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一百二十章冰霜守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章冰霜守護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林銘用真元傳音對汪雨涵快速的說出一連串的材料處理方式,其中很多材料的處理相當複雜。

然而汪雨涵畢竟有深厚的銘文術底子,而且她記憶力十分好,林銘說了一大串,她只說了一句「明白了」,便開始操作那些複雜的材料。

汪雨涵處理材料的技巧十分純熟,各種材料在他手上就彷彿魔術師手上的煙火一樣,不斷變化著顏色光澤,如此繁瑣的操作步驟,在汪雨涵白皙靈巧的十指下,竟有種行雲流水般的美感。

連林銘也覺得,單論處理材料,汪雨涵做的比自己更好,畢竟大多數銘文師學徒最開始接觸銘文術都是從處理材料開始的,而林銘卻直接跳過了這一步。

有了汪雨涵的協助,林銘的銘文符繪製的更加得心應手。

運轉《太一靈魂訣》,林銘隨手一招,一滴散發著濃重寒氣的深藍色液滴跳到了他的手心,而後,隨著林銘手指的舞動,這液滴頓時化成了一串絢麗的虹光。

第一個基礎紋路畫好,林銘又一招手,第二滴液體跳上手心,亮麗的虹光再次亮起,而此時,眾人虹膜上還殘留著第一道基礎紋路留下的光芒殘影……

一個又一個的亮麗符文出現在半空中,不斷的疊加累積,林銘失敗的次數很少。

已經處理完所有材料的汪雨涵,在一旁瞪大一雙漂亮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林銘的每一個動作。唯恐漏過了任何一個細節。

然而事實上,想憑旁觀就學會一種銘文符的製作方法是不可能的,其中涉及到複雜的靈魂力控制,而且基礎紋路稍微偏差一點都會造成謬以千里的效果。這些都是眼睛根本看不出來的。

汪雨涵自然也明白這些,不過通過這樣的旁觀,她還是能多少獲得一些啟發,她爺爺汪璇璣的本領,她能學的都學會了,不能學的那就是武道修為不夠,想學也沒辦法,而林銘手中的銘文術。卻與天運國流派完全不同,而且顯然更加玄妙精深,她可不指望林銘能手把手的教她,只是在一旁旁觀。卻也是難得的機會了。

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汪雨涵越看越是心驚,林銘下手彷彿根本不需要思考,那似乎是一種本能似的動作,信手拈來。毫無停滯之感。

這些動作看似簡單,但是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汪雨涵能清楚的感覺到。林銘在隨意的一筆繪製中,蘊含了七八次靈魂力強度的變化。如此快速的變化,若非經過長久的練習。將這些變化烙印在記憶深處,根本無法做到。

一刻鐘的時間過去,半空中懸浮著的銘符已經有幾十個了,由幾十個銘符疊加而成的銘文符算是較為複雜的銘文符了,一般只有高級銘文師,甚至銘文術大師才可以繪製,因為低級銘文師的真元根本不足以支持。

不過對於這個,汪雨涵倒也沒有太多驚訝了,林銘的實力已經隱隱逼近了鍛骨大成的武者,有這樣凝厚的真元不足為奇。

又過去了一刻鐘,林銘身前懸浮著的銘符已經積累到了七十多個,這時候,林銘雙手一收,空中所有的銘文符依次閃過光芒,而後逐漸坍縮,一時間,銘文大廳之中彷彿灑滿了星光,最終所有的銘符融為了一體。

林銘又加上了一筆,銘文符變成了一個火焰形的圖案,而後徐徐的飄落在了鎧甲之上。

隨著「哧哧」的聲音,鎧甲的胸口處,出現了火焰型的銘文,而就在這時,讓人驚異的一幕發生了,只見那鎧甲輕微的抖動起來,以火焰型銘文為中心,一道道藍色的光圈如漣漪一般擴散開來,原本接近黑色的戰甲竟然在這光圈之中逐漸的變成了冰藍色!

「嗯?」汪璇璣一下子瞪大了眼睛,竟然能改變寶器的顏色?

汪璇璣廣讀典籍,知道典籍中記載了某些銘文符,因為帶有濃郁的五行屬性力量,紋刻在寶器上的時候,能夠改變寶器的顏色。

比如火屬性的銘文符,能夠讓寶器呈現赤紅色,冰屬性的銘文符,能夠讓寶器呈現冰藍色,金屬性的銘文符,則能讓寶器金光閃閃……

然而這只是典籍記載,因為天運國的銘文術流派底蘊有限,雖然有些銘文符也蘊含五行屬性之力,比如離水符,金鐘符,可是汪璇璣還從未聽說誰繪製出的銘文符能夠改變寶器的顏色,今天,他第一次見識。

那中年武者看著自己的鎧甲變成了藍色,還沒弄明白是怎麼回事,這時候汪璇璣已經有些激動的上前一步拿過了鎧甲,將真元貫注其中,感受這銘文符的效果。

這一試驗,汪璇璣深吸一口氣,真元匯聚效果增幅了三成整。

三成的增幅放在一般寶器上不算什麼,但是這寶器已經輕微損壞了,若是寶器完好的話,至少能增加到三成六分,即便是汪璇璣自己親自繪製,附在完好寶器上的銘文符,最好的情況也不過是四成兩分而已。

三成六分距離四成兩分,只差六分。這林銘才十五歲,可是在銘文術的造詣上,距離浸淫銘文術近百年的自己,竟然只有這麼點差距了?

這讓汪璇璣有種深深的挫敗感。

而且不但如此,林銘繪製的這銘文符,真元通過這銘文符時還會自發的轉化成一道寒冰之氣的保護膜,增加鎧甲的防禦力。雖然增加的不多,但也是極為難得,一道銘文符產生兩種效果,在天運國的銘文術流派中,有兩種效果的銘文符不超過三十種,而且個個價值都在三千兩黃金以上!

銘文術方面的妖孽,同時還是一個領悟了武意,悟性驚人的武道天才,如此多的光環集中在一人身上,連上天都要嫉妒了!

汪璇璣將鎧甲丟給了那中年武者,說道:「查查吧。」

那中年武者將真元灌注到鎧甲之中,片刻之後,他臉上浮現出一分驚喜之色,作為鎧甲的主人,他對鎧甲原本的情況自然知道的一清二楚。

「還滿意么?」汪璇璣隨口問道。

「滿意!滿意1中年武者不迭的點頭,他再看向林銘,眼神中已經有了一分恭敬之色,不過中年武者終究不是銘文師,對銘文術了解的不多,他只是知道這少年非常了不起,但是到底變態到什麼程度,他卻沒有一個清晰的概念。

「這是汪會長的徒弟么?果然是名師出高徒啊,了不得!了不得1

「我的徒弟?」汪璇璣自嘲的一笑,「我可教不出這麼厲害的徒弟來。」

「汪會長太謙虛了,不過,小兄弟確實是我生平聽說過的,最天才的銘文師了。」中年人本來還想說幾句奉承的話,結識一下林銘,畢竟認識一個有這麼大潛力的銘文大師,對日後的好處不言而喻,然而就在這時,汪璇璣不冷不熱的說了一句,「你還有沒有事,沒事可以走了」

中年武者一句話卡在喉嚨里,只好訕訕的笑了笑,「那我不打攪了,改日登門道謝。」中年武者滿臉賠笑的離開。

而此時,汪璇璣的心情卻並不是太好,本來他全部的心血都投在了汪雨涵的身上,想著將汪雨涵培養成天運國近百年來最厲害的銘文師,然而這不知道哪裡殺出一個林銘來,卻讓汪璇璣有種極大的挫敗感,別說是汪雨涵了,就算是他本人,恐怕不出幾年,也要被這變態小子給反超了。

自己研究了大半生的銘文術,難道真的這麼次?汪璇璣心中不可避免的產生了這樣的念頭。

林銘並不清楚汪璇璣的想法,他稍作休息,便準備解決第二個問題,第二個客戶是一個看上去二三十歲的世家公子,之前他已經目睹過林銘神乎其神的銘文術,看到林銘招呼,急急忙忙的走過來,說出自己的問題后,擺出了一堆材料。

看到這些材料,林銘心中一動,又是一堆珍稀材料,這客座銘文師算是當對了,有這麼多珍貴材料來練手,銘文術會突飛猛進,用不了多久,就能繪製銘身符了。

一下午的時間,林銘一直在解決各種問題,為了避免干擾因素,林銘向銘文師公會要了一個單獨的銘文室,材料拿進來之後,門便會被關上,裡面只剩下林銘和汪雨涵兩個人,汪雨涵負責調製材料,而林銘則開始繪製銘文符。

繪製銘文符既消耗靈魂力,又消耗真元,一般的低級中級銘文師,繪製一張銘文符就已經消耗的差不多了,高級銘文師和銘文術大師也不過兩三張,三四張。

而林銘這一下午的時間,已經連續進行了五次繪製,而現在,他卻要開始第六次!

這讓汪雨涵看的心驚肉跳,連只是負責材料處理的她,也已經有些真元不支了,而林銘卻彷彿一個不知疲倦的機器一般。

事實上,每一次繪製結束后,林銘消耗的也很厲害,這時他便會運轉《太一靈魂訣》來滋養損耗掉的靈魂力,用《混沌真元訣》來補充真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