刺第二槍,與剛才一樣,一槍刺出,氣勢如虹,而後在剛剛接觸到鎧甲的瞬間。驟然收斂!

接下來,林銘頻頻出槍,槍速越來越快,氣勢越來越強。漸漸的,這氣勢捲起了一股罡風,而林銘的槍尖如雨點一般落下,這正是《基礎槍訣》中的又一槍招——暴雨梨花。

中年人越看越心驚,這少年看上去也就是十五六歲。在這年齡就有這份實力的,還是用槍的,該不會是七玄武府最近風頭正盛的林銘吧……

應該不會。

林銘這麼變態的實力,要是再通曉銘文術的話。那他還讓不讓別人活了,魔王轉世也不過如此吧。

這傢伙到底在幹什麼?

林銘已經連續出槍了幾十個呼吸的時間。出槍次數足有數百次,如此高速的出槍。而且是重量八百多斤的貫虹槍,對肌肉的負荷相當大!若不是根基紮實,力量強的變態,真元淬體徹底的武者,早就肌肉拉傷了。

慢慢的,汪璇璣發現了林銘出槍蘊含的玄機,他用靈魂力探查那鎧甲,卻駭然的發現,林銘每一槍,都向那鎧甲中打入了一道真元!

而且最讓汪璇璣吃驚的是,他用靈魂力跟蹤那被打入鎧甲中的真元,卻發現它們竟然沿著銘文符的紋理流動,而後以一種奇異的力量,來瓦解那些結構紋理!

這是怎麼辦到的!?

汪璇璣倒吸一口涼氣,心中已經震驚的說不出話了!

在攻擊中,讓真元化成絲線一般的細流在紋理中流動已經讓他不可思議,而再以一種不可思議的力量來瓦解那些結構紋理更讓他覺得不可能,如此纖細的真元流怎麼可能有這麼大的威力?

林銘用的當然是《混沌罡斗經》中的練力如絲的手法,《混沌罡斗經》不但講究力道的剛猛,更講究力道的控制。

而練力如絲就是控制力量的方法,這裡的所謂「力道」既是指肉體力量,也包括了真元力,練力如絲小成后,真元化絲,如臂使指。

而光是真元化絲沒有太大作用,因為細小的真元絲沒有太大殺傷力,想要賦予它攻擊力,那麼卻有一種途徑,那就是——震動。

汪璇璣發現的那種瓦解結構紋理的奇異力量,正是真元的震顫!

這種震顫,無視防禦,可以傳遞到任何物體內部,真元化成無數的細絲,而後每一股細絲都震顫著深入物體內部,作用於每一個細小結構,細小紋理,那會造成非常恐怖的破壞。

所以林銘當初一槍刺在演武場的石柱上,讓石柱瞬間崩碎成無數的小石塊,這還是林銘的練力如絲不夠徹底,分出的真元絲太少,震顫的頻率太低。

若是練力如絲達到圓滿,真元絲化成萬億,深入到構成物質的粒子之中,震動的頻率也隨著高到一個恐怖的地步,那麼一槍刺中石柱,那石柱就會變成塵埃,風一吹,便四散飄飛!

當然,林銘距離這樣的境界,還太過遙遠,真的到了這樣的境界,林銘隨手就可以清除掉寶器之中的銘文符紋路,不損傷寶器半點。

而不必像現在這樣,出槍這麼多次,卻還要傷到寶器。

汪雨涵察覺到汪璇璣臉上的震驚之色,禁不住用真元傳音問道:「爺爺,林銘到底在做什麼?」

汪璇璣輕嘆一口氣,道:「你用靈魂力感受一下那鎧甲的銘文符紋理,你就知道他在做什麼了。」

汪雨涵疑惑將靈魂力探知出去,深入到鎧甲內部,雖然汪雨涵的靈魂力比較弱,但她還是依稀的感覺到了在鎧甲內部發生著的一切。

她驚訝的捂住了小嘴,「爺爺,這是……怎麼做到的?」

汪璇璣搖搖頭,苦笑道:「我也是第一次見到這種手法,只能猜測達到這種效果是通過了一種特殊的真元操縱方法,這種操縱方法,將真元化成無數細絲,而後操縱每一根細絲去震散銘文符的紋理結構,這對真元的操控力要求極高,我真的無法想象他是怎麼做到的。」

汪雨涵不再詢問了,她只是努力的去感受著寶器中的能量變化,此時的她,看著那些真元細絲彷彿有靈性的破壞掉那些如蛛絲一般深入寶器之中的銘文符紋理,只感覺彷彿一扇玄之又玄,又含有無窮奧秘的真道大門擺在了自己的面前,然而無論她怎麼努力去看,卻總是看不清。

這種距離天地間奧秘法則觸手可及,卻有偏偏觸摸不到的感覺,讓汪雨涵興奮、激動卻又焦急難耐。

大約過了小半柱香的時間,林銘一口氣出了六七百槍,饒是他體力驚人,又有《混沌真元訣》補充真元,也是額頭微微見汗。

這時候,林銘終於收手,右手隨意一翻,貫虹槍收入了須彌戒之中消失不見。

而那鎧甲寶器,除了表面多了一些不仔細看看不出來的白點之外,再無其他損傷。

終於完成了,雖然練力如絲精妙無比,但是銘文符紋理與鎧甲早已經融為了一體,林銘還是不可避免的損壞了鎧甲的某些內部結構,也就是煉器大師在煉製寶器的時候,煉化在鎧甲之中的真元法陣。

這種損傷,並不會傷及到鎧甲的防禦力,然而將來武者向鎧甲中貫注真元的時候,卻會受到一些阻礙。

不過饒是如此,這卻也足夠讓汪璇璣驚訝了,即便是請到精通控火的煉丹大師出手,他們也不可能做到這等效果。

清除掉了舊的銘文符,林銘並沒有立刻銘刻新的。而是運轉《混沌真元訣》,稍稍打坐調息,將真元恢復到最佳狀態。

《混沌真元訣》補充真元的功效十分強大,不出一炷香功夫,林銘已經完全恢復了過來,他拿出一張紙,隨手寫下了要用到的材料清單,這些日子林銘不斷的接觸天運國的銘文術體系,對材料名稱已經非常熟悉了,不至於出現與神域的材料名稱對不上的情況。

而後他交給了銘文師公會的接待小姐,說道:「麻煩你去按照這清單上的內容準備一份吧。」

「哦,好的。」接待小姐這才反應過來,接過了清單。

這時汪雨涵忙道:「我跟你一起去。」

她是林銘的助手,備齊材料是助手的基本工作之一。

銘文師公會是整個天運國材料儲備最豐富的地方,即便林銘列出的材料有幾種稍稍偏門,然而還是很容易的備齊了。

林銘今天準備繪製的銘文符是「冰霜守護」的簡化版。

這種銘文符,專門用於防具,不但能增加武者的真元匯聚速度,還可以稍稍增強防禦,若是原版的「冰霜守護」附帶一個名為「冰凍之環」的銘文之技,在攻擊者攻擊的時候,可以發出環狀的冰凍真元,影響對方的行動速度。

不過原版的「冰霜守護」,需要的材料十分珍貴稀有,有幾種銘文師公會也不一定找得到,再加上林銘今天是第一次繪製「冰霜守護」,要繪製更複雜的原版有很大的失敗風險。

所以他還是決定繪製簡化版。

以現在林銘的水平,繪製簡化版的「冰霜守護」還算比較輕鬆。

「三錢天星石研磨成粉,加入半杯三級凶獸血液調勻,烏骨草研碎提取汁液,加入三倍劑量的寒泉水精……」林銘用真元傳音對汪雨涵快速的說出一連串的材料處理方式,其中很多材料的處理相當複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