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一百二十七章卑劣手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七章卑劣手段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自從修鍊了《合歡神功》之後,張冠玉心中有一個強烈的念頭,那就是能夠將《合歡神功》修鍊到第七重極致,達到青春長駐,陽精不衰的境界。

達到這一境界,他就可以有幾百年的時間,任意的臨幸玩弄世間各種類型的美女,擁有她們,侵佔她們,從現在的美女,玩到幾百年之後的,建立一個超過皇室三千佳麗的龐大後宮,每天肆意臨幸後宮中的女人,每每想到這些,張冠玉就慾火燃燒,熱血沸騰。

可是以張冠玉的天賦,想要將《合歡神功》修鍊到第七重極致談何容易。

現在,他的《合歡神功》剛剛起步,若是一路順風順水,採補各種極品女人,還有那麼一點可能達到第七重極致,可是若是幾個月後被林銘在萬眾矚目下擊敗,那他氣息不順,陽精不通,想要衝擊第七重極致,難上加難!

所以,張冠玉要四個月後的那一戰徹底打垮林銘,狠狠的踩他,踩的他永生不能翻身,把他身上所有的光環,還有愛慕他的女人,全部搶過來!

自己心裡爽了,陽精暢通,修為才會突飛猛進。

那中年人道:「少爺,屬下愚鈍,可是屬下覺得,如果這麼做,可能會激怒林銘,到時候,只會加深怨仇。」

「哼!激怒又如何?難不成我不戰就認輸!?」

「可是……」

「沒有可是!林銘可怕沒錯,十皇子不敢動他。太子要敬著他,可是這不代表,我也要對他卑躬屈膝,別人都騎在你頭上了。難道你還趴在地上學狗叫?他林銘既然要對付我,那麼我就幹掉他1

「少爺是準備……」那中年人不理解,他們即將進行的計劃與打敗林銘有什麼關係。

「我問你,林銘什麼最可怕?」

中年人想了想,說道:「悟性、武意、武道之心。」

「沒錯,不過這其中最根本的還是武道之心,只要破了他的武道之心,他的武意就廢了。沒有武意,以他的三品爛天賦,就算他悟性再怎麼妖孽,修為被限制在凝脈期以下。他又能有什麼作為?只要他實力提不上來,他的光環就會漸漸消失,等到所有人遺忘了他的時候,他對我來說就像是一隻螻蟻,可以一腳踩死。」

「他現在有七玄武府的保護。我不可能明著對付他,就只能擊破他的武道之心1

「對付林銘,必須在他成長起來之前1

張冠玉嘴角露出一絲獰笑,而那中年人卻暗暗心憂。如果能徹底擊潰林銘的本心,那當然是好。可是若是擊不潰呢?那麼得罪了林銘,可能會影響到少爺日後在聯合商會中的地位了。

聯合商會。不可能任命一個得罪了七玄使或者七玄武府府主的人當繼承人。

可是張冠玉生性偏執,而且如今還修鍊了容易使修鍊者佔有慾變強的《合歡神功》,怎麼聽得進去他的話?

許多功法可以影響修鍊者的心性,如《真言佛陀經》能讓修鍊者心思安定,清心寡欲,《鍛骨金身訣》能讓修鍊者氣血陽剛,不屈不撓,而這《合歡神功》恰恰就是讓人佔有慾越來越強,心思越來越極端。

「少爺,這事是不是要請示一下老爺子……」

「嗯?」張冠玉的面色驟然變冷,渾身甚至隱隱有殺氣流出。

中年人嚇了一跳,急忙道:「屬下該死,屬下該死1

「言多必失,你守著你做下人的本分就可以了1張冠玉這才收斂了殺氣,所謂的老爺子自然是張冠玉的父親,張冠玉很明白,若是這事被他父親知道了,他絕對不會容許自己這麼做,因為在父親眼中,聯合商會的前途要比張冠玉的武道修為重要的多!

他父親不會冒著得罪林銘的危險去與林銘爭鬥,在他看來,大不了張冠玉輸了就算完事。

可是對張冠玉來說,聯合商會勢力再大,也不可能給他幾百年的青春和無限的陽精,這些,只有實力才能帶給他,只要有了實力,聯合商會這些身外之物,都是浮雲!

天才都是自信的,林銘自信,張冠玉同樣也自信,作為高傲的天才,沒有誰會一開始就認定自己不如別人,否則他心性就會受阻,而生性偏執的張冠玉更是如此。

天才誰都會認為自己是未來世界的主角,從而爭鬥,然而爭鬥必有死傷。

天運城,西南郊區。

天運城皇宮坐北朝南,城北臨近王公貴族的府邸,比較繁華,而城南則稍稍冷清了些,尤其是臨近城郊,那便又冷清了一分。

在西南郊區,有一片低矮的房屋,雖然這些房屋有些年頭了,但是卻並不顯陳舊,此時剛下過一場雨,青瓦白牆,綠樹成蔭,別有一番清新之感。

在這些房屋當中,有一間新開的小店面,這店面本來的主人回鄉下養老了,鋪子就盤了出去。

新主人接手后,將鋪子的門板新刷了桐油,裡面打掃的乾乾淨淨,甚至還種上了一些花花草草,看上去雅緻了許多。

此時,在鋪子門口,有一個身穿青布衣,長相清秀,皮膚水嫩的女子,正在向貨架上搬弄著布匹。

相對女孩有些青澀嬌弱的身體來說,這布匹顯得極為笨重,可是女孩的身手卻極為靈巧,將店裡大大小小的布匹碼放的整整齊齊。

這女孩正是蘭雲月,自從那一紙婚約作廢之後,蘭雲月從七玄武府退學了,她在天運城茫然無助的走了一天,她沒臉回家鄉,不知道該何去何從,最終,她決定在天運城落下腳來。

於是,她典當了一些首飾,開了這一家布店。

街坊鄰里對這個新來的小女孩都喜歡的不得了。

女孩每天都穿著樸素的青布衣服,忙活著她小小的布店,如此清秀水靈,卻又肯吃苦的女孩太難得了,而且這女孩手腳麻利,力氣也大,還做的一手不錯的飯菜,按理說,這樣從小吃苦的女孩,應該皮膚粗糙一些,至少雙手會有一些繭子,可是卻不想,女孩的雙手猶如軟玉凝脂一般,讓人驚奇。

這是怎樣的一個女孩?

在得知這女孩是孤獨一人之後,愈發激起了那些鄰居大媽的同情之心,紛紛詢問女孩的身世如何,可是女孩對此總是含糊其辭。

一些大媽甚至尋思著給這女孩做個媒,可是對這些,女孩卻總是淺笑著拒絕了。

……

「少爺,就是這裡了。」中年人指了指那家還沒來得及掛牌匾的布店。

「呵!好雅緻的一間小店啊,不錯1張冠玉搖著手中的摺扇,臉上儘是玩味的笑容,彷彿在看一個可口的獵物一般。

他要破林銘的武道之心就要找到林銘武道之心的破綻,而在張冠玉看來,唯一可能是林銘武道之心破綻的,就是這蘭雲月了。

當初林銘曾經在情慾關停留了足足半柱香的時間,恐怕林銘在情慾關看到的人,就是蘭雲月。

雖然蘭雲月的事情已經過去,但是張冠玉相信,蘭雲月依然可能是林銘心中的一個結。

如果,他能收了蘭雲月,與她共修《合歡神功》,那麼林銘知道了結果會如何呢?

張冠玉很想知道。

若是決鬥這種事,一次戰敗了,第二次找回來就行了,一樣完美無缺,不會出現「氣」不順的情況。

可是女孩就不同了,只要被自己弄到床上去,那就是永遠的事情,張冠玉相信,即便蘭雲月背叛過林銘,她在林銘心中也會有一個位置,如果他佔有了蘭雲月,這就會是林銘心中的一根刺,而這根刺,是抹殺不掉的,即便他戰勝自己,也抹殺不掉!

「氣」不順,念頭不通達,修為受阻,甚至自己可能會成為林銘突破瓶頸時遇到的心魔。

而且關鍵是,林銘能戰勝他么?

七玄武府保護林銘沒錯,但不會保護蘭雲月,這女孩可是已經退出七玄武府了,如果林銘知道蘭雲月被自己得到了,他會不會一怒衝冠為紅顏,找自己決鬥?

如果找上門,那就太好了,張冠玉現在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勝林銘。

即便等到四個月之後,他也會有九成的把握贏林銘,因為他最近《合歡神功》剛剛第一重大成,實力增長了一大截,這些林銘還不知道。

張冠玉可以料想,決戰之日,林銘因為憤怒,必然出招狠辣,招招拚命!

那正和張冠玉的心思,如此他就可以名正言順的用出一些《合歡神功》中陰毒的招式,打的林銘身受不可逆的重傷,嚴重影響日後的修為。

即便做不到這一點,也至少能讓林銘半年下不來床!

如果林銘不得不因此而調養半年時間,那麼會怎麼樣?

他還能通過七玄谷的核心弟子考核么?

這考核的期限可是只有一年多的時間,過了這村兒沒這店了,只要林銘通不過考核,他在張冠玉眼裡就沒什麼可怕的,那樣他將來的成就甚至比不過自己,加上身後勢力的差距,張冠玉有信心壓林銘一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