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一百二十四章狂風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四章狂風洞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在大周山的西北角,有一處天然山谷,這山谷朝北的入口處開口近千丈,往裡延伸,愈來愈窄,整個山谷呈現漏斗狀,一直到貫穿了整個山腹,最內側只有一丈左右的寬度。

當大風從大周山北面吹來時,因為被大周山擋住,就會形成巨大的風壓,而後氣流就會沿著這漏斗形山谷湧入,越往裡,山谷越窄,風壓越強,風速越快!

當初七玄武府剛剛建立時,這處山谷就被人命名為大風谷,裡面斗大的石頭都能被吹的滿地滾,人和家畜根本就難以站穩。

後來七玄武府建立,有先天高手就地取材,在這狂風谷中設立了大陣,不但將風速提高的更快,而且裡面的風風向也變得難以捉摸,暗流處處,甚至還有能傷人的罡風。

這便是金木水火土風雷七大殺陣之一的風之陣——狂風洞。

狂風洞主要被弟子用來修鍊下盤功夫,對武者來說,下盤紮實是最基礎的,武功入門,往往先要站樁,即便沒受過正式武學教育的林銘,最開始練武的時候也是扎著馬步打樁的。

不過今天,林銘來狂風洞卻不是為了站樁,而是練習身法。

在狂風洞中修鍊身法,在一般的弟子看來是無法想象的事情,因為身法再快,也不可能躲的過風,任憑你身法驚人,在狂風洞中,總要被風牽制著,逆風受阻,順風則速度飛快。

一般弟子練習身法會選擇七大修鍊殺陣中的亂石坡。在亂石坡,會有無數亂石飛來飛去,用於武者練習閃避、身法的功夫,林銘之前也去亂石坡看過了一下。亂石坡確實是練習韶方,但是卻不適合《金鵬破虛》。

在亂石坡練習身法,其實主要練習的是武者的神經反應速度,力量、真元和慎性。

這幾點都做到最好,那這武者就同時具備了極快的速度和靈活的身法。

而一般的身法武技,很難同時做到這兩點,像《鴻鵠落羽》、《通天梯》、《垂雲索》這些身法,主要側重的是速度和輕功。講究身輕如燕,提一口真元,一躍就是數十丈高,能夠輕鬆抓住天上飛鳥。用這些身法趕路,速度飛快。

而《七星流雲》、《迷蹤步》、《六尺步》、《七絕步》這些身法,則主要側重於靈活和閃避,就比如《七星流雲》,腳踩七星。足踏流雲,大成之後可以七步同時踏出,腳印不分先後,七步之內的速度可以達到極致。這些側重閃避的身法。在近身打鬥中效果更加明顯。

一套身法武技,能在一個方面有優勢的身法。就已經是上品了,能在兩個方面同時有優勢的。那就是極品身法,這種身法,在七玄谷往往只會傳給核心弟子。

而在林銘閱讀了《金鵬破虛》的總綱之後,卻得知,即便在兩個方面都做到極致的身法,依然比較普通。

真正極致的身法,不但要在這兩方面做到極致,而且最重要的是,要在身法中融入意境和法則。

能完美融入一種意境的身法,即便在神域也是極其珍貴的,而那位大能記憶中的《金鵬破虛》,卻同時融入了風之意境和空之意境兩種意境。

金翅大鵬又名九天鯤鵬,是風屬性神獸,乃萬風之祖,傳說金翅大鵬以蛟為食,其強大程度與真龍、真鳳相當,這等風系神獸蘊含的風之意境毫無疑問是最頂級的。

至於空之意境,則是那位創造《金鵬破虛》的大能,看到金翅大鵬破入虛空的瞬間領悟到的。

空之意境虛無縹緲,對現在的林銘來說有些遙遠了,他能接觸到的只有風之意境。

而修鍊風之意境最好的地方,那毫無疑問就是狂風洞了。

「什麼,林師弟要開七級難度?」守衛狂風洞的執事師兄瞪大了眼睛,幾乎以為自己聽錯了。

狂風洞中被分割為十二個部分,每一個部分的難度都可以單獨調節,七級難度是排名石一百多名開外的地之堂中等弟子使用的難度,如今林銘在天之府都要排到上層了,怎麼也該開十級難度才是埃

要知道,當初朱炎就是用十級難度修鍊的,而天之府前十名的弟子,則往往用十一級難度修鍊。

至於最高的十二級難度,卻是沒有人能夠呆得住,即便是凌森也最多支持一柱香的功夫。

如果今天林銘來要十級難度,甚至十一級難度,這執事都不會如此驚訝,林銘什麼人?那是要挑戰凌森、拓苦、張冠玉的人物,准核心弟子的存在,可現在卻要選擇七級難度,這執事費解了,「林師弟,七級難度一般來說是低階弟子挑戰的,林師弟是不是跟我開玩笑呢?」

林銘笑了笑,道:「我確定要開七級,不是開玩笑。」

「好吧。」執事師兄聳了聳肩,開啟了七級難度,反正時間是人家的,開多少級難度,都是自由,說起來低級難度還省真元石。

狂風洞開啟之後,林銘即刻進入了其中。

一進入狂風洞,林銘立刻就聽到了風洞之中轟隆隆的風鳴聲,猶如打雷一般,尤其是附近一個區域內,似乎有人開啟了十級以上的難度,那風聲劇烈的咆哮,猶如千軍齊吼,萬馬奔騰,光是聽聲音,就可以想象裡面的恐怖。

而林銘所在七級難度的狂風洞,卻相對來說溫和多了,以他的修為,可以輕鬆在狂風洞中走動。

林銘大概走到狂風洞中間的位置,這個位置,風速比較適中,他停了下來,閉上眼睛,開始全身心的感受凜冽山風吹在身上的感覺。

意境兩個字,聽起來虛無縹緲。

若是讓一個天運國的武者去領悟「風之意境」,他根本就無從下手,「意境」是什麼?完全不清楚。

而林銘吞噬那靈魂碎片之後,卻對意境有了一個清晰的認識,當然,要領悟它,還要看自己。

「意境」其實就是法則,是力量的本質,領悟了它,就掌控了一種力量的核心。

世間萬物,每一種東西,都有它固有的法則。

比如水往低處流,火向高處燃,陰陽相生相剋,人的生老病死等等,這些都是最基礎的法則。

將法則延伸,深入到靈魂之中,掌控萬物本源,這就是意境。

林銘要領悟風之意境,不是要去抵抗風的力量,而是要融入風中,感受風的力量。

若是林銘運用真元,再加上他強大的肉體力量和貫虹槍的支撐,林銘可以輕鬆抵抗十級難度,甚至可以去挑戰十一級難度,然而這對他來說卻沒有意義。

他只選擇了七級難度,在站穩身子后,林銘陡然停止了抵抗風的力量,讓身體完全放鬆下來,接下來,他毫無懸念的被狂風吹飛了。

林銘在空中不斷的調整著身體的角度,去適應風,借用風的力量,然而一開始,卻根本沒法入門。

「呯1林銘重重的撞在岩石上,饒是他身體強悍,且有真元守護,也撞的氣血翻湧,七葷八素。

林銘站起身,再次融入風中,又一次被風拋起,撞在了岩壁之上。

一次一次的實驗,一次又一次的撞在岩壁上,林銘不知道撞了多少回,他的身體多處淤青,滿身是傷口,臉上多處擦傷,衣服已經破的不成樣子了。

今天,林銘已經告知了汪雨涵,不去銘文師公會,他一口氣預約了八個時辰的時間,全部用來感悟風之力量。

這完全是自虐式的修鍊方法,即便林銘已經帶足了傷葯,卻還是落得這般狼狽的樣子。

「我還真是疏忽,居然沒有想到衣服會爛成這樣子,沒有帶備用的衣服。」林銘苦笑的搖了搖頭,準備拜託執事師兄,為自己取來一些衣服。

此時,已經臨近下午,那執事師兄正在百無聊賴的打坐調息,他時不時的注意林銘所在的風洞,這一預約就是八個時辰,從早晨剛剛天亮,一直到深夜,這麼長時間,卻只開七級難度,這林師弟是怎麼想的,難道是進去玩不成?

「童心未泯?不可能礙…看林師弟的心性根本不像一個十五歲的少年,他到底在狂風洞里幹嘛?」

執事師兄想了半天也沒想明白,只得作罷。

「地位高的人真心傷不起,這七大殺陣的修鍊時間何其寶貴,很多武者幾天都捨不得來一次,偶爾來一次還要拉上幾個同伴拼湊起來,一人半個時辰的用,可是這林師弟,一個月能修鍊十個整天,所以才這般不珍惜吧,一口氣就預約八個時辰,只開七級難度,人比人,氣死人埃」

這執事師兄正在感慨的功夫,林銘從狂風洞中走了出來,他一出來就道:「抱歉師兄,能不能幫我準備一套備用的衣服。」

林銘現在馬上就要衣不蔽體了,再修鍊下去根本就沒辦法走回住處了。

看著這突然出現,渾身傷痕纍纍,灰頭土臉,衣衫襤褸的林銘,那執事師兄當場傻眼了,一張嘴長大的能塞下一個雞蛋。

他反應了半天,才認出,眼前這個乞丐模樣的人,正是林銘!

這……這……

感謝一了班長、天地無痕、烏傷仲麟的萬賞,非常感謝。

每一張月票,蠶繭都看到了,有些兄弟專門為了幫蠶繭一把,多次投票,訂了很多書,蠶繭也都看得清清楚楚,銘記在心。

謝謝大家,今天依舊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