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一百四十六章憂慮的白靜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六章憂慮的白靜雲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混沌真元訣》第二重大成,練力如絲分化五千股,同時我易筋境初期的修為也得到極大的鞏固,是時候繪製斗之印了。」

林銘這次選定的銘身符是聚元符和斗之印,前者加快修鍊速度,後者提高自身實力。

聚元符他已經繪製成功了,當時他還只是練臟巔峰,為了繪製這斗之印,他透支靈魂力和真元,昏睡了三天三夜,為了安全起見,斗之印就被他擱置了,現在他的修為穩穩的達到了易筋期,再加上《混沌真元訣》第二重大成,相比繪製其這斗之印就輕鬆多了。

林銘將重玄軟銀槍放入須彌戒,關上房門,掛了閉關勿擾的牌子,而後先是躺在床上深度睡眠了數個時辰,直到天蒙蒙亮,林銘爬起來,洗漱,吃飯,喝水。

接著他靜坐了一盞茶的時間,站起身洗手,焚香,沐浴,摒除心中的一切雜念,讓心思完全空靈,同時將精神力調整到最佳狀態。

這次繪製對林銘來說十分重要,斗之印用到的材料,比聚元符還要珍貴一些,有幾種材料因為格外珍惜,林銘根本沒辦法準備備份,這些材料完全是孤品,容不得半點失敗。

林銘足足用了半個時辰的時間調整心態,之後他開始了斗之印的繪製……

這一畫,就是一整天的時間,從早晨到晚上,林銘米粒未進,滴水未沾,空靈武意不但對修鍊有顯著效果。對繪製銘文符同樣有效,因為能時刻保持完全空靈的狀態,心中沒有半點雜念,所以林銘的精神力一直保持著高度的集中。

一般人靈魂力消耗過度。就會頭暈眼花,想要昏睡過去,而林銘卻可以在這種情況下,依舊保持最好的狀態。

一直到夕陽下山,林銘終於完成了最後一筆繪製,在半空中懸浮著的數百個銘符在西天如血紅霞的照耀下,緩緩的融為了一體,那一刻的光芒與美麗。絢爛之極。

足足用了半柱香的時間,銘符才完全融合,斗之印緩緩的形成,化成一道流光。倏地沒入了林銘的右手,最終在他的手背上,凝成了龍飛鳳舞的符文。

一般銘文符的符文都給人一種神秘古樸之感,然而這斗之印的符文,卻如同文豪的書法一般。看上去,隱隱約約像一個古體的「斗」字,尤其中間那一豎格外的長,隱隱散發出一股鋒銳的氣勢。恰似一桿長槍。

繪製完斗之印,林銘消耗極大。這次他的真元是充裕了一些,但是靈魂力還是透支了。他勉強喝了一點水,倒頭就睡。

這一睡,卻又是一天一夜。

醒來之後,林銘飢腸轆轆,頭也疼的厲害。

吃了點東西,打坐調息一下,林銘沒有繼續修鍊,而是隨意的換了一身衣服,來到了七玄武府的測力室。

斗之印的作用簡單明了,就是直接提高武者的肉體力量和真元戰鬥力,林銘想試一下斗之印究竟將他的戰鬥力提高了多少。

選擇了測力室角落的一個測力石碑,林銘深吸一口氣,渾身真元開始流轉起來,真元流經右手時候,斗之印的銘文發出了隱隱的紅光,彷彿血脈在流轉一般。

「喝1

林銘暴喝一聲,一拳擊出,只聽的一聲沉悶的巨響,測力石碑彷彿被一擊鐵鎚擊中,狂顫不已!

晶石光柱像是噴泉一樣沖了起來,竟然一直衝到了一人高,最終成績,七尺二寸。

七千二百斤!

林銘眼睛一亮,這個成績,已經遠遠超出了凌森的隨意一擊了。

當初凌森隨意一擊的成績是四千九百斤,即便他當時只用了八成力氣,那麼凌森的全部力量,也不過六千一百多斤,比林銘如今的成績差了一千斤!

武者到達凝脈期巔峰,力量可以達到八千斤,其中少數天生神力的修鍊者,力量可達萬斤。

林銘如今七千二百斤的力量,已經距離凝脈巔峰很近了。

斗之英聚元符先後完成,《混沌真元訣》已經第二重大成,風之意境領悟了,易筋期突破了,邪神種子也有了。

至於那《絕脈手》,更是簡單,本來就不是什麼厲害的武技,林銘之前已經練成了。

所有要做的都做完了,如今核心弟子考核的時間才過了兩個多月。

時間很充裕。

深吸一口氣,林銘信心十足,比起第三次闖萬殺陣的時候,他多了斗之英重玄軟銀槍、邪神之力、還有更進一步的《混沌真元訣》和練力如絲。

即便現在就對上張冠玉,林銘也有極大的把握贏。

「贏了張冠玉,我能得到一顆五百年血靈芝,對我的氣血大有好處,張冠玉這人陰險狡詐,不知道在動用什麼陰謀對付我,我須早點挑戰他,最好順便廢了他,以免夜長夢多。」

時間飛逝,轉眼間,到了皇宮宴會當天。

整個皇宮張燈結綵,守衛森嚴,在皇宮主幹道上,鋪下了長達百米的紅地毯,經過精心篩選的美麗宮娥們,為各方賓客奉上各種精緻的美食。

今天到場的,大多是年輕俊傑,七玄武府排名前十的天之府弟子,七玄武府的核心弟子,包括一些雖然實力一般,但卻是大家族出身的年輕才俊,千金小姐齊齊雲集於此。

除此之外,公主、皇子,包括太子楊林,還有雲親王楊振,全部到常

不過今天,兩人卻不是主角,甚至包括林銘、秦杏軒這樣的耀眼新星也不是主角,今天的主角是來自七玄谷的特使,不過這七玄谷特使究竟是什麼人,在場的賓客多數並不知情。

「皇上駕到1

隨著太監的一聲通傳,地毯兩旁站著的宮娥們紛紛跪下,而在場賓客則不需如此,只要躬身行禮便可。

林銘抬頭望去,只見一個頭戴九星寶冠,身穿五爪龍袍,腳蹬金龍靴的老者緩緩的走到了大廳。

這老者雖然裝束威武,但卻掩飾不住他眉宇之間那沉沉的暮氣,他的眼睛,幾乎埋在了皺紋里,頸上的皮肉已經開始松垮,鬢角隱隱有一些老人斑,看上去至少有七十歲了。

這老者便是當今天運國的皇帝楊堅,楊堅子嗣不多,早年一直無子,所以如今他幾個兒子成長起來的時候,他已經走到了人生的終點。

林銘這還是第一次見到天運國的皇帝,在這皇帝身上,他沒有看到什麼紫氣東來的龍氣,反而幾乎只是暮氣沉沉的死氣。

楊堅顯然無意招呼賓客,來到了宴會大廳便坐上了首座,開始閉目養神了。

「這楊堅,大概只剩下個四五年壽命了,這還是靠珍奇藥物和精心調養維持下來的,要是尋常百姓到了這程度,恐怕已經死了……」

林銘正想著,不經意間瞥見了站在宴廳角落裡的白靜雲,今天的白靜雲,穿了一身黑色的禮服,她似乎失去了以往從容的氣質,顯得有些焦慮和忐忑,在她身邊,正有一個貴族青年在與白靜雲搭訕,然而白靜雲顯然一句都沒聽進去。

「白靜雲……好像在擔心什麼……」林銘雖然覺得奇怪,但並沒有太過在意,這時,慕容紫端著一杯果汁來到白靜雲的身邊,她很乾脆的把那喋喋不休的青年推到了一邊,「靜雲姐姐,你怎麼了,不舒服?」

「沒事。」白靜雲勉強笑了笑,正欲說幾句寬心的話,就在這時,太監報道:「七玄谷合歡宗長老親傳弟子歐陽大人到1

聽到這聲通傳,白靜雲瞬間手腳冰冷,合歡宗歐陽……竟然真的是他!

「阿紫,你快躲起來,中途找個借口離常」白靜雲用真元傳音急切的說道。

「什麼?」慕容紫不明所以。

「快點,否則來不及了1白靜雲有些慌了。

「為……為什麼?」

「這歐陽荻花是一個色狼,你還記得我上次在太子宴會上說過,我的婚姻已經不能自己做主了么?就是因為他1

白靜雲這樣一說,慕容紫恍然記起,當初太子宴請林銘的宴會上,白靜雲開玩笑說要她嫁給林銘,慕容紫反過來打趣白靜雲,問她自己為何不嫁,結果白靜雲說她的婚姻已經無法做主了。

當初慕容紫還奇怪,以白靜雲的身份地位,怎麼可能遇到無法做主的婚姻,原來對方是七玄谷長老的親傳弟子!

這親傳弟子的地位,與七玄使和各國的武府府主平級,不過,因為親傳弟子往往會與某個長老關係密切,所以實際情況,連七玄使和府主也要對他們禮敬三分。

慕容紫雖然平時沒心沒肺,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但是她卻也明白,這種人,根本就不是他們慕容家族能夠抗衡的。

可是就這麼離開,留白靜雲一個人在這裡,她卻又於心不忍,「靜雲姐姐……我……」

「快走埃」白靜雲有些急了,合歡宗弟子最喜歡的就是容貌資質雙雙出眾的女孩,慕容紫一旦被歐陽荻花發現,十有八九會被他盯上了。

慕容紫一咬嘴唇,低著頭向宮廁快步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