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一百三十章一兩星耀石(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章一兩星耀石(求月票)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銘文師公會,慕容紫遠遠的看到了在銘文師大廳與客人交談的汪雨涵,頓時欣喜的跑上來。

「雨涵,好久不見了,有沒有想我?」慕容紫遠遠的就叫道。

「咦,是們,真的好久不見了呢。」

汪雨涵、慕容紫和白靜雲,三個女孩年齡相仿,身份地位相近,同樣的天資出眾,是天運城,出了秦杏軒之外,最受關注的三個天之驕女。

三個女孩從小就認識,是閨中密友,只不過後來慕容紫和白靜雲去了七玄武府,而汪雨涵卻更喜歡銘文術,對戰鬥什麼的不感興趣,放棄了進入七玄武府的機會。

「雨涵,今天怎麼沒有跟著爺爺學習,跑到大廳來招呼客人了?」白靜雲問道,「對了,們銘文師公會不是新來了一個很厲害的客座銘文師么?他今天在不在的?」

汪雨涵微微一怔,旋即明白,還有不少人不知道這客座銘文師就林銘了,否則慕容紫和白靜雲作為七玄武府的弟子,怎麼會不認識林銘。

她面帶一絲捉狹的笑意,說道:「在啊,我現在是他的助手了,所以才在大廳招呼客人。」

「哇,銘文術的天才少女汪大小姐親自做助手啊,這可了不得,我一定得見識見識這人。」慕容紫誇張的說道。

汪雨涵依然笑著,說道:「跟著他做助手,我可以學到不少東西的。現在就要見么?」

「呵呵,是要見的。」這時白靜雲插口道。「我今天跑到妹妹這裡來,是有事情求這位新來的客座銘文師的。」

她一邊說著,一邊抽出了那把人階中品的寶器長劍,「我這次來。是求一張水屬性的銘文符,不知道那位銘文師先生有時間么?」

汪雨涵掩嘴輕笑,道:「有時間的,他剛剛恢復好,我帶們過去。」

林銘所在的銘文室就在大廳一側,汪雨涵帶著二女幾步就走到了,推開門,林銘剛剛從空靈武意的狀態退出來。真元和靈魂力還未恢復到最佳狀態,聽到有人進來,林銘一邊打坐一邊說道:「將要求寫在紙上,材料和寶器放下。們可以出去了,銘文結束之後自會有人叫們,這期間,們不得進來。」

林銘一句話說完,卻沒有得到回應。他微微皺眉,緩緩的睜開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慕容紫和白靜雲瞪得圓滾滾的大眼睛。還有汪雨涵滿是笑意的俏臉。

「嗯?是們……」林銘自然認得這七玄武府的七玄雙驕。

「是……是?就是那個客座銘文師?」慕容紫彷彿不認識林銘似的,一雙美眸瞪得跟兩顆鵪鶉蛋似的。盯著林銘的臉一眨不眨的看著,彷彿要將林銘的臉看出個花來。

「是的。我就是了。」自從林銘擁有了足夠的地位和影響力之後,他就沒想再隱瞞他銘文師的身份了。

「…………」慕容紫說話都不利索了,雖然聽說過那新來的客座銘文師年紀非常小,但她萬萬沒有想到,這人竟然就是林銘!

這尼瑪開玩笑吧,實力牛逼姐姐認了,領悟了武意姐姐也沒話說,悟性妖孽咱就當是牲口,這尼瑪還是個銘文大師??

這尼瑪也太打擊人了!

還讓不讓姐姐活了。

「這是開玩笑的吧?是吧?雨涵,是不是聯合這傢伙逗姐姐開心呢,好吧,我承認這招很有創意,不過……這不會是真的吧?」慕容紫看到林銘不苟言笑的臉龐,簡直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汪雨涵聳了聳肩,說道:「我逗開心倒是可能,覺得林銘會配合我逗開心么?」

慕容紫眼珠一轉,沒錯,林銘這傢伙貌似除了修鍊之外啥也不會,半點情趣都沒有,否則早泡了無數mm了,怎麼可能聯合汪雨涵跟自己開這種玩笑,何況他跟自己也不熟。

「……什麼時候學的銘文術?」

「十二歲吧。」林銘信口胡謅,「十二歲我遇到了一個師父,跟我師父學的。」

林銘說的輕描淡寫,但是這種口氣,卻讓慕容紫極度不爽,這就好比一個窮人問一個身家百萬黃金的超級富翁,問他什麼時候賺到那麼多錢,結果富翁說,「年輕時候隨便賺賺就有了。」

這種無所謂的口氣,讓慕容紫有種打人的衝動。當然,考慮到自己真的跟這牲口打起來,還不一定打的過,慕容紫只好作罷。

這時白靜雲也才緩過神來,她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說道:「真是……沒想到,每次我以為自己已經非常高看林師弟了,可是到頭來,卻發現還是低估了林師弟……這銘文術,林師弟只學了三年就有了大師水準了?」

林銘道:「大師不敢當,不過一些簡易的銘文符我還是能夠畫得出來的,這都是我師父的功勞。」

「呵呵……」白靜雲乾笑了兩聲,一些簡易的銘文符?她可是聽說林銘當初繪製的「寒冰守護」貼在鎧甲上直接讓鎧甲變了顏色的,這也叫「簡易」銘文符么?

三年成為銘文大師,白靜雲也只能將其歸結到林銘妖孽般的悟性上了,能夠領悟殘缺率高達七成的《粉身碎骨拳》,在三年之內成為銘文術大師,這個也……勉強能夠讓人接受的了吧……不過,林銘能成為銘文師,難道他的靈魂天賦要比習武天賦出眾許多?

「兩位今天來有什麼事么?」林銘開口問道,他現在的時間很緊,並不想浪費。

「哦……是有事。」白靜雲這才反應過來,抽出自己的寶劍遞給林銘。

這寶劍長三尺有餘,劍身白亮如雪,而且極為柔軟,可以輕易的繞腰一周,在劍鐔的上方,有篆體文寫成的兩個字——「碧水」。

「好劍。」林銘讚歎道,他剛剛以靈魂里探查碧水劍,發現其中的陣紋結構非常精妙,恐怕這把劍即便在人階中品寶器中也是上等了。

白靜雲道:「林師弟,我是想銘刻一個水屬性,或者冰屬性的銘文符,真元增幅最好在三成六分以上。」

「水屬性或者冰屬性,三成六分,沒了么?」

「沒……沒了。」白靜雲聽林銘輕描淡寫的語氣,顯然自己的這要求不在話下,她想了想,又道:「若林師弟可以做的更好,那最好不過了,這些材料不夠的話,我還可以加。」

林銘瞥了一眼桌上的材料,這些材料雖然珍貴,但對他來說沒什麼用,只能換積分罷了,而就算換到再多的積分,有些材料也不可能買到,因為銘文師公會也沒有。

想起之前的打算,林銘心中有了決定,不如這一次,就傾盡自己這些日子所學,看看能不能繪製出一張驚動後天高手的銘文符吧。

如此一來,吸引全國後天高手的注意,一起來幫助他尋找這些珍稀材料,應該能在短時間內找齊!

想到這裡,林銘說道:「一兩星耀石,若是靜雲師姐能找到一兩星耀石,那麼我自己出材料,繪製出我現在能畫出的最高水平的銘文符,保證讓靜雲師姐滿意。」

「一兩星耀石?」白靜雲還沒說話,慕容紫卻叫了起來,「……也太黑了吧,一兩星耀石價值一萬五千兩黃金以上,而且天運國很難找得到,真正要買的話,一萬五千兩黃金都未必夠呢1

星耀石,不但可以用於銘文,也可以用於煉器,是一種極為珍貴的材料。

林銘道:「我也是最近真元更加凝厚,銘文術水平提高,才能勉強支撐這種銘文符,我做這個有失敗的風險,而且用到的材料價值也不會低於六七千兩黃金,我可以保證,只要成功,絕對物有所值,要不是星耀石連銘文師公會也沒有,實在難找,我也不會提出這個要求的。」

「這個……」白靜雲咬了咬牙,說道:「好吧,我大伯在霍羅國有一定的勢力,也許能夠買到,我答應。」

白靜雲在白家地位超然,一萬五千兩黃金雖然不是個小數目,但是偶爾一次,她還是能調用出來的。

「那麼,謝謝靜雲師姐了。」林銘說著提筆列下一份清單。

「這些材料,花掉的錢和積分從我的賬上扣吧。」林銘將清單遞給汪雨涵,這次算是林銘的私人生意了,本來按照銘文師公會的規定,客人提供的報酬客座銘文師需要和銘文師公會六四分賬,銘文師公會提供材料,客座銘文師提供服務。

不過以林銘如今的身份,偶爾一次借客座銘文師的名頭和銘文師公會的材料做一回私人生意,銘文師公會自然不會計較。

汪雨涵看到這一排材料,心中微驚,這些材料可是價值不菲,一般來說,哪怕是繁瑣的高級銘文符,用到的材料成本也就是一千兩黃金的樣子,而林銘提供的這銘文符,光成本就是七千兩黃金了,而且其中有幾種材料相當稀少。

材料集齊之後,林銘沒有立刻開始繪製,而是拿起一顆真元石,再度進入空靈武意狀態,打坐調息了小半個時辰,讓自己的真元力和靈魂力都回復到巔峰狀態。

之後,林銘才開始了正式的繪製,他今天要畫的,是完整版的「寒冰碎片」。

求一張月票,月票榜岌岌可危啊,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