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一百三十四章身法小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四章身法小成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林銘稍事準備,便開始了繪製過程,如今林銘繪製這些頂級銘文符已經越來越熟練,這次因為是第一次為人階上品寶器銘文,所以繪製的過程稍慢了一些,總共用了半個時辰的時間。

結印,銘文,一口氣完成,最終近百個閃亮的銘符在那把人階上品寶劍上凝結成了一個火焰型的銘文符。

張冠玉將寶劍提在手中試了一下,真元灌注其中,果然有四成三分的增幅,而後真元凝結成銘文之技,也是威能極大。

「哈哈,好劍1張冠玉哈哈大笑。

「這林銘還真是個傻逼,我真是迫不及待的想看看,四個月之後,林銘飲恨在這柄自己親手銘文的寶劍下,是一種什麼表情和心態,我會用這把劍,在合適的機會使出《合歡神功》中最狠毒的那幾招,讓身受重傷,甚至修為大降,我看如何通過七玄武府的核心弟子考核1

不過張冠玉卻不知道,這時候林銘卻也抱了同樣的心思,他看著張冠玉施展出銘文之技,心中冷笑。

「這張冠玉還真是個傻子,省了我不少力氣,我就等著,四個月之後張冠玉因為這兩張銘身符而慘敗,可惜張冠玉不會知道是為何敗北的,也不知道這五級凶獸血液發揮了多大的作用,否則我很想看看他的表情,我會用《絕脈手》中最狠的那幾招,讓不但渾身經脈斷絕,而且性能力大降。我看面對女人時以後如何修鍊的《合歡神功》。」

兩人雖然都是心思惡毒,但是表面卻完全看不出來,尤其張冠玉,臉上的笑容卻燦爛之極。

「對了林先生。之前,我似乎與林先生有了一些誤會,關於蘭雲月蘭小姐的事情,當時我去拜訪蘭小姐,廖先生過於激動,結果誤會了我。」

「是嗎?原來是這樣。」林銘心中冷笑,他倒張冠玉到底想說什麼。

「我說實話,我確實仰慕蘭小姐。否則我也不會去拜訪她,不過,對待我喜歡的女孩,我卻從來不用不光彩的手段。都是主動追求的。」

張冠玉說到這裡,一個憤怒的聲音突然響起,「張冠玉,還要不要臉1

心思單純的汪雨涵已經受不了了,她現在恨不得立刻殺了眼前這個衣冠禽獸。

不過張冠玉的修為已經到了一定的境界。他竟然完全無視了汪雨涵,自顧自的說了下去,「嗯,之前我聽說林先生與人決鬥都喜歡打賭。與王硯峰如此,與張蒼也是如此。那麼這次林先生與我決鬥,是不是也該賭點什麼呢?這樣如何。林先生需要的材料中,我恰好還有一種——七星岩,我就用這個與林先生來賭蘭小姐的歸屬如何?」

「我輸了,那麼七星岩歸林先生,且我再不會打擾蘭小姐,我贏了,那麼七星岩還是歸林先生所有,不過蘭小姐的事情,林先生還請不要再插手了,而能不能打動蘭小姐的芳心,就看我自己的本事,也就是說,無論輸贏,七星岩都會送給林先生,只是若是林先生輸了,那麼林先生就別再插手蘭小姐的事情,如何?」

「憑自己的本事打動蘭雲月的芳心?」林銘笑了,轉來轉去,張冠玉還是要利用蘭雲月打擊他的武道之心,讓他四個月後的這一戰如果輸,那便輸的抬不起頭,輸的慘不忍睹!

他冷笑著回應張冠玉:「即便我確定贏,我也不會拿女人來打賭。蘭雲月已經與我無關,她嫁給什麼人都與我沒關係,若是人品過關,追求蘭雲月也就罷了,可是為了對付我而去染指蘭雲月,我卻不會坐視不理1

「我確實缺幾種材料,不過沒有聯合商會,我也不是找不到,只是麻煩點罷了,現在可以滾了1

這一下,張冠玉的臉色終於沉了下來,「呵!看來是確定能贏我了?好!好得很1

「張冠玉,想四個月之後打的我永世不能翻身,真巧,我也抱了同樣的打算,到時候,就看誰下手更狠一些吧1

「哈哈!很好,既然如此,那麼四個月後見,我會讓後悔來到這個世上1

張冠玉收了長劍,拂袖離去。

而林銘則不以為意的拿出一顆真元石,準備恢復真元,這時汪雨涵忍不住說道:「林先生,太魯莽了,五級凶獸血液雖然難得,但也不是完全找不到,我們多等幾天就好了,可是卻為了這個幫張冠玉銘刻了寶劍,的銘文符,即便去霍羅國也幾乎找不到相同水平的。」

「那張冠玉,修鍊《合歡神功》好像已經好幾個月了,這幾個月,他光是收入府中的女人就有幾十人了,他的實力不知道進步了多少,林先生,……」

汪雨涵是發自內心的擔憂,張冠玉和林銘的這一戰,明顯會是一場死斗,若是輸了,會付出慘痛代價的,張冠玉成名已久,又陰險狠辣,林銘要是有個三長兩短的話……

林銘笑道「汪姑娘請放心,我心中有數。」

「可是……我覺得……」汪雨涵也不知道該如何說下去了,她發現,雖然林銘不斷的創造奇,以至於她自己之前也覺得,在林銘身上,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可是真正涉及到林銘人身安危的決鬥,汪雨涵還是憂心不已,就怕出了什麼事情。

「謝謝汪姑娘掛心,其實,我若是真的敵不過張冠玉,我也能全身而退,今天下午恐怕沒什麼人了,我先回去了。」現在林銘只接手高級銘文符的繪製,而這種銘文符的報酬只能是清單中給出的高級材料,如今材料的種類越來越少,能找到它們的客人也便少了,所以林銘一兩天都接不到幾單生意,他多數的時間都用來了修鍊。

萬殺陣的修鍊時間,全部被林銘用來感悟風之意境。

現在林銘開啟的難度只是從六級提升到了七級,可是即便如此,他每天還是會被摔的很慘。

對這一奇怪現象,七玄武府已經不少人知道了,七玄武府百年一見的天才,進入狂風洞,只開七級難度,卻被摔的鼻青臉腫,這種事,聽起來實在不可思議!

有些嫉妒林銘的人,硬是說林銘根基不紮實,下盤不穩。

不過有這種論調的人,立刻就被林銘眾多的粉絲用口水淹沒了,林銘在戰場上從來不動如山,哪隻眼睛看到他下盤不穩?

這些粉絲堅信林銘這是在用一種特殊的方法修鍊。

可是究竟是什麼特殊方法要這麼修鍊?卻無法解釋,最終一個崇拜林銘的小美眉一拍沉甸甸的胸脯,想明白了——

「林師兄這是在練習自己的『抗擊打』能力。」

讓狂風吹著自己的身體,隨意的撞擊岩壁,以此來練習「抗擊打」能力,能想出這種解釋,不得不感慨這位小美眉想象力的豐富。

而後這個言論,迅速被傳開。

對此,林銘也只能苦笑,他也不想這麼張揚,但是在風洞中摔的鼻青臉腫的情況也沒辦法隱瞞,即便上好的療傷葯,也不可能瞬間把淤青和傷口都治癒了,他只能傷痕纍纍的回到住處,而後泡葯澡,用一晚上的時間,來清除淤青,治好隱傷。

不過漸漸的,人們卻發現,林銘身上的傷痕越來越少,而他的難度反而越開越高,直到一個月後,林銘開啟了九級難度,可是林銘進去待上幾個時辰,出來之後完好無損。

對一般天之府弟子來說,這並不算什麼,如林銘這種排名的,甚至大多開啟的十級難度。

可是林銘的粉絲們,卻先入為主的認為林銘是在裡面練習抗擊打能力,不用任何真元和肉體力量抵抗風之力,任憑身體在狂風中狂撞岩壁,這樣都能完好無損,這不是銅頭鐵臂么?

無法置信,真這樣,林銘恐怕已經刀槍不入了。

可是如若不是這樣,林銘為何只開九級難度?

「們說林師兄到底在裡面幹嘛啊?只開九級難度,要是林師兄發揮出全部實力抵抗,這點風根本就是撓痒痒埃」

「我都說了,林師兄是練習抗擊打能力,不信。」那個最早提出這個理論的小美眉哼了一聲,對別人懷疑自己有些不滿。

「就算林師兄抗打擊能力再猛,也沒有那麼誇張吧,任憑九級難度的狂風吹著自己往牆上撞,卻一點事都沒有,那不是鋼筋鐵骨,刀槍不入了1

「哼,這對林師兄來說算什麼,忘了當初林師兄曾經空手擋下了張蒼的刀么?」

「那是靠《粉身碎骨拳》好不好,當初朱炎也是因為這樣,輸給了林銘師兄。」

說話的那弟子顯然知道不少事情,而就在這時,又有一人插口道:「們有沒有發現,林師兄現在進去和出來都是穿著一身衣服?最多有一點點破損。」

「嗯?」經這第三個弟子不經意的提點,其餘兩人心中一凜,是了,林銘從進去到出來,每次都穿著一身一樣的衣服,也就是說,他的衣服只是破損了一點點,所以根本就不需要換!

要知道,狂風洞的難度達到九級之後,一般的弟子即便可以依靠真元和肉體力量穩穩的抵抗狂風,然而因為風速太快,卻依然會吹的他們渾身衣服撕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