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一百二十二章魔方再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二章魔方再現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林銘不能理解了,莫非今天白天有人用秘法暗算自己,被這血符擋下了,所以血符被毀了?

也不可能,要是真有人有這等本事,能在自己好不知情的情況下抹掉血符,恐怕是先天高手了吧,這種人,殺自己還不是手到擒來,而且朱炎和十皇子根本就請不動。

林銘實在是想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只好把軟甲擱置在一旁,自己上床休息。

這一覺,也許因為消耗過度,林銘睡的十分香甜。

他迷迷糊糊的來到了一片漆黑的空間之中,這裡廣闊無比,彷彿黑暗的星空一般,四處飄蕩著透明幽魂一般的氣體,在這些氣體之中,有無數碎鏡子一般閃亮的光點,光點大小不一,以一種奇異神秘的軌跡運動著,而在所有的光點中間,則有一團一尺大小的光球,光球發出乳白色的朦朧光暈,給人一種柔和而溫暖的感覺。

這是……魔方空間!

林銘心中猛然一驚!自己怎麼又來到了魔方當中?

自從第一次進入魔方空間后,魔方便隱入了他的身體之中,已經無法再召喚出來,今天為什麼會突然進入?

雖然在夢中,但是自從意識到這是魔方空間之後,林銘的意識瞬間清醒,只是他無法從魔方空間中退出來。

當然,林銘也沒準備退出來,他的目光集中在了那些如星星一般閃耀的靈魂碎片上,神色帶著一些興奮。而更多的,則是凝重。

當初,就是一枚靈魂碎片給他帶來了如此多的機遇,要不是這枚碎片。就算他依然能領悟空靈武意,也最多止步於後天期,無法踏足先天。

毫無疑問,這些碎片蘊含了無盡的寶藏,然而卻也蘊含了步步殺機,一個不小心,林銘的意識就可能被碎片吞噬掉,萬劫不復。

「是不是每一個碎片都是無主靈魂?會不會有某些碎片。其中還有未曾磨滅的精神烙印?」

人的靈魂由兩部分組成,一是記憶,一是精神烙印,精神烙印被抹去。只剩下記憶的靈魂就是無主靈魂,無主靈魂只有本能,沒有意識。

而若是精神烙印沒有被抹去,那麼這靈魂碎片就會有自主的意識,吞噬這種碎片。別說林銘根本沒把握對付碎片中的精神烙印,就算能將它壓制住,也可能會導致自己人格分裂,迷失自我。

林銘在這黑暗的星海中站立了很久。並沒有著急動手,那些巴掌大校光芒閃耀的碎片,他是絕對不會去動的。至於所有碎片正中心那個光球,林銘更是唯恐避之不及,他很懷疑,這光球就是當初他在夢境之中看到的那個神奇的女子所化。

嗯?這是……

林銘注視那光球的時候,突然發現了一絲不同尋常的地方,那光球上似乎多了一抹淡淡的紅暈,彷彿血被水化開了的顏色。

血?

這個突如其來的念頭讓林銘心中一凜,紫金軟甲上血符也是血,細想起來,當初軟甲自己是貼身穿的,魔方就沉睡在自己心臟所在的位置,而那些血符,也大概是在那個位置的!

莫非……

那軟甲上的血符是被魔方吸收掉了?

魔方吸掉了軟甲上後天巔峰高手的精血?

這個突如其來的念頭讓林銘心頭一寒。

也許,正是因為這次吸血,自己才能再次進入魔方當中。

魔方竟然會吸收精血?

這個發現讓林銘喜憂參半,喜的是,他探知到了魔方的一些秘密,而憂的是,這個秘密讓他有種邪異的感覺,這魔方,顯然不是什麼善物。

不過,不管怎麼說,再次進入魔方,是一個機遇!

當然,同時也意味著危險。

林銘在這魔方空間的碎片海洋中站立了很久,自己該選擇哪一個?

這麼多碎片,隨便挑一個完全是碰運氣,若是得到的東西對自己沒用,那就白費力氣了。

林銘看了一個又一個的靈魂碎片,可是任憑他怎麼看也不知道裡面有什麼,這些靈魂碎片就如同成千上萬個翡翠原石一般,有些石頭中有原玉翡翠,而有些石頭裡什麼也沒有,還有些,卻可能會切出惡魔來。

「這個碎片太亮了,跟星辰似的,還是不要碰為好。」

「這塊太小,不足米粒大,跟我第一次選取的靈魂碎片差不多大小,現在我實力提高了,怎麼也能選一塊大一些的吧……可是大一些是多大呢?」

「這塊怎麼是紅色的?好妖異的感覺,彷彿染了血似的,煞氣十足,這種靈魂碎片的主人,生前恐怕是殺人無數的魔頭,這種人執念強大,還是別碰了。」

「嗯?還有赤金色的,這赤金色又是怎麼個原理……」

面對如此重要的選擇,連一向果決的林銘也猶豫不決。

「要不就這一塊吧……」林銘最後將目光鎖定在一塊綠豆大小的靈魂碎片上,這塊碎片的光芒並不算明亮,體積也適中。

小心翼翼的靠近這塊碎片,林銘謹慎的避免同任何一枚碎片接觸,眼看要觸及到這枚靈魂碎片的時候,林銘突然心念一動,若是自己用靈魂力去探查這枚靈魂碎片,會發生什麼呢?

這樣想著,林銘嘗試著運轉《太一靈魂訣》,用靈魂力去感知這枚碎片。

武者的靈魂力與精神烙印相連,若是亂用容易遭到反噬,而一旦靈魂受傷,那就很難醫好了,至少在天運國,林銘還沒有見到能修復靈魂的靈丹妙藥。

林銘的想法是,用靈魂力探查碎片,看看能不能得到一份有價值的信息。甚至,是否有可能嘗試著閱讀一點其中的記憶,先看看這記憶對自己有沒有用,再決定吞噬與否。

然而,林銘的靈魂力剛剛與那靈魂碎片接觸,那靈魂碎片竟然突然化成一道流光,如閃電一般沿著林銘的靈魂力疾飛過來。

林銘根本沒有任何的反應時間,那無主靈魂碎片已經「咻」的一聲沒入林銘的識海,對準林銘的精神烙印,發起猛烈的攻擊。

「該死1

這個結果,讓林銘始料未及,他只感覺彷彿有一柄尖錐狠狠的刺向自己的大腦之中,那種劇烈的疼痛,讓他眼前一黑,幾乎當場暈厥。

「我修為比起以前已經強了這麼多,竟然還是有種無法抗拒之感!僅僅一小段靈魂意識,卻這麼強1

靈魂的強大與否,與真元沒有什麼關係,只看靈魂本身,林銘通過這長時間的繪製銘文術和使用《太一靈魂訣》,靈魂力自然有所增長,但是他這次選擇的無主靈魂碎片相較之前也體積更大,光芒更亮一些。

所以吞噬起來,卻還是十分的費力!

林銘的精神之海,再次化成了戰場,深入腦髓的疼痛,猶如有無數的蟲子,在腦子中亂鑽。

各種紛雜的景象湧入腦海,林銘抱住頭顱,忍住劇痛運轉《太一靈魂訣》,堅守本心。

有了上一次的經驗,林銘這次鎮定的多,劇痛讓他有種想要昏迷的感覺,然而林銘很清楚,一旦昏迷過去,失去了自主意識,他就必死無疑了,而只要扛過這一段,等無主靈魂的靈魂力耗盡,他便贏了。

然而這枚靈魂碎片蘊含的靈魂力卻要比上次那一枚多出了許多來!

林銘咬緊牙關,守住腦海中的最後清明。

「第一次,我不懂《太一靈魂訣》,僅憑一顆武道之心便是挺住了,而這第二次,我靈魂力強大了許多,加上更加完善的武道之心,我怎麼會輸!1

呼——

在林銘的精神之海,彷彿颳起了一團風暴,那無主靈魂碎片在與林銘精神印記的爭鬥中不斷的被消耗,光芒靳黯淡。

疼痛如潮水一般湧來,林銘咬牙堅持,不知過了多久,這種疼痛感才慢慢減弱,此時,林銘渾身已經被汗水濕透,身體都有些發冷了。

又過了許久,那無主靈魂碎片終於逐步化成了一團完全純凈的靈魂能量,漸漸的融入了林銘的識海……

……

睜開眼睛,林銘赫然發現自己已經退出了魔方空間,眼前便是他的木屋頂部那古樸簡單的木質天花板,帶著一股熟悉的木香,讓人心安。

審查腦海中的東西,林銘再次感覺到頭痛欲裂,這種感覺,就彷彿是經歷了幾天幾夜的冗長睡眠,從而導致頭腦渾渾噩噩的疼痛。

「陣法、陣紋、陣圖、符籙……這好像是一個陣法師……」

查清楚這些,林銘心中哭笑不得,運氣真糟糕,竟然取了一個陣法師的記憶。

陣法師很強,這點無須懷疑,單看那萬殺陣,金木水火土風雷七大修鍊大陣,玲瓏塔,碧玉台就可以想象陣法師的強大。

七玄谷宗門七個開派祖師有一個就是專門研究陣法的。

那如玲瓏塔級別的大陣,布置一個出來賣給天運國,恐怕能賣出千萬兩黃金了!

然而,這種陣林銘不可能布置出來。

七玄武府的那些大陣,都是幾個先天高手聯手布置出來的,那需要的真元總量,極其恐怖!

而拋開了那樣的大陣,一般的陣法,起到的作用則非常有限。

雖然稍感沮喪,但林銘並不灰心,這個無主靈魂碎片中的記憶十分豐富,可不單單是陣法這一點,而且陣法這東西,對林銘來說也只是暫時沒用,並不代表將來沒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