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一百二十五章自虐式修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五章自虐式修鍊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那執事師兄感覺腦子完全糊塗了,難道狂風洞裡面有怪獸?

不可能啊,這風洞天天用,怎麼會有怪獸,或者是自己弄錯了難度?他轉身看了一眼陣法操縱盤,確實是七級難度無疑。

可是,林師弟怎麼會搞成這般模樣,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難度林師弟下盤功夫不穩?

不可能,林師弟在擂台上明明是不動如山的氣勢,怎麼可能下盤不穩。

對這種情況,林銘也根本解釋不清,他說道:「師兄,麻煩你再降低一檔難度吧,開六級難度。」

七級難度下,風速還是太快,林銘滯空的時間太短,剛感受到一點風的本源之力,立刻就撞在牆壁之上。

所以他希望再次降低難度,領悟風之意境,又不是抵抗風的力量,力量弱一些也沒關係。

「還要降低難度?」那執事師兄已經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還沒想明白怎麼開口詢問林銘,林銘卻已經再度進入了風洞之中,通過剛才的無數次試驗,他感覺稍稍把握到了風之意境的一絲脈絡,他要接著這個契機,一舉踏入風之意境的門檻。

足足八個時辰的修鍊,林銘撞在牆壁上已經有上萬次,要不是有極品傷葯,這麼多次的撞擊必定留下暗傷。

此時,林銘身上已經沒有一塊完好的地方,當他換了一身衣服從風洞中出來的時候,那執事師兄完全迷糊了。

在那執事身邊。還有一個天之府的弟子,他愣是沒能認出林銘來,他還在想著,這是哪個低階弟子這麼奇葩。不行你就開低一點的難度不就完了,用不著這麼自虐吧?

「林師弟,你到底在裡面幹什麼?」執事師兄問道。

「修鍊。」林銘微微一笑,給出了一個敷衍的回答,而後他不等這執事師兄再問,便告辭離開。

留下那天之府的弟子還在問:「林師弟?哪個林師弟?林武嗎?也不對,林武雖然實力差了點,但也不至於這麼次。」

那執事沒好氣的看了那弟子一眼。說道:「林銘林師弟1

「林銘?哈哈,師兄,我承認你這玩笑太好笑了,那要是林銘能在風洞里摔成那德行的話。我以後倒過來走。」

「你愛怎麼走怎麼走,不信你下次過來看看。」那執事師兄懶得理會那個弟子,他開始收拾陣盤,已經到了閉陣下班的時間了。

當天晚上回到住處,林銘燒了一浴桶的藥草湯。脫光衣服跳進去一泡就是兩個時辰,這才緩緩的消除了渾身的傷口,又打坐調息了一晚,第二天。肌膚吸收的藥力化開,淤青也消失了。

這一桶草藥湯。價值六七百兩黃金,要在以前。這些金子買下的藥材夠林銘用個七八年了,而現在,一桶葯就用掉,這讓林銘再度感慨,沒有錢的話,想要習武,再天才也是沒用。

昨天,通過八個時辰的自虐式練習,林銘終於觸摸到了一絲風之意境的邊緣,連入門都算不上,距離掌握風之意境更是差得遠。

這麼深奧的《金鵬破虛》,林銘本來就沒指望短時間內練成,不過只是練成一點點,也是受用無窮。

今天,林銘沒有去狂風洞,他需要一段時間,讓身體記憶消化昨天的所得。

於是,他燃掉了一張傳音符給汪雨涵,今天他要去銘文師公會。

在這幾日,天運城發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朱家宣布,朱炎因為觸犯家規,被逐出家族,而十皇子云親王,也與朱炎劃清了界限。

這件事處勞調,然而各方勢力還是注意到了,現在誰不知道朱炎與林銘有仇,甚至一些消息靈通的,還知道蘭雲月這一層關係。

朱炎跟林銘是情敵,而且據可靠消息,他們曾經發生過很多次爭鬥,矛盾已經激烈的化不開,在這個時候,朱家將朱炎逐出家族,同時十皇子與朱炎劃清界限,意味著什麼?

很多人想到的是,朱家和十皇子這麼做,是對林銘示好、屈服的表現,可是為了示好林銘,就直接把這樣一個人才驅逐出家門,這做法是不是太魯莽了些?

林銘雖強,但是明顯親近於太子一方,若是十皇子無法拉攏到林銘,那麼又趕走了朱炎,那不是賠了夫人又折兵么?

十皇子這麼做是為了什麼?

林銘得知這個消息之後,也是有些不可理解,換位思考一下,如果自己是十皇子,他不會下這樣的決定,為了向自己示好?有必要麼?

「不過朱炎離開了家族,又離開了七玄武府,我以後卻要小心他了,這人生性陰沉,懂得隱忍,韌性極強,他以後肯定要對我不利,我實力越來越強,倒是不怕,不過我父母都在青桑城,還是要通知一下林家,保護好我的父母才是。」

「可惜,當初在擂台之上不能殺他,留此後患1

林銘目光中閃過一絲寒意,雖然他對曾經對自己下狠手的王義高、王硯峰都不再追究了,但是他並非心慈手軟之人,尤其是面臨可能危害到他親人安危的時候。

這樣想著,林銘拿出了一張傳音符,傳給了天運城林家分部,囑咐關於自己父母的事情。

今天下午,林銘要去銘文師公會,這也是他昨天與汪雨涵約好了的。

走在路上,林銘突然腳步一頓,他遇到了一個人,此人林銘有些印象,他是太子手下唯一一個凝脈期武者——廖文淵。

太子對廖文淵有知遇之恩,在廖文淵發跡以前,尚是少年的太子幫過他,雪中送炭之恩,總是難能可貴。

所以即便現在廖文淵已經有了爵位,飛黃騰達,完全不必蹚皇位爭鬥的渾水,他卻還是願意輔佐太子登基。

「林先生。」廖文淵微微一抱拳,對林銘很是客氣。

「廖前輩客氣了,是晚輩給廖先生作揖才是。」林銘對廖文淵抱拳回禮,廖文淵能找到自己他並不奇怪,這些天,他能感覺到自己走在街上,總有人有意無意的跟著自己,這些人沒有殺氣,顯然是太子派來的。

現在林銘身份敏感,只要離開七玄武府一步,立刻會有人跟上,暗中保護,可以說,十皇子想要在天運城殺自己,不比殺太子楊林容易多少。

自己這些天去銘文師公會,顯然太子也知曉。

「呵呵,沒想到林先生也知道我的名字,說實話,我是個粗人,不太喜歡這些禮節,若是不嫌棄,我就託大叫林先生一句林兄弟了。」

林銘笑道:「廖大哥快言快語,實話說,我也不喜歡這些禮儀和敬稱。」

「哈哈,這正合我意,林兄弟,今天我來是專門找你的,朱炎被趕出了朱家,你知道吧。」這句話,廖文淵用了真元傳音。

「嗯。」林銘點點頭,同樣也改用真元傳音。

「你要小心朱炎。」

「這我清楚,不過就是有些奇怪罷了,朱家這麼做似乎有點狠了?」

「是狠了點,說起來還是因為林兄弟你,你是可能成為七玄使和七玄武府府主的人,這份壓力,無論是對朱家還是對十皇子都太大了,他們不敢惹你,而朱炎對他們來說,日後最多也就是一個凝脈期武者,一個凝脈期武者,損失的起。而且逐走了朱炎,朱炎以後針對你的一切陷害、暗殺之類的活動,他們都不必受到牽連了。」

「是這樣……嗯,一旦涉及到大家族和皇權內部利益鬥爭,真是六親不認了。」林銘對這些皇權爭鬥,家族利益之類的東西沒什麼興趣。

「是啊,所以自古厚黑為王,仁者難成大事。」廖文淵說到這裡嘆了一口氣,顯然是想起了過於仁義,決斷不足的太子。

「對了林兄弟,上次你拜託太子殿下找的材料,已經開始著手找了,不過其中一些東西,天運國沒有,太子已經派了人去鄰國尋找,特別是霍羅國的交易會,那裡東西齊全,應該能找到一些,不過想要集齊,卻要不短的時間。至於林兄弟提出的把莊子退回來的事情,太子殿下說,送給林兄弟的就是送出去了,豈有收回來的道理,讓林兄弟放心住著就行了。」

霍羅國是七玄谷下轄國家中較大的國家之一,無論軍事力量,還是高手數量,都要超過天運國。霍羅國的交易會,在方圓十萬里之內都大有名氣,只是相距天運國太遠,即便乘騎日行兩千里的雪龍馬,一來一回也要十幾天時間。

路上的時間,再加上材料搜集也需要時間,許多材料還不一定買得到,顯然要集齊銘文符的材料,光靠太子是不行的。

林銘由衷道:「替我謝謝太子,這個人情,林銘記下了。」

「哈哈,林兄弟客氣了,我一遇到林兄弟,就感覺林兄是可交的人,放心吧,太子這些年下來還是有些積蓄的,負擔一些材料,還是負擔的起的,不過倒是林兄弟你,不但武道造詣驚人,還通曉銘文術,真是讓人不敢相信!林兄弟,你可真是推翻了我過去對天才兩個字的認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