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一百二十九章人階中品寶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九章人階中品寶劍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直到張冠玉完全離開,蘭雲月才吐出一口氣,她的指尖還在輕輕的顫抖著,剛才說的是張公子?莫非是張冠玉?

雖然已經存了一輩子不再見林銘的心思,但是蘭雲月卻還是有意無意的關注著林銘的消息,她清楚,四個月之後,林銘就要挑戰張冠玉,難道就是因為這個,張冠玉就要對自己下手?

只不過是一個挑戰,何至於如此?

蘭雲月想不明白。

不但是蘭雲月想不明白,林銘也萬萬沒有想到,張冠玉已經偏執癲狂到如此程度,此人恨不得天下一切好事都是自己的,他的地位、榮耀、女人全部都是他的逆鱗,誰威脅染指到這些,誰就是他的眼中釘,肉中刺!

若是一般人,比如十皇子,就算視林銘為眼中釘,也不敢動林銘,反而明面上要賠笑示好,但是張冠玉不同,誰威脅到了他,他就會瘋狂的報復。

「蘭小姐,沒事了。」廖文淵笑了笑,雖然了解蘭雲月與林銘的過往,但是廖文淵並沒有看不起這個女孩,這個世界上,如果能遇到兩種伴侶,那麼應該值得感恩,一種是落魄時,願意與丈夫一起過苦日子的漂亮少女,另一種,則是飛黃騰達時,願意與原配一起過平淡日子的成功男人。

遇到這兩種伴侶,是人生大幸,但是如若遇不到,卻也不需怪罪什麼。

「謝……謝謝前輩,請問前輩高姓大名。」蘭雲月咬著嘴唇說道。而後深深的行了一禮。

毫無疑問,這個氣場強大的濃眉男子就是為了保護自己來的,會保護自己這樣一個平凡女子的高手,自然與林銘有著某種關係。

「蘭小姐不必客氣。我姓廖,名廖文淵,叫我廖先生就可以了。」

「廖前輩大恩,小女子沒齒難忘。」

「呵呵,不必謝我,我也是奉命行事罷了。」

蘭雲月猶豫了一下,終究還是忍不住問道:「請問廖前輩與林大人是……」

廖文淵聽到蘭雲月這麼說,忍不住笑了起來。「林大人?哈哈,蘭小姐,你這麼叫,可是讓我沒反應過來埃是說林銘么?」

蘭雲月有些尷尬的點了點頭,如今她只是一介平民,而眼前的廖文淵看氣場恐怕是凝脈期高手,乃是封爵貴族,她於情於理都該叫一聲大人。

而林銘七玄武府准核心弟子的地位。卻比廖文淵還要高,加上林銘與她已經沒有什麼關係,所以她在廖文淵面前稱呼林銘,也要冠以大人兩個字。以示禮敬,這種場合也只有一些與林銘無比親近的人。比如林銘的妹妹,女友。才可以稱呼「我哥」,或者是直呼其名。

「我是太子殿下派來的,不過林兄之前也關照過我,蘭小姐如今身份敏感,你想過平靜的日子,恐怕是不可能了,這樣如何,你跟我回太子府,太子自然會保你平安,如此就不會發生今天這樣的事情了。」

蘭雲月咬了咬嘴唇,只得點頭,這種情況下,她根本沒得選擇了。

於是,就這樣,蘭雲月來到了太子府,讓她誠惶誠恐的是,太子楊林竟親自見了她,並且禮貌性的詢問了她的一些情況,而後蘭雲月被安排到了太子府一處雅緻的房間中,專門有一個丫鬟負責照看蘭雲月的飲食起居。

這雅閣里,有典藏豐富的書閣,有書畫筆墨,供主人練習繪畫書法,有練功房,供主人習武之用。

當蘭雲月來到這處雅閣時,她的心情極其複雜,她沒想到這幾個月會發生這麼多事情,她最終陰差陽錯的住進了太子府……

在銘文師公會任客座銘文師,往往是根據客人的要求量身定做銘文符,每個客人要求都不同,有些只是要求繪製銘文符,還有些則是要求修復,完善寶器。

每天,林銘都可以接觸到各種稀奇古怪的材料,面對各式各樣的要求,在這樣的繪製過程中,林銘對各種材料的性質了解日益完善,記憶中的理論也被林銘不斷的融會貫通起來。

與此同時,他的靈魂力也大幅度增長,《太一靈魂訣》的運用更加純熟,甚至連《混沌真元訣》的修鍊也沒有落下,經常把自己逼到極限狀態,而後進入空靈武意,憑藉真元石來恢復真元,這使得林銘的《混沌真元訣》穩步前進,這樣下去,達到第二重小成也只是時間問題了。

連續繪製了三天,林銘名聲大噪,天運城越來越多的武者知道了銘文師公會新來了一個客座銘文師,年紀輕輕,但是銘文術的水平已經趨近於天運國頂尖銘文師的水準了。

而林銘繪製的銘文符上的火焰標誌,也成了一個炙手可熱的品牌,一件寶器上若是烙印了這樣的火焰標誌,那它的價值便會驟增一大截。

對武者來說,一把出自名家的寶器,就如同貂皮大衣之於貴族女性一樣,讓人愛不釋手。

「哇,靜雲姐姐,人階中品的寶劍呀。」在七玄武府,慕容紫看到白靜雲的寶劍,眼睛放光的說道。

在天運國,人階中品寶器還是很珍貴的,許多凝脈期武者都沒有人階中品寶器。

而慕容紫和白靜雲都是易筋期武者,對易筋期武者來說,人階下品寶器已經夠用,中品的實在太奢侈了。

「嗯,是霍羅國的玉蓮大師打造出來的,開鋒不到一年,我的大伯送我的。」

慕容紫道:「原來是這樣啊,嘻嘻,有這樣的大伯可真好呢,嘖嘖,這把劍恐怕要兩萬黃金了。」

「大概吧,不過這點錢,對你們慕容家族來說就是毛毛雨呢,呵呵,妹妹要是想要一把人階中品的寶劍,還不是很容易么。」

「得了吧!我們家族哪有那麼闊氣,再說了,我那個老爹根本就是個小氣鬼,非要我進排名石前十才給買的,前十啊,未來一年之內是沒希望了。」

白靜雲笑了笑,道:「你只要肯努力,以你的天賦,很容易的。」

「哎,但願吧,不過靜雲姐姐,怎麼以前沒見你拿出這把劍呢?」

白靜雲笑道:「因為之前沒有合適的銘文,所以才一直沒拿出來用,這次我聽說銘文師公會新來了客座銘文師,年紀輕輕,但是銘文術的水平已經登峰造極了,這個人有適合我的屬性的銘文符,所以我想帶著劍去銘文師公會看看。」白靜雲一邊說著,一邊在清點材料,這些材料,很早就已經備好了,不過一直沒能用上。

一件人階中品寶器的銘文符可是相當講究的,品級不夠的銘文師,根本沒辦法為中品寶器銘文,而銘文大師雖然水平是夠了,但是往往因為這樣或那樣的原因,不符合寶器所有者的心意。

比如白靜雲想這把劍銘文後帶有一些水屬性或者冰屬性,而天運國銘文術流派中,帶有屬性的銘文符本來就不多,水屬性的只有離水符等寥寥幾種,而這幾種銘文符,白靜雲都不太喜歡,所以一直擱置了。

慕容紫奇道:「年紀輕輕,銘文術水平便已經登峰造極?他到底多年輕?」

「據說不到二十歲,具體多大也不清楚。」

「切!牛皮都吹上天了,這些造謠言的人都是越說越離譜,我就不信一個二十歲的銘文師,能有多高的水平,我看,這客座銘文師要麼是個老頭子,只是長得年輕了點,要麼就沒那個水平,只是別人吹出來的。」

白靜雲笑道:「阿紫,你好像對天才總是不屑一顧呢,當初林銘冒出來的時候,你也看不起人家來著,現在怎麼樣,林銘眼看成核心弟子了,這下沒脾氣了吧,你啊,就是嫉妒心太強了,見不得跟你年紀差不多的人比你好。」

「去去去,誰嫉妒心重啊,本小姐現在已經開始發奮努力,靜雲姐姐你等著看好了,就算將來我比不過那姓林的牲口,三個月後的萬殺陣大賽我也不會輸給他,他要是真的進了前十的話,我也要進前十,給你們看看1

「呵呵,剛才是誰說一年之內都沒希望進前十來著?」白靜雲似笑非笑的問道。

「那個……那是因為……呃……」慕容紫臉一紅,無話可說了。

白靜雲笑道:「好了好了,不逗你了,你要不要陪我一起去銘文師公會?」

「我才懶得去,這種事一聽就是謠言,去也是白去,你還不如去找雨涵的爺爺出手呢!雨涵的爺爺是天運城最好的銘文師了吧,他出手,還不一下就搞定了?」

白靜雲道:「我想要水屬性的,汪會長不擅長這個。」

術業有專攻,汪璇璣雖然在銘文術上的造詣不錯,有關五行屬性的銘文符,他只會火屬性與金屬性。

「那我走了,你好好修鍊吧,爭取三個月後進前十。」白靜雲略帶調侃的說道。

「好啦好啦,進不了就進不了嘛,隨便說說的,那麼認真幹嘛。」慕容紫沒好氣的撅起了小嘴,一副被白靜雲欺負了的樣子,「得了得了,我就發發善心,陪你一起去銘文師公會吧,看看那客座銘文師夠不夠當我大叔了。」

「嗯,好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