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一百二十一章消失的血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一章消失的血符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憑藉著精純的靈魂力和深厚的真元底,林銘已經連續支撐了一下午的時間,這期間,他也幾度接近極限,不過修鍊一途,若是不把自己逼到極限,很難進步。~

當真元消耗乾淨的時候,林銘會毫不吝惜的拿出一塊真元石,而後進入空靈武意,在空靈武意的狀態下,林銘渾身的真元會自發的,以遠超平時的速度,和近乎完美的線路運轉,在這種狀態下修鍊,進境飛快。

漸漸的,太陽西沉,屋的光芒暗了下來,汪雨涵點上了燈,看到林銘一直在打坐調息,汪雨涵幾度欲言又止,眼看已經逼近一更時分,汪雨涵終於忍不住道:「林先生,那個……我們該吃飯了……」

「哦?是嗎,你去吃吧,幫我帶回來一些好了,我剛剛調息的差不多了,先畫完這一張。」

還畫?

汪雨涵無語了,再畫就是第七張了埃

一下午連畫七張銘文符,而且每一張都是需要幾十個銘符融合在一起的複雜銘文符,銘文大師也支撐不下來埃

汪雨涵現在早就不把自己跟林銘相比了,而是把林銘理所當然的歸結為她爺爺那一層次的人物。

無奈的搖搖頭,汪雨涵只好去吃飯,吃飯回來后,果然,林銘已經開始了第七張銘文符的繪製,而且看樣已經完成了一小半了。

汪雨涵將飯菜放在一邊,靜靜的看林銘的每一個動作。認真的記憶著,甚至偶爾還下意識的伸出手來,隨著林銘的動作一起動一下。雖然她也清楚,即便記下這些動作。不知道其中的玄奧也是徒勞無功。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汪雨涵看著那些如流光一般絢爛的銘文符紋路,看著林銘跳舞一般的指尖和無比流暢的真元控制,看著布滿細密汗珠然而卻無比專註的臉。

漸漸的,汪雨涵有些出神了,她的目光不知不覺的從林銘的手指移到了林銘的臉龐,那一刻,她感覺。自己被眼前這個男孩的專註感染了。

不知過多了就,隨著「呼」的一聲輕響,林銘眼前幾十個銘符合為一體,光芒閃耀之中。汪雨涵一下回過神來,有些慌張的收回目光,俏臉微微發紅。

「第七張1林銘長出一口氣,身完全癱在了椅上,現在。他連動動手指頭的力氣都沒有了。

「那個……林先生,飯要涼了。」

「哦。」林銘撐著身起來,拿過飯菜,大口大口的吃著。而汪雨涵則有些局促的坐在一旁,眼睛不自然的注視著房間中的沙漏。看著那些流沙一粒一粒的落下。

「基礎紋路里,繪製『岩』紋的時候。加一個折形結構也許更好一點。」吃飯吃到一半的林銘,突然開口說了這麼一句沒頭沒腦的話。

汪雨涵微微一怔,旋即大喜,林銘在教她銘文術!這可是一種獨立於天運國之外的銘文術體系,而且論其精妙程度,要遠超天運國的流派。

這時的林銘已經恢復了一些真元,他隨手在空中繪製出了一個『岩』紋,這次他盡量的放慢速度,讓汪雨涵能夠有時間看清其中的靈魂力變化,尤其是在繪製那個多出來的折形結構時,林銘更是讓速度降到了最低。林銘當然知道汪雨涵主動要求來做自己的助手是為了什麼,人家陪了自己一下午,幫了不少忙,消耗的也很厲害,可是她能學到的東西,卻極其有限。

一個女孩,本身是銘文師公會會長的掌上明珠,如此天之驕女,放下矜持做了自己一下午助手,林銘若是不回饋一些東西,自己都覺得過意不去。

於是就在這吃飯的一會兒工夫,林銘連續教了汪雨涵好幾個基礎紋路,雖然單單學會這些基礎紋路距離實際運用還有一段遙遠的距離,但是林銘相信,以汪雨涵的天資,日後隨著她銘文術的不斷精進,必然從中獲得很大的啟發。

「謝謝你,林先生。」汪雨涵由衷的道謝。·~

「是我謝謝你才是。」

「那……林先生明天還來么?」

「明天?嗯,應該是下午來吧,上午的時候,我要在七玄武府修鍊。」因為核心弟考核,七玄武府許諾給了林銘十個整天的七大殺陣使用時間,這七大殺陣的使用時間極其寶貴,可不能因為修鍊銘文術就浪費了。

「那明天我還可以做你的助手么?」汪雨涵期待的問道。

林銘笑道:「自然可以。」

當晚,林銘回到七玄武府,開始消化這天的修鍊所得。

一下午的時間,三個半時辰,林銘一共繪製了七張銘文符,而這七張銘文符所用到的材料個個價值不菲,林銘在繪製過程中也有過不少失誤,導致一些材料的浪費,但是卻並沒有出現過銘文符徹底失控,而爆炸崩盤的情況。

只要不崩盤,一定程度上的失誤都可以忍受。

按銘文師公會的規矩,客戶用來支付報酬的材料,總價值需要是服務用到的材料價值的兩倍,甚至有時還需要支付一定的酬金。

用剩下的材料,由客座銘文師和銘文師公會六四分賬,客座銘文師六,銘文師公會四。

林銘扣下了幾種自己用得上的,其他的,全部向銘文師公會兌換了積分。

「按照這個賺積分的速度下去,大概再過十多天的時間,我才能賺夠足夠的積分,買下一些銘文師公會買得到的材料,至於其他更珍貴的材料,要等我銘文術更進一步的時候,才有可能弄到。這兩張銘身符要用到的材料,實在是太難集齊了。」

「不過這賺積分的過程,也是我修鍊的過程,連續用這麼多珍貴材料不停歇的繪製銘文符。不但我的銘文術進步的飛快,連靈魂力也在緩慢增長,《混沌真元訣》也跟著提高,已經隱隱的接近了第二重小成的境界了,這樣一舉多得的辦法,我以前竟沒有想到。」

「就是真元石消耗的有些快了,一天便消耗掉了三顆,簡直是燒錢。」

天運國真元石。根據其純凈程度,一顆的價格大概在五百到一千兩黃金之間,七玄武府免費發下來的,基本都是價值五百黃金的。最次一級的真元石。

而太給林銘的那一百多顆真元石,卻屬於色澤純凈的上品真元石,一顆價值為一千兩黃金。

天運國的真元石稀缺,想大量的買很難買到。

反過來,有真元石想換黃金也不好脫手。畢竟即便是大富大貴的世家弟,也難以承受如此昂貴的價格,用掉四五顆真元石就等於一件寶器了。

如林銘這般,手頭上二百多顆真元石。天天當吃糖豆一樣使用的,整個天運城都沒幾個。

「真元石大概兩個月就會用完。我可以讓太幫我買,大不了我出錢便是。」成為客座銘文師之後。林銘倒是找到了一條修鍊賺錢兩不誤的門路。

他估計自己一個月賺十幾二十萬黃金不成問題,當然前提是有足夠多的有錢武者來尋求服務。

一般的客座銘文師,一天出手個一兩次就不少了,因為一旦次數多了,雖然他們也能支持,但卻不是最佳狀態,難以畫出完美的銘文符,有損他們名聲。

這些銘文師,一個月幹個二十來天,弄個兩三萬黃金算不錯了,這還要保證不失敗才行。

而如林銘這般,一天出手個七八次,一月工作三十天的,實在是怪胎。

隨意的洗了個澡,林銘在浴桶中便進入了空靈武意,讓體內真元按照完美的路線自行運轉,林銘這一坐就是兩個時辰。

因為真元的持續高速運轉,浴桶中的水發熱騰起了濃重的白霧,整個浴室水汽氤氳,林銘隨意吐出一口氣,就能攪起一個氣流漩渦。

一直到半夜時分,林銘才從空靈武意的狀態中醒來,渾身細小單元一同鼓盪,震動的真元如潮水一般四溢出去,滿屋的霧氣頓時一掃而光。

然而因為霧氣長久的滯留,整個屋都濕漉漉,林銘的衣物也全濕了。

從浴桶中站起身,林銘不經意的看到了太贈送自己的那一件紫金軟甲,這一看,林銘猛地呆住了,這是……

林銘一把抓過紫金軟甲,展開一看,心中大驚,那後天巔峰高手用自身精血畫出的血符怎麼沒了!?

今天他去銘文師公會,為了保險起見,林銘穿上了這件紫金軟甲,穿的時候還好好的,等洗完澡就發現,那些血符不見了!

準確的說,是大部分血符不見了,只剩下一個邊邊角角的血符還留存著,但是已經完全模糊了。

這種模糊的感覺,就如同墨汁被水浸潤了一樣。

不會自己洗澡蒸出的水霧把這精血血符給浸潤掉了吧,那這後天巔峰高手也太遜了。

或者,太被人騙了?這軟甲本身就是贗品?

不對,太送出軟甲的時候,自己用靈魂力探查過,確實是蘊含著強大氣血的高手精血,而且是被人以精妙的手法寫在了軟甲上,入木三分,已經成了寶器的一部分了。

這就好比深入寶器之中的銘文符紋理一樣,除非以一些特殊的方法,比如煉藥師控火煉化,或者如林銘這樣練力如絲的手法,否則根本無法破壞分離。

那麼到底是怎麼回事?

感謝天地無痕第二次萬賞,以及萬賞而有的月票,此時此刻,情深意重;

感謝一些書友為了投月票而訂閱蠶繭的完本老書,雪中送炭,銘記在心。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