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一百三十五章銘身(35票第一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五章銘身(35票第一更)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從八點鐘開了100票7更的單章,到現在十二點半,35票了,還差65票,蠶繭今天通宵碼字,第一更先奉上,懇請各位支持!

狂風洞的難度達到九級之後,一般的弟即便可以依靠真元和**力量穩穩的抵抗狂風,然而因為風速太快,卻依然會吹的他們渾身衣服撕裂!

所以一般進去之後不一會兒,衣服就已經成了爛布條,要是十級難度下,衣服甚至會被全部撕光,最後赤身**。~59文學

可是林銘的衣服,卻只破損了一點點,以至於根本不需要更換,這實在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狂風洞中,勁風怒號,宛如龍吟虎嘯,九級難度下的狂風,能吹得一丈寬的滾石滿地跑。

林銘的身體在這樣的狂風中彷彿完全沒有重量似的,隨風飛舞,然而奇異的是,雖然狂風猶如荒洪猛獸一般撲面而來,然而林銘的身體卻只是以一個緩慢的速度在空中後退著,就宛如逆水而游的游魚一般。

林銘始終閉著眼,全身心的感受風的力量,藉助風的力量穩定自己的身體,保持著身體在風中的平衡,風吹在他的身體上,自然而然的向兩邊卸開,就在這時,一個風力漩渦出現在林銘的身邊,這卻導致林銘的身體猛然一晃,而後被狂風吹得快速向岩壁上摔去。

這種風速下摔在岩壁上,普通人直接粉身碎骨了。就是練臟期的武者,也得受不輕的傷。

而就在林銘即將摔到岩壁上的一瞬間,他猛然一揮衣袖,帶一起一陣清風吹拂在岩壁之上。而後林銘的身體畫了一道漂亮的弧線,繞過了這岩壁,而後又在半空中停穩了下來。

連續幾天,林銘在狂風洞中愈發的如魚得水,如今,他只要提一口真元,雙腳不用著地,就可以御風而行。直到一口真元用盡才會落下地來。~

之後,林銘開啟了十級難度,卻依然能在風中勉強穩住身體,甚至即便身邊突然出現一股旋風亂流。林銘也能保持平衡了。

他就如同一個風箏,任憑狂風吹來,他卻始終穩穩的飛在空中。

又過了幾天,林銘開始迎著這樣的狂風中做各種各樣的動作,藉助風力緩慢移動。剛開始,林銘的移動速度很慢,幅度也不大。

第二天,他速度快了不少。範圍也擴展到數十丈方圓。

之後,林銘的速度一天比一天快。活動範圍開始遍及整個狂風洞,甚至臨近狂風洞最深處。喇叭口最窄的那些地方,林銘也去得了。

十天後,林銘已經真真正正的領悟了一點風之意境,他的金鵬破虛身法也正式跨入第一重,如今的林銘,在狂風洞中幾乎可以隨意活動,風力完全不能對他造成影響。

「這個月一百二十個時辰的七大殺陣修鍊時間,全部都用來修鍊金鵬破虛了,還好,如今金鵬破虛也算是小成了,從明天開始,我要練習邪神之力和絕脈手,接著就是衝擊易筋期瓶頸,時間太緊了……」

如今林銘已經練臟巔峰,雖然沒有拿出專門的時間來衝擊易筋期,但是他這些日修鍊銘文術的時候,經常修鍊到真元枯竭,這時他就會進入空靈武意,運轉《混沌真元訣》,在這種極限狀態下,《混沌真元訣》的修鍊效果出奇的好。

以至於如今林銘距離易筋期已經越來越近,短期內突破絕不是問題。

林銘的天賦一般,然而卻可以在短短時間內達到易筋期,這一切要歸功於《混沌真元訣》還有他的空靈武意。

行走在大周山後山,林銘隨意的踏出一步,都是十幾丈的距離,腳尖在草葉上輕輕一點,身體就可以騰空數丈高,再提一口真元,青雲直上,越過二十丈高的岩壁就如同翻過門檻一般。~

感受著這輕盈彷彿沒有半點重量的身體,林銘心中大喜,「這風之意境太奇妙了,一般武者修鍊的身法武技都是靠**力量,真元運用,配合步伐來達到提速的效果,他們一旦跳起來就無處借力,速度必然越來越慢,而我依靠這風之意境,卻可以在半空中加速,若是金鵬破虛身法修鍊到第三重,第四重,配合愈發凝厚的真元,我真的可以凌空飛行了!而一般只有先天高手,才擁有飛行的能力,我卻只要在凝脈期就能達到了1

就在林銘興奮的時候,一張傳音符在林銘眼前爆開,隨之汪雨涵甜美的聲音在林銘腦海中響起,「林先生,您要的材料,終於集齊了。」

聽到這個消息,林銘大喜,這可是雙喜臨門,他的銘身符,終於可以開始繪製了!

他直接轉道去了銘文師公會,完成幾張預定的銘文符后,他終於拿到了所有的材料,這些材料,集太、銘文師公會、天運國眾多大家族的力量、渠道,歷時將近一個月的時間才終於集齊!

為了這些材料,太、銘文師公會,和各大家族加起來花費了不是多少人力財力。

將材料從銘文師公會取回來,看著這一屋價值數十萬兩黃金的珍貴材料,林銘有種躊躇滿志的感覺。

林銘沒有著急動手,他清楚現在的心態並不適合繪製銘身符,如此珍貴的銘身符,以後要用很長的時間,絕對不能馬虎半點。

林銘把材料統統收了起來,先小睡了一會兒,醒來之後,他在門外掛了「閉關勿擾」的牌,洗手,焚香,沐浴,接著進入空靈武意,打坐了足足小半個時辰的時間,讓心思完全的平靜放鬆下來。

很多武者在獲得一套頂級功法,開始修鍊的時候,都會做一套類似的儀式,就是為了摒除雜念,讓心思完全放鬆平靜,可是除非是無欲無求的得到高僧,否則面對很可能影響自己一生命運的頂級功法,又有誰能真正做到完全平靜?

不過林銘心性卻比一般的武者要好上許多,再加上空靈武意的輔助,他卻能完美的調解身心,讓自己心不做他想,全神貫注。

從打坐狀態睜開眼睛的時候,林銘的目光如同天上繁星一般明亮,他取過了第一份材料——七星岩,親自研磨、萃娶調勻。

他用的銘文器皿全部是銘文師公會珍藏的極品玄銀器皿,這種器皿,絲毫不會傷及材料的半點性質,不但如此玄銀還會完美的契合靈魂力,讓銘文師可以清晰的感覺到器皿中材料的變化。

這種玄銀器皿,每一件半尺見方的器皿,價值卻頂的上一件寶器,一整套器皿,價值兩萬黃金以上,林銘這一套是銘文師公會送給他的禮物。

一份份材料的加工,林銘已經完全沉浸在了銘文術的世界之中,他手中的銘文符猶如有靈性的精靈一般一個個的跳躍出來,因為這一個月的練習,林銘可以將靈魂力控制的如臂使指,他能輕鬆自如的將靈魂力分成細如髮絲的小股,引導著材料形成一個個漂亮的銘符。這種感覺,就如同在冰面上滑行一般,毫無停滯之感。

林銘已經完全沉浸到忘我的境界中,他現在的狀態,已經達到了前所未有的極致。

太陽落山,月亮升起,星星落下,朝霞映天。

林銘已經不知不覺的繪製了一個通宵,以往繪製銘文符,一個銘符只要很短的時間就能完成,而如今,有的銘符林銘甚至要繪製一炷香的時間,其中繁雜的結構紋理,讓他不得不小心翼翼。

期間,林銘也有過失敗,不過他自然早已經預料過這種情況,出了最為珍貴的幾種材料,其他的材料都有備份。

不知不覺,林銘的靈魂力已經透支到極限,然而因為高度的精神集中,林銘已經進入了自我催眠的狀態,他竟渾然沒有感覺靈魂力的透支,而這種狀態,對繪製者來說是極度危險的。

因為嚴重超出了身體的負荷。

傳聞,因為地震,孩被壓在廢墟之中,而孩的母親因為母愛,硬生生的搬起一兩千斤重的倒塌牆壁,讓孩從廢墟中出來,這便也是因為自我催眠,最後母親往往因為超出身體的負荷而殘疾,甚至死亡。

……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直到日上三竿,林銘繪製出最後一個銘符,接著他雙手一合,這些在空中層層疊加的複雜銘符融為一體,發出了彷彿太陽一般閃耀的光芒,緩緩的落在了林銘的左胸口。

一股輕微刺痛的感覺,猶如被灼熱的針刺了一下,而後林銘的胸口多出了一個帶著神秘氣息的六芒星形符文。

接著,林銘只覺得眼前一黑,大腦一陣眩暈,而後,他就這麼軟軟的倒在了地上。

靈魂力嚴重透支,導致了濃濃困意,林銘幾乎瞬間就進入了深度睡眠,在這種睡眠下,他斷絕了一切對外界的感知。

這一睡,就是三天三夜。

直到強烈的饑渴感讓林銘從睡夢中醒來,他迷迷糊糊的爬了起來,只覺得頭痛欲裂,這是靈魂力透支的後遺症。

他從須彌戒中隨便取了點東西吃下,而後神情獃滯的坐在地上,過了好久才慢慢的反應過來,「我這是……怎麼了?」

努力回憶,依稀記起自己繪製銘身符的全過程,伸手摸了摸左胸口,本來光滑的皮膚上,多出了一些凹凸的紋路,低頭一看,左胸處多了一個神秘的六芒星印記,與那魔方形成的印記挨在了一起。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