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一百三十二章看誰更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二章看誰更毒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林一般低級的銘文之技凝脈期武者根本看不上,因為他有更高級的武技,銘文之技對他來,相當於雞肋。

可是得知這是相當於頂級人階中品武技的銘文之技時,他卻眼紅了,天運國的不少武者,可是沒有人階中品武技的,即便有,也不會是頂級的。

何況,誰不希望自己的武技多出幾套來,氖焙蠐懈鯰Ρ洌一個招式被看破,還有第二個招式。

不過最讓這個消息變得具有爆炸性的,不是銘文符本身,而是這繪製銘文符的人,他竟然是——林銘!

七玄武府百年天才,如今天運國最耀眼的新星,不但領悟了武意,而且擁有超高悟性,同時,還是個銘文術宗師!可以繪製擁有極品銘文之技的頂級銘文符!

而他的年紀,卻是差幾個月才到十六歲!

這可能嗎?

對林銘的鐵杆粉絲來,只要發生在林銘身上的事情,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銘文術確實難,然而林銘的悟性何等妖孽,所以十五歲成就銘文術宗師,雖然是驚世駭俗的奇,但是卻並非不可解釋。

然而一些對銘文術有著較多了解的人,尤其是一些銘文師,卻不願意相信,畢竟銘文術這種東西,需要經過時間的積累,光有悟性,還不夠。

然而,兩天後,銘文術公會給出明確回應,肯定這傳言屬實,而後第二天,天運城的官方邸報明確的寫出「七玄武府天之府弟子林銘,同時為銘文師公會客座銘文師,以附帶頂級銘文之技的極品銘文符,換珍稀材料」的消息,並且列出了林銘收購材料的列表。官方邸報一般只是用於官府公文和告示,很少涉及到官府以外的事情.這次寫出林銘的事情,是為了儘快幫助林銘集齊材料。

如此,由不得人不信了!

對凝脈期武者來,一把有著極品銘文符的人階中品寶器,能大大提高他的戰鬥力!這樣的中品寶器,貫注全部真元,甚至能斬斷對手的下品寶器,武器都沒了,那還怎麼打?

人階中品寶器常有.只要準備兩萬黃金,hu一番功夫總能買到,但是能襯得起中品寶器的銘文符卻極其少見!尤其是與自己屬性相配的,那更是可遇而不可求!

於是,一些凝脈期武者.甚至還沒弄到人階中品寶器,卻也想著來銘文師公會求一張銘文符!

很快,他開始發動周邊的關係,尋找邸報清單上列出的各種材料,能夠買得起這種極品銘文符的武者.哪個不是家大業大,要麼本人實力超強,要麼出身世家,家族底蘊豐厚,他擁有的關係,自然是錯綜複雜!有不少大家族,他擁有的能量.要比太子大得多!

發動如此龐大的力量來尋找這些珍稀材料,其效果可想而知!

然而.也有一些人卻肉痛手上的黃金,保持觀望態度,希望看到這銘文符降價,然而很快他卻後悔了.因為清單上的材料越來越少,而剩下來的.愈發的珍稀珍貴!

材料不斷的被集齊,林銘的銘文術也越來越純熟.每天都用極品材料修鍊,再加上純凈真元石,不要錢似的消耗,林銘的銘文術,愈發爐火純青,之前他繪製「寒冰碎片」這種頂級銘文符的時候還極為勉強,而現在,卻已經輕車熟路。

而且在空靈武意的輔助下,林銘的《混沌真元訣》也沒有落下,他如今已經達到了《混沌真元訣》第二重小成的境界,渾身的氣血力量再度增長,真元也愈發凝厚。

林銘相信,如今單單與凌森拼力量,他也不見得會輸!

又過去了三天,林銘所欠缺的材料只差寥寥數種,而這幾種,卻恰恰是最珍貴,最難尋的,比如那價值不菲的五級凶獸血液,到現在都還沒找到。

林銘看著清單上的材料一個個的被劃掉,心中有一種很大的成就感。而看著最後剩下的幾種最珍貴的材料,卻也有些心憂,若是短時間內找不到,那就有些麻煩了。

而就在這時,太子的一張傳音符,讓林銘臉色微微沉了下來。

「林兄,有件事可能會影響你習武的心緒,本不想告知你,但我再三考慮還是覺得要跟你提一下,幾天前,張冠玉帶人去了蘭小姐居住的地方,意圖不軌,而後廖先生及時趕到,這才救下了蘭小姐,如今我將蘭小姐安排在了府中安全的地方,我懷疑,張冠玉這次是想借蘭小姐,打擊你的武道之心,進而惹怒你,在四個月的決鬥中下狠手,讓你重傷不能通過七玄武府的考核。」

「張冠玉這人,修鍊的是《合歡神功》,這套功法本來就會導致修鍊者佔有慾越來越強,而且張冠玉本人也偏執癲狂,我恐他日後還要對林兄不利,林兄務必小心。青桑城方面,我也派去了一些高手,林家方面,我也遞了傳音符,希望能協助保護好令尊令堂的安全。」

傳音符到此為止,林銘眉頭緊鎖。

張冠玉!

他對這人並不了解,雖然進入七玄武府之後,總是聽此人的大名,但是卻從未見過一次,他見到的都是凌森、拓苦,這兩人經常一起出現,顯然私交不錯,而張冠玉則明顯與這兩人不是一路人。

「雖然我與蘭雲月已經再無瓜葛,她日後生活如何,嫁與何人我都不會過問,但是張冠玉你為了對付我而去動她,卻是找死1

「即便你是七玄武府的弟子,又是聯合商會培養的精英,我不可能殺你,但我也會讓你付出慘痛的代價。」

一直在林銘一旁的汪雨涵注意到林銘陰沉的表情,猜測是剛才那一張傳音符的原因,她猶豫了一下,還是忍不住問道:「林先生,有什麼不順心的事情么?」

「不是什麼大事,這次會武,七玄武府將我和張冠玉推到了彼此的對立面上,張冠玉想要染指蘭雲月,從而打擊我的武道之心,他大概是以為,四個月之後一定勝我吧,想要在我成長起來之前對付我,讓我重傷不能通過七玄武府的考核。」

對汪雨涵,林銘完全沒有隱瞞什麼,關於蘭雲月的事情,他已經看開了,自然沒必要隱瞞。

「染指蘭小姐?難道蘭小姐……」林銘和蘭雲月的事情,只有貴族圈子的少數人才知道,汪雨涵隸屬銘文師公會,自然也是清楚,她不自覺的捂住了小嘴,若是蘭雲月被張冠玉侮辱了,那實在是太悲慘了,張冠玉這個人,修鍊《合歡神功》,這功法對被他當做採補對象的女子來,絕對有百害而無一利。

林銘搖搖頭,道:「廖先生及時趕到,所以沒事。」

「還好。」汪雨涵輕舒一口氣,小手拍了拍胸口「那蘭小姐現在……」

「很安全。」

「哦,那就好。」汪雨涵有心想問一下林銘對感情的看法,但是猶豫了一下,卻又覺得這麼問太唐突了,想了好久,不知道如何開口。

而就在這時,有一張傳音符在林銘眼前爆開,又是來自太子林銘「林兄,有個忠告,我想了想,還是出來,據我得到的情報,張冠玉修鍊《合歡神功》后很可能取得了不小的進步,他的實力已經大大提高,林兄若是沒有把握的話,最好不要貿然挑戰張冠玉,《合歡神功》是一種出手非常陰毒的功法,若是留下暗傷,恐怕林兄難以通過七玄武府的核心弟子考核。」

「核心弟子考核,只需要林兄在十六歲達到易筋巔峰,並不需戰勝張冠玉,張冠玉這人,偏執陰狠,拚鬥起來不惜兩敗俱傷,林兄請三思而行,切莫為了爭一口氣而毀了前程。

火焰熄滅,林銘心中冷哼,《合歡神功》陰毒嗎?不知道有沒有《絕脈手》陰毒?

「本來我沒想過這麼快就學《絕脈手》,你這樣逼我我卻不學,真是對不起你了,你想打的我重傷不能通過七玄武府核心弟子考核,那麼我就廢你武功和性能力,讓你一輩子安安穩穩的做個准太監好了,也算是為天運城的女孩做一點好事。」

「不過這張冠玉的實力本來就很強,修鍊《合歡神功》再有進步,我也不能掉以輕心,否則可能會敗!這次銘身符做好之後,我要勤修邪神之力和金鵬破虛,三管齊下,任你張冠玉進步再多,也打的你永世不能翻身1

林銘正在想這些陰人的念頭的時候,汪雨涵突然心中一凜,在林銘耳邊低聲道:「張……張冠玉,就是那人1

「嗯?」

林銘心中一驚,張冠玉竟然主動找到了銘文師協會!

好你個張冠玉,想要侮辱蘭雲月,竟然還有膽來見我!

林銘順著汪雨涵所望過去,之間一個身穿蠶絲雪緞麒麟錦袍,頭戴七星冠,手持摺扇的青年含笑走了過來。

這青年生的皮膚白凈,面色紅潤,劍眉星目,櫻桃朱口,帶著一些女人的陰柔,但卻又不失男子的俊逸,倒是一個美男子,配合他和煦的笑容,十足的翩翩公子,憑著外表很難想到,他內心如此偏執陰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