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一百二十六章張冠玉的動作(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六章張冠玉的動作(求月票)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銘笑著搖頭:「廖大哥過獎了,我也是有一個厲害的師父才有這般成就,對了,朱炎既然已經離開天運城,那麼蘭雲月呢?跟他一起走了么?」

雖然與蘭雲月已經沒有什麼關係,但是林銘還是詢問了一下,現在朱炎恐怕喪心病狂了,未必不會拿蘭雲月撒氣。

廖文淵笑道:「林兄弟放心,蘭雲月沒事,不過她已經退出七玄武府了,目前還滯留在天運城中,太子殿下已經派了人,暗中保護她。」

「哦?蘭雲月退學了么……」林銘微微一怔,不過太子還真是想得周到,連蘭雲月都顧及到了,加入一方勢力確實是有實質性的好處,許多事情,完全不必自己操心,自有人幫忙辦的妥妥帖帖。

廖文淵道:「該說的都說完了,我先走了,林兄弟繼續做事吧。」

「嗯,謝謝廖大哥了。」

「哈,應該的。」

告別了廖文淵,林銘繼續向銘文師公會走去,自己要買的那些材料,光靠太子卻也不行,自己還需另想辦法。

如果,我能繪製出讓天運國後天武者都動心的銘文符,讓全國的後天武者幫我一起找,應該可以在短時間內集齊吧……

這是林銘之前就做好的打算,也是他能想到的唯一辦法。

隨著林銘這些天銘文術水平的提高,繪製出讓後天武者動心的銘文符,他也勉強可以做到了。只是這個做法,稍微張揚了一些。

銘文師公會——

「林先生1已經在銘文室等候了不短時間的汪雨涵,看到林銘后驚喜的說道。

「汪小姐,不好意思。有點事,耽誤了。」昨晚因為魔方空間,林銘靈魂力消耗太厲害,早晨破天荒的沒有早起,而後再去瀑布寒潭修鍊,時間就拖得有點久了。

「已經有很多客人等著了。」汪雨涵指了指大廳。

林銘望過去,在大廳之中,已經聚集了七八個人。平時在這時候,一般也只有兩三人的。

昨天林銘屢屢出手,不管是修復還是繪製,每一次都順利的完成了任務。而且最讓這些武者驚喜的是,經林銘繪製的銘文符,效果還要高出一般的銘文大師!

平時想達到這種效果,需要天運國頂尖的幾個銘文師比如汪璇璣出手才行。

可是汪璇璣何等人物,一般人根本就請不動他。就算請動了,他出手的價格也不是一般武者能夠支付的起的。

而林銘,出手價格很便宜,可是提供的服務。卻不見得比頂尖銘文師差多少,如此一來。自然有很多客人聞名到此了。

「聽說那客座銘文師只有十幾歲,也不知道是不是謠傳。」一個客人隨口說道。他今天帶來的是一件沒怎麼用過的人階中品寶器,他得到這件寶器已經有半年時間了,可是一直找不到合適的銘文符,一般的銘文符他看不上眼,而頂級的銘文符一來價格太高,二來不怎麼合他心意,他修鍊的是寒屬性真元,所以想著能夠得到一張契合他真元屬性的銘文符。

而昨天他聽說這銘文師公會新來的客座銘文師繪製出了一張「寒冰守護」,銘文之後,連鎧甲都變了冰藍色,所以他今天天不亮便來排隊了,到現在已經等了大半天的時間,不過這武者沒有絲毫的不耐煩,來的越早,順序就排的越前,而銘文師第一次出手的時候,靈魂力和真元是最充沛的,也最容易出極品,而越到後來,出極品的概率就越小了。

「是真的,我朋友昨天來過,親眼看到了那銘文師,只是個少年。」

「這世道是怎麼了,銘文術不是很難學么?他這麼小就這水平,幾年後超過汪璇璣還不是跟吃飯喝水一樣簡單。」

「現在的小孩子越來越厲害,幾年前出了個秦杏軒,半月前出了個林銘,現在,又出了一個銘文術的天才,這小子是哪裡冒出來的,以前怎麼沒聽說過。」

「應該不是天運國的人,我們天運國的銘文術本來就不怎麼厲害,在大陸的某些地方,有專門從事特殊職業的家族,比如陣法師家族,煉藥師家族,銘文師家族,煉器師家族等等,這些家族有的已經傳承了上千年之久,比天運國還要久遠的多,他們每一代都篩選靈魂天賦出眾的後代,一對高天賦的男女婚配,生下的孩子,有高級靈魂天賦的可能性就很大,久而久之,在那些家族中,五品靈魂天賦的孩子並不稀奇,加上他們歷史悠久,積累了很多傳承秘法,銘文術的水平要比一般的銘文師厲害的多。」

一個見多識廣的老者,摸了摸鬍子,緩緩的說道,其實他說的也不算什麼秘密,不但特殊職業有專門的家族,武學同樣也有傳承悠久的古老家族,比如七玄武府現在的幾個核心弟子,除了秦杏軒外,其他幾個全部來自修武家族。林銘,也被他們認為是這樣的人了。

「客座銘文師大人已經到了,各位久等了,現在可以開始了。」就在眾人議論的時候,接待小姐走過來,彬彬有禮的說道。

聯合商會,天運城總部——

在一間裝修奢華的房間之中,張冠玉斜倚在床榻之上,手裡拿著一個精緻的蛋殼瓷金絲碗,一點點的品著金絲碗里的乳白色液體。

這液體香郁濃稠,是奶,不過卻不是牛奶、羊奶之類,而是女人的奶水。

一般王公貴族的府邸,都要養一些奶媽,擠出奶水來,供貴族們享用,人的奶水,被認為是所有奶中營養最豐富的,嬰兒長的好不好,跟是否吃母乳,和吃母乳時間的長短有很大關係,所以天運國的貴族們,盛行在府邸養奶媽。

一般來說,奶媽這種職業,都是生了孩子后,子女夭折,或者是送人了的婦女來擔當,這種婦女大多數出自農村,一般也只有家境不太好的女子,才會出來做奶媽貼補家用。

古語說屁股大的女人好生養,所以一般奶水充足的婦女,多半體型也會肥碩一些,加上在農村自幼下地干農活,皮膚經日晒雨淋,粗糙不堪,多半不會好看了。

張冠玉這人,口叼的很,他覺得這種婦女奶媽嚴重影響他的「食慾」,所以他養的奶媽,首先要是嬌滴滴的美人,這種美人,很多都是富裕人家的小妾,年齡二十左右,看上去嬌媚可人。

聯合商會的勢力龐大,有些大家族為了討好張冠玉,主動獻上小妾,還有一些,則是被張冠玉所迫,不得不將小妾乖乖奉上,而至於小妾生下的孩子,則只能由府上的奶媽代為撫養了。

有些小妾身體嬌弱,奶水稀少,不過不要緊,張冠玉偏偏喜歡這種的,他覺得這樣的奶水才最為香甜珍希

有時候,一些很對張冠玉胃口的小妾,甚至還會被他直接收入後宮,張冠玉對各種口味的美女都有興趣,人妻也不例外。

「找到了么?」張冠玉慢慢品著碗里的奶水,懶洋洋的問道。

「回少爺,找到了。」說話的是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此人氣息悠長,心跳有力,顯然有著練臟期的實力。

「嗯,我們過去。」張冠玉說著,把碗里的奶水一飲而盡,有些興奮的舔了舔嘴唇,頗有些猙獰的樣子。

「少爺……這麼做,是不是……」中年人慾言又止。

「嗯?你怕得罪林銘?」

「少爺,林銘如今已經升為七玄武府的准核心弟子,萬一他將來崛起,成了七玄使或者府主的話,我們得罪了這樣的人,很難辦的……」

「你的意思是,我應該束手就擒,任憑他踩著我上位,這樣就算是交好林銘了吧?」張冠玉的聲音突然冷了下來。

那中年人慌忙道:「少爺,屬下不是這個意思。」

「哼!七玄武府將我跟林銘推到彼此的對立面上,我跟他就不可能和平相處!你難道讓我還沒打就認輸?就算我認輸,林銘會領我的情?七玄武府想讓我當林銘的墊腳石,可是他們卻不知道,我不是墊腳石,卻是鐵蒺藜,誰踩到我,誰就得死1

張冠玉的武道之心,便是傲心,他可以容許有人一開始就比他強,卻見不得比他年紀還小的男子,追上超過他,尤其林銘比他小了足足五歲!

他早就因為林銘搶了他的風頭而極度不爽了,而且四個月之後這一戰必然會呈現在天運國萬眾矚目之下,在這種情況下輸了,那他就丟人丟盡了,以張冠玉的傲心,根本接受不了這種事情。

其實,單是四個月後的這一戰,張冠玉完全有贏的把握,然而,就算他贏了,他卻覺得林銘還是會超過他,到時,林銘必定會再次挑戰他,將他擊敗,如此一來,結果還是一樣的!

張冠玉有一種預感,一旦自己有朝一日被林銘擊敗,那麼他永遠會被林銘超過,無法翻身!

這便會挫了他的傲心,這個結,解不開!因為他無法再超越林銘!

張冠玉絕對不想看到這樣的事情發生。

公布兩個書友群:1群:182380907

2群:121787009

歡迎大家進入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