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武極天下>第一百四十九章生死狀(第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九章生死狀(第二更)

小說:武極天下|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其他小說

「不如我們簽個生死狀吧,這樣若是把人打傷打殘了,不能追究,如何?」

林銘笑的很燦爛,絕脈手造成的效果「好」的有點過分了,所以還是提前立下生死狀比較好。

張冠玉聽到林銘這樣一說,簡直要樂瘋了,這林銘,簡直是伸出脖子來等著自己砍啊,見過傻逼的,沒見過這麼傻逼的。

「林銘!你要做什麼1汪雨涵急了,也顧不得不用真元傳音了,直接跑了過來,簽生死狀?這簡直是自掘墳墓!

「林銘,你不能簽1

張冠玉呵呵一笑,「汪姑娘,請問你是林銘的什麼人?」

「我……」汪雨涵話一滯,直接說不出話了,是啊,她跟林銘只是銘文師和助手的關係,除此之外什麼也不是,有什麼資格干涉林銘的決定呢?

林銘道:「汪小姐是我的朋友,張冠玉,我既然說了要簽生死狀,自然不會反悔,拿筆來吧。」

「好!痛快!來人,那文房四寶來1張冠玉哈哈大笑的說道。

很快就有人拿來了文房四寶,一個師爺模樣的人,在紙上快速寫下了一行行小字,正是林銘和張冠玉生死狀的內容。

張冠玉按下了一個手印,而後接過硃砂筆,大一筆一揮,張牙舞爪的「張冠玉」三個字就出現在了生死狀上,朱紅如血的顏色,看起來無比猙獰。

林銘也接過印泥和硃砂筆,不動聲色的簽上了自己的名字。他的筆鋒並不張揚,但卻如長槍一般,隱隱的散發著一股鋒銳的氣勢,站在一旁的汪雨涵清楚的看到朱墨因為林銘的筆力。已經透過紙的背面,向外溢出著。

生死狀簽完,張冠玉嘿嘿一笑,用真元傳音聯繫到了歐陽荻花,「歐陽大人,之前說好的霹靂邪火珠給我吧。」

歐陽荻花嘿嘿一笑,用真元傳音回復道:「怎麼,林銘這麼早就向你挑戰。你還要用霹靂邪火珠?太瞧得起他了吧?」

張冠玉沉聲道:「小心行得萬年船,我要打的林銘毫無翻身的可能,我不想容許任何一點差錯出現。」

「哈哈,這林銘得罪了你。可真是倒了大霉。」歐陽荻花說著手指一彈,一枚灰色的須彌戒倏地一下子飛入了張冠玉的手中。

此時天色已晚,加上歐陽荻花的手法十分隱蔽,這一幕十分不起眼,在場幾乎沒有人注意到。不過林銘修鍊《混沌真元訣》后感知十分敏銳,而且距離張冠玉又近,卻是注意到了。

「那戒指中是什麼?」林銘心中一凜,暗暗戒備。歐陽荻花扔出的戒指,必定不是凡物。「這張冠玉不知有什麼底牌,這一戰。我一定要小心了。」

皇宮的校場在午門之外,青色方石鋪地,佔地面積十幾畝,比一個馬球場還大。

因為這場決鬥,幾乎參加宴會的人都跟出來觀看了,即便是之前躲了一下的慕容紫,也找了一個不起眼的角落,與白靜雲比賽。

張冠玉換掉了身上的錦衣長袍,穿上了一身勁裝走上了校場,在他手上,赫然拿著一柄寒光森森的人階上品寶劍,而這把劍就是一個多月前,林銘銘文的那一把了。

看到這把劍,汪雨涵嘆了一口氣,果然是到了這一天,林銘要面對自己打造的極品寶劍……

張冠玉隨手抖了個劍花,面帶笑意的說道:「林先生,還記得這把劍么?我得謝謝你,要不是你,這把劍不會如此完美,不知你飲恨在自己打造的劍下,會是什麼感覺呢?」

「感覺應該沒你好。」林銘抽出了重玄軟銀槍,在他右手之上,斗之印發出淡淡的暗紅色光芒,猶如血脈凝成的一般。

張冠玉自然沒有聽懂林銘這句話,他不知道自己送出的五級凶獸血液是林銘右手斗之印的主要材料之一,否則他的感覺肯定會比林銘來的強烈的多。

「林銘的槍……沒……沒有銘文1汪雨涵不可置信林銘的重玄軟銀槍,她萬萬沒有想到,林銘作為一個頂級銘文師,竟然沒有給自己的槍銘文!

他的腦子到底在想什麼?

經汪雨涵一說,人們紛紛望向林銘的重玄軟銀槍,這槍沒有銘文?

一般武者單從外表遠遠的看沒法判斷武器是否銘文過,不過汪雨涵是銘文師,她這麼說,自然沒錯了。

林銘得到了武器竟然沒有第一時間銘文?而現在又用這把武器對付張冠玉,他怎麼會做出如此愚蠢的事情?

本來他們就不看好林銘的實力,現在武器又比張冠玉低了一階,還少了銘文術,這一戰,更沒的打了。

遠遠的,秦杏軒也注意著這一切,她秀眉微蹙,她很清楚,林銘雖然年紀輕輕,但絕不是心性不成熟的小孩子,他敢在這種時候挑戰張冠玉,到底能有什麼底牌?

「嘿嘿,沒想到你已經蠢到了這種程度,得到武器不第一時間銘文,卻在今天用它來對付我。」張冠玉舔著嘴唇,嘿嘿笑道。

林銘看了一眼重玄軟銀槍,這些天,他忙於邪神之力和斗之印,確實沒能騰出功夫來給重玄軟銀槍銘文,主要林銘想搜集一些極品材料,做一個他現階段能做出來的最強大的銘文,這樣才襯得起重玄軟銀槍,畢竟這桿槍,他要用不短的時間。

不過沒有銘文也不會有太大影響,以前林銘的紫烏彈鐵貫虹槍甚至連寶器都不是。

林銘踏前一步,右手抓住重玄軟銀槍槍尾橫伸出去,他可以感受到右手充滿了爆炸性的力量,這是斗之印帶給他的。

斗之印繪製成功后,林銘的力量已經達到了七千二百斤,這個力量,比凝脈初期的武者還要強!

不動如山!

隨著林銘的氣勢爆發,他身上開始散發出一股強大的壓力,一些修為弱的天運城俊傑,忍不住紛紛後退,這就好比普通人面對猛虎時的感覺,即便知道猛虎不會傷他,卻還是要忍不住後退。

「好厲害的氣勢!林銘的強項在於力量和氣勢,可是速度不行,而張冠玉的強項在於速度,力量稍遜,這場比斗可以說是力量強者和速度強者的巔峰對決,真是讓人期待啊1

一個出身於七玄武府的弟子由衷的說道。

「巔峰對決?嘿嘿,七玄武府力量最強的人是拓苦吧,不但修為達到鍛骨初期,而且是天生神力,張冠玉速度最快,拓苦力量最強,這兩個人打起來才是速度和力量的巔峰對決。」

「至於林銘,雖然天才,但現在還嫩了點,不動如山又如何?我打賭一會兒林銘會被展開速度的張冠玉玩的團團轉,以林銘的速度恐怕連張冠玉的衣角都碰不到!而張冠玉如今修鍊了《合歡神功》,力量和真元並不見得比林銘弱多少,這場比斗的結果,顯而易見1

一個身穿錦衣的世家子弟,冷笑著說道,在天運國,以林銘為偶像的年輕人多如過江之鯽,但相應的,嫉妒林銘的,希望林銘一朝敗北,從此一蹶不振的年輕武者也不在少數,說話的這錦衣男子便是其中之一。

他相信林銘這麼下去終究有一天會超過張冠玉,但是絕不是現在,現在林銘就挑戰張冠玉,絕對會死的很慘。

張冠玉哈哈一笑,說道:「你的氣勢不錯,可惜對我沒用,我不是朱炎,你的《粉身碎骨拳》,我已經看穿了1

他這話說出來,全場都是一驚,尤其是汪雨涵等人,一顆心頓時懸了起來,《粉身碎骨拳》可是林銘最強的招式,要是張冠玉看穿了林銘的《粉身碎骨拳》,那林銘還怎麼可能贏?

然而林銘對張冠玉的話卻完全不在意,他笑道:「你是在玩心理戰吧,就憑你那爛悟性,練《合歡神功》半年多了,禍害了多少女子,你到第二重了沒?就這爛悟性能看穿我的《粉身碎骨拳》?太可笑了1

林銘如此一說,饒是張冠玉城府很深,也是憤怒了,他確實如今連《合歡神功》第二重都沒達到,所以他才憂心,自己有生之年究竟能不能達到《合歡神功》第七重大成,達到陽精不竭的地步。

林銘的話正戳中了他的痛處。

「做人不能太狂,你去死吧1張冠玉暴喝一聲,身影一閃,已經失去了影子,眾人只能聽到一連串「踏踏踏」的腳步聲以及尖銳的破空聲,那是利劍高速切開風的聲音!

「好快1

「天,我的眼睛幾乎追不上他的速度了!這真的是人能達到的速度?」

在場的年輕俊傑不乏天資出眾之輩,原本也是自我感覺良好,雖然知道自己必張冠玉和林銘等人有差距,可是沒想到差距這麼大!

這麼快的速度,眼睛都跟不上,林銘還怎麼對付?

你根本不知道,他的劍從哪裡來!

在張冠玉狂風一般的速度中,林銘手持貫虹槍,一動不動的立在原地。

一個急速運動,完全看不清身影,而另一個完全站立不動,光是看氣勢,林銘就弱了。

張冠玉一個閃身來到了林銘的身後,獰笑一聲,一劍對準了林銘的腦袋削了下去,他的劍速快到了極致,連聲音都被吞噬了。未完待續。。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九章 生死狀 完,。